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0章:背后的秘密

    毒女驯夫,邪王的小野妃,第280章:背后的秘密

    “还是我来说吧。ai悫鹉琻”檀恒紧皱着脸,开口道,“你娘本来正卧休息,突然,她猛的坐了起来,满口声称贝贝有危险,让我带着她进宫,当时,我虽不知是什么原因,但看你娘如此紧张,便带着她来宫中了。”

    原来贝贝真的出事了。

    听到檀恒的话,言柒柒眼眸黯淡了下来,眼中泪水又开始往下流,嘶哑着声音道:“贝贝她,她已经没了。”

    说完,便趴在尹天绝上痛哭了起来。

    尹天绝微叹了一声,轻轻地摸了摸她的头,想要劝她莫伤心,但却不知如何开口,只能紧紧抱着她。

    “贝贝没了?”檀恒顿时傻眼了,侧首木讷地看着正喘气的云依汐,无奈地叹了道:“阿汐,我们还是来晚一步。”

    云依汐瞪着一双大眼,呢喃道:“怎么会这样,我刚刚还感受到她微弱的气息,怎么会没了。”

    “什么气息?”言柒柒立即止住哭声,愣愣地看着云依汐。

    “平儿,我让你看个东西。”云依汐立即从怀里拿出来一块龙凤血玉佩,看了一眼玉佩,顿时放松了不少。

    还好,气息还在,没有消失,证明贝贝还活着。

    指着玉佩,淡淡说道:“平儿,你看上面的亮光,这代表着贝贝还有气息。”

    “真的?”言柒柒顿时震惊无比,侧头朝着那玉佩看去。

    果真见上面有微弱的黄色光晕,忽明忽暗的亮着。

    “以前你只戴了凤佩,龙佩在你哥手上,所以探测不出来你的生死,现在龙凤佩合体自然能探出贝贝的生死。”云依汐微微道出这些话来。

    “真的吗,娘,你说的都是真的吗。”言柒柒颤抖着手将那玉佩接了过来,神紧张万分,“我的贝贝没死,是不是,我的贝贝还活着。”

    几乎疯了似的,大喊大叫起来。

    她眸光微闪,立即拿着玉佩,冲到边,将贝贝抱了过来。

    连忙在她动脉处探去,发现依旧没有半丝的动静,刚升起的一丝希望顿时又掉回深渊里去了,脸上的惊喜也瞬间隐去。

    看着手里的玉佩,上面的光晕还是在忽闪忽闪的亮着,可贝贝的脉相却没有一丝的跳动,怎么能说她还活着呢。

    “平儿,让娘看看贝贝。”云依汐走了过去,从言柒柒手里接过孩子。

    她抱过贝贝,没有去探测她的脉搏,而是看她的后耳际。

    “还在上面。”顿时,云依汐脸上露出笑容来,用手指着贝贝的耳后,惊喜道:“平儿,贝贝能就活,只要她耳后的凤凰胎记还在,证明她还没死。”

    上面的那只精致的小凤凰依旧待在上面,只是颜色浅了不少。

    言柒柒眼眸中激动的流光拂动,慌忙问道:“娘,真的吗,贝贝真的有救了吗。”

    不知为什么她相信美人娘说的话,她的贝贝可以活下来了,太好了。

    立即拉住云依汐的手臂,急道:“娘,你快救救她吧,到底要怎么做?”

    只要有一丝的生机,她绝对不放弃贝贝,那怕让她挖心给她的女儿,她也愿意。

    “檀夫人,你说朕的孙女真的有救吗。”尹向隆也立即围了过去,话语间透着疑惑。

    “嗯,是的皇上,贝贝可以救活。”云依汐点点头,随后道,“不过,需要给臣妇一间安静的房子,还有,臣妇听说皇上有只凤血玉手环,可否借用一下。”

    “凤血玉手镯在小婿这里。”尹天绝立即将手镯掏出来,递上。

    云依汐拿着看了看,顿时欣喜无比,“就是这只手环,贝贝这次肯定有救了,我有九成的把握可以救活贝贝。”

    “贝贝真的有救了吗。”尹向隆微蹙着眉头,有些不相信,毕竟云依汐只是个普通的妇人,从没听说过她有过人的医术。

    不过,她和惜儿曾经有过几次来往,所以才知道凤血玉手镯的。

    不管怎样,总要试试才行,死马当活马医吧,万一这位檀夫人真能救活孩子

    呢。

    随后,看向云依汐淡淡说道:“我们去太和的侧,那里比较清静。”

    “好,娘,我们快去吧。”言柒柒急急地拉着云依汐的手臂便朝那边跑。

    最后,猛的想起来什么,转朝着娘吩咐了一句,“于娘,你抱着宝宝跟过来。”

    皇宫里太不安全,还是跟在她边最为安全,贝贝已经出事了,她不能再让宝宝也出事。

    这样一来,便跟进来一大群的人。

    言柒柒和尹天绝是夫妻自然会跟过去,尹向隆是皇帝没人敢管,司徒鸿天天生好奇心重,遇到这种事自然会跟着过去。

    如此一来本想找个安静的场所,最后也不安静了。

    云依汐看着这一群人好看的眉头不由皱起,脸上露出略有些为难。

    微抿了下唇,开口说道:“皇上,这里不能待太多人,留下平儿和绝儿两人在这里帮忙即可,可否请您带着其他人先出去。”

    尹向隆微蹙了下眉头,点了下头,“好,鸿天我们先出去。”

    “小气。”司徒鸿天翻了白眼,嘀咕了一声。

    随后,瞥向檀恒打趣道:“檀将军,你家夫人太小气了,竟然连看都不让看。”

    真想看看如何救人,可惜檀夫人太小气了,唉。

    “呃……”檀恒脸色稍稍有些变化,尴尬地道,“阿汐,她可能怕干扰了治疗,所以才不让看的。”

    说实话,他也不知道阿汐的想法,不过,还是打心底向着自家娘子的。

    司徒鸿天横眼道:“小气就是小气,哼!”

    云依汐侧眸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又看向抱着宝宝的娘道:“把宝宝也带出去吧。”

    她的话音一落,言柒柒立即开口道:“娘,还是把宝宝留在这里吧,他很乖,不会叫唤。”

    她现在每一分每一秒都不希望自己的孩子离开她,只有待在她看的到地方才安心。

    “这……”云依汐略有些为难,“阿柒,在救治的过程中不能有半丝的声音打扰,所以你还是……”

    “我……”言柒柒侧首不安地看了宝宝一眼,心存顾忌。

    司徒鸿天立即将孩子抱了过来,笑道:“丫头,这孩子由我这个舅老爷抱着,你放心吧,绝对不会让别人碰。”

    言柒柒略想了下,点头同意,“好吧,有劳舅舅了。”

    既然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她也不好说什么,更何况司徒鸿天的本事她还知晓。

    最后只留下言柒柒和尹天绝,其余的都出去了。

    “平儿,你把贝贝的包裹打开。”云依汐吩咐道。

    “哦,好。”言柒柒立即轻柔地将贝贝上的毯子解开,露出她小小的子。

    看向云依汐,“娘,我们接下来怎么做。”

    “先让娘看看。”云依汐拿着玉佩放在贝贝的心脏处,玉佩上面的光晕猛然亮了不少。

    随后,眼中现出疑惑来。

    见她神不对,言柒柒顿时紧张万分,出言问道:“娘怎么了,贝贝有问题吗?”

    “没有,娘只是觉得有些怪异。”云依汐微皱着眉头,缓缓说道,“孩子体内竟然有一级的光明系修为,而且这一级还是至纯的,可以和普通的五级相媲美。”

    “光明系?一级修为?”言柒柒眉头骤然收紧,“娘,这都是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懂。”

    “岳母,妍儿体内怎么会有光明系的修为呢,还有那是什么。”尹天绝也疑惑地问道。

    “呃……”云依汐顿时察觉说漏嘴了,眸光微闪,笑道,“平儿,我们还是快点救治孩子吧,别误了时辰。”

    由于她体特殊的原因,无法修练光明系的法术。

    不过,也让她多了一项功能,那就是可以看出所有修练术法之人的级别。

    既然这么说了

    ,言柒柒和尹天绝也不好再继续问下去。

    云依汐拿着凤血玉佩,放在手镯的中间,那玉佩瞬间亮了起来。

    随后,拿起贝贝的手腕,在她的手臂上轻轻刺了下,瞬间涌出一滴黑紫色的血。

    将那血滴到玉佩上面,血瞬很快被吸了进来。

    又吩咐道:“阿柒绝儿,你们是贝贝的亲生父母,血脉相通,需要你们用血来养龙凤玉佩,所以你们两个各自在上面滴上十滴血。”

    “好。”虽不明白为什么要这么做,但还是依言照办。

    每人各自滴了几滴血之后,玉佩将这些血吸了进去。

    接着,中间的龙形玉佩瞬间变成圆润起来,接着一道强光猛的朝上面去。

    “娘,怎么会这样。”言柒柒好奇地问道。

    “贝贝中了黑凤的黑盅,需要用玉佩和手环吸出来,可贝贝的体太虚,所以要借助你们的血来给她提气。”云依汐微微解释道。

    随后,拿起那手环在上面摸索了几下,那手环瞬间一亮,亮光消失后,手环上的珠子竟然融合在一起,化成一块镂空的玉佩。

    又将龙凤血玉佩安在镂空的玉佩中心,顿时重合在一起,看着像是一块完整的玉佩一样。

    看着这一切,言柒柒不由瞪大了双眼,惊道:“这,这怎么会变成这样。”

    “凤血玉手环和血玉凤佩血玉龙佩本就是一体,由于一些原因让他们一分为三,娘手中拿着龙凤血玉佩,而这只手环本来是……”

    云依汐正想说什么,猛然想到自己又差点说漏了嘴,连忙闭口不言。

    “……”言柒柒无语地翻了白眼,就知道她娘亲会突然打住,这简直就像说书的人说到精彩紧张的地方突然卡住了,把人的胃口足足地吊了起来。

    她虽然好奇,但也没继续问下去,因为问了也白问,美人娘亲肯定不会说。

    “娘,我们还是继续替贝贝治病吧。”

    “嗯。”云依汐点点头,拿着合成的玉佩放在贝贝的额头上。

    那玉佩开始有些变化,里面竟然有血丝流淌,那些血丝犹如一个个精致的血凤凰在里面不停地流转着,和凤血玉手环一样。

    不过,仔细看去,发现那些精致的凤凰竟然朝下流动,好像要钻进贝贝的额头里面。

    少顷,金光四的人眼生痛,言柒柒本能地闭上双眼。

    这时,一双手轻轻地抚上她的双眼,不用看也知道是谁。

    又过了一会儿,尹天绝才将手拿开,金光已经消失不见。

    言柒柒立即勾头看去,见贝贝的脸色开始有些红晕出现,不似以前的苍白。

    连忙伸手探她的脉搏,顿时惊喜万分,侧头看向尹天绝,“绝,我们的女儿活了,她活了,她有脉搏了。”

    “真的吗?!”尹天绝也连忙过去,伸手探了探,俊脸上也满是惊喜,“阿柒,太好了,我们的女儿的确活了。”

    “嗯,贝贝体内的黑盅已经被吸尽,没什么事了。”云依汐淡淡一笑,伸手将玉佩取了下来。

    这时,言柒柒脸上露出疑色,“咦?她额头上怎么会有一只金色的凤凰,和她耳际上的凤凰一模一样。”

    “果真,阿柒,贝贝额头上怎么会出现一只金色的凤凰?”尹天绝也满是惊疑。

    言柒柒扭头看着他,挑眉问道:“你竟然能看出来,来你看看贝贝耳际后面的凤凰,看能不能不看到。”

    说着,便捏着孩子柔软的耳朵翻看,眉头不由皱了起来,“怎么没有了呢,她这里的凤凰去哪里了?”

    尹天绝侧着头看了看,摇了下首,“我和以前一样什么都看不到。”

    “呵呵,是这样的,这只凤凰有护住本体的作用,刚刚这只凤凰被玉佩吸引,所以也就转移了地方。”云依汐淡淡笑道。

    “这样啊。”言柒柒稀奇地摸着那只晶亮的凤凰。

    “嗯。”云依汐微微点头,握住她

    的手,柔声笑道,“你以前不是曾在山林中生活了十六年吗,经常风吹晒,皮肤应该粗糙黝黑才是,而你的肌肤却水嫩无比,这便是小凤凰的功效。”

    “哦,还有这种功效。”言柒柒顿时瞪大了双眼,抬手抚上自己的耳际,随后露出一丝的失望,“只可惜现在没了,以后皮肤就会慢慢变差。”

    撅着小嘴看向尹天绝,“若是我有一天满脸的皱纹,你会不会嫌弃我。”

    现在知道贝贝没事了,心里便轻松了不少,也有心开起玩笑来。

    尹天绝连忙握住她的手,正色道:“阿柒,我会和你一起变老,直到我们驾鹤归西的那一天,我也不会嫌弃你。”

    他疼她还来不及呢,更别说嫌弃了。

    “你们两个麻兮兮的,要谈回你们家去,别忘了我这个老太婆。”云依汐白了他们一眼,打趣道。

    言柒柒小脸微微一赫,伸手抱住云依汐的子,撒道:“娘啊,你花容月貌,怎么能说是老太婆呢,说你是我姐姐也不为过。”

    朝着尹天绝挤挤眼,“是吧,绝,娘亲像不像比我大不了几岁的姐姐。”

    “呃……”尹天绝顿时噎住了,这可是他的丈母娘借他十个胆子也不敢随着自家娘子那样调侃。

    云依汐抬手捏了捏她的耳朵,笑骂道:“臭丫头,你现在心好了,竟然埋汰起娘来了。”

    “呵呵,娘,平儿说的可是事实。”

    “切……”

    这时,言柒柒眼眸微闪,凝重地说道:“对了娘,我有件事想问一下。”

    “什么事?”云依汐随口而出。

    言柒柒立即蹿到云依汐的前面,握着她的手,正色道:“娘,你可不可把有关烈焰和黑凤的事告诉我,还有在我和贝贝上到底有什么秘密。”

    美人娘知道救活贝贝的方法,肯定知道其中的秘密。

    这些非人类防不胜防,不知什么时候冒出来,给他们重重的一击。

    只有清楚了解到这些人的底细,她才能找出他们的弱点,才能彻底解除掉这些危机。

    尹天绝侧头看着云依汐,眼中也充满了渴望,他也很想知道。

    “呃……”云依汐眼底光芒微微闪动了下,装聋作哑道,“什么秘密,我怎么不知道。”

    拉着言柒柒的手,柔声道:“阿柒,你别想太多了,好好保重自己的子和孩子们。”

    言柒柒立即跪在她面前,苦求道:“娘,我求求你告诉我好不好,这次是贝贝的命大逃过了这一劫,可是下次呢,万一黑凤那伙人再次向贝贝下手,那该怎么办。”

    “娘,我求你了,告诉我好不好。”

    云依汐伸手拉着她的子,拧眉道:“平儿,你先站起来。”

    “娘,不说我就不起来。”这次一定要弄清楚,若不弄清楚,她以后睡觉都不安。

    “你……”云依汐微微抿了下嘴唇,眼中复杂的眸光微闪。

    心一狠,让自己的声音骤然严厉起来,“平儿,娘是不会说的,你就不要娘了。”

    “娘,难道你真的想看着你的外孙女被人害死吗,求求你告诉我好不好。”言柒柒苦苦哀求道。

    娘她到底有什么顾忌,让她将事实讲出来真的那么难吗,到底有什么难事,连自己的女儿和孙女的命也不顾。

    这时,尹天绝也单膝跪在地上,拱手道:“为了阿柒和妍儿的安全,求岳母告知。”

    “你们……”云依汐叹了一声,低眸看着地上跪着的一对夫妇,眼中满是复杂。

    幽幽叹道:“这事,我该怎么讲呢。”

重要声明:小说《毒女驯夫,邪王的小野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