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4章:杀人命案

    婉贵妃将埋在心里的话说了出来,顿时感到轻松了不少。

    这么多年,她一直筹划着报仇,最后越走越远,偏离了原来的目的。

    被权力熏昏了头,用体油走在尹向隆和尹天齐父子之间,让自己变得肮脏无比,只有她的这颗心还是干净的。

    除了这颗心脏,还有她的铭儿,其他的一无所有。

    罢了,到现在她才想清楚了,即便报了仇又怎样,她的成哥哥也不会活过来。

    现在唯一的心愿便是希望铭儿能健健康康的长大,做一位闲散王爷,然后,再找和心的女子平平凡凡的过子。

    听了她这么多话,言柒柒微抿了下唇,开口问道:“你报仇不是从铭儿的爹死后才开始的吗,尹天齐怎么会将铭儿误认为是自己的儿子呢。”

    对于此事很好奇,也就八卦的说了出来。

    “臭丫头,别忘了我们是来做什么的。”尹天绝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

    没事打听这些见不得人的事做什么。

    “我当然知道。”只是好奇嘛。

    这时,婉贵妃眼露出一抹狠意,紧咬银牙道:“尹天齐本来就喜欢我,只是碍于我的份不敢胡作非为,那一若不是为了打消尹天齐对成哥哥的疑心,我也不会……”

    当成哥哥太监的份差点被来看她的尹天齐发现,没办法,为了成哥哥,她只好用自己的体来转移尹天齐的注意力。

    这才和尹天齐有了这种见不得人的勾当。

    她虽然没说出来,言柒柒也听明白了,也没再多问什么。

    毕竟揭人家伤疤是不好的行为。

    “罢了,反正这事已经过去了,我早就看开了。”婉贵妃轻叹了一声。

    随后,拿出一块玉佩,轻轻的抚摸着,少顷,双眼迷离,自言自语道:“铭儿,这是你爹爹送给娘亲的定信物,娘亲要交给你了。”

    “铭儿他不在这里。”言柒柒好心提醒她,用复杂的眼神看着她。

    这女人其实也可怜的,被自己的哥哥陷害成了政治上的牺牲品。

    唉,想想她还真幸福,有疼的父母和哥哥,还有一个她如命的老公。

    再过几个月,她便有两个可的小宝宝。

    虽然在现代她是孤儿,没享受过亲,但这一世却让她都有了,她此生还有什么不满足呢。

    “我知道,我没疯。”婉贵妃唇角上扬,勾唇一抹淡淡笑意。

    她恋的看着手的玉佩,然后,递到言柒柒面前,“等铭儿十五岁那年,希望你能将这块玉佩他,然后,告诉他真正的父亲是谁,我不想他继续认贼做父。”

    尹天绝微皱了下眉头,冷声说道:“什么认贼作父,父皇将铭儿当成亲生儿子来养,那里有半点亏待他。”

    自己所敬重的父皇怎能容许他人侮辱。

    “呵呵,你对你父皇的敬重还是想小时候那般。”婉贵妃苦涩笑道。

    尹天绝眯了下眸子,抿唇不再言语。

    “若是你父皇知道铭儿不是他的儿子,他还会对他好吗,只怕会直接将他杀了吧。”婉贵妃自顾自的低语道。

    今天只是怀疑铭儿的份,便那般吼他,可见若是知道了真想,估计会直接将铭儿杀了。

    言柒柒微敛了下眉眼,凉声道:“自己的女人和别的男人背着自己偷生孩子,估计是个男人都会大发雷霆的。”

    更何况尹向隆还是位皇上,那么估计颜面的人怎能不生气呢。

    虽然婉贵妃被自己的兄长设计,失了,但尹向隆却不知,自己稀里糊涂的和小姨子尚了,只怕也不是他想见到的。

    若是婉贵妃真想报仇,大可将司徒鸿达设计她的事告诉给尹向隆。

    相信以尹向隆的子,定然不会放过设计自己的人。

    只是婉贵妃一开始选择了接受现实,等见到自己的人之后,又想和心之人生活在一起。

    偷怎能长久,早晚也会被发现。

    东窗事发,司徒鸿达为了保住家族利益将刘艺成杀死,为此婉贵妃心生怨恨,同样也将恨意转移到毫不知的尹向隆上。

    她觉得是别人害了刘艺成,殊不知她才是导致刘艺成死亡的主要人物。

    为了短暂的欢,将自己心之人推上死亡的边缘。

    说白了,还是婉贵妃不想放弃皇宫里奢靡的生活和拥有的至高权力。

    不过,现在被打入冷宫之后,人也就想明白了。

    婉贵妃了下干裂的双唇,手里捏着那块玉石,低声说道:“我们不要说这些了,请你在铭儿十五岁那年将玉佩交给他好吗。”

    言柒柒低眸在那块玉佩上扫了一眼,凝视着她苍白的脸,“为什么你不自己交?”

    该不会她是想自杀吧?

    “我……”婉贵妃眸光微闪了下,随后,忧伤的笑道,“我在这种地方生活,不知道还能不能活到他十五岁的时候。”

    言柒柒抬眸在这里扫看了一眼,接过那玉佩,点头,“好,我会把你交代的事告诉给铭儿。”

    在这种环境下,能活上十年可能的确不大。

    特别是冬季,这里根本就没有御寒的东西,即便不被饿死,也很有可能会被冻死。

    看着婉贵妃憔悴的样子,尹天绝皱了下眉头,有些不忍,“本王改会派人送些被褥衣服,还有取暖用的东西过来。”

    虽然她现在很不堪,但毕竟小时候他们的关系很好,曾经还为了救他差点送掉自己的命,也为此付出了她一生的幸福。

    “谢谢。”婉贵妃淡淡笑道。

    言柒柒扯了下唇角,微微说道:“你交代的事,我会办到,你好好在这里吧,等天黑之前,会有人给你送东西。”

    说完,便拉着尹天绝的手走了。

    婉贵妃看着他们相携着走出去的背影,美眸流露出一抹羡慕。

    半晌,她将视线收了回来。

    从袖子里拿出来一块手帕,将手帕慢慢打开,里面出现一块拇指大小的黑色木质牌位。

    婉贵妃用白希的手指轻轻摸着上面的几个字,唇角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成哥哥,我很快就会去找你了。”

    摸着那块小牌位,眼满是恋。

    过了一会儿,她用尽全力将那木牌掰成两半,又将上面的字磨掉,直到看不清为止。

    随后,站起来,将门关上。

    从上将腰带抽了出来,扔到梁上,打了个结。

    弄好后,将自己的脑袋塞了进去。

    笑看着周围的一切,轻轻踢掉脚下的凳子。

    成哥哥我来了……

    从冷宫出来,言柒柒和尹天绝便回去了。

    至于尹天铭他们本来想带走抚养,只是尹向隆不同意,将铭儿交给一位没有生育的年长妃子抚养。

    言柒柒也没继续坚持,毕竟还有尹向隆这个父亲在,她也不好多说什么。

    她也曾见过这位妃子,看她心思纯正,不是歼恶之人,也就放心下来。

    到了下午,尹天绝派去送东西的人匆匆过来,说婉贵妃上吊自杀了。

    对此言柒柒也没觉得有什么惊讶,因为她早就猜出来婉贵妃会选择自杀。

    也许这样做对婉贵妃来说是一种解脱。

    婉贵妃死后,尹向隆为了尹天铭的将来,最后还是以贵妃之礼将她葬于皇陵。

    ···············

    夜晚,天上没有月亮,但满地的白雪将黑夜照的不那么的黑。

    在野外的一座山背后,站在两名男子,一黑一白。

    “混蛋!谁让你将这事告诉翌灵了,你这个白眼狼,当初就不应该救你。”尹天齐怒火冲天,抬手朝着翌上打了一拳。

    “你害死了本王的婉儿,本王要你的命。”说着,抬手又想打去。

    翌伸手捏住他的手腕,冷喝一声,“够了。”

    随后,将他甩到一边。

    尹天齐一时没防,朝后跌撞着退了几步,才稳住子。

    翌握了握自己的手腕,上前揪住尹天齐的衣襟,冷眸睨着他。

    勾唇暗讽道:“你救了我是不假,但你救我只是为了替代你,让我来服侍黑凤,你知不知道这样我比死还难受。”

    每天被那个老巫婆碰触,他都觉得恶心无比,可是为了活命他只能强忍着胃里的翻腾。

    对于尹天齐的相救他不会有一丝的感谢,若不是他自己又怎么会被一个满皱纹的女人玩弄。

    有一,尹天齐无意当说漏了嘴,说他有儿子。

    心下萌生一个想法,于是,悄悄跟着他。

    他自从被救下之后,就拼命的吸食人脑,跟着黑凤修练黑暗法术。

    而尹天齐有所顾忌,害怕自己体里的气过大,招人怀疑,便没敢大肆修练。

    这样他修练的层级便比尹天齐高出不少,跟踪他自然也不会轻易被发现。

    一次见尹天齐行径诡异,便起了疑心,暗跟踪。

    没想到竟然看到很劲爆的一幕,尹天齐竟然和婉贵妃在一起,还偷听到更劲爆的消息。

    尹天铭竟然是他的恶儿子!

    于是,便将此事告诉给宫里的翌灵,让她盯着婉贵妃,等待时机。

    尹天齐将他的手拿开,轻蔑地笑道:“本王怎么觉得你乐在其,不能自拔。”

    “你……”翌顿时被噎住了,他凤眸怒睁,“你找死!”

    抬手朝着尹天齐挥了一拳,正尹天齐的鼻子上,鼻血顿时喷涌而出。

    “该死的!你竟然敢打本王!”尹天齐自小养尊处优惯了,那里受过这种气。

    最后,两人扭打在一起,不消片刻,上便挂了采。

    这时,一道嘶哑的女子声音响起,“够了,你们两个给本尊住手。”

    接着,一道黑影从山洞里飞了出来。

    “咳咳……”黑凤咳嗽了几下,抬眸冷冷地睨着他们,“本尊知道你们都不想和本尊欢好,那就好好修练啊,咳咳……”

    她还是有自知之明,知道他们对自己厌烦至极,却不得不和她做那种事。

    尹天齐和翌两人这才停住手,拧眉不耐的看着眼前的女人。

    “你们现在不是互相残杀,而是想办法拿到权利,只有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利,你们才不用来伺候我这个老太婆。”

    黑凤说了一通,轻蔑哼了一声:“两个没用的东西,本尊对你们太失望了。”

    “本王还能怎么做。”尹天齐指着翌,咬牙切齿道,“都是他这个混蛋,若不是他胡乱告状,本王也不会落到如今这个地步,父皇现在对本王不理不睬,皇位恐怕今生都不可能了。”

    翌轻蔑地看了他一眼,冷嘲讽,“即便你和婉贵妃之间的勾当没被揭穿,皇位也不会是你的。”

    “你找死!”被人说心里的忌讳,尹天齐顿时恼怒起来。

    抽出长剑,便朝着翌打来。

    只是还没到翌跟前,长剑便被黑凤用黑锁链给缠走。

    “你怎么知道得不到皇位,咳……”黑凤刚刚运用了法力,一时有些上不来气。

    “本王还有机会吗?”尹天齐疑惑的看着她。

    若是以前只要除去尹天绝,父皇也只能选择他来做储君。

    如今发生了这件事,父皇肯定对他失望至极,即便没了尹天绝,父皇也不会将皇位传给他。

    黑凤似看出他心想法,眸光微闪,开口道:“你怎么没机会,想要当皇上首先将尹天绝除掉,到时整个朝堂还有谁是你的对手,若是你父皇不愿将皇位传你,你大可以挟持他。”

    说到这里,她眯了下眸子,露出一抹狠,“想当皇上,必须要六亲不认,既然你父皇没把你当儿子,你也就没必要敬他做父亲。”

    这话说到尹天齐的心坎里去了。

    父皇真的很偏心,对他远远不如尹天绝尹天逸两兄弟。

    他是嫡系长子,太子之位本该是他的,但父皇却迟迟不立。

    既然你不仁那就休怪我不义!

    “你好好想想吧,本尊不能在外面待的太久,先进去了。”黑凤丢下这句话,闪飞进山洞里。

    翌走到他跟前,在他上拍拍,勾唇邪笑道:“晋王,现在我们可是在同一条船上。”

    “滚开!”尹天齐厌烦至极,闪躲了过去。

    翌也不恼怒,抬起手指勾住他的下巴,用很古怪的声音说道:“想要当坐上皇位,你还是要和我好好合作。”

    又在他俊逸的脸上摸了摸,啧啧称赞,“多好的肌肤,真想在上面咬上一口。”

    说着,伸出舌头了下唇角。

    不知道是不是连被黑凤折磨的,他现在竟然对男人起了……

    “变|态!”尹天齐将他的手扇开,冷冷地说道:“这个不用你说,本王知道,现在最重要的是想办法将尹天绝除掉。”

    “嗯,我对尹天绝的恨意不比少。”翌微眯着眸子冷声道出。

    随后,不自觉的说了一句,“他的样貌可比你好,杀他,还真有点舍不得。”

    “你……”尹天齐还以为他在开玩笑,冷哼了一声,甩手大步走人。

    翌这才清醒过来,紧皱着眉头。

    他怎么会有这种心思,他现在竟然想找男人!

    ················

    婉贵妃死后不久,天便开始下起了大雪,整整下了三天还没有停止。

    整个世界披上厚厚的一层银装,冰天雪地,冷的人不敢出房门。

    言柒柒将窗户打开,伸出手接着那片片冰晶雪花,冰冰的,刺骨的寒风吹她昏沉的脑子清醒了许多。

    这样的天气,不知会有多少人被冻死饿死。

    “阿柒,你怎么这么不听话。”尹天绝走过来,立即将窗户关上。

    顺手将她拥进怀里,大手握着她的手,眉头不由皱了起来,“你的手怎么会这么凉,冻伤了怎么办。”

    然后,把她转过来,面向自己,将她的双手塞进自己怀里,紧贴着肌肤暖着。

    言柒柒把手滑到他的背上,抱着他的劲腰,摸着他光滑温的肌肤。

    仰脸撅着小嘴,说道:“我有点闷了,整天都没什么事可做,你又不让出去。”

    自从怀孕后,天煞门的事务多半都是由尹天绝代劳。

    她现在就是一个挂名门主,其实真正的幕后之人是尹天绝。

    一开始觉得好的,有人愿意帮她做事,但人太闲了,就会觉得无聊至极。

    “你这个不省心的臭丫头。”尹天绝没好气的点点她的脑门,微叹道,“既然觉得无聊,你来书房吧,那里有不少书,可以打发一下。”

    没等言柒柒同意,便将她打横抱了起来,顺手用披风将她裹在里面。

    “好吧,那里都有什么书?”来到这里,只看过有关璇玑大陆的史书,都没怎么看过别的书。

    尹天绝幽深的眸子凝视着她,淡笑道:“阿柒,你喜欢看什么书?”

    “我……”言柒柒仔细想了想,“有没有小说,或者有关宫廷野史等等。”

    “净看些乱七八糟的书,我的书房里没这类的书。”

    “什么乱七八糟啊,这些都是精神上的粮食,没趣的家伙。”言柒柒白眼道。

    “那些无聊的野史是粮食?”尹天绝唇角抽了抽,“什么破理论,还有为夫怎么没趣了。”

    想当初,为她过生辰时,可是下足了功夫,当时她可是露出开怀笑意。

    言柒柒微撇着嘴说道:“你吧,还算过的去,不过,比起我们那边男生追女生做出的浪漫事,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不值得一提……”

    说到这里,她突然卡住不说了。

    因为她感觉到从某人上散发出冷冰冰的气息,貌似踩到他的尾巴上了。

    “阿柒,在你们那里是不是有男生用你所说的浪漫事追求过你,嗯?”尹天绝狭长的眸子眯成一条缝,透着危险的目光。

    言柒柒心里咯噔一声,立即抬手环住他的脖子,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

    让自己脸上现出狗腿子的笑容,“有是有,但都被我拒绝了,我还是喜欢相公弄的萤火虫灯笼,和特制小木屋。”

    然后,偷偷的在他俊逸的脸上瞄了一下,弱弱地说道:“别绷着脸,你会把我和孩子都吓坏的。”

    尹天绝:“……”

    即便有朝一雪球害怕管家的猫了,她也不知道害怕是什么。

    尹天绝低眸睨着她不语,看了一会儿,突然来了一句,“阿柒,你现在太重了。”

    “臭男人,你敢嫌弃我!”言柒柒双手捏住他的俊脸,磨牙低吼。

    刚刚的小绵羊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现出她母老虎的本色。

    尹天绝将她的两只手拽下来,眸子朝着别处瞄了一眼,“阿柒,我们正在路上,被人看见了不好。”

    “我重不重!”言柒柒呲着一嘴小白牙,继续恐吓某人。

    “不重,轻如鸿毛。”

    “……”

    到了书房,尹天绝便放任她四处游,自己开始处理案。

    言柒柒站在三个大书架间,不停的打量着,也不上前去翻。

    少顷,这才从一个角落里抽出一本来。

    这是一本人物传记,记载的是某个朝代的一名大将军的事迹。

    半躺在软榻上,开始翻看起来。

    只是没看几分钟,便觉得无趣扔到一边去,因为这里全是言。

    躺着眯了一会儿眼,由于睡的时间太多了,根本就睡不着。

    托着脑袋看着正处理公事的尹天绝。

    见他脸上露出少有的严肃,素手持着毛笔挥洒自如的在案上圈圈点点,眉头时不时的皱一下。

    都说工作的男人最有魅力,不得不说,尹天绝现在的形象真的简直堪称完美。

    见她一直看他,尹天绝便侧首看着她,打趣道:“阿柒,是不是被为夫的魅力深深吸引,不能自拔。”

    “自恋狂。”言柒柒抬眸瞪了他一眼,随后嘀咕一句,“我的男人能差吗。”

    尹天绝无语,不过,心里却十分的受用。

    “有没有什么新鲜事,说来听听。”言柒柒站起来,走过去,随手拿了一本案,翻看着。

    “最近在皇城周围的地区竟然有众多人消失不见,我现在正在处理这件事。”说到这儿,尹天绝脸上的笑容便隐了下去,目光变得深幽。

    “消失不见?”言柒柒拧眉道,“有没有找到他们的尸体?”

    “没有,很古怪。”尹天绝摇了摇头,沉思道,“这不像是仇杀,因为死者与死者之间根本就没有关系,而且都是在皇城周围的地区。”

重要声明:小说《毒女驯夫,邪王的小野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