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揭穿身份

    檀汐磊的一声狮子吼,让门外的两母女齐齐的堵住自己的耳朵。睍莼璩

    有的时候,男人吼叫起来绝不亚于女人。

    瞧,这位便是。

    檀汐磊闪跑到门口,一把将门打开,看着正做着同样动作的两母女,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没好气地说道:“娘你和平儿不去睡觉在这里做什么。”

    云依汐放下捂着耳朵的手,嘿嘿一笑,“磊儿,娘亲睡不着,就和平儿出来溜达溜达,没想到竟然溜到这里了,我们什么都没看到。”

    说着,又朝着言柒柒使了个眼色,“不信,你可以问问平儿。”

    言柒柒立即很配合地点头,还举起两根手指头,大有发誓的趋势。

    檀汐磊看着这对活宝母女,顿时哭笑不得了。

    “磊儿,你快进去,不要让可儿等太久了。”云依汐双手推了推檀汐磊子,又暧昧地冲着他一笑,“磊儿,要努力,争取来年给娘亲添个大胖孙子。”

    随后,抓住言柒柒的小手,一溜烟的跑了。

    檀汐磊看着走远的两母女,微微叹了一声,这才将门关上,又折了回来。

    看着|上低垂着眉眼的女子,鼓起勇气握住她的蹂薏,“可儿,我们休息吧。”

    “好。”莫可儿点点头,将手抽了出来,站起来开始为他宽衣解带。

    檀汐磊伸手握住她的蹂薏,柔声笑道:“还是让我来吧。”

    也不知道为什么,被娘和平儿一打扰,他现在虽激动,但怯意全无,只想好好疼眼前的女子。

    如此一想,便做了一件自己想都不敢想的事

    弯腰将她抱起来放到|上,随后,翻压了上去。

    莫可儿被他突来的动作惊得一颤,子骤然紧绷了起来。

    “可儿,不要害怕,我会温柔些。”檀汐磊俯在她耳边,低声私语。

    然后,移到她的红唇上,含住那双梦寐以求的樱唇。

    莫可儿先是一愣,随后便慢慢放松自己,承接着他的温柔……

    ············

    第二早早起,言柒柒和尹天绝第二便回睿王府,又开始过她无聊的贵妇生活。

    这天,言柒柒像往常一样,无聊地溜达着打发时间。

    到了该吃晚饭时,有人来报,说今尹天绝有事不回家吃饭,可能到半夜才回来,让她吃饭先睡不用等他。

    自从她嫁到王府以来,尹天绝不回家吃饭晚归还是第一次,估计有重要事要做。

    言柒柒吃了晚饭,洗漱了下正要上休息,忽听外面有信号发出。

    很快,绿衣便走了进来,“门主,这是阿风刚刚送来的信。”将一封信件递给她。

    言柒柒接过信封,抽出信看了下,不由皱起眉头。

    竟然是尹天绝想要见她,不,应该是见天煞门门主。

    他找她做什么?难道是想找天煞门杀人?

    曾经也调查过,尹天绝从未找过任何杀手替他办事,难不成是想得到什么消息。

    不管如何,都要过去一趟看看,毕竟是自家的男人。

    相约的时间是子时,地方是皇城郊外的小树林里。

    小树林是不是太寒酸了,夜默寒还请她到茶楼里坐一下,这厮竟然和她在小树林里见面。

    言柒柒出了睿王府,乔装打扮了一番,这才去赴约。

    为了不泄露份,这次没让绿衣和红儿两人跟着,只带了花流风和水流殇两人。

    到了小树林,一眼便看到了前面的小木屋,言柒柒顿足待在那里,仔细查看着四周的环境。

    那木屋很小,里面正点着蜡烛,在这片黝黑的林子里尤为的显眼。

    时,尹天绝飞出了木屋,站在不远处,依靠在一棵树上,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严门主,怎么不敢进来了,难不成害怕本王吃了你不成。”

    他的确是想吃了她,不过,先和她玩玩,一会儿再吃也不迟。

    “哈哈,睿王真会开玩笑。”言柒柒抬脚正要走过去。

    花流风立即挡在她面前,小心道:“门主,您还是小心点。”

    对面的男子虽是门主的丈夫,但他并不知道门主的份,若是起了什么坏心,在这里设下埋伏,可就不好办了。

    “放心,睿王不会对我怎样。”言柒柒微微说道。

    若他真想打她的主意,大不了告诉他真实份就行了。

    于是,便朝着前面走去。

    花流风和水流殇两人走在她后,仔细保护着她。

    就在快到尹天绝跟前时,突然,四周的树开始移动起来,变幻莫测。

    “遭了,我们中计了!”花流风眉头顿时收紧,想去抓住言柒柒,只是抓了个空,他们瞬间被树割开。

    这时,一阵风吹过,枯叶四起,刮的人睁不开眼。

    少顷,风停了,一切又恢复了正常,只是刚刚那座小木屋不见了踪影,言柒柒也不知去了何处。

    只有水流殇和花流风两人,在焦急的四下寻找。

    风吹过之后,言柒柒再次睁开眼,见四周有些变化。

    小木屋依旧好好地待在那里,里面点着蜡烛,不同的是,四周每棵树上都挂着一个灯笼,让这个黑夜不是那么的黑。

    言柒柒微眯了下眸子,看着正缓缓朝她走过来的男人,凉声问道:“睿王,你到底想做什么。”

    该死的!还是着了他的道,都忘了这厮会布阵。

    如果没猜错的话,他是想将她和阿风阿殇割开,和她单聊。

    难道他真的有什么重要的事要找她?

    “不想做什么,只是想找天煞门的门主聊聊天。”尹天绝眼底滑过一丝笑意,做了个请的手势,“严门主,外面风大,我们里面聊。”

    言柒柒无语地翻了个白眼,谁要和他聊天,弄这么复杂的阵就是为了和她单独聊天?谁信。

    他到底想做什么。

    见她依旧站在那里不动,尹天绝唇角轻抖了下,这丫头的疑心还是那么重。

    于是,嘲讽道:“没想到堂堂的天煞门门主如此胆小,连这个小木屋也不敢进,本王太高估你了。”

    言柒柒也不生气,幽幽笑道:“胆大胆小又如何,你不用拿话激我,想进我自然会进。”

    “……”

    尹天绝无趣地摸摸鼻子,这丫头可是位软硬不吃的主,真想直接将她打横抱进去,也不用这么麻烦了。

    “喂,睿王你找我来到底有什么事。”言柒柒微微说道。

    不能和他待的时间太长,不然份就会暴露。

    夜默寒都能猜到她的份,相信以尹天绝对她的了解,必定也能猜出来。

    上次在武林大会,就开始怀疑她,现如今他们关系更加亲密,若是进了小木屋,光线强点,估计会认出她来。

    这才是她不想进木屋的原因,这里虽有灯笼,却光线不强,不会那么容易被发觉。

    尹天绝答非所问,“严门主,你真的不想进小木屋?”他一双深邃的眸子凝视着她,眼底有一些不知名的东西闪过。

    “不进。”言柒柒一口拒绝,随后说道,“睿王,若是你没什么事,那我要先回去了。”

    “严门主若想回去,可是需要经过本王的同意才行。”尹天绝悠哉地倚在树上,别有深意地笑道。

    言柒柒抬眸环顾四周,不由拧起眉头。

    他说的没错,一时半刻她的确走不出去,这里设下树阵,她对阵法一窍不通,想要闯出去不是件容易的事。

    移眸看

    向笑的跟个狐狸似的尹天绝,“不知睿王将我关到这里想做什么。”

    “唉……”尹天绝幽幽一叹,抬脚朝着她慢慢走来,“这次找严门主其实是为了本王的王妃。”

    “你的王妃?”言柒柒小手慢慢捏紧,探究地看着越来越近的男人。

    “嗯。”尹天绝点头,双眸紧锁着她,“在本王的王妃上有太多的疑点,本王想查查她的过往。”

    随低下头,几乎将自己的俊脸贴到言柒柒的脸上,“想知道她是不是有别的份,你说呢,严大门主。”

    说到最后几个字,加重了几分。

    言柒柒心里咯噔一声,连忙朝后退了几步,一抹不自然的神色一闪而过。

    稳住心中的不平静,哈哈一笑,“哈哈,你是想买消息是吧,可以到列天国分舵去,这种小事就不用来找我了。”

    难道他察觉了什么,开始怀疑她了?

    最近她好像没怎么和花流风他们联系,除了上次的竹林。

    “此言差矣。”尹天绝伸出一根素净的手指头,在她眼前晃晃,勾唇笑道,“这种事只有严大门主才能帮上忙。”

    “我,我能帮什么忙,平时查找消息这种事都是下属去做。”言柒柒立即反驳道。

    尹天绝没有立即接话,而是伸手勾起她的一缕秀发,放在鼻尖闻了闻,“好香的头发,和阿柒的一模一样。”

    他的话让言柒柒的心脏猛的跳了起来,子一闪,将自己的头发从他手里解救出来。

    讽刺一笑,“没想到堂堂的睿王还有这种变|态嗜好,喜欢闻人家的头发。”

    尹天绝也不恼,移眸看向她的脖子,幽幽说道:“严门主,你的脖子真美,颀长优美,若是没有喉结的话,和本王的阿柒的脖子有得一比。”

    “睿王注意你的说词,我是个男人。”言柒柒立即捏住自己的衣襟,将脖子往里缩了缩。

重要声明:小说《毒女驯夫,邪王的小野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