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小攻表白

    黑暗的船舱中,没有半点光亮。

    墨言躺在上,睁着眼。

    以他现在的修为,实在是不需要过多的睡眠,况且,他也睡不着。

    苍冥竟然一直跟着自己,他想要做什么,

    墨言心中感到一阵不安,随即,那不安越来越大,最终将其笼罩。

    墨言运起灵识,查看房间。

    房间中毫无异样,可那种不安的感觉太强烈了,墨言第一次冒险地将灵识放出房外。

    笃笃,笃笃的声音,从甲板上传来。

    那是一只甲虫,一只六翅金色的火甲虫。

    墨言直觉的感到不妙,他猛然睁开眼,从上跳起。

    嘭!

    墨言的房门一下子被撞开,一名穿白衣,手持长剑,下颌留须的中年男人,站在门口。

    剑上泛着淡淡的白光,浮在空中,将整个房门都笼罩住。

    是洪通天!

    “去!”洪通天一轻喝,飞剑朝着墨言的眉心直飞而来。

    “轰!”一声巨响,震的整个船都在发抖。

    正是墨言这几天一直不曾离手的飞剑出鞘,同洪通天的飞剑碰撞,发出震天巨响。

    “小贼!你竟然背着我偷练仙法!”洪通天本以为自己一击就会得手,但却万万想不到,墨言竟然能够接住自己这偷袭的一剑。

    速战速决,悄无声息的杀人已经失败,整个大船都被两柄飞剑的碰撞给撞碎了,生死攸关的时刻,墨言不敢再有任何隐瞒,他跃到半空中,洪通天亦跟着跃到半空中。

    一个白光大涨,另一个紫气蒸腾,两人交手时,气流带起巨浪,将一切吞噬。

    洪通天此刻已经没有了退路,此刻只有杀了墨言,在做别的打算;他连连下杀手,用的都是昆山绝技。

    而墨言也不敢怠慢,破晓十万剑他只练了一万剑,还不甚熟悉,只能够勉强在洪通天手下走上几招。

    两人在海面上打斗,黑浪被卷起千丈高,其余昆山弟子都落入水中,又纷纷御剑飞起,尚且不知道出了什么事

    洪通天在十招过后,就已经感到心惊。

    他竟不知道,墨言什么时候竟然有了这样的实力,这哪里是一个强体壮的凡人,根本就是一个练气期的高手!

    早知道墨言有这样的修为,就不会做出今错误的判断了。

    但已经错了一步,那也就只有步步错!

    洪通天不再犹豫,他催动破晓术,跃起千丈高,当作发簪用的飞剑白光大涨,在半空中幻成利刃。

    “诛仙剑!”洪通天念动咒语,巨大的飞剑自天空破开,分开海水,直击裂海底陆地。

    地动山摇之威,洪通天的成名绝技,无人能挡。

    然而却不见墨言尸体。

    洪通天举目四望,只见万里之外,一个白色的人影踏水而逃。

    洪通天冷笑一声:原来是在危及关头,用上了轩辕帝所教的逃命阵法。只可惜,这里是茫茫大海,看你能够逃到何处!

    洪通天御剑飞行,朝着墨言追去。

    却不料此刻,海底巨浪忽然翻滚,血腥暴戾之气充塞天地,黑色的巨龙咆哮从海中腾起,一口吞下了正在逃跑的墨言。

    洪通天眼见墨言被恶龙吞吃,心中稍安,正准备收功返回,却不料那黑龙吞了墨言之后,并不离去,反而直冲天际,腾云驾雾,卷起从天到海的巨大风浪,将洪通天吞噬其中。

    黑龙的利爪于龙卷风之中出现,洪通天在这样巨大的力量中,根本无力抵抗,顷刻间就被抓破肚肠。

    吱,吱……

    一声轻响,洪通天的尸体变作金色火甲虫,被狂浪卷没。

    那竟然不是洪通天的真,而是他的外化

    巨龙不甘的在海中挥动利爪,意念到处,噗通一声轻响,一枚铜镜跌落海中。

    巨龙潜入海底,将铜镜捞起,张开嘴。

    墨言从巨龙口中游出,心有余悸。

    刚刚摧枯拉朽的利爪,此刻安静而乖觉的伸在墨言面前,爪中一枚镜子。

    正是墨升邪送给洪儒文,洪儒文又借给洪通天的元光镜。

    墨言看着前一刻凶恶残暴,现在却异常乖巧温顺的巨龙,感到一阵无语。

    说过了,不会再见他,也不要让他再来找自己。

    说过了,前世海中纠缠,今生山洞已还。

    可是他还是来了,非但如此,又一次救了自己的命。

    苍冥声音温柔,带着一丝宠溺:“只从那边抓到一枚元光镜,送给你当礼物。”

    墨言听到这句话,看见巨龙爪子里抓的元光镜,感觉要吐出一口老血。

    但吐出一口老血之余,却不知为何,心中有着一丝难以察觉的欣喜。

    而同一时刻,远在昆山,对众弟子讲武的洪通天,才是真正的吐出了一口老血。

    洪通天一直为人低调,真实实力很少有人了解。

    他虽然已经修炼出外化,但从未用过。

    此次为了杀掉墨言,在大船上留下了自己的外化,六翅金甲虫。

    六翅金甲虫用洪通天之血喂养,早已被抹去神志,洪通天将自己的魂魄抽取了一丝灌入六翅金甲虫体内,修炼多年,已成为他的第二元神,虽然实力不及洪通天本尊,但也已经接近**分。

    洪通天本来还觉得用第二元神刺杀墨言一个区区凡人过于浪费,但为了确保万无一失,还是用上了。

    但他怎么也没想到,墨言竟然偷偷练就了那样的仙法。

    洪通天一开始还在同众弟子讲武,后来和墨言打斗激烈,便无暇他顾,待看到墨言被巨龙吞吃,正自庆幸的时候,却不料黑龙突然发怒,居然朝着自己下手。

    那黑龙实在是太过强大,若是洪通天本尊在场,或许可以在黑龙爪下过两招,逃掉一命,但六翅金甲虫却没这个本事,被就此斩杀。

    第二元神被杀,洪通天道行至少损失百年,这已经够让洪通天郁闷的了。却没料到那巨龙竟有穿透时空之力,居然趁着化被杀的瞬间,能够伤及真

    洪通天被黑龙巨爪击中,虽然只是短短一瞬,却也已经震得他喷出一口鲜血,气息不畅。

    众弟子都惊呆了,完全不知道师傅发生了什么事,从一开始的讲武,到后来的发呆静坐,到刚刚的喷出鲜血,太过突然。

    众弟子赶紧抢上前去,扶住洪通天。

    洪通天站起,晃了两步才能走稳。

    他一摸怀中,心中庆幸。若非有元光镜放在前,恐怕那条黑龙抓去的,就是自己的心脏了。

    若是心脏被抓走,只怕是要再重新修炼三百年,才能够恢复了。

    洪通天本该就此闭关养伤,但他刚刚亲眼见到墨言葬龙腹,知道不久会有大麻烦找自己。

    他不敢就这样闭关养伤,只对众弟子说是练功时走火入魔,休息片刻便好。

    众弟子不疑有它,就连岳峰也没有半点怀疑。

    待到所有弟子都离去之后,洪通天才有喘息之机。

    他想到刚刚和墨言海中一战,心有余悸。

    万幸自己发现的早,万幸墨言已经被巨龙吃掉。

    在短短的十年间,墨言就能够成为一个练气期的高手,若是再过几年,他会成什么样子,真是难说。

    “可惜了”洪通天在心中有些惋惜,“谁让你韬光隐晦和我斗?葬龙腹,好歹算是个全尸。”

    一想到已经解决了一个最大的隐患,洪通天感到心舒畅,尽管为此损失了百年道行,又受重伤,但却值得。

    大海之上,以洪儒文为首的昆山弟子都被眼前的这一幕惊呆了。

    洪通天突然出现,和墨言打了起来。

    结果是墨言葬龙腹,洪通天消失无踪。

    洪儒文眼见墨言死去,伤心不已,却不敢再在原地停留,当机立断,带着昆山弟子继续朝白氏一族的悬空山赶路,已经死了一个言弟,但愿白涟无恙。

    而在大海深处的苍冥却怒火无法平息,他不容分说,负者墨言在水底极速潜行。墨言从未在水底有过这么快的速度,他感到周围的海水都有着沸腾之势,连开口说话都困难,他不知道这条巨龙到底要做什么,只能够紧紧抓住龙角。

    直到墨言在海水中,隐隐看见前方的一座浮山。

    苍冥竟载着自己回到昆山!他要做什么?!

    轰!一声巨响从平静的海面上传来,黑龙自海中跃出,巨大的体在空中翻腾。

    直到此时,墨言才大声问:“你干什么!”

    苍冥的声音中满是戾气:“我要踏平昆山!洪通天竟敢伤你,我要让他门下弟子尽数陪葬!”

    苍冥张开利爪,在半空中发出咆哮之声,昆山弟子纷纷跑到岸边观看。

    只见遥远的天际,乌云隐隐,黑龙在云中翻腾,朝着昆山咆哮,声音震天地,让人为之胆颤。

    “洪通天,你出来!”黑龙在半空中咆哮。

    洪通天眼见黑龙找自己麻烦,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什么时候惹到了这么可怕的角色,他急忙召集昆山众人,结成剑阵。

    数千枚飞剑齐齐飞上半空,白光之中,结成巨大的剑阵将昆山笼罩。

    眼看苍冥就要冲入剑阵屠戮,墨言紧紧的拉住龙角,声音焦急:“洪通天卑鄙无耻,可昆山弟子无辜,你若要踏平昆山,他们必然无辜送命!”

    “挡我者死!今必要夷平昆山,方解心头之恨!”巨龙双眼充斥着血色,杀戮之气暴涨,在乌云中发出怒吼,引来电闪雷鸣助威。

    洪通天命昆山弟子变幻剑阵,刚刚养好伤的岳峰首当其冲,立于剑阵中央,手负长剑,厉声喝道:“孽畜,敢伤我师傅,先从我尸体上踏过去!”

    巨龙张口,海水倒灌入昆山,冲散房舍大,墨言所住的竹林小屋,没有半点法力护持,顷刻间就被冲散。

    然而剑阵却在同一时刻光芒大涨,岳峰催动昆山心法,他背上的飞剑腾起在半空中,猛然涨大数倍,正是昆山正宗剑法。

    黑龙冷笑一声,利爪伸出,飞剑顷刻间便被抓成一团,成了废铜烂铁。

    “今非踏平昆山,谁也阻拦不了!”巨龙在乌云中穿行咆哮,昆山弟子更是人人变色,眼见灭顶之灾就在眼前,却不退缩。

    墨言已经快要急疯了,他万万想不到,苍冥的脾气竟然爆裂至此。

    他紧紧的抓着龙角,想要将它爪回去,却只是徒劳。

    眼看巨龙就要大开杀戒之时,昆山大地震,山体突然沉下四分之一,海面现出巨大的旋窝,一只巨大的龟,从海中慢慢浮起。

    巨龟一直缩着脑袋,此刻龟-头缓缓伸出硬壳,竟越伸越长,直达半空之中。

    墨言被这一幕惊呆了,他看的清楚,那哪里是什么□,分明是一条巨蟒!

    海底四大神龟,驮住昆山十多万年,从未浮出海面现,世人一直以为它是龟,便是昆山弟子也一直这样认为,却原来根本不是神龟。

    竟是上古神兽玄武!

    玄武的青鳞在半空中隐隐发光,张开巨口,吐出蛇信。

    “谁敢灭我昆山!”玄武怒吼,天地为之变色。

    “苍冥!回去,回去!”墨言声音焦急,洪通天再作恶多端,他也不希望看见昆山沦为人间地狱。

    墨言紧紧的伏在龙背上,声音更急:“洪通天作孽,这样简单死了,却有上千无辜为其陪葬,神兽玄武守护,他凭什么!”

    昆山山脉继续震,又一只玄武浮出水面。

    “我兄弟四人乃上古玄武大帝麾下,奉祖师之命守护昆山!敢来犯者,诛灭!”

    两只玄武同时出现,怒吼声震地整个中海都波澜颠覆。

    苍冥的尾巴在空中猛甩,云层累积更多更厚。

    “四个一起上,就一起灭了!”苍冥的声音森然,利爪隐藏于乌云间,形猛地变大十倍,墨言只能够站在龙背上,紧紧的抱住一人粗的龙角,俯□,对着苍冥那足足有两个人大的耳朵,大声道:“我也是昆山弟子,当年曾经发誓,若有人要灭昆山,当舍护山!我不想跟你为敌,更不想死在你的爪下!苍冥,回去,不值得为此翻江倒海……求你了……”

    黑龙在云中翻滚盘绕,最终发出一声怒吼,朝着东北方离去。

    本来以为今难逃一劫的洪通天,再也支持不住,瘫软在前广场上。

    众弟子纷纷下来,将洪通天扶住,岳峰也到了跟前,问道:“师傅,那条深海巨龙,为何突然找我们麻烦?”

    洪通天不知道这条巨龙为什么要跟自己为难,他受伤之初无法御剑飞行,巨龙的龙头一直藏在乌云之中,他看不见骑在巨龙上的小小墨言。

    洪通天无力摇头:“或许是我们从轩辕国归来的时候,斩杀的青龙是他的子嗣……他前来报仇的吧……峰儿,你是好样的!”

    岳峰见洪通天面色焦黄,便如受了重伤一般,想到往洪通天对自己的种种好,不觉心痛,他红了眼圈,哽咽道:“师傅放心,我等拼着命不要,也要守护昆山。师傅你看起来不太好,休息一下吧。”

    洪通天点头,他损失了百年道行,又被黑龙击中心脉,本就已经在硬撑了。现在又被黑龙威,引得玄武出面才退恶龙,终于感到心力憔悴,就此病倒。

    但就算是在病重,洪通天也支撑着自己去昆山祖师处,上了三炷香,跪下虔诚叩头:“多谢祖师留下真武大帝护卫,免我昆山今之难。”

    在上完香后,又接到了洪儒文命青鸟送回来的不幸消息——昆山大船遇难,墨言葬龙腹。

    洪通天又拖着病躯,前去给墨言立了排位,且叮嘱岳峰,若有人问起,便实话实说。

    岳峰乍闻墨言去世,一下子愣住了,半晌之后才反应过来。

    现在洪通天病重,洪儒文不在家,只有他这个大师兄主持昆山事务了。

    岳峰收起师叔丧命的悲伤,先是给墨言的义兄轩辕帝写信,告知了此事后,又向其他各大门派也通告了这个消息。并且不死心的派了几十名昆山弟子去当出事的地方寻找或许会活下来的墨言,便是找不到遗体,找到遗物也是好的。

    安排好一切后,岳峰又翻出昆山所藏的灵丹妙药,送到洪通天处,并耗费自己的修为帮其疗伤,希望其早康复。

    “算他运气好,暂且饶他一命!”苍冥驮着墨言潜入海中,离开昆山,随意遨游,直到半夜才停下。

    墨言心有余悸的趴下龙背,看着突然出现的巨龙,心中百感交集。

    他竟然来了,在山洞中所说的那句“我必护你一生一世”,原来并非信口开河。他刚刚,竟然为了自己,差点踏灭昆山,不惜和四只玄武拼杀。

    墨言呆呆地看着面前的巨龙,过了半晌,才轻声说:“谢谢。”

    苍冥的尾巴甩了甩,卷起一丈来高的巨浪,也不知道是愤怒,还是欣喜,墨言触不及防,差点被海浪卷走,但苍冥的爪子及时勾住了他。

    “你……”墨言心中有许多话想问。今生只是自己遇险,苍冥就已经如此大怒,前世呢?前世他为什么没有来?

    “你……为什么?”那个问题永远不会有答案,墨言不打算再追究了。

    但苍冥显然误解了他的意思,怒道:“那天你走的急,我的话还没说完。不管你相不相信我说的话,但我向来说话算话!你这样弱小的神祇后裔,一个人在外面乱跑很危险,我说过要保护你的。”

    “谢谢你为我出头,但这是我自己的事,不想连累旁人。”

    墨言回忆起前世种种,眼眸变得沉郁:“我阻拦你屠灭昆山,不是因为心善,而是……要以牙还牙,以眼还眼!他便是死,也当将他做的事诏告天下,令其败名裂!他当得到应有的报应,而非简单一死,更不是昆山众人给他殉葬!因为,他不配!”

    苍冥的龙渐渐卷起,将墨言圈住。

    墨言他紧紧的攥着自己的双手,直到指节发白,毫无血色。那种感觉又来了,愤怒,仇恨在心中疯长,想要毁灭掉一切。直到,他感觉有什么东西在轻轻蹭着自己,口的龙珠发出淡淡的光芒,清凉温润将自己包围。墨言猛然抬头,却看见苍冥的体轻轻将自己圈住。

    苍冥正在用龙族自己的方法,安慰着旁的人。

    “别太难过……”苍冥声音温柔,“会有那一天的。”

    墨言低低“嗯”了一声,伸手摸着苍冥上的鳞片,却发现有些地方却结了疤。

    他忽然想起当在山洞中所见到的形,苍冥在揭自己的龙鳞。

    “为什么?”他指着苍冥上的那些结疤的地方,“那天你为什么要揭自己的鳞?”

    苍冥的喉头发出一阵低沉的声音,刚刚被愤怒充斥膛,无暇他顾。

    此刻墨言的指尖点着那些敏感的没有龙鳞保护的皮肤,使得苍冥很快就回想起当山洞的形,心绪澎湃起来。

    “你想要知道么?”苍冥的声音低沉了几分,眼眸变暗。

    墨言猜测:“鳞下面有东西?我以后可以帮你抓……”

    苍冥微微摇头,他的体开始缠绕住墨言的腰:“不……只是因为……我那时,对你起了念……我想要和你在一起……我不想伤害你,只能够自己克制……”

    巨龙声音越来越低沉,墨言却猛然愣住,不可置信:“你刚刚说什么?”

    巨龙的眸子抬起,眼中满是氤氲:“我说,我喜欢上你了。你还不明白么?若非如此,当在山洞中,岂会和你缠在一起?”

    墨言心头大震,他一直以为,那不过是巨龙发,自己正好撞上了而已。便是苍冥刚刚的大怒,他也认为是这条巨龙脾气暴躁,本凶恶的缘故。

    墨言怎么也想不到,原来竟是--他喜欢自己。

    因为喜欢自己,所以不想伤害自己,才忍受揭鳞的痛苦,独自躲在山洞里。

    因为喜欢自己,所以才在自己受到伤害的时候,愤怒咆哮,要踏平昆山,血染大海。

    墨言一时百感交集,又是感动,又是隐隐的恐惧,他愣愣的看着面前的巨龙,半晌说不出话来。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唯唯 的地雷。

重要声明:小说《重登仙途(重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