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8章:三日不归

    尹向隆复杂地看着即将断气的皇后,心生不忍。

    抿着双唇沉默了少顷,这才沉重地点头,“好,你们走吧。”

    让他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母子二人死,他办不到。

    “为……”言柒柒想要说什么,被尹天绝一把拉住。

    他摇摇头,叹了一声,“阿柒,算了。”

    这次让放过尹天齐注定会给他埋下一个祸根,可又能怎样,如果当着父皇的面杀了尹天齐,父皇这辈子都不会好过。

    没过多久,尹天绝怎么也没想到他一时的心软成了他这一生最大的痛。

    皇后闻言,终于欣慰地闭上了双眼,手也慢慢垂落。

    “母后!”尹天齐大喊了一声,却没人应答,丑陋的脸上满是悲痛。

    侧首狠地瞪了尹天绝一眼,眼中满是仇恨。

    今已经转败,在这里多待半刻他的生命就会受到威胁,为今之计还是逃为上策,来他一定要让尹天绝死无葬之地。

    低头看了看怀里的母亲,狠的眸中现出一抹伤痛。

    尹天齐慢慢将皇后的尸体放下,气运周,一团黑雾包着他瞬间消失不见,只留下躺在地上的皇后。

    言柒柒看着地上死去的皇后,不甘地吐出,“这次放了尹天齐恐怕会造成大祸,唉。”

    她也不能怪尹天绝心软,毕竟夹在中间的人是自己至亲的父皇。

    若是她一定会杀了尹天齐,以绝后患,不过,现在已经晚了。

    唉,以后看来还要找别的法子,将黑凤这伙人处理掉。

    尹天绝华眸微转,眉眼间有些复杂,“阿柒,你会不会怪我。”

    “不会。”言柒柒握住他的手,淡笑道,“我知道你不是冷血无之人,我们以后小心就是。”

    “嗯。”尹天绝点头,反握住她的手,郑重地说道,“阿柒,你放心,我会保护你和孩子,绝不会让你们受到伤害。”

    言柒柒心中一暖,很得瑟地挑了下眉梢,“你是我相公,保护我们是天经地义的事。”

    “是,夫人。”尹天绝轻刮了下她的鼻梁,*溺地道。

    放了尹天齐,他何尝不知会造成大祸,不过,不管怎样,他都会保护他的妻儿,不会让他们受到伤害。

    “对了。”这时,言柒柒想到一件事,“还是快点给父皇和其他人解毒吧。”

    尹天绝轻声一笑,“阿柒,你没看到那些官员都会走了吗,在暗卫进来的时候,我便让暗卫帮他们解了。”

    “啊?”言柒柒侧首看向那群躲在墙角处的大臣,忍不住拍了下脑门,“我竟然没发现他们早就能走路了。”

    若没解掉上的药,他们怎会跑到墙角处躲避呢,刚刚只顾着看尹天齐,都没注意到这些大臣们。

    “整个大只有父皇一人的药没解。”尹天绝又加了一句。

    然后,抬脚走向正发呆的尹向隆,“父皇,儿臣刚刚为了不让大皇兄起疑心,所以没给您解,还望恕罪。”

    说话间,将一粒药丸放到尹向隆嘴边。

    尹向隆将视线收了回来,幽深的眸子在眼前药丸上停留了片刻,才张嘴吞进肚子里。

    上的药解掉之后,他坐直子,双眼又看向地上的皇后,幽幽说道:“这次皇后的后事办由你来主持。”

    “是,父皇。”尹天绝恭敬地道。

    尹向隆略微沉思了下,抬眸看着尹天绝,缓缓说道:“绝儿,从今以后你便是太子,朕老了,以后你监国吧,有什么事你直接处理,不用顾忌朕。”

    这话是有含义,言外之意,若是尹天齐下次再做出大逆不道的事,不用顾忌他的感受,直接将其杀了。

    他声音低沉中透着沧桑,两边的鬓角已经长了不少的白发,如今经过尹天齐一事,显得更加的苍老。

    言柒柒暗叹了一声,人再怎么强大也难逃衰老的一天。

    心下觉得尹向隆有些可怜,自己的儿子为了皇位使出这等手段来宫。

    若是没有尹天绝这出算计,只怕尹天齐会为了皇位杀了自己的亲爹也很有可能。

    尹天绝华眸微动了下,有一丝苦恼滑过,不过,面色依旧不改:“儿臣,遵命。”

    “唉,悠闲的子没了。”言柒柒轻声叹了下,成了太子外加监国还不忙死。

    真不希望他当什么太子,一家人平平安安的过子多好。

    唉,现在只能祈求上苍快点让尹天逸醒过来。

    尹向隆听到她的嘟囔,眼眸暗了下,说道:“平丫头,绝儿以后是皇帝,希望你能以大局为重,不要给他徒添麻烦。”

    “……”言柒柒登时有些恼火了,到了现在还想着让尹天绝纳妃,刚刚对他的那一丝同也瞬间消失殆尽。

    很想和他争论,但碍于他是尹天绝的亲爹,也只能当做没听到。

    哼了一声,瞥首不做理会。

    尹天绝华眸瞥看一眼正闹小子的言柒柒,唇角微微勾了勾,便用笃定的语气道:“父皇,儿臣会用心治理列天国,但儿臣不会娶别的女子。”

    此话一出,言柒柒心中的不快登时不见踪影。

    投给他一个表扬的眼神,撅起小嘴赞道:“这才是我的好相公,回去好好伺|候你。”

    尹天绝俊脸立即变成阳三月,挑眉,“记住你说过的话。”

    “没问题。”

    见他们当着众人的面说这些话,尹向隆脸上有些不悦,但没说什么。

    “你想怎样就怎样吧,朕不管你们了。”无力地叹了一声,站起来,缓缓走出大

    ·······················

    自从尹天绝当了太子之后,早出晚归,有的时候还也不归宿。

    经过上次的叛变,尹向隆的子也大不如前,先如今卧榻不起。

    列天国所有朝政全都压在尹天绝上,他虽没当皇帝,但做的却比皇帝要多的多。

    在这些子里,尹向隆也曾提过要将皇位传给尹天绝,他当太上皇,不过,都被尹天绝拒绝了,只答应监国。

    言柒柒知道他心中想的什么,他是要为自己的二哥守着皇位。

    如果他一旦当上皇帝,到时尹天逸醒来,再传位给他就会出现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毕竟一朝天子一朝臣,而且经常换皇帝对列天国也没什么好处。

    当监国同样可以治理朝政,也没什么不妥。

    只是,当上了监国之后,经常不见他的人影,十天也只有五六天在睿王府,不,应该说是太子府,自从尹天绝当上太子之后,睿王府便改名字了。

    在这五六天里,每次都是半夜才回来,天还未亮人就走了。

    如果言柒柒和宝宝住在皇宫,尹天绝就不用这么两边跑了。

    对于换住的地方言柒柒也曾提过,她和宝宝搬去皇宫住,只是尹天绝不同意。

    皇宫里的守卫远远没有睿王府守卫森严,而且在睿王府还有设的阵法,在危难的时候都能挡上一挡。

    争执无果,言柒柒也只能作罢。

    这天,言柒柒把宝宝哄睡之后,躺在那里闭眼假寐。

    边少了尹天绝她根本睡不着,所以平时都是躺在那里等着他,等他回来。

    见不到他回来,她心里便不安,毕竟尹天齐黑凤翌等人现在还未除掉,难免他们不会找他的麻烦。

    这也是她为什么睡不着的原因,只有尹天绝在她边的时候,她才能安安稳稳的入睡。

    这次也一样,闭了一会儿眼,实在是睡的有些头疼,便坐起来,拿了一本书慢慢看了起来。

    时间不知不觉过去,她眼皮子也酸涩不已,但大脑却格外清醒,没有一丝的困意。

    放下手中的书本,挑开*帐朝窗户边看去。

    现在是半夜时分,窗外的黑夜却不是漆黑如墨,有淡淡的月光从窗外投了进来。

    再过些子便到了中秋节,不过,这里不过中秋,她对节看的又不重,来到古代这两年内,也从未想过要过中秋。

    先如今看着投进来的月光,心里有些感慨。

    这时,脑子里没来由的蹦出一句诗词:

    天阶月色凉如水,卧看牵牛织女星。

    呃,她怎么会想到这句诗,难道是因为尹天绝不在边她便寂寞孤独了。

    言柒柒登时被自己这个想法给汗到了,她怎么成了怨妇。

    不过,她现在还真有点寂寞,对尹天绝是越发的思念。

    有的时候,她自己都瞧不起自己,太没羞了。

    抬眸看了看外面寂静的夜,估计今夜他不回来了。

    言柒柒摇了摇头,摒弃心中的思念,重重地躺了下来,嘀咕了一句,“不想了,睡觉。”

    伸手将一边熟睡的宝宝塞进怀里抱着,闭眼睡去。

    就这么浑浑噩噩的睡了一晚,果真被她猜对了,这夜尹天绝果真没回来。

    这种现象也不是一次两次,所以言柒柒也没放在心上,只是担心他的体怕他累着了。

    只是这次和平不一样,接下来尹天绝竟然连着三没有回府。

    不过,每都有人给她送信报平安,那信都是尹天绝写的。

    即便这样言柒柒也是担心不已,一连三不归,在往常可是从未有过的事。

重要声明:小说《毒女驯夫,邪王的小野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