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6章:飞奔入宫

    他们昨晚明明只来了一次,为什么她还会睡这么久,平时她不是贪睡之人。

    怎么这次会……

    而且这一觉好像睡的很深,一夜无梦。

    难道是尹天绝点了她的道,怕她醒来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东西?

    可是她和他之间能有什么秘密,还有什么不能看的。

    “王妃,王妃您怎么了?”一边站着的侍女见她拿着一个毛巾呆愣在那里,便小心翼翼地问道。

    “哦,没什么。”言柒柒眸子动了下,将手里的毛巾滑到水盆里,朝着那侍女挥挥手,“你先下去吧。”

    “这……”侍女看了看她的头,小心说道,“王妃,您的头发还未梳好,让奴婢替你梳好吧。”

    经她这么一说,言柒柒才注意到自己的头发散乱地披在后.

    微蹙了下眉头,随手抓了抓,“没事,我一会儿自己梳就好了,你去把红儿喊过来。”

    “是,王妃。”那侍女虽不知她要做什么,但主子的事不是她一个下人能过问的,转匆匆离开。

    言柒柒神凝重,缓缓坐在椅子上,托着下巴,仔细思索着。

    不是她怀疑尹天绝,主要是这几天他的表现太怪了,好像有什么事隐瞒她。

    到底是什么事,言柒柒百思不得其解,他们之间有什么事好隐瞒的,她和尹天绝的关系还用得着隐瞒吗。

    这时,言柒柒猛然睁大双眼,脸上露出一抹惊慌和担忧。

    难道是他受了重伤,这才有意隐瞒她的?害怕她发现才故意不回家的。

    不对呀,昨天和他那个的时候,也不见他体力不支。

    不过,昨天他们只来了一次,是他太累了,还是不想,还是有别的原因。

    而且还是在黑夜中进行的,不会是他上有伤不想让她看到,这才选择在……

    如此一想,言柒柒脸色瞬间白了下来,放在椅子把上的手也跟着颤抖了起来。

    若是轻伤他肯定不会隐瞒她,说不定还会故意在她面前求安慰,讨同

    难道他真的受重伤了,怕她担心才故意疏远她。

    虽然言柒柒很不希望这是事实,可她却想不出别的想法。

    不行!现在必须到皇宫里一趟,将他检查一遍。

    言柒柒猛的站了起来,便朝着外面冲。

    这时,红儿带着雪球进来。

    “红儿,你在家里看着宝宝,我去皇宫一趟。”言柒柒对红儿简单吩咐了一下,便纵骑到雪球上。

    “雪球我们去皇宫。”雪球的速度要比马快,她也没那个耐心去马厩里牵马,现在她只想见到尹天绝平安。

    雪球听到命令,大吼一声,撒开四蹄朝着外面飞奔而去。

    由于雪球的速度惊人,又加上它是头老虎,所以一路畅通无阻,没过多久便飞奔到皇宫大门口。

    到了皇宫门口,守卫虽然忌惮雪球,不过也硬着头皮挡在他们面前。

    言柒柒心中十万火急,但她还没失去理智,自然不会直接冲过去,若是她自己也就无所谓了,现在有了尹天绝,她要顾及到他的名声。

    只能按捺住心中的焦躁,从雪球上跳下来,走到那些守卫面前。

    “属下参见太子妃。”那些守卫还未跪下,言柒柒便急切地挥了下手,“行了,别跪了,我找你们太子有急事,需要进宫一趟。”

    说完,便朝里面走去。

    只是那些守卫立即挡在她面前,“太子妃,太子下已经嘱咐我们,若是您来了,一定要向他通报,所以还请太子妃等一等。”

    “等什么,出了事,我担着,有我在他不敢把你们怎么样。”言柒柒拧眉说道。

    看来尹天绝还真有事,以前她来皇宫从未通报过,守卫直接就会放行。

    这次竟然阻挡她,他们敢挡她的路,不用猜肯定是尹天绝吩咐的。

    这么一想,言柒柒眉头皱的更深。

    好你个尹天绝,竟然猜出来她要来皇宫,已经提早做了准备。

    “让开!”言柒柒口气不容置喙,冷声喝道。

    那些守卫们顿时齐刷刷跪倒在地,“请太子妃莫要为难属下,若是属下们放您进去,太子会杀了我们。”

    言柒柒焦躁地皱皱眉头,撇了下嘴,不耐的道:“你们快点去通报,就说我有急事要找他。”

    “是,属下这就去。”那些守卫立即像得到大赦一样,其中一人立即急匆匆地往皇宫深处奔去。

    “办事太不利了,去了这么久还没回来,蜗牛吗。”言柒柒朝里面张望着看,来回不停地跺着脚,嘴里还不停地咒骂着。

    其他守卫站在一边谨慎地守着这位大菩萨,听到她的抱怨,都不由在心里嘀咕着。

    明明才去通报点的时间,他们还能看到那人的背影呢,这位活祖宗就开始吵嚷起来。

    唉,但也不敢反驳,毕竟这是位惹不得的主,只祈求太子下早点将她接走。

    一刻钟过去,等来的却不是尹天绝,而是跟在他边的夏北。

    “你主子呢。”没等夏北过来,言柒柒便走上去。

    夏北看着言柒柒,眸光闪了闪,好像有什么难言之隐一般,“王妃,主子让您先回府,等下了朝就会回去了。”

    “我已经来了,和他一起回府就行。”言柒柒又坐到雪球上,“夏北,我们进去。”

    “请王妃,不要为难属下。”夏北闪挡在她面前,在地上跪下,态度少了平时的嘻哈,却恭敬又坚硬。

    “你……”言柒柒握了握拳头,低眸凝视着夏北,疑惑顿出,“为什么不让我进,你的主子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没有。”夏北嘴里的话脱口而出,随即意识到说错话了。

    略微思量了下,便有了借口,“主子他现在正和朝中大臣商量大事,不宜打扰,更何况您去了,会……”

    抬眼瞄了言柒柒一眼,接着小声说道:“主子的威严会受损,毕竟主子现在是太子,份不同往,还望王妃能够成全主子。”

    “成全你的主子?你让我成全他什么啊。”言柒柒闻言唇角抽了抽。

    又不是他出轨喜欢上别的女人,才让她成全的,她只不过来看他一眼,就搞的跟她像泼妇一样。

    夏北意识到自己用错了词,不由脸色有些尴尬了下,“王妃,主子他真的没事,希望王妃能体谅主子。”

    “我只是看看他,又不做什么,说的我好像跟什么似的。”言柒柒哼声不满地道。

    “不是——”夏北有些冒汗了,对于这位主母的脾他也十分了解,只要她想做的事,没有做不成的,想要打发她走太难了。

    见他半天不语,言柒柒心头骤然收紧,拧眉道:“是不是你家主子的体出了问题,快告诉我!”

    说到最后,她声音严厉不少。

    夏北闻言,心里咯噔一声,她竟然猜出来了。

    这抹震惊也只出现了一秒钟,很快便稳了下去。

    仰头平静地看着言柒柒,微微一笑,“主子他武功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哪里有人能伤的了主子,王妃放心吧,主子体真的很好。”

    言柒柒不动声色地打量了夏北几眼,心中还是有疑惑存在,“既然很好,为什么不让我见。”

    “这个……”夏北纠结了,都不知道他隐藏自己的绪有多辛苦。

    沉思了下,低敛着的眸子里划过一抹光亮,“回王妃,说了您可不要生气。”

    “嗯,你说。”言柒柒冲他摆摆手,示意他讲下去。

    “主子正在商量着怎样攻打风尚国,主子怕您顾念莫成禹,不,是楚莫寒,和主子争辩,所以才……”

    “他要攻打风尚国?”言柒柒眉宇间的疑惑更甚。

    夏北见她如此问,心里便略略松了一口气,还是主子有办法。

    随后,说道:“是这样的,现在风尚国内战连连,太上皇一心想要统治整个璇玑大陆,而风尚国却是个最大的阻碍,主子想趁着风尚国大乱时期,将它一举拿下,这样就会避免更多人的死伤。”

    言柒柒闻言,沉默了下来。

    她曾听过,风尚国是好战国家,之前没有内乱时经常侵略别过,还时不时的扰列天国,搞的边境民不聊生。

    这次尹天绝攻打风尚国,不得不说是个很好的机会。

    发动了战争肯定会造成伤亡,部分百姓受苦。

    这次若是不攻打风尚国,等风尚国稳定之后,必定还会侵犯别过,到时百姓受的苦更大,时间更长。

    就像一个国家,四分五裂必定会出现诸多战争,国家统一才能国泰民安,百姓才不会受苦受累。

    所以她主张国家统一,自然也会赞同尹天绝的想法。

    至于莫成禹,他只是风尚国的一位皇子,又不是皇帝,到时国家灭亡了,以莫成禹的本事想必不会有事。

    言柒柒将事理了一遍,提起的心也落了回去。

    难怪这几尹天绝一反常态,对她不冷不的,原来怕她知道此事会找他闹。

    “唉,吃醋的男人。”言柒柒撇撇嘴,瞥眼瞪了夏北一眼,“你起来吧,别跪着,我不进去就是。”

    “多谢王妃。”夏北顿时重重舒了一口气,随即站起来。

    言柒柒骑着雪球已经转过,正要走人,忽地又想起来什么,立即又转了回来。

重要声明:小说《毒女驯夫,邪王的小野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