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真相

    “放开我师侄,我来替他当人质。”墨言的声音非常平静,这番话,也是他想了很长时间才说出口的。

    这三名魔人,如果是苍冥所派,那么他不会坐视不管,肯定会在最后出现。

    如果不是苍冥所指使,那么他更加不可能坐视不管。

    苍冥必然会在之后出现,墨言想要知道这件事的真相和答案。

    他不相信这件事是如同自己上一世所了解的那样——魔界对中土大陆的挑衅和进攻。

    他认为其背后,肯定还有不为人知的原因。

    而另一个促使他做人质的原因,就是洪儒文的本领,无法保护轩辕帝新娘。

    新娘落到这三个魔人手中,必然凶多吉少。轩辕帝今生帮了墨言,他希望可以报答对方。自己来保护新娘的话,会多两份胜算。

    最后一个理由,也是最重要的理由,那就是——自己舍而出,以报答洪通天的养育之恩换回洪儒文一条命,会在众仙中留下极好的口碑。

    哪怕以后自己和洪通天翻脸,理论起来,也有东西可以计较。

    前一世,是洪通天出手从魔人手中救回墨言,令他不论有什么样的委屈,都无法说出救命恩人的半个不字。

    而这世,墨言要将这一切,都反过来。

    或许会有一定危险,但这面前的三名魔人,自己应该能够和他们周旋一阵子。

    真正的危险来自于这魔人的背后主谋。

    如果背后主谋是苍冥——墨言认为自己和苍冥实力相差巨大,如果他要对自己不利,早和晚,此时和彼时根本没有分别。

    如果背后的主谋不是苍冥——那苍冥肯定会保护自己。

    墨言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这样的信心,但他深信,如果自己不是苍冥的敌人,那么,在自己遇险的时候,他不会坐视不理。

    墨言说完那番话后,就一步步的走向魔人,声音依旧很镇定:“我虽然是洪儒文的师叔,道行仙法却跟他差不多,抓我更划算。”

    墨言哄骗洪通天多年,早已懂得如何控制伪装。他将灵气尽数收入丹田,只留下细细一脉控制心跳,将心脏搏动变快,便如强壮的凡人一般无异。

    众仙闻言都纷纷大吃一惊,有些人仔细观察墨言,听力好的甚至能够听得到他的心脏搏动。

    这哪里是仙法道行不及洪儒文,根本就是一个还没入门,不会任何仙法的普通人!

    众人看向洪通天的目光不觉多了几分质问——墨升邪将独子托付给他,他就是这样教导墨言的?孩子都二十岁了,却半点仙法都不会!

    墨言继续说:“我师兄收留我,将我养大,昆山恩义我无以为报。你们抓的洪师侄是我师兄唯一的骨血,我愿一命换他一命。”

    洪儒文不可置信的看着墨言,他从未觉得墨言如今天这般好。

    他竟肯为了自己,不惜命?

    原来,他竟然肯为了自己,做到这个地步……

    洪儒文张口想要说两句豪言壮语,想要说我不怕死。

    可是他的脖子被魔人紧紧掐着,根本发不出声音,只一双眼睛盯着墨言,感到又是愧疚,又是心疼。

    这一幕太过出人意料,哪怕是洪通天都想不到,墨言竟然为了救洪儒文肯去死。想到自己平时对他不闻不问,处处排挤,还不肯教他真东西,洪通天感到一阵歉意。但很快,他便又听到众仙的小声议论,说他不肯教导墨言云云,心中那一丝愧疚尽数消散,反而多了几分恼羞成怒的憎恶。

    墨言越走越近,轩辕帝想要拉住墨言,但只要他上前一步,他的新娘脖子上的血痕就会加深一分,他不敢动。

    最后,墨言走到三个魔人面前,伸出手臂。手臂上印刻着昆山第三代弟子的标识,亮明份,下巴微抬:“如何?这是个划算的买卖。”

    即便是换不回洪儒文,于自己的口碑而言,也是个划算的买卖。

    一名魔人犹豫片刻,便做出了决断。

    关于墨言的事,这些魔人也有所耳闻,本来,他们最佳的人质就是这个地位更高的人,但墨言太远了,根本抓不到。

    现在他主动站出来,那是最好不过。

    三名魔人相信,墨言在轩辕帝心中的位置,要比洪儒文高很多。

    而且,单从外表看,自愿当人质的墨言,修为的确要比洪儒文低。地位更高,更好控制,魔人毫不犹豫的丢弃洪儒文,选择了墨言。

    三名魔人带着两个人质,轩辕帝看向墨言,却见对方正对自己颔首。那神笃定,仿佛在说:你放心。

    轩辕帝犹豫片刻,终于手下让开道路,选择了放魔人离开。

    墨言走后,众仙议论纷纷,都说此事不可思议。白金瓯还特意在洪通天面前称赞道:“想不到墨家小兄弟,竟然有这份心肠。洪山主,他对你可是真心好!”

    洪通天应付了几句,眼看轩辕帝已经派兵马出城去徐徐图之了,洪通天的师弟被抓走,总不好什么事都不做,只得也派出昆山弟子前去接应墨言。

    洪儒文更是被这一幕“舍救我”感动的稀里哗啦,不肯再去和白涟讲话,而是要跟着昆山众人一起去接应墨言。

    三名魔人带着两个人质,一路出城。

    而被被龙筋搓成的绳索缚住的墨言,手却正好碰到腰间的乾坤袋。

    乾坤袋中装有上等飞剑,这两样东西,都是苍冥所送。

    那么,他是早就知道会有今天这一幕,还是……只是巧合?

    墨言在心中默默的琢磨,是等到苍冥出场在挣脱束缚,还是现在就脱

    他在心中衡量片刻,选择等待苍冥出现。

    原因很简单,现在他和三名魔人打斗起来,输赢难说,且会伤及无辜。

    若是连累到轩辕帝的新娘,就不好了。

    新娘自从被劫,就一语不发,墨言自然也不会和她说话,三名魔人在地上疾奔,片刻之后,轩辕城已经成了一个小点。

    再过片刻,他们便奔入山林,轩辕都城早已不见,已经出了千里之外。

    “你们已经安全了,放开我们,让我们回去。”墨言首先开口。

    那三名魔人却不言语,三人对视一眼,三道黑气从他们手中出,直击轩辕帝的新娘口。

    嘭的一声轻响,龙筋崩裂,乾坤袋中跳出一柄飞剑。

    排山倒海之势就此而来,海潮中练就的破晓十万剑,今天第一次派上用场。

    墨言手中乾坤袋口在半空中张开,将新娘收入袋中,于此同时,飞剑在半空中紫气大涨,墨家心法就此催动,和三名魔人斗到了一起。

    “是昆山绝招!”一名魔人惊恐尖叫起来,没有了半点抵抗之心,拔腿就跑。

    墨言的飞剑,已经飞到了一名魔人的口,他一跃而上,接住飞剑,穿而过,刺入魔人心脏。

    这是破晓十万剑中的第一招——晓光初现。

    那名魔人当即毙命,但另外两名魔人却趁机吐出黑气,将墨言笼罩。

    待得墨言跳出黑气,举目四望的时候,那两名魔人竟然已经跑得远了。

    可恶!墨言怎么也没想到,这三名魔人的目标,不是什么轩辕帝,也不是什么轩辕阵法,竟然只是轩辕帝的新娘……

    计算再多,也终有失算的时候,那时候如果不出手,轩辕帝必然悔恨终生,自己也白当一回人质了。

    只可惜,那两名魔人一旦逃脱,自己破晓十万剑的秘密,也保不住了。当时魔人偷袭新娘,墨言来不及想许多,只能够飞剑去救,可现在,墨言心中却有着隐隐的懊悔和担忧,若是让洪通天得知自己练就墨家心法,该怎么办?若是自己上古神祇的血脉秘密泄漏出去……

    墨言不敢细想,只能够朝着那两名魔人追去,可那两名魔人去的远了,根本追不上!

    墨言焦急万分,却想不到任何可以补救的办法,但就在他担忧无比的时候,一个影自天边而现。

    一声龙吟自天边而来,从天上带来的飓风就此卷着地下,仿佛巨龙饮水一般。

    巨大的风暴拦住了那两名魔人的去路,等到风暴停歇,两名魔人已经被拎着衣领,丢到了墨言面前。

    如墨言所料:苍冥出现了。

    如墨言所期望的那样:这件事的背后主谋,不是苍冥。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你跟我来!”苍冥尚未等墨言开口相问,便转朝着山中的一处洞走去。

    苍冥手中提着两个魔人,墨言不敢将轩辕帝新娘在乾坤袋中放太长时间,怕把她憋死了,便将其放了出来,让她跟在自己后。

    新娘早已脸色发白,脖颈上有着血痕,但却兀自镇定,跟着几人深一脚浅一脚的进入山洞。

    苍冥将洞口布置了自己的结界,这才反入洞。

    洞中黑暗,但洞口有光,能够隐约可见这是一个约莫两人高,十丈长的山洞,洞越往里越狭小,形状如同爪勾。

    “是谁派你们来的?”苍冥的声音肃杀森然,显然是没准备留活口,审完就杀。

    两名魔人不肯说,甚至一人大胆的搬出苍冥的名号:“你是什么人!你可知道,魔界尊主是我的叔叔,你敢动我一根毫毛,我……”

    苍冥冷笑:“我还不知道,有你这样的侄子!说,你们冒充我的名号,到底是什么人指使?说出来,能死的痛快点。”

    两名魔人开始垂死挣扎,朝苍冥出手,但苍冥只是简单的显出上的黑鳞,那两人就彻底崩溃了。

    血的腥味,魔的暴戾,在山洞中弥漫不去,苍冥的怒意渐渐暴涨,连墨言都觉得自己成了汪洋大海漂浮的小舟,为凡人的轩辕帝新娘,早就被山洞中的种种压迫之力吓得瘫软在地,却依旧强撑着没有昏迷过去。

    墨言不得不对这位新娘刮目相看,一名凡人,竟能够做到这个地步,已经是不易了。

    两名魔人不敢抗拒,将一切尽数吐露。

    “尊主……尊主恕罪,我等……我等无意和尊主作对……”

    “逃出魔界后,便被另外一名高人收了过去,他命我们前来轩辕国,刺杀新娘。”

    “我们说要轩辕阵法,只是想要趁机逃跑……是那名高人教我们这样说的……”

    “他说自有办法进入轩辕国,我们三人,都不管这些事,只管杀人,杀了人跑路……”

    “背叛尊主,未经许出逃魔界,只是一个死,哪怕是痛苦的死去,也终究能有一死……”

    “可是要是说出那名高人的名字……我等,就连死也是奢望了……”

    “不敢活,唯求死。还请尊主今后多加小心……”两名魔人将该说的话说完后,就互相攻击要害,一击毙命。

    魔人之死太过可怖,全皮肤寸裂,哀嚎声刺入骨髓,无数小虫从其腹中爬出,黑色的带着浓重腥气的血,流满了乱石林立的地面,让人几乎作呕。

    特别是那名黑鳞血瞳的魔人,在死后尸体变化,竟成了上半巨蟒,下半人的怪物。

    在这一刻,轩辕帝的新娘终于被吓昏,不省人事。

    苍冥微微皱了皱眉,抬脚准备离开这里。

    却不料他刚走出两步,便猛地朝后退去,在路过墨言边的时候,伸手揽住墨言,朝后一跃,跳入山洞更深更狭窄处。

    “嘘!”苍冥将手按在墨言准备发问的唇上:“别说话,轩辕帝带人来了,我不想在众人面前现。”

    墨言不说话了,但是他却发现了一个更加严重的问题,那就是——这条老龙朝后跳跃的力度和位置都算的太过准确。

    他跃到了山洞最深处,只能够仅供两人容的缝隙里。那缝隙,太过狭小,以至于,两人的体都紧紧的贴合在一起。

重要声明:小说《重登仙途(重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