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神祇血脉

    墨言来昆山的路上,就已经很想知道父亲当初留给自己的册子里,写的到底是什么了,但一直找不到机会。

    抵达昆山后,他又要想办法安葬父亲的遗体。

    只有当父亲的遗体葬在安全之处后,他才有时间来考虑自己的事

    上辈子他最痛苦的事有两件,一是自己尚未出世的孩子被青云老祖吞吃。二就是父亲的遗体被洪通天毁坏,自己却无能为力。

    这一世,父亲的遗体已经安葬妥当,再也不怕有人侵犯;而孩子尚未存在。

    没有了后顾之忧,他才开始考虑自己的事

    墨言足足用了半个月的时间,观察自己的房间确定全无异样后才放心。

    看来这个时候的洪通天,尽管厌恶自己,但却不够重视自己,想来也是,洪通天虽然心机深沉,手段狠辣,为人无耻。但却也颇为自负,当然不会认为一个十岁的孩子有什么能耐,所以根本不曾监视。

    甚至连这次能够成功安葬父亲,也得利于洪通天的自负。

    若是跟他做对的是一位道法高深的仙人,他必然会十分警惕,但对手只是个十岁的孩子,他就放下了不少戒心,不会去细想。

    墨言将房间检查完毕后,就念动咒语,去处父亲所留下的册子,缓缓翻开。

    第一页上写的内容,便让他砰然心动。

    长生不老,四海遨游,睥睨天下,所向披靡。

    这一行字,单是想一想,都让人感到振奋,特别是上辈子惨死的墨言,更加明白在中土仙家中,最重要的是什么!

    没有别的,只有两个字——实力!!

    谁的实力高,谁的后台大,谁边说了算。

    前一世的种种,灵魂直上九霄时的了悟,已经让墨言脱胎换骨。

    正如九霄之上的声音所说:“一切不过是力量,有了力量,就能够掌控一切。”

    “天地自然之所以为道,是因为它强大,所有的规则都是它制定的。若是你足够强大,便能够逆天改命,重订规则!”

    墨言深深吸了一口气,往下看去。

    只见第二页却是父亲的笔迹,上面写着:“言儿,为父不在你边的子,你要懂得保护自己。”

    墨言看到这段话,眼眶近乎湿润。

    他继续朝下看去,熟悉的笔迹,却写着他所不敢置信的内容:“言儿,我墨家之人,生来便是灵根道骨,此事世上只有你我二人知道,如今我已经死去,此事,只有你一人知道了。我是上古神祇的后代,你是我的骨血孕育出来,血液中自然也流淌着上古神祇之血。”

    “上古神祇,本就比凡人修仙要容易的多,但将其唤醒时,却异常疼痛,至少要忍受三个时辰难以想象的疼痛。为父舍不得你小小年纪承受那样的苦,你几乎没有道行,仙法更是一窍不通,也未唤醒神祇血脉,和凡人无异。”

    “若是你想要平安快乐,富贵平凡一生,百年过后,自然老死,便将此书毁掉,不用往下看了。”

    “若是……你想要纵横天下,第一步,便是,唤醒体内的神祇之血。可也要小心,神祇之血,凡人喝一口,便能够延寿百年;神祇之,凡人吃一口,便可以病患全消;现今世上,修仙之人不敢与神祇血脉抗衡,是因为神祇之后,道法高深,若有人敢觊觎,必然死无葬之地。”

    “不过吾儿也不用过于担心,普通修士无法看穿神祇血脉,只有渡过天劫,飞升前的仙人才能够看穿。”

    “以下是先祖流传下来的修炼之法,我儿好自为之。”

    “第一步,忍受非凡之痛,唤醒神祇之血;第二步,引起入体,吸纳天地灵气,方法如下……;第三步,炼化元婴,外化,如此如此……”

    册子上的字不多,墨言一口气看下来,只看得他心惊跳。

    看完,他将此书合上,藏了起来,坐在案前沉思。

    若是不练此法,便会就此**凡胎,犹如上辈子那样,永无出头之,被人欺压也无法反抗,最后落得那样的下场;

    若是唤醒神祇血脉,则会变成炙手可的灵丹妙药,若是将此事泄露出去,后果不堪设想。况且,他看到册子里面所说的,要唤醒神祇血脉,需要忍受可怕的体疼痛,那是脱胎换骨,静脉寸断,心脏窒息的疼!

    片刻之后,墨言已经有了决断。

    上一世,**凡胎,修为底下,被欺压至斯。

    这一世,即便是唤醒神祇血脉,最坏,也坏不过上一世了。

    父亲已经安葬,孩子尚未存在,自己孤一人,又有何惧?

    至于唤醒血脉时所要承受的那点点疼痛,对于一辈子来说,又算什么呢?

    至于被人看穿分食,墨言并不是很担心这个问题。

    渡过天劫的修士,会当即飞升,停留在中土大陆上的时间,前后不过一炷香罢了。修为到了那个地步,想来也不会再觊觎自己的血

    墨言深深吸了口气,再次取出父亲留下的小册子,一字字的看着,默默背诵。

    他本就天聪颖,虽然没有半点仙法道行,但背书也不需要什么仙法。

    很快,墨言就将册子中的修炼之法背的滚瓜烂熟。

    最后,他按照父亲所教的办法,将册子扔向半空,念动咒语。那本记载了功法的册子上,猛地升腾出一股紫色的焰火。火舌一瞬间就吞灭了书册,将其烧毁,不留半点痕迹。

    从今往后,这本修炼之法,以及自己上流着上古神祇之血的秘密,就只有自己一个人知道了。

    墨言推开窗户,走到院中。

    已经是月上中天,他不急于在今天练功,只是反复的思考着一件事

    他尤记得,上一世,被洪儒文的新欢灌了j□j丢入大海,再次醒来便怀孕的事

    更加记得他死之后,灵魂飘入昆山后,所见到的那一幕。

    洪通天奉上自己婴灵的时候,说的是——这是上古神祇和深海恶龙j□j所得,异常珍贵,愿奉在青云老祖面前。

    以前,墨言只当那是洪通天胡说八道,为了骗青云老祖而编造的谎话罢了。他更认为,洪通天用剑剖腹取胎儿,是因为自己让昆山蒙羞了。

    如今看来,全然不是这样!!

    墨言根据洪通天前世的所作所为推测,在怀孕前,洪通天虽然不喜欢自己,但也没出手如此狠辣过。

    直到——他发现了自己怀孕。

    恐怕就是那个时候,洪通天已经通过特别的方法,鉴定了自己腹中的胎儿,知道了自己的血脉传承。

    所以才剖腹取胎,用来贿赂青云老祖。

    一想到自己的孩子被生生扯烂吞噬,墨言的拳头不由的握紧,指甲几乎要欠进中,心中的恨意无以复加。

    直到他猛然觉得前一凉,似乎有什么东西,在给自己满是仇恨的心降温一般。

    他低头,看见了前所挂的那颗龙珠,正发出淡淡的温润的光芒,龙珠温润冰凉,那凉爽的感觉透遍全,使得自己上的戾气消散不少。

    墨言心头一动,如果前一世,自己的孩子是上古神祇和深海恶龙所孕育而出的。

    那么——上古神祇的血脉是自己,那孩子的另一半血脉——深海恶龙,也是真的了?

    他仔细回忆上一世的形,但却想不起来,只知道当时自己难受的快要死掉了,浑爆裂,有什么东西紧紧的缠绕着自己。

    墨言不觉伸手握住口的龙珠,心中滑过一丝荒唐的念头--难道当年救自己的,真的是一条深海巨龙?就如……这龙珠的主人,苍冥那样的巨龙?

    只是他一想到苍冥,便立刻回忆起当初两人在船舱中相见,对方那种威压迫人的感觉,以及可怖的面容,甚至还有那样可怕的实力,能够一口吞吃上百修仙之人……

    墨言本能的感到一阵害怕,赶紧甩了甩脑袋,将这些事从脑海中抛出,那已经是上一世的事了,这一世,必不会再如上辈子那样潦倒窝囊。而孩子……更不是自己现在该琢磨的事

    墨言在房外吹了一会儿风,直到月悬高空的时候,才回到房中。

    夜色已晚,今夜不会有任何人前来打扰。

    三个时辰的疼痛,并不算什么。

    他将房门全部反锁,又将口中塞满布条,最后自己将自己反绑,躺在地上。

    等一切准备妥当之后,他开始运用父亲留下来的功法,做起了第一步:忍受难以想象的疼痛,唤醒神祇血脉。

    他不愿再如上一世那样,有人谤他,欺他、辱他、他,他只能够忍之、让之、避之、敬之。

    他在投胎入轮的那一刻,就已经发誓,若有人再敢那样对他,必将毁之,灭之,杀之。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重要声明:小说《重登仙途(重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