第40章 认识

    巨大的昆山遮蔽天,跌落于海中。

    四只玄武凝神摒弃,准备迎受这山脉坠落之力。

    轰隆隆,巨大的撞击声在中海想起,万丈波浪被排开,四龟接住巨山,却接不住它的下落之力。

    昆山重重的压在四龟背上,四龟背着昆山,朝着海底沉去。

    是,水漫昆山,直淹到半山腰的洪氏寝阁,三天之后,方才恢复原状。

    昆山弟子惊魂初定,洪通天被关在斩龙台,不知外面发生何事,更感焦心。

    唯有驮住昆山的四只玄武,在寂静无人之时切切私语。

    “那孽畜从何而来?为何三番四次找我昆山麻烦?”

    “吾不知。”

    “中海何时出了如此厉害的恶龙?”

    “吾不知。”

    “是这一代昆山山主惹出来的麻烦?”

    “吾不知。”

    “这也不知,那也不知,你到底知道什么!”其中一只玄武怒了。

    另一只玄武依旧慢悠悠的回答:“吾还是不知呀!”

    另外两只玄武:“……”

    黑色的大海中,月亮渐渐隐去,乌云累积在海面上空,寒冷的空气盘踞其上。

    白色的雪花簌簌的飘下,落于海面,却迅速被海水吞没,不留下半点痕迹。

    黑龙便于这海面上遨游,不知穿越几万里,终于在飘渺大海中的一座孤岛上停下。

    那岛北面丘陵起伏,建着一座城。岛中央一座奇峰,高万仞,直穿天际。

    黑龙盘绕着奇峰盘旋而上,片刻之后,便已经盘踞峰顶。

    峰顶是一片千丈宽的平地,没有半点树木花草,乌云和落雪皆在半山腰盘绕,月亮亘古不变的挂在那片天空中。

    放眼看去,四周皆是云海,夜色中的云远处不停变换着,绘制出一副又一副瑰丽的图卷。

    峰顶比飘雪的海中更冷,黑龙在峰顶蜷缩起来,形成一个舒适的摇篮般所在,把怀里的人安放在自己的腹部,那是他整个体中,最温暖的地方。

    巨大的龙爪垫在墨言的头下当枕头,龙尾作被轻轻的盖在墨言上。

    墨言沉入梦乡,他的手紧紧抱着巨大的龙爪,j□j在外的腿不安地蹭着那无比舒适的龙腹处柔韧的鳞片。

    黑龙就将自己的体蜷缩的更紧了一点,他静静地看着躺在自己腹部的人,拿下巴怜地蹭了蹭墨言的头。

    “好好睡一觉吧,”苍冥在心里说,“待你醒来的时候,我不会再因为任何事,离开你边。”

    墨言这一觉一直睡了一天一夜,等他再睁开眼睛的时候,那轮明月又出现在半空中。

    四周依旧是云海弥漫,以峰顶的平台为中心绵延开去,在月色的照耀下,显得瑰丽无比。

    墨言抬头,看见的就是那张令人生畏的龙的脸。巨大的龙头,血色的眼眸,以及锋利的獠牙,和狰狞的面孔。

    但他现在一点都不怕,他伸出手,去摸着巨龙的鼻子。

    巨龙配合着蹭他的手掌。

    “这是哪里?”墨言从巨龙的肚子上爬起来,看着半空中。

    四周云海弥漫,在月色下变换着不同的形状,月亮从未有这般大,这般明亮,也从未有这般近。

    巨龙渐渐收起自己的体,渐渐幻化成人形,站在墨言边:“这是奇峰城。”

    墨言扭过头,看着变成人形的苍冥。

    他的材魁伟异常,足足比墨言高一个头,肩膀宽阔,臂膀有力。

    面部的轮廓异常犀利,却显得英俊无比。

    “奇峰高入云端。没有任何云能够有这个高度。不论下面刮风还是下雨,在这里,你都可以看到那轮明月。”苍冥指着那月亮。

    而墨言却只是看着苍冥,回想起在海中所发生的事,墨言感到一阵心乱。

    “谢谢你……”墨言低声说,“又一次救了我。我那时不该那样对你说话,对不起。”

    苍冥收回自己的目光,看着面前的人。那人的声音那么轻,那么柔,仿佛落于心房的一片羽毛,撩拨着每一寸血液流过的地方。

    黑色的长发柔顺的垂在他的肩头,发梢的尾部随着风轻轻的飘,和苍冥的发,在远处缠绕纠结在一起。

    空气中有着清新的海水的味道,四周一片寂静,连鸟的声音都没有。

    静的仿佛能够听到两个人的心跳。

    “不怪你。”苍冥开口,声音低沉,“你当时法力耗尽,所以才会绪那么激动。现在好些了么?”

    墨言想起海中那一幕,他吻着自己的唇,迫吞咽下的东西。那时舌的搅动,迫,以及亲吻,使得墨言想起来有些脸上发烧。

    “那是什么?”墨言不敢去看苍冥,只是看着远处的月亮。

    “是我的龙珠,现在,它已经在你腹中生根了。”苍冥道,“如果你不想要,我可以把它取出来。”

    “取出来?”墨言有些好奇。

    苍冥点头,嘴角微微勾起:“怎么放进去的……就怎么取出来。需要,我取出来么?”

    苍冥慢慢的凑近墨言,两人的唇渐渐的贴近,温的湿气再次扑面而来,两人的呼吸在空中交缠。

    “不……不用……”墨言心绪有些慌乱,赶紧后退一步,道:“算我欠你的,以后想办法还给你。”

    苍冥便不再紧,他只是露出一个好看的笑容,然后侧站在墨言边。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别后的一切,当墨言问及苍冥为什么会突然出现时,苍冥解释说之前在追查魔人的事,刚刚有了点眉目赶回来,就正好撞见。

    “魔人到底是谁派来的?”墨言问。

    “还不太确定,魔人的行踪,竟连我这个魔头都难以追查,我想他们背后的主人,一定非同寻常。”苍冥道。

    两人说了一会儿关于魔人的事,没有半点头绪,只是无尽猜测。

    猜测过后,就又转移了话题。

    明月高悬,墨言偶尔会听苍冥说话,他扭过头,看着月光照亮的他的侧脸,觉得面前的男人很英俊。

    但是当苍冥回头看他的时候,他便会去看月亮,那月亮和平时在下面看到的不一样,特别的大,也特别的近,仿佛伸手就可以摸到一般。

    “想去那里吗?”苍冥看着墨言被月华勾勒出的侧脸,完美的如同雕琢出的轮廓,以及唇边的淡淡笑意,都将苍冥心中的柔彻底激发出来。

    “去不了……”墨言有些遗憾,“听说,只是飞升之前,才能够靠近月亮。我的修为太低了……”

    一句话尚未说完,他已经被苍冥抱在了怀里。

    “我试试!”苍冥跃下奇峰峰顶,一条黑龙在云雾中穿梭。

    墨言双手抓住巨龙的角,跨坐在他的上,巨龙带着他朝着明月飞去。

    他们在云海中翻腾,追逐,但月亮始终悬挂在高空,不曾更近一点。

    苍冥有些遗憾:“可惜了,若是我的龙神心法再进一步,就可以带你去那里。”

    “你竟能突破三界?”墨言不敢置信,月星辰在三界之外,唯有突破三界,才能够抵达。

    苍冥道:“一百年前就已经有此修为,本来是打算闭关继续修炼,拥有扭转时空之力的。后来听说你父亲去世的消息,便暂停了修炼,一直在中土大陆到现在。”

    “扭转时空?”

    “是,那是龙心法修炼到最顶级的境界。不过需要耗费十万年修为,炼化自,才可能换来时间倒流。代价则是从此之后,永远滞留于这片大陆之上。你的手为什么在颤抖?放心吧,我这一生没有半点遗憾,不会血祭自的。”

    黑龙说到兴起时,忽逆行而上,朝着圆月飞去:“我再试试,你坐稳了!”

    然而墨言却坐不稳,他念动咒语祭出飞剑。秋水剑在半空中猛然涨大数倍,墨言跳上剑尖。

    骑在龙背上时,他只觉得苍冥修为很高,却并不觉得有什么惊诧之处。

    可现在,当他站在远处,看见黑龙逐月时,眼前的一幕让他震撼。

    黑龙自云海中冉冉升起,张开利爪飞驰,仿佛要突破天际。

    这一幕,竟是如此的熟悉!

    十年前,他还是一个灵魂的时候,在九天之上也见到过这一幕。

    那时,巨大的轮缓缓运转,月星辰在其中运行,一条黑龙自海中升起,触及月。

    他一直以为,能够重活一次,是机缘巧合,是上天恩赐。

    但此刻,当他亲眼看见苍冥飞驰而上的时候,当他听到龙神心法修炼到顶级竟然能够扭转时空的时候,他忽然在那一刹那间就明白了。

    自己重活的这一次,究竟是谁换来的。

    是苍冥!

    是他血祭自,用十万年修为,换来自己重活一次。

    为什么!前世不过露水姻缘,便是今生,也仅仅只是擦肩而过。

    为什么,他竟肯做到这个地步?

    秋水剑跌落海底,墨言如被巨大的山脉撞击心脏一般,感受到的震撼太过强大,竟无法掌控自己的飞剑。

    没有了飞剑的支撑,墨言的体急剧的朝下坠去,正在盘旋逐月的黑龙,忽然见到墨言下坠,想也不想便咆哮而下,巨大的爪子抓住他的体,缓缓落于地上。

    海岸边,被黑色潮水推上岸的白色浪花,不住的吻着陆地。

    云层下的雪依旧飘落着,而墨言,紧紧的抱着面前躯魁伟的血眸男子。

    苍冥轻轻的回抱着他,抚摸着怀里人的脊背。

    “墨言,你怎么了?”苍冥不解,低声轻问。

    墨言不答,只是将其抱紧。

    苍冥的唇渐渐靠近怀里人的耳朵,声音变得沙哑低沉:“不要这样抱着我……我会忍不住的。”

    “为什么?!”墨言问,“为什么会对我这么好?不过是萍水相逢,不过是……露水尘缘。你……你竟然做那样的事……”

    苍冥的唇轻轻擦过对方的耳垂,声音温柔的化碎人心。

    “我做了什么样的事?”苍冥问。

    墨言抬头,看着面前的男人,他几乎张口就要说出上一世的种种。

    然而男人的脸上,此刻满是幸福的微笑,眼眸中的恋宠溺之意已经溢出。

    他说过“此生畅意,并无半点遗憾。”,要告诉他上一世发生的事吗?要让他跟自己一起承受那些痛苦,愤怒,折磨,和深夜无法入眠的仇恨吗?

    墨言不知道,他在这一刻,只是觉得:上一辈子,他已经做的够多。那些仇恨,不应该再由他来担负。

    “我做了什么样的事?”苍冥继续问,声音越来越低,唇越来越贴近。

    墨言深吸了一口气:“你……做了很多对我很好的事,为什么?”

    苍冥看着怀里的人笑了,那笑容,仿佛在宠溺一个胡闹任的孩子。

    他拥着他,站在岸边,雪花落满他们的肩膀:“只因我喜欢做。”

    “我喜欢看你高兴,喜欢看你快乐,喜欢你平安。或许是眼缘,我在海中船舱见你的时候,就有种说不出的熟悉。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一般。我喜欢你的坚强,你的隐忍,你的勇敢,你的……一切……”苍冥轻声的喃喃,他将怀里的人轻轻搂住:“请许我保护你,好么?”

    墨言微微抬头,看见对方的脸就近在咫尺。

    那样深的话语,温柔的声音,以及从未有过的呼吸交缠。

    “好么?”血色的眸子变得更加沉暗,其中满溢着柔

    墨言微笑:“好!”

    那笑容化开漫天的雪花,仿佛一瞬间鲜花齐放,温暖着整个空间。

    苍冥很想很想就这样狠狠的吻下去,想要将怀里的人,吻到天荒地老。

    可他没有忘记,当墨言对自己是多么抗拒。

    更加没有忘记,在海中自己吻他的时候,他挣扎的多么厉害。

    尽管他很想,但他不想再惹得怀里的人有半点不快,不想惹得怀里人有半丝生气。

    他最终只是微微抖动了一下喉结,压下那种在体内翻覆冲的**,将那种汹涌的**,化作唇边一个淡淡的笑容。

    两人重新登上峰顶,坐在崖顶,苍冥化作龙形,让墨言枕在自己的肚子上。

    “你想要什么?告诉我!”黑龙从腔中发出声音。

    “变强!”墨言毫不犹豫的说,“想要变得最强!”

    “最强的人是我!”黑龙说,“不过我不介意你比我更厉害,到时候还要求墨仙长手下留,千万别把我的皮扒了做垫子。”

    墨言轻笑起来,留恋的摸着下的龙皮,甚至在上面轻轻吻了一下。

    黑龙浑一个哆嗦,那唇太过柔软,太过温暖。

    而墨言趴在自己上微微抬头的样子,太过魅惑。

    苍冥觉得自己上的某个地方,不可遏止的硬了起来,他赶紧将墨言赶□去,蜷缩成一团,拿脊背对着他。

    “别这么小气!”墨言戳了戳黑龙的脊背,“给我摸一会儿!”

    苍冥声音闷闷的:“我的忍耐是有限的,到时候控制不住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你可别怪我。”

    墨言忽然想起刚刚趴在苍冥上的时候,似乎有两个**的东西抵着自己的脚。

    当时他以为是龙爪,此刻回想起来,瞬间不再讨论此事了。

    一人一龙就这样静静的坐着,此刻月亮已经落下,朝阳从海的另一边升起,将半边天空都染成了红色。

    海面上一望无际,墨言极目远眺,看见遥远的几乎不可见的地方,有着一点白光。

    那是昆山斩龙台上的宝剑,在迎接朝霞时,所发出的耀眼的光芒。

    “你今后打算怎么办?”苍冥问,“昆山有人欺负你?”

    墨言微微摇头,他看着那巨大的龙头笑了笑。

    他虽然因为洪儒文的事异常愤怒,可现在,当他看见苍冥就在自己边的时候,所有的愤怒都已经消散无踪,心中充斥的,是前所未有的安宁。

    “现在昆山我最大,没有人敢惹我。”墨言说,“我打算回去。”

    苍冥甩了甩自己的尾巴表示支持,这个动作让墨言很意外:“我还以为你会反对。”

    苍冥道:“怎么会?你想要什么,我就给你什么。你想去哪里,我就陪你一起去,决不会阻拦!你父亲葬在昆山,我知你不会轻易离去的。只是……”他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你现在太弱小,我不放心……”

    墨言道:“没关系,昆山现在可以算是最安全的地方了。”

    苍冥摇头,片刻之后道:“我还是不放心,你既然每天都要修炼,不如……我助你修行如何?”

    墨言吃惊的瞪着苍冥:“你?帮我修炼?”

    苍冥道:“是。如果你想要变强,就必须学会如何面对强者。别忘了,我是这世上,最强的强者!”

    说道这里,苍冥的体不可察觉的扭动着,将墨言圈在中央,龙的鳞片轻轻挨擦着墨言,那语气似是恳求,又好像期盼:“我这些天正好无事,可以在中海等你,每天都会等。你……来让我帮你好不好?”

    墨言发现自己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这条黑龙给圈住了。

    龙巨大,只交叠两层,墨言的脚就踩不到地了。

    巨龙的血眸在闪着光,等待着怀里人的回答。

    墨言不知想到了什么,脸上微红,片刻之后,他轻轻点头:“好。”

    “每天都来?”

    “嗯,每天……都来!”

    巨龙忽然腾起,用子紧紧的缠着墨言,将其拖到海中,翻滚着。

    朝阳下,碧蓝色的海水卷起阵阵浪花,一条黑龙在其中雀跃地翻腾。

    甚至连周围的小鱼都知道,这条恶龙今天的心很好。

    半晌,苍冥才停了下来:“好!我每天在昆山外等你,我们可以一起修炼。”

    墨言露出微笑,苍冥载着他,将其送到昆山。

    四只玄武见了黑龙又来,立刻浑紧张起来。

    其中一只问:“那黑龙为什么又来了?!”

    另一只答:“吾不知。”

    “我们没得罪它吧?”

    “吾不知。”

    “那你知道自己叫什么吗?”

    “吾还是不知呀!”

    而后,四只玄武亲眼见到那黑龙,竟在水中渐渐变换,化成人形。

    血眸黑发,上还有着隐隐的黑鳞。

    一只玄武忽然脑门开窍:“吾知了!那不是普通恶龙,是魔界尊主!”

    另外三只玄武有气无力:“吾等都知了……”

    “魔界尊主可不是好惹的,若真是他对昆山起了恶意,我们怕是要两败俱伤!”一只玄武低声私语,“要把昆山搬到别处么?”

    “吾不知呀。”三只玄武一起回答。

    听到玄武的对话,苍冥不由的嘴角露出笑意,墨言不解的看着苍冥,歪着脑袋问:“你笑什么?”

    苍冥道:“你们昆山的四只镇山神兽……很厉害,千万别去惹它们!”

    墨言道:“好!”

    苍冥看了墨言半晌,最终还是没忍住,用手勾起墨言的下巴,低头在他的唇上轻轻一吻。

    吻过之后便即刻后退,就此游开。

    此刻阳光穿透海水,从下往上看去,碧蓝的水面波光粼粼,苍冥的脸,便在这斑驳的影下渐渐远去。

    墨言的手指抵着自己的唇,想起苍冥刚刚那一下偷吻,心头感到一阵甜蜜。

    他渐渐的浮出海面,上不染半滴海水。他站在岸边朝海面看去,却见到远处黑龙的影跃出海面,亦看着自己。

    他招了招手,黑龙就此远去,一直到黑龙的影子消失于大海之中时,墨言才往回走。

    墨言的心很好,是以走的不缓不急,当他无意间将手插入腰间荷包中的时候,才发现那枚黑龙玉佩,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苍冥塞了进来。

    除此之外,还有当他送的飞剑,乾坤袋,以及那颗龙珠。

    墨言摸着自己的腹部,苍冥的龙珠已经在体里生根。他又看了看乾坤袋中的龙珠,光华圆润。

    他一直以为苍冥喂自己吞的,是自己还给他的那颗。

    直到此刻方知,那竟是苍冥一直含在口中的。

    他的腹中,有他的龙珠。墨言想起海上那一幕,那个吻,是如此的深入,唇舌的纠缠,似乎直到现在还不曾离去。

    墨言轻轻的抿了抿唇,嘴角微微的弯起。

    尽管他才刚刚跟苍冥分开,却已经开始期待晚上的约会了。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 8^3 的 手榴弹

重要声明:小说《重登仙途(重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