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重生

    在中土昆山的囚室中,关着一个衣衫不整,蓬头乱发的人。

    那人脸上尽是泥污,已经看不出来原本的样貌。

    他的双肩被刺穿,满是血污的玄铁锁链穿过他的琵琶骨,将其锁于囚室的石壁上。

    他骨瘦如柴的手臂上,满是疤痕,腹部被剖开了一个大口,那里的伤口发出阵阵的恶臭,又有无数的小虫,闻到腐味而来,吞吃其血

    那人靠在墙壁上,不住发出愤怒的吼叫。

    但他的舌头早已被人割去,即便是发出吼叫,也无法说出完整话语,只能够发出“嗬嗬”的声音。

    他想要握紧拳头,却因为琵琶骨被锁,浑发不出半点力气,连握拳这么简单的动作,都做不出来。

    远处的歌声顺着夜风飘来,从囚室顶部的天窗而入,钻进他的耳朵。

    那歌声清丽,飘渺脱尘。

    “人道渺渺,仙道茫茫。

    鬼道乐兮,魔道恶兮。

    唯我昆山,升踏月,中海遨游,乐兮忘兮……”

    那人仰头,看向歌声飘来的方向,却只能够看到悬挂在天空中的那轮冰冷的月亮。

    “乐兮忘兮,不胜悦兮;

    归去来兮,吾道胜;

    光乎月,迅乎电驰;不生不灭,冠盖九霄……”

    歌声还在夜中飘,圆月高悬于碧海青天之上,而囚室中被锁住琵琶骨的人,瞪大了眼睛,看着头顶的那轮明月。

    二十年前,这月亮也如今晚一般。

    二十年前,也是第一次听到这首《昆山道歌》。

    二十年前,自己的父亲尚在,生活没有半点忧虑……

    对于修道之人来说,千年不过是一弹指的时间,而对于被锁住琵琶骨,囚于此的墨言而言,这二十年,已经太长太长。

    或许今天就是死期了吧,墨言没来由的想起早已死去的父亲。

    他尤不能忘记,当年父亲是如何将自己托付给昆山之主。

    甚至整个中土的仙界众人都知道,墨升邪为了让自己的子平安长大,给了昆山之主多少好处!

    但结果呢?

    结果是钱帛动人心,一向修,清心寡的昆山之主洪通天,也被无数的丹药仙草法宝迷昏了眼。

    洪通天独占了属于墨言的一切,违背当诺言,非但没有好好照顾他,还将其养成了废物。

    而曾经的青梅竹马的人,发誓要保护墨言一生的洪儒文,则移别恋于白家后人白涟。

    至于那个自诩清高孤傲,除尘脱俗的白涟,则手段更加狠毒,在墨言主动退避的况下,还给其下-药,将其丢入海中,以为其必死。

    墨言于海中翻腾,根本不知在何处,被下了药的体滚烫难忍,几爆裂。

    半梦半醒之间,几乎是丧失神智之时,墨言依稀感到有什么东西紧紧缠着自己,帮自己解毒。

    等到墨言再次醒来的时候,他便发现自己躺在上,师傅洪通天,师兄洪儒文,以及其它的同门师兄弟,都用着一种奇怪的眼光看着自己。

    墨言见到自己的腹部高高隆起,其中似乎有血在动。

    心中对墨言尚存一丝怜悯的洪儒文,在发现他怀孕之后,彻底的和他决裂。

    而其它同门师弟,都用着不屑的目光看着他。仙家孕育后代,不是没有,但却很少。

    而且也不是如凡夫俗子这般,从**结出,而是用仙家道法于心血浇灌,灵葫孕育。

    腹部隆起,怀孕而生,分明是-乱所得。女修尚且以此为耻,何况男修?究竟要如何颠倒,如何糜乱,才能够触及仙灵,使男修用结出果实?

    洪通天当即手持利剑,剖腹取胎,用玷污昆山之名,将墨言囚于昆山的斩龙台上。

    时至今,墨言已经被囚三个月零十天。

    今夜,正是昆山的继任掌门,洪通天的子洪儒文的大婚之夜,昆山众人狂歌欢呼,几乎已经无人记得墨言的存在了。

    歌声依旧断断续续的飘入墨言的耳内,倒似万人齐唱,即便是不曾亲见,但墨言亦能够想想,那场面定然壮观不已。

    墨言闭上了眼,他还记得当年洪儒文对自己发过的誓言:“不论我父亲怎么对你,我的心都不会变。”

    “我会一直保护你,哪怕你就是个废物,我也永远在你边。”

    他更不曾忘记洪儒文变心时的决绝,以及看到自己的那种厌恶的眼神。

    甚至,自己被囚于此,也是洪儒文的提议。

    墨言紧紧的咬着唇,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落到如此下场。

    都说天道轮回,但自己从未做过任何坏事,更不曾害过半个人,但最终被囚于室,不见天,连腹中那个全然无辜的胎儿,也被人杀死。

    而那些真正背信弃义,反复无常,恩将仇报的人,却平安喜乐。

    天道轮回终有报,报在哪里?

    墨言睁大了眼,盯着那些吞噬自己血的甲虫,忍受着万蚁噬心的疼,承受着被师傅和人双重背叛的痛苦,却依旧天真的相信——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

    而在昆山大厅中,曾经发誓要保护墨言一生一世,永不相负的洪儒文,正看着新人,露出温雅的笑容。

    曾经受过墨言父亲恩惠,又拿了原本属于墨家宝藏的洪通天,此刻正在用墨家灵树,装点大婚的门楣。

    拥有仙源,灵草的白家,则作为昆山的亲家,频频举杯庆贺。

    炮声响起,百鸟齐鸣,彩凤翱翔,一对新人从此共结双修之缘。

    而同一时刻,被穿透了琵琶骨,囚在斩龙台的墨言,始终熬不过这个夜晚,他呼出最后一口气,就此离世。

重要声明:小说《重登仙途(重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