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挑衅

    当第二天早晨,墨言稍稍缓过来一点,用尽全的力气将绑住自己的绳子松开后,就再也没法干别的事了。

    他终于明白,父亲为什么一直不教自己仙法,实在是,每一个做父母的,都舍不得年幼的孩子忍受那种疼痛。

    即便是多年后,墨言回想昨夜的那种感觉,都依旧不寒而栗。

    他在上躺了整整一天才恢复过来,期间洪儒文来过一次,洪通天派人来过一次,岳峰给他带了饭。人人都只当他生病了,果然如父亲所言,一般修士,根本察觉不出他有什么变化。

    当天晚上的时候,他就开始修炼册子上的剩下内容。

    但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在唤醒上古神祇血脉之后,修炼的进程竟然这么快。

    他前世在昆山,虽然洪通天从未认真教导过他,但也从未刻意防范过,他对于修炼之道,也算是明白一二。

    修炼道法仙法,将就的就是将脱胎换骨,将**凡胎,炼化成能逆天地,转阳的仙骨。

    如何炼化?一个极大的要点,就是要吸收天地灵气,为己所用。

    然后才能够开始修炼,用灵气洗髓易筋,将**炼化成金刚不坏之。这才算是踏入修真的入门境界。

    紧接着,就是各自神通了,有的天赋高,师出名门,拥有灵丹妙药的,就能够进展飞速,修炼道行,不仅能够达到长生不老的境界,甚至还能够百飞升,突破三界,到无拘无束的更加旷阔的天地去。

    而那些散仙野怪,却因为没有名师指点,也没有仙丹仙草的滋补,更加没法弄到灵石炼化法宝,往往就停留在长寿的金刚不坏之阶段,过了三五百年,便自然死亡,不值一提。

    墨言前世共活了三十年,也才能够吸收天地灵气,将自己的筋骨变得强健而已,离什么金刚不坏之,长生不老差的远。

    而这一世,他唤醒了上古神祇血脉,只在弹指间,便能够感受到天地灵气。只是一夜,就已经能够引气入体了。

    这是何等神速,要知道上辈子,他光是感应天地灵气,就足足花了三年,而引气入体,则又花了十年功夫。

    只是三天,墨言只按照上古心法修炼了三天,便已经有了前世十年的修为。

    这个结果让他欣喜不已,但他很清楚,虽然对比前世,今生已经脱胎换骨,但和中土众多高手比起来,自己还差的太远。

    根据上一世洪通天坚定自己胎儿的经历,墨言推测这世上一定还有另外一种方法来鉴定神祇血脉,但可以很肯定的是——昆山没有。

    而且知道这种方法的人,应该也很少。

    想起前一世的种种,青云老祖吞噬婴灵,墨言认为,这种不为人知的鉴定方法,应该在青云门。

    这件事始终是悬在墨言脑袋上的利剑。这利剑即是威胁,也是动力。

    依旧是明月高照,墨言盘腿坐在上,暗暗运气神祇心法。从外表看来,这就是一个普通的修道者在打坐,根本不见丝毫异常。

    但血脉中所蕴含的巨大力量,却在这种心法的运转下,不停的变强。

    “谁!?”墨言忽然听到外面有脚步声,来的人已经很近了,他收起心法,却依旧盘腿坐在上不动。

    “师叔,是我!”陌生的声音在外面响起,“您睡了吗?”

    墨言睁开眼,道:“还没有,正在打坐,有什么事?”

    一名约莫二十岁刚刚出头的昆山弟子走了进来,看着墨言笑嘻嘻的说:“师傅让我们来告诉您,明天一早,在山顶的演武场讲演道法,你刚刚入门,还什么都不会,一定要去啊!”

    墨言微微点头:“好,谢谢你们来告诉我,你叫什么?”

    那人道:“我叫齐毅。”

    墨言起,道:“有劳齐师侄了。”

    齐毅嘻嘻的笑着,甚至伸手摸了摸才到自己口的墨言的脑袋:“师叔别自己瞎折腾了,还打什么坐啊?你又不会半点仙法。明早卯时三刻,别迟到了!”

    墨言微微一笑,不和他争辩,将齐毅送到门口后,就此返回。

    他前世在昆山生活了二十年,当然认得齐毅,可以说,昆山的每个人他都认得。

    而且这一幕,夜晚时分,齐毅奉命前来通知自己明早洪通天要授课,前世也发生过。

    只不过前世齐毅更加过分,非但摸了墨言的脑袋,还捏了他的脸,拍了他的股一巴掌。

    而这一世,估计他还是有些忌惮自己的“师叔”份,不敢太过分。

    墨言眼中露出一丝笑意,回味着齐毅的那句话“明早卯时三刻,别迟到了!”,前一世他准时到演武场,结果发生了很多不愉快的事

    这一世嘛,已经经历过一次的事,还处理不好的话,那也真是白活一回了。

    墨言上,安安稳稳的睡起来,很快就进入了梦乡,一觉睡到大天亮,早已经过了卯时,到了辰时了。

    他并未直接去演武场,而是绕了个弯,前去昆山大师兄岳峰的住处——松林塔。

    墨言将岳峰叫醒,说了两句感谢他在自己病中送饭的话之后,就独自朝着演武场走去。

    那里果然不出他所料,那里中除了齐毅和他的几个朋友外,旁人都没有。

    齐毅几人一见墨言来了,就纷纷上前,将墨言围住,居高临下的俯视,虎视眈眈。

    墨言就知道这几个人,在这里等自己,故意把洪通天规定的时间提前了一个时辰,就是为了给自己一个下马威。

    前世是不忿自己来到昆山便好吃好喝的被招待,明明是昆山弟子,却有独立的小院,所以找自己麻烦。

    这一世——大约是不忿自己年纪轻轻,半分道行没有就做了他们的师叔,所以来找自己麻烦?

    墨言觉得这种把戏很幼稚,但即便是这种幼稚的把戏,如果处理不好,以后也会很头疼。

    于是他只能够配合齐毅几人:“你们有什么事?”

    齐毅将墨言上下打量了一眼,道:“小师叔,我昆山,想来是要凭真本事的,我倒想看看,你有什么本事,能够做我们的师叔!”说毕,就要动手。

    前一世,墨言被他们欺负了一顿,直到中途的时候,才有人来“英雄救美”。那时候他觉得凄苦难当,除了偷偷的哭,没有任何办法。

    这一世,洪儒文如他所记忆的那样,来的时间刚刚好。

    洪儒文早早的来到演武场,正撞见这一幕,当即上前,用力一推,把齐毅远远推开,将墨言护在后,怒斥道:“胆子不小,竟敢欺负我言弟!”

    洪儒文长得清俊儒雅,道法在年轻一辈中也算是高的了,前一世的墨言,从落崖到昆山这一路上,只是对洪儒文有好感;真正的沦陷,就是在这,被同门师兄欺负了之后,洪儒文而出保护他,使得他在寄篱人下的况下,就此将洪儒文当成了依靠,一颗心也就此沦陷。

    而此刻,墨言看着洪儒文的背影,不觉微微叹气。

    其实说到底,洪儒文本还是善良的,见不得这种欺凌弱小的事发生,可为人软弱,不辨是非,耳根子又软,最易受人挑拨,又害怕父亲积威,以至于遇到新欢后翻脸绝,到最后竟然下那样的狠手,也算得上是格使然,可以预见。

    前一世,洪儒文因为墨言受欺负,和齐毅等人大打出手,直到大师兄岳峰赶来的时候,也已经晚了,双方都是重伤,而洪通天则借口此事,狠狠地责罚了自己,一上昆山,便被关了三个月的闭做下马威。

    这个惩罚不算重,但却让刚刚丧父的墨言倍感凄凉、委屈、伤心。

    精神上受的折磨,比体上所受的尤甚。

    墨言不愿再多想,他只是从洪儒文后站出,声音平静:“儒文师侄,这件事,我自会料理。”

    洪儒文心中本来很有英雄救美,锄强扶弱的快感,结果被墨言一句“儒文师侄”给尽数叫没了。他不太愿的站到一边,墨言道:“仙法高低,道行深浅,也并非一成不变。我父亲在世时,常说修道之人,当修,忘却争竞之心,方可得证大道。而师兄前几也曾说过,昆山弟子,长幼有序,尊长不可废。几位这样挑衅我这个做师叔的,是什么意思?”

    墨言语气平静,神色不怒,话中责问之意颇有威严。但他年纪幼小,就算是有一股做师叔的气势,却依旧不足以压住齐毅等人。

    眼看齐毅想要再次用实力说话的时候,墨言朝着他后微微一笑,问道:“岳峰师侄,你说,我说得对吗?”

    齐毅等人一起朝自己背后看去,忽然看见大师兄,顿时魂飞天外。

    他们不怕别人,就怕洪通天和大师兄。

    洪通天平时并不怎么严厉,一直都是一副慈祥友的面孔。而岳峰,则负责教导他们的基础仙法,十分严厉。

    齐毅等人对洪通天更多的是尊敬,而对岳峰,则是老鼠见了猫一样的害怕。

    岳峰虽然因为今天墨言去拜访了,所以来的早了些,但万万没想到,竟然撞到了这一幕,声色俱厉:“说得不错!墨师叔年纪再小,也是师叔!你们怎么能够无礼?自己去刑法司,领三百铁鞭,以罚不敬尊长之罪!”

    墨言依旧神色平静,平心而论,他不想招惹这些人,更加不耐烦这些心机手段,况且这种事看起来就像小孩子打闹,幼稚的很。

    但自己将来还有很长一段时间会在昆山生活,再幼稚的事不处理好,也会影响到将来的生活。

    他不想在面对洪氏父子的敌视同时,还要被其它的昆山弟子膈应。

    既然有人都想给他一个下马威,那也只有应对,还给对方一个下马威好了!

重要声明:小说《重登仙途(重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