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夜谈

    在这样黑暗的地方,四处充满了苍冥的气息,两人呼吸交缠,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空中绽放催化一般。

    墨言微微蹙眉,他感到有些不妙,可是却不敢反抗苍冥。

    特别是当他抬头,看见对方那双血眸的时候,一种前所未有的迷茫的感觉,涌上心头,不觉愣住了。

    就在墨言愣神的片刻,苍冥猛然松开自己的手臂,奋力将墨言丢出山崖缝隙。

    整个山洞都在隐隐震动,洞顶部的石头崩落,瞬间就将苍冥藏之处埋住。

    墨言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见苍冥突然被巨石所埋,急忙叫道:“你怎么了?你没事吧?”

    “滚!不要出现在我面前,带着外面的那个女人滚的越远越好!”苍冥的声音中带着近乎一丝咆哮,似乎在极力压抑什么。

    墨言还想上前,但山脉摇动的更加厉害,巨石不断落下,他只得抱起还在昏迷中的轩辕新娘,冲出洞外。

    在他离开洞外的一刹那,崖顶一块巨石滚落,将洞口也堵死了。

    墨言在洞口大声问:“你能出来吗?”

    “滚!不要再来找我!”苍冥的声音沙哑,低沉,带着阵阵咆哮,甚至震整个山谷。

    苍冥发怒了,墨言犹豫片刻,尽管他不明白这条恶龙为什么会突然发怒,但他决定选择离开。

    就在墨言远离洞口的时候,他似乎听见了山洞深处的苍冥,所发出的一声沉闷至极的闷哼声。

    虽然中土仙人各个都知道海中巨龙凶恶,但知道巨龙习的人,却并不多。

    墨言也不知道,所以他完全不明白,为什么前一刻还十分温柔的苍冥,后一秒忽然变得凶神恶煞起来。

    而他更加不知道的,是被封在山洞内的苍冥,此刻已经快要控制不住自己,想要变了。

    他的体在难以控制的变化,而最突出的地方,则是他下的龙根。

    龙,修行十万年的苍冥,要比其他的巨龙更加容易控制自己。但却因为多年,从未有人这样近的靠近过他,反而更容易被激发出出自本能的**。

    苍冥看着自己已经支起帐篷的地方,不得不承认,两人当时挤在狭小的缝隙中,面对面的贴合着,对方那具体,那样的容貌,那样的眼神,那样的气味,激起了他被封尘已久的-

    若是当真无法自控,-乱起来,恐怕至少需要百年才能够回复平静。

    若是墨言再多在苍冥怀中停留片刻,苍冥很难控制自己不去侵犯他,更加难以控制自己,不会就此将这个人带回魔界,就此囚起来颠倒翻覆,直到这数十万年的**尽数化解。

    苍冥运起龙神心法,黑色的气息流转全,他用自己的意念努力地控制自己。控制那些,因为墨言的靠近、柔软的唇、秀美的脖颈、修长的腿、柔韧的腰,所带来的一系列本能反应。

    十天,只需要十天,就能彻底平息此次冲动。

    而墨言对这一切全不知,他抱着昏迷的新娘,一边朝着轩辕城的方向走,一边不停的回头,心中暗想:不论如何,等把新娘交到轩辕帝手上后,自己还是应该过来看一下苍冥,看他是否安好。

    墨言带着新娘走出不远,新娘便渐渐苏醒了过来,尽管新娘还是站立不稳,双脚发软,但墨言不方便再抱着她,于是两人就地休息。轩辕都城的军队几乎全部出动了,都在到处寻找新娘的下落,很快就有人发现了两人,轩辕帝随后赶到,他见到妻子无恙,一把将其拥入怀中,激动的几乎说不出话来,直到新娘轻轻咳了一声后,轩辕帝才反应过来,赶快朝墨言道谢。

    轩辕帝深揖到地:“多谢墨仙长救了我妻子,你是我的恩人,大恩不言谢,若是以后有什么用得着我的地方,尽管开口,我必万死不辞。”

    新娘用手按住丈夫的唇:“别说死,墨仙长是好人,你也是好人,须当长生不死。”

    轩辕帝哈哈一笑,搂住妻子,对墨言道:“请务必在我国盘桓数,容我尽一尽地主之谊。”

    墨言尚未答应,便见到远处有一人御剑飞来,那人来速急快,飞到跟前便从剑尖上跳下来,声音又是激动,又是庆幸:“言弟,不……不是,师叔你没事……没事太好了……”

    墨言眉头微蹙,轩辕帝也在一旁看的眉头微蹙。

    洪儒文本想来个重逢后的拥抱,结果轩辕帝比他更先找到墨言,在众人面前,拥抱只能作罢。

    洪通天等随后而来,人数众多,墨言本来有些话想要和轩辕帝说,但却也没这个机会,只能够作罢,跟着昆山一众人返回都城。

    一路上洪儒文一双眼睛简直黏到了墨言上,心中不停的琢磨,等会回到城中,要怎么体贴慰问言弟。

    结果刚到城门口的时候,就瞧见其余众仙都等在那里。众人见到墨言回来了,都上去询问出了什么事,他和新娘是怎么逃回来的。

    墨言说那三个魔人遵守承诺,到了城外就把自己和新娘放回来了,就此消失无踪。

    众仙嗟叹了片刻,议论纷纷,觉得最近魔人出没越来越多,要严守门户,提高警惕了。又赞墨言有恩义,舍忘死,实在难得。

    甚至有几名散仙,见到洪通天不肯教其仙法,自告奋勇要指点墨言一二,都被墨言一一婉谢。

    洪通天心中对墨言的又是感激,又有些恼羞成怒,但不论心中怎么想,却要在人前表现出师兄弟友的样子。又说师弟志向高远,因为在修炼昆山绝招,所以进展和普通修仙有所不同。

    言毕,还命墨言当众演示了几招破晓十万剑,来证明自己所言非虚,真的没有苛待师弟。

    非但如此,洪通天迫于无奈,还狠狠教训了儿子一顿,严令他每次见到墨言必须行礼,不管心里怎么想,口头务必要恭敬,不能被人揪出错来,否则,就回去罚闭三年。

    洪儒文见众人围着墨言,自己根本没有上前去诉衷肠的机会,急的团团转,一直等到晚间人尽数散了,他才找到机会,在墨言门前求见。

    “师叔,你还好么?是我,我担心你,想来跟你说两句话……”洪儒文在门口行礼,尽管他心中一万个想要破门而入,但想起刚刚父亲的严厉措辞,只有做足了礼数。

    墨言觉得洪儒文实在是让人烦,原本上次苍冥教训过他,他就已经不敢再来了,没想到这次救他,又把他给招惹来了。

    老让洪儒文站在外面也不是个办法,墨言开口问:“有什么事?”

    洪儒文道:“师叔,你让我进来好不好?我有很多话想要跟你说,你不知道,白天你离开的时间虽然短,可是我的心却一直倍受煎熬……师叔,我从来不知道,你竟然对我这般好……我以前真是瞎了眼,我以后也会对你……”

    岂料洪儒文隔着门一句话尚未说完,便听见有人在背后道:“洪仙长,请您让一让。”

    洪儒文回头,却看见一名太监带着两队侍卫,手提灯笼而来。

    洪儒文顿时觉得面红耳赤,仿佛**被人揭露一般,他不再多说,向墨言告辞后转离去。

    墨言心道这太监来的及时,当听说是轩辕帝找自己的时候,他便跟随那名太监直入宫,抵达轩辕帝的寝宫。

    轩辕帝寝宫和别处不同,外面有着灵石做阵,内有轩辕神兽在其中看守,按照阳坎离布下大阵。

    若非有人引路,墨言根本无法通过这到复杂的阵法,在过了外围的防御阵之后,又有轩辕帝亲自布下的结界,当墨言走近的时候,那结界便渐渐显现,如同一个淡绿色的透明罩子,将宫罩在其中。

    太监将墨言引到此处,轩辕帝在门处等候。

    “墨仙长,这边请!”轩辕帝做了个请的手势,墨言抬脚进入大

    只见大上挂着黑色的牌匾,牌匾上上书仁寿三个大字,内灯火通明,却无半个宫女太监,甚至连幔帐都无,仅有茶几桌椅,和别处奢华摆设大有不同。

    墨言坐定后问道:“陛下深夜召我到此,可有什么事吗?”

    轩辕帝道:“我虚长几岁,若是不嫌弃,我称呼墨仙长为贤弟如何?”

    墨言道:“不敢当。”

    轩辕帝也不和墨言多客气,开门见山的道:“今淼淼回来,我问她发生了什么事,她并不开口,只说让我问贤弟你。我想……我想今之事,恐怕不是三个魔人绑架人质那么简单吧?”

    淼淼?墨言愣了一下,才醒悟过来轩辕帝说的是新娘的小名。

    直到此时,墨言才知道这位轩辕新娘名叫淼淼。

    轩辕帝笑道:“贤弟放心,我这里,内外布置了数到结界阵法,为防人潜藏于暗处,我将此的摆设也一应撤去。这大之中,就只有你、我二人。我们在这里说的话,没有人能够听见。那三个魔人之事,若是能说,就说;若是不能说,我也不会勉强。”

重要声明:小说《重登仙途(重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