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6章:压寨夫君

    言柒柒看着眼前倦意的俊脸,心疼无比。

    伸手捧住他的脸,撇嘴说道:“你这几天很不正常。”

    “不正常?”尹天绝撑着面坐了起来,故意在自己的上来回看看,嘟囔着,“很正常啊,没有缺胳膊少腿的。”

    言柒柒轻推了他一下,白眼道:“我没说你少体零件,你这几天怎么总是神出鬼没的,跟个鬼似的。”

    大半夜来鸡没打鸣就走了,这不是鬼是什么。

    “也没什么事。”尹天绝伸手将她捞进怀里,用下巴蹭蹭她的脑袋,夸张地赞叹道,“阿柒,你好香,我们好几天都没……”

    说着便低头寻找那抹香甜。

    “喂……”言柒柒将他的脸推开,不让他得逞,嗔了他一眼,“你怎么把自己搞的这般疲劳。”

    尹天绝握住她的手,在她的樱唇上轻吻了下,故意曲解她的意思,“不累,为夫还能大战几百个回合。”

    伸手揽住言柒柒的腰就要往|上压。

    “去,少没正经了,我正问你话呢。”言柒柒双手撑着面固定着自己的子,紧抿着双唇瞪着他。

    尹天绝眸光微闪,戏弄一笑,“原来阿柒怀疑为夫的能力,来吧,我让宝贝相信为止。”

    将她的手拉开,将言柒柒压在下,大手便开始不老实起来。

    言柒柒用手捂住他的嘴,不让他得逞,撇嘴道:“尹天绝,你少在这里装聋作哑了,快说,不然今天不让你上睡觉。”

    总感觉他有什么事瞒着她,不是她不相信他,而是怕他做一些对自己不利的事。

    尹天绝眸子微动,假意委屈地盯着某女,指着自己被小手捂住的嘴,“呜,我说不出来。”

    “说不出来还能说话。”言柒柒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不过还是将手扯了回来,“好了,你现在可以说了。”

    “好,娘子问话为夫怎敢不听。”尹天绝轻声一笑,在嘴上亲了下,这才从她上下来。

    倚在栏上,伸手又把某女捞进怀里,揉着她顺滑的青丝,叹道:“真拿你没办法。”

    低眸睨着怀里的人,“前不久皇城周边城池出现过很多起人无故失踪吗。”

    言柒柒点点头,“这个我知道,是黑凤那伙人干的,怎么又出现人员失踪了吗。”

    “嗯。”尹天绝眉头紧蹙,眼中一抹狠意现出,“上次彻查他们收敛些,我们从神凤国回来这些天又出现大量人死亡。”

    “死了多少?”

    “周边城市死的比较多有上千人,现在皇城内也出现不少的无头死尸,三百多人。”尹天绝清泉的声音中透着沉重。

    “这么多人。”言柒柒唏嘘一声。

    一千多人,他们才回来不到一个月的时间,竟然死了这么多,若是一直下去,那还得了,皇城里面的人还不被他们害光了。

    尹天绝眉头紧锁着,继续道:“不过,有些疑点,皇城里找到的死尸数量和失踪的人数对不上号,少了一百多名。”

    “是不是他们将尸体给毁了,以前被他们用过人的尸体不是都化掉了。”言柒柒微蹙了下眉道。

    “不是。”尹天绝摇头直接否决,“少的人都是年轻男子,我让人打听了下,这一百多名男子的样貌都属于上等。”

    “样貌好的?”言柒柒低敛了下眉眼,脸上表怪异,“尹天绝,你说是不是翌变成了女人,抓这些男的回去当压寨夫君的。”

    尹天绝闻言,抬手给了她一个大爆栗,用手指在她脑门上戳戳:“他要这么多男人干嘛,不想活了,你脑子怎么整天净装些龌龊事。”

    “要不然他要貌美的男人做什么,又不能吃不能喝的。”言柒柒撇撇嘴,嘀咕道,“难不成他要开怜人倌啊。”

    尹天绝没好气地横了她一眼,不想和她继续胡扯下去。

    “前几天有人发现翌的行踪,就派人在那边守着,在今果然翌再一次出现,我和他交了下手,便被他逃跑了。”

    说话间,尹天绝脸上倦意十足,抬手敲敲自己沉重的肩膀。

    “有没有吃亏?”言柒柒从他怀里钻出来,捧着他疲倦的俊脸,心疼地道。

    尹天绝抬起眼皮子瞄了她下,幽幽吐出,“有谁能让我吃亏,和翌交手过后,他估计在短时间内不敢出来,我这几就有时间陪你了。”

    随后,打了个哈欠,伸手将言柒柒又捞进怀里,躺到|上,嘀咕了一句,“睡觉,困了。”

    这几四处寻找,几乎没有闲过一分,今天刚刚和翌打了一架,虽没受伤,但内力严重透支。

    言柒柒勾起头,看着他紧闭着的双眸,瓷白的肌肤有些黯淡,却没有将他的非凡的样貌减少一分,依旧是那样的俊逸,让人移不开眼眸。

    手不由自主的摸向他好看的双眉,轻轻摸着。

    “阿柒,是不是觉得为夫俊逸非凡,又犯花痴了。”尹天绝眼皮子没动一下,依旧紧闭着,只是唇角扯了扯,露出一抹疲惫的笑意。

    言柒柒手一顿,改摸为捏,双手蹂躏着他的俊脸,恨恨地道:“对我又犯花痴了,回头将你脸上划几道口子,看你还敢不敢勾|引我。”

    他勾|引她?尹天绝顿时哭笑不得了,“阿柒,你讲讲理好不好,为夫貌似没做什么吧,是你自己定力太差了,才被我这风华绝代的俊容所吸引。”

    “风华绝代?”言柒柒闻言翻翻眼皮子,指着帐顶上,“看牛在飞,都是你吹的。”

    尹天绝勾了勾薄唇,好笑地道:“眼皮子太沉了,不想睁眼,明天再看吧。”

    他只是嘴巴讲话,眼睛却未睁一下,显然是太困太累了。

    见他这副模样,言柒柒自然也不再打扰他休息,靠着他的膛躺了下来。

    突然,想到了什么,立即爬了起来,眼眸闪烁着精光,“尹天绝,我给你弄个全按摩吧,帮你松松筋骨。”

    “按摩?你会?”尹天绝掀起一只眼皮,不相信地看着她。

    言柒柒撇撇嘴,“切!别小看我,为现代金牌杀手的我怎么不会按摩呢。”

    她接的任务基本都是那些十恶不赦的黑道中人,这些人平时喜欢到那些高级夜总会之类的地方去享受,找人替自己按摩这类的享受很正常。

    在按摩中间又是杀人的最好时机,所以有很多女杀手一般都选择在这种地方动手。

    小的时候她也上过这种课,只不过还从未给别人按摩过,只是看了下别人的演示。

    尹天绝没有露出兴奋的神色,反而脸色沉了下来,睁开双眼不悦地瞪着她,“你是不是在接任务时给别人按摩过。”

    “没有。”见他生气言柒柒连忙摇头道,“我只是见过别人怎么做,还未动手过。”

    尹天绝闻言脸上的不悦瞬间消失,薄唇微微上扬出一弯好看的弧度,点头,“好,你给我按摩按摩,让我看看按摩的如何。”

    说着,立即翻趴在那里,等着即将到来的服务。

    这丫的还自觉的,言柒柒翻翻眼皮子,轻叹了一声。

    骑在他的腰间,开始拿捏了起来。

    开始手法有些生硬,慢慢便熟悉,每次都能拿捏到位,让某人舒服至极。

    “嗯,阿柒朝下按按。”

    “往左边按按,好,就那边。”

    “在给我的左边肩膀捏捏。”

    “真舒服,嗯……”

    言柒柒翻翻白眼,嘀咕了一句,“尹天绝,你能不能别发出声音,跟叫的猫似的。”

    她嘴上虽这么说,心里却无一丝的怨言,依旧温柔地给他拿捏按摩。

    尹天绝闻言子颤了颤,他不过想逗逗她,臭丫头竟然说他是叫的猫。

    幽怨地吐出一句,“臭丫头,没见过你这种为人妻的,我是猫,你岂不是也成了母猫了。”

    “谁是母猫。”言柒柒在他脊背上拍了下,嗔道,“翻过来,我给你捏捏前面。”

    “嗯。”尹天绝乖乖地翻了个子,慵懒地躺在那里,抬眼邪笑道:“最好全都不要放过,全捏捏。”

    他话中有话,言柒柒闻言小脸一红,在他光光的膛上拍了一巴掌,瞪眼道:“累成这样了,还不正经。”

    “就知道娘子最心疼我了。”尹天绝冲她一笑,闭上双眼,“你继续,我眯一会儿眼。”

    “睡吧。”言柒柒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手上的动作继续。

    见他不再讲话,她也没再说什么,认真地做着自己的活。

    不消片刻,尹天绝便发出均匀的呼吸,人已经进入梦乡。

    看来他今天是真的太累了,平时都是她先睡着的,只要她醒着他便不会去睡。

    言柒柒替他盖上薄被,窝在他侧,嗅着他上清茶般的味道,心里便是一片的安宁,人也渐渐进入睡梦中。

    这时,尹天绝闭着的双眼蓦然睁开,复杂地看着边的女子,眼底闪烁着淡淡的柔

    在她微嘟着的红唇上一亲芳泽,又将她脸上的一缕发丝轻柔地拨开。

    看着她美好的容颜,只觉得永远都看不够。

    阿柒,若是有朝一我不在了,你该怎么办。

重要声明:小说《毒女驯夫,邪王的小野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