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大婚

    洪通天查看了半晌儿子的伤势,他才不相信有什么猛兽能够伤到已经进入练气期的子。

    可是,这伤势异常怪异,长剑上一枚铜钱的印记,那就是一枚普通的铜钱。

    至于脸上的浮肿,竟然是普通的雪球所致,而食指的伤口,就更加奇怪,没有任何兵刃,法力留下的痕迹,就好像——是被风吹断的一般。

    要么对方是个极为可怕的,中土四大高手联手也无法战胜的强者,要么——就如洪儒文所言,是运气差,遇到了未知的山中怪兽。

    洪通天在这两者间,选择相信后者。

    若是儿子得罪了那样可怕的强者,怎么可能还会有命回来?回来之后又怎么会极力隐瞒?

    洪通天满腹狐疑,却也按捺下去,他甚至怀疑这是轩辕帝捣得鬼,但所有的一切都只能够是他自己猜测,剩下的几天,洪通天带着众人一如既往的赶路,洪儒文脸上有伤,便头带纱帽,不肯露出脸来,不敢同墨言再多说半句话,自然也不愿同白涟再去聊天。

    一路别无它事,五天后,昆山众弟子和白氏一族,终于抵达了轩辕国的迎仙台。

    轩辕国幅员辽阔,治下无数生灵,为了让中土的修士们来往方便,轩辕帝便命人在国境内修筑迎仙台。

    迎仙台由各种灵石按照阵法排列而成。

    排列布阵,也正是轩辕帝所长,轩辕祖先早年征战四方,大军交战,阵法端的是研究的透彻。

    经过这近乎上万年的演变,如今的轩辕帝更是此中高手,尽管他道行和仙法比其他高手略低,但布阵之术,无人能敌。便是他一人,也能够尽数对付数十位顶级高手,将其困在阵中无法出行。

    墨言跟随洪通天等昆山弟子,一起站在足有百丈高的迎仙台上,俯瞰远处,之间方圆百里,都一览无余。

    靠近迎仙台的地方还有城池,城中百姓丰衣足食,安然自得。

    迎仙台周围有着六颗巨大的灵石,按照风雨雷电霜雪的方位放好,守卫迎仙台的天师站在六颗灵石之上,念动咒语,灵石绿光大涨,风雨雷电登时聚集,天空的龙卷风自九天而下,直捣迎仙台。

    轰!

    一声巨响,灵石发出天崩地裂之声,片刻之后,迎仙台上众仙已经通过这个传送大阵,进入了轩辕国都城的鹿台之上。

    负责管理迎仙台的天使们将破碎的灵石运走,又搬出六块一模一样的灵石,重新放好,等待下一批到来的仙人。

    当墨言睁开眼的时候,他一下子就被眼前的美景给震惊了。

    没错,他不是第一次来此处,前世他也这样,跟随洪通天前来参加轩辕帝的婚礼。

    但即便是再来一次,也依旧为轩辕国的富庶繁华所倾倒。

    尽管都是凡间之物,但却和仙家的那种清冷飘渺全然不同,每一处装饰都显示出人间帝王的尊贵无比。

    鹿台早有数十名宫女等候引路,将洪通天等人带入轩辕帝招待修士所建的天宫之中。

    墨言注意到鹿台的栏杆柱上,每一个都雕刻着狮子,每一个狮子的神态都各不相同,栩栩如生。

    若是凡间工匠,恐怕要穷尽一生,也难以完成这样浩大的工程!

    等到进入天宫之后,更是软罗轻纱,雕栏玉栋,无不极尽其每,就连一个窗帘勾,一块镇纸,都是精心雕琢过。

    更有宫女窈窕,训练有素,将众人安排的无一处不周到细致。

    便是洪儒文,也不由叹道:“往我在昆山,以为那就是极好的地方了,如今来了轩辕帝的天宫,才知道,见识浅陋。凡人工匠经能够做出如此美境,真是让人惊叹。”

    墨言虽然不喜欢洪儒文,但对于他这番话,到时赞成的。

    往在落崖的藏宝阁,见到父亲搜罗来的凡间珍品,以为已经是极致,哪知到了此处,方才知道帝王气派,终究不同。

    昆山因为和白氏是一起来的,于是两家住在隔壁,洪儒文这段时间因为脸上受伤,深居简出,根本足不出户,他虽然羡慕轩辕帝宫富丽堂皇,但却更想快些回到昆山,以免脸上被人看到丢丑。

    却不料他怕什么偏偏来什么,正在他郁闷墨言惹不起,白涟也没法惹的时候,一名白涟边的小童前来相邀。洪儒文推脱不过,只得去了,面对白涟时,白涟怕冷风不愿掀开面前的帘子,洪儒文怕出丑也不肯脱下帽子。

    两人隔着帘子讲了两句话后,白涟便知道洪儒文脸上受伤,十分大方的送了他一瓶药膏,还特特交代:“这是我外祖家的灵丹妙药,便是再重的伤,抹了以后也会好。”

    洪儒文由自怀疑:“敢问公子外祖是?”

    白涟轻笑:“姓金,在南边。”

    洪儒文登时拿着丹药瓶子如获至宝,金家丹药,天下闻名,多少修士求而不得,面前的这个白涟,却这样就给了自己。

    洪儒文心中不满是感激,上前一步,道:“涟弟,多谢你了!”

    白涟一笑,不做言语。

    洪儒文回去,抹了金家伤药,第二天就好了,真是喜不自胜,却还是一贯的老成,在告过父亲之后,才出门去看看轩辕都城是何模样。

    人间繁华,洪儒文是头次见到,不觉误了时间,直到金乌西沉来回来,却不经意撞到也在外面逛的墨言。

    他刚想上去搭话,但摸了摸自己的脸,看了看自己少了一根食指的手,就退缩了。又想到墨言让人来打伤他,而白涟却给他送药,到底谁对自己更好,自然高下立判!

    洪儒文在心中对墨言添了一层不满,半丝怨气,不再去找他,径直回宫。

    结果他气运太差,在天宫门口,被一个疯老婆子缠住,硬说他是她儿子。

    洪儒文纵使修多年,但到底年轻,涵养不及洪通天,当即将那疯婆子怒斥一顿,摆脱之后就此返回。

    第二天,便是轩辕帝大婚之期,轩辕帝父母早亡,来的都是些亲朋好友,朝中重臣,仙界友人。

    众仙平时不闻轩辕国的事,大多数人自恃份,也不和凡人交谈。

    大中倒是人人都在猜测轩辕帝这位妻子到底是何方神圣。

    轩辕血脉,足可活三四百年,而这位轩辕帝颇有灵根,千年寿命应不再话下,应该还会有更高的修为。

    可他在三百周岁,已经颇得道法的时候,忽然说要娶妻,也不知这位妻子,是怎样倾国倾城,能够让轩辕帝为之倾倒,甘愿放下仙法道行,来享这凡人

    众仙议论纷纷,洪通天也在和白金瓯议论此事。

    白金瓯道:“看来那女子定是美貌无比,温柔贤惠,故轩辕帝动了真。”

    洪通天却不认为如此:“我等修仙之人,道行仙法是第一要务。轩辕帝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大概,是那女子能助轩辕帝修行吧!说不定几十年后,你我都不是他的对手喽!”

    白金瓯笑道:“现在就不是他对手,何须这么在意输赢呢?”

    洪通天便也笑了:“白仙长果真有着修真之人的心。”

    白金瓯谦虚了几句,便向站在洪通天旁的墨言,道:“墨仙长今年还小呢,恐怕不耐烦听我们这些老头子的言语,不必特意陪我,去和同龄人闹吧。”

    墨言对白金瓯的印象还不错,当然,也只能够是在不错的范围内了,因为不论对方此刻对自己如何示好,但只要墨言一想起白涟,就很难对他的父亲感到亲

    墨言对着白金瓯行礼:“无妨,我不嫌闷。”

    于是洪通天就借此机会宣扬自己这个师弟是多么道心稳固,自己教导他又是多么不容易,听得墨言浑不舒服,没来由的想起了苍冥的那句话——你既然讨厌他们,干什么给自己找不痛快,要和那两父子在一起?

    墨言决定在这个时候采纳苍冥的意见,于是他换了一个位置,一个——对即将发生的事来说,非常有利的位置。

    在站定之后,墨言环顾大厅,仙界众人都很给轩辕帝面子,几乎都来了;白涟带着洪儒文前去外公金老爷子处认亲;青云门的来了一个普通的二代弟子带着一众门人,说因为剑仙云游不知所踪,青云老祖闭关不得出来,所以只有请轩辕帝见谅;至于奇峰城,并未出现。

    等到礼炮响起,大婚典礼即将要开始的时候,墨言的目光,还是落到了洪儒文上。

    不因为别的,只因为——洪儒文所坐的位置,将会是一个很倒霉的位置。

    而墨言之所以能够记得这么清楚,那是因为——他上一世,就坐在那里。

重要声明:小说《重登仙途(重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