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奇峰城主

    大船一共三层,墨言带着棺材住在第三层,洪儒文就住在他们隔壁,此刻他见到墨言正站在甲板上看海中风景,不由的上前一步,道:“言弟,海中怪兽巨龙出没,甲板上并不安全,还是回放吧。你的房间有我昆山法器加持的结界,寻常怪兽都没法靠近的。”

    墨言不答话,洪儒文刚要开口继续劝说,便见到远处海面上驶过来一艘大船。

    那船足足有五层高,百丈长,桅杆高耸入云,上面挂着一面金色的旗帜,旗帜上用黑线绣着一座被巨龙盘旋的山峰,那条巨龙异常威严凶狠,正随着海风招展。

    那船比昆山的这艘船大数倍,又异常气派,昆山众人都纷纷上了甲板观看,并且暗自猜测,这到底是哪里的大船。

    岳峰也在这些人中央,他对很少出海的师弟师侄们解释:“这是奇峰城的大船,奇峰城和我们昆山共处中海,地盘比我们昆山还要大。只是奇峰城主为人孤僻,很少同人结交,所以很少见到他们。”

    这番话一说,下面的昆山弟子不由得啧啧称叹,甚至有人问奇峰城主的道法如何,岳峰摇头,道:“不清楚,但能够在汪洋大海中生存的,必然有着不一样的本事,想来不会比我们昆山的道法差。”

    一众昆山弟子如众星拱月一般,围住岳峰,让其讲述天下奇闻,岳峰一回头,正看见洪儒文站在三楼甲板上,对自己面色不善,便不肯再多讲了,众人就此散去。

    墨言冷眼旁观这一切,上一世他跟随洪儒文大海扬帆而行,因为两人结下了双修之盟,所以对其也不是怎么抗拒,在海上航行的时候,洪儒文心殷勤,他不曾见到今天这一幕。

    而这一世,两人之间的关系依旧是洪儒文心殷勤,但墨言却心冷如冰,竟然见到了许多前世不曾得见的东西。

    譬如今之事,洪儒文和岳峰两人,虽然未曾说过半句话,但墨言就能够看得出来,两人关系并不融洽,而这个不融洽的原因,则是因为洪儒文的妒忌。

    妒忌岳峰更受同门师兄弟的欢迎,妒忌他道法仙术更加深厚,其实话说回来,岳峰看起来虽然只有二十多岁,但已经拜入昆山足足三百多年,他和同门师兄弟相处百年,岂不比洪儒文十六年更有交

    再加上岳峰是昆山大师兄,道法仙术已经是高手级别,而才修炼十六年的洪儒文,有所不及也是常事。

    竟然会为了这种事嫉妒,想来其心也如针尖一般大小,怪不得前世,他明明已经有了新欢,在见到墨言怀孕之后,却依旧怀恨在心,将其用玄铁锁链穿透琵琶骨,锁在囚室中。

    墨言一想到这些,就忍不住糅了揉自己的肩膀,还好,自己现在浑上下,全然无损。

    洪儒文见了,便再次嘘寒问暖:“言弟,你不舒服?”说着,便想要伸手去帮忙揉。

    墨言浑一个寒噤,错开一步,刚准备开口,便见到先前那艘奇峰城的大船,已经到了跟前。

    一名穿玄色长袍,腰悬长剑的青年站在大船甲板上,朝着这边喊:“敢问可是昆山派的大船?”

    那人问的是甲板上的岳峰,但岳峰知道洪儒文对自己不怎么友好,便处处容让,不在这个时候抢他的风头,只是看向洪儒文,等他回答。

    洪儒文丢开墨言,对着那人拱手道:“正是!我乃昆山洪儒文,如不嫌弃,还请过船一叙。”

    那人皱了皱眉头,大声道:“洪儒文是谁?我只知道昆山有洪通天,还有个大弟子岳峰……”

    洪儒文脸上涨的通红,心中不由得十分恼怒,但却不好发作,只得耐着子说:“洪通天正是家父。”

    那人恍然大悟,道:“原来是洪少主,失敬失敬。”那人说着失敬,但却没有半分敬意,只是看向一旁的墨言,问道:“听说一代修士墨升邪仙逝,其子扶棺归昆山,这位想必就是墨前辈的子墨言吧?”

    墨言道:“是。”

    那人笑了起来:“墨少爷,我奇峰城城主昔和令尊有过一点交,他往闭关修炼,昨天刚刚出关,便听说了墨前辈的噩耗,悲恸不已。听说其幼子带着棺材投奔昆山,故此再次等候多时,想见一见故人之子,不知道墨少爷可否赏脸。”

    墨言尚未回答,洪儒文便大声道:“言弟是我昆山的客人,旁人岂可胡乱请了去?墨世伯的葬礼,定在下月奎,若想要见言弟,到时候去昆山便可。”洪儒文说着,便一拉墨言,道:“言弟,我们走!”

    墨言被洪儒文拖着,尚未走出半步,便忽然见到一个黑色的影子从天而降,尚未看清的时候,就感到自己罩在一片影之下。

    墨言抬头,只见面前站着一个穿着玄色长袍的青年男人,那人拦在洪儒文面前,面色不悦,斥责道:“墨前辈是何等高人,墨少爷是他的独子,论辈分,别说是你,就算是你父亲洪通天,都要恭恭敬敬的对墨少爷叫上一声前辈。你是个什么东西,不过是洪通天和一个凡人弄出来的私生子,居然敢称呼墨前辈世伯,称呼墨少爷言弟?谁给你的胆子?”

    洪儒文一愣,他从来不知道自己的份,只以为自己也是和旁人一样,是父亲用心血浇灌仙葫所出,现在猛然听到对方污蔑自己是凡人所生,不大怒,一声清喝,背后飞剑就出鞘。

    却不料那人根本未等飞剑出鞘,就伸手一弹,一道黑色的光破空而来,刺入剑鞘。

    洪儒文的飞剑就此沉寂。

    也就是这一招,洪儒文知道自己和对方差距太大,立刻呼喊:“大师兄!大师兄!”

    岳峰抢上一步,拦在双方之间,对那名黑衣人道:“奇峰城主大名,我们无不知晓。我昆山也非孟浪之辈,只因为墨前辈和我师父有约定,故此少主才称呼墨前辈为世伯,墨少爷为言弟。此乃长辈之间的约定,我等做弟子的,只是照办而已,还请奇峰城主见谅。”

    那黑衣人听了这番话,才面色稍缓,对岳峰拱手:“原来是这样,既然是墨前辈的意思,那也罢了。”说毕,那黑衣人朝着墨言深深行礼,恳切道:“我家主人实在是想要见墨少爷一面,墨少爷出生之时,他还曾亲手抱过您,并且送过一个龙腾中海的玉佩给少爷您做礼物。这十年来,若不是因为闭关修炼的原因,他早就去探望您了。还请墨少爷看在我家主人一心惦念的份上,前去见上一面。”

    洪儒文见奇峰城的人对自己不理不睬,呵斥鄙视,但却对墨言毕恭毕敬,心中十分不舒服,但这个时候,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得讷讷的哼了一声。

    墨言听到对方的话,心念一动,他腰间摸出一块黑玉所雕成的玉佩,只见上面雕刻者一条巨大的黑龙,在云雾之间翻腾,有种说不出的怪异和肃杀的感觉。

    这块玉佩除了手工精湛外,没有任何仙气灵力,所以墨言一直能够带在边。

    就算是上一世,这玉佩也一直贴佩戴,直到他被洪儒文的未婚妻下了|药,丢入海中后,才在那种况下丢失。

    他一直以为这是父亲给自己的,却没想到,居然是旁人送的。

    墨言抬头,看着那黑衣人,心中也有些好奇,想要知道奇峰城主到底是什么人。但他转念一想,父亲的尸体尚在船上,眼看就要抵达昆山,还是不要多生事端的好。

    墨言道:“多谢城主美意,但后辈现在不是很方便……”

    他话音未落,忽见到海面上一阵黑云笼罩过来,霎时间电闪雷鸣,海浪翻涌,几乎要将整个船都吞没一般。

    洪儒文大惊失色:“不好!海怪来了!”

    话音未落,却听得一个声音,从对面的船上传来:“墨公子,我是诚心想要一见,还请不要推辞。”

    众人一起抬头,朝着声音来处看去,只见一个材魁伟高大的男子,立于船头,那人一黑衣,手藏在袖子中,负于后,黑发用金环束于头顶,立于影之中,看不清容貌,只能够见到一双眼睛,又亮又冷,其中满是杀伐之气,仿佛用千万人之鲜血洗过一样,带着猩红的颜色。

    墨言亦看到了这双眼睛,一股说不出来的感觉,从他心底涌现。

    他觉得自己似乎见到过这双眼睛,但却根本想不起来,是在什么地方见过,或许,是在梦中吧?

    这双眼眸,虽然让人望而生畏,但却无端的,墨言觉得熟悉和安心。

    墨言迟疑片刻,道:“如此,恭敬不如从命了!”

    那人露出一个微笑,转而去,刚刚的云尽数消散,雨停雷消,太阳重新露出脸,海面上恢复了一片平静。

重要声明:小说《重登仙途(重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