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黄瓜被灭掉了

    尹天绝唇角不停地抽搐着,彻底不淡定了。

    他从没想过有朝一会被人爆后面,而且还是被自己的女人给爆的,若是真被爆了,以后他还怎么做人。

    立即笑脸相迎,讨好道:“阿柒,我们商量一下,昨天我真的不是故意要对你粗暴的,其实我当时也心疼的要命。”

    这话可不是假的,当时她痛,他更痛,做这种事本该很美好,但他做的却难受无比。

    言柒柒将他的腰带抽出来随手扔到一边,抬眼瞪着他,“不管你是不是故意的,今我爆定了。”

    “……”尹天绝现在更加焦虑不安,为男人怎么能让别人动那里。

    现在想要阻止也晚了,子被点了,动弹不得,只能用语言来化解即将到来的灾难。

    “阿柒,你先听我说,昨天你真的被人下毒了,我要给你解毒才那样做的。”

    “毒?你该不是说我了媚药了吧。”言柒柒暗讽道。

    将手扒掉的裤子扔到下,顺带着在他光滑有劲的大腿上摸了一把,手感真好。

    若是了媚药,她肯定会体燥,对那方面很是渴望,但昨天一丝的**都没有,怎么可能是媚药了。

    尹天绝顿时下一凉,见自己修成的腿已经暴露了出来,更加的不淡定了,慌忙说道:“你的不是媚药,是红颜醉,一般人吃了没事,但少女吃了却是剧毒。”

    听了他这话,言柒柒的手顿时停了下来,心也升起疑惑来。

    她太生气了,都没好好想一下,尹天绝以前对她也做过亲的事,不像是什么都不会的毛头小子。

    而且昨天,他一直说她毒了,这种借口是不是也太烂了,莫非自己真的毒了?

    这时,外面响起红儿的声音来,“小姐,黄瓜拿过来了。”

    言柒柒一听,慌忙用被子将尹天绝露在外的体盖住,然后,让红儿进来。

    将黄瓜接了过来,便让满是一脸古怪的红儿出去了。

    尹天绝看着她手已经洗过的黄瓜,更加慌乱起来,“阿柒,昨天况紧急,我发现你毒的太晚,若在一刻钟内没把你破,你就会立刻毒发亡,所以昨天才会那样对你。”

    若不是迫不得已,他怎么会舍得那样对她呢,昨天他心疼的要命,最后一次这样对她,以后坚决不会。

    “你说的真的?”言柒柒不由皱起眉头来。

    “千真万确。”

    见尹天绝一脸的真诚,若不是手不能动,估计会举手发誓了。

    言柒柒低头在黄瓜上面啃了一口,咀嚼了起来。

    看他的样子不像是在撒谎,更何况他也没必要撒谎,看来多半她真了那个什么红颜醉。

    将嘴巴里的黄瓜嚼碎了咽进肚子里,低眸看着尹天绝,不解地问道:“那我昨天怎么一点毒的迹象都没有。”

    她一直都没出现过恶心腹痛,头晕……

    等等,言柒柒脑子一激灵,猛然想起昨天她在浴池里的反应。

    难怪泡澡的时候,会有些头晕懒散,四肢无力等症状,当时还以为是泡的时间太长造成的呢。

    连忙看向尹天绝,开口问道:“是不是了红颜醉,会四肢无力,头晕目眩?”

    “这个……”尹天绝低眸想了下,摇了摇头,“不知道。”

    一般了毒的人都死了,至于有什么反应还真不知道。

    随后,又说道:“了醉红颜的人会在两个时辰内不知不觉死去,没有什么毒迹象,不过,在最后一个时辰,毒的女子背后会慢慢出现一只血蝴蝶,等这只蝴蝶形成之后,也就是毒发之时。”

    “血蝴蝶?”言柒柒微蹙了下眉头。

    昨天尹天绝看光了她之后,先露出色相,然后,她就转过去,想着他会下水来和她那啥。

    谁知,这男人竟然将她从水里提了出来,当时还纳闷呢。

    看来是自己误解他了,这样一想心里的憋屈便消失殆尽。

    “咔吧——”又在那根黄瓜上啃了一口。

    尹天绝见她将黄瓜啃了吃,心里就忍不住祷告起来,希望她将这根黄瓜全吃掉,这样就不用被爆后亭了。

    “阿柒,你可不可以帮我解开道,这样说话不好受。”尹天绝试着和某女商量,真怕她突然脑子一抽,将剩下的半截黄瓜塞进他的后面,就完蛋了。

    既然误会解开了,言柒柒自然也不会再爆他的桔花,更何况她也没那种重口味。

    伸手在他上点了几下,尹天绝一得到自由立即坐了起来,将言柒柒拥入怀里,顺带着低头在那根黄瓜上面啃了一大口。

    言柒柒看着某人发狠地嚼着嘴里的黄瓜,就好像在吃仇人的一般,不由问道:“黄瓜好吃吗。”

    “唔,还不错。”尹天绝又在上面啃了一大口,疯狂地嚼了起来。

    言柒柒低眸看着手里的黄瓜头,皱眉嘀咕道:“这根黄瓜本来是我准备X你后面的,可我们俩将它给吃光了,是不是有点……”

    说到这里,自己胃里便开始翻腾了起来。

    嫌恶地将手里的黄瓜把儿扔到地上,太恶心了,她竟然吃了。

    尹天绝一听她这么一说,脸色顿时像吃了屎一样,嘴里的黄瓜再也吃不下去了。

    慌忙趴在边,将嘴巴里未咽进肚子里的黄瓜吐了出来。

    言柒柒好心地在他脊背上拍了拍,“尹天绝,你说是谁要下毒杀我?”

    竟然敢算计到她头上,真当她是纸老虎吗。

    尹天绝眸光微微闪烁了下,不自然地笑了笑,“放心,我会帮你报仇,你就不用心了。”

    伸手将她抱进怀里,伸手就要脱她的裤子。

    “喂,你干什么。”言柒柒慌忙拉住自己的裤子,谨慎地盯着他。

    这人不会是兽大发,又想和她那个吧,一想到昨天就心有余悸,害怕之意顿生。

    见她如此抵触,尹天绝便知道肯定是昨晚自己粗暴的行为给她留下影了。

    轻叹了一声,“阿柒,放心,以后我保证不会在那样对你了,我只是想看看你的那个地方好点没,再给你擦擦药。”

    言柒柒小脸一红,抓着裤子的手依旧不放,轻咬了下唇,“不,不用你擦了,我自己擦就行了。”

    虽然,和他有了另一层关系,但让他看自己的四处还是做不到。

    “你怎么擦。”尹天绝见她小脸通红,样子可人,子便是一紧。

    不过,现在只能看不能吃,又回到了以前的憋屈子。

    本想着可以过上福的生活,谁知竟然来这么一出,害得他们两人的第一次就这样白白糟蹋了。

    言柒柒纠结着小脸,结结巴巴地说道:“当,当然用手擦了。”

    “阿柒,你那里昨天我都看了好几遍,没什么不好意思。”尹天绝也不管她同不同意,双手箍住她的子,将亵裤给扯了下来。

    言柒柒见无法制止,他说的也对,已经看过了,有什么好矫的,看就看呗,反正他是自己的男人。

    只不过,还是不忍直视,伸手拉住尹天绝的衣襟遮住自己的脸,来了个掩耳盗铃,自己看不到就行了。

    尹天绝见她小孩子的举动,顿时笑出声来,摇了摇头,低头开始处理起来。

    弄好之后,便将某女给拉了出来,不然会将她给憋坏不可。

    见她一脸羞的模样,心下又是一动,低头便含住她的小嘴亲吻了起来。

    不过,也只是浅尝辄止,亲了几下便放开了。

    再继续下去,恐怕会出问题。

    言柒柒得到自由后,见自己的小还露在外面,小脸又腾地一下红了起来。

    慌忙拉起被子盖住,顺带着将自己的脑袋也蒙在里面。

    “哈哈……”尹天绝顿时笑了起来。

    臭丫头平时凶巴巴的,动不动就挥拳头,没想到她竟然做出这样幼稚搞笑的动作来。

    这样的她也只有自己才能看到,大笑之余内心也得到了满足。

    该死的!又嘲笑她,言柒柒一把将头上的被子拉下来,呲牙咧嘴的怒视着某人,“你还笑,信不信我上你两个熊猫眼。”

    “好了好了,我不笑就是。”尹天绝强忍着笑意,不然一会儿他又要吃拳头了。

    言柒柒哼了一声,瞥首不想理会他。

    突然,想到了什么,“尹天绝,你知不知是谁下的毒?”

    对于此事她一定要调查清楚,竟然让她受了那么大的罪,若不是尹天绝恐怕她现在已经死了。

    若是没猜错的话,她应该是在皇宫里的毒。

    在那里,只有皇后婉贵妃还有尹天齐三人看她不顺眼,所以凶手肯定在他们之,那到底是谁下的呢。

    她昨天撞见了那对野鸳鸯,下药之人应该是婉贵妃和尹天齐才是。

    尹天绝微抿了下双唇,这才点头道:“嗯,知道,我会帮你讨回公道。”

    “是不是婉贵妃。”言柒柒略有些肯定地说道。

    八成是糕点里动了手脚,不过,当时她也检查了一下,并没发现有什么不妥,而且小铭儿吃了之后,她才吃的。

    不用想也知道,肯定只有她一人出了问题,至于尹天铭不会毒,相信婉贵妃不会为了杀她而牺牲儿子。

重要声明:小说《毒女驯夫,邪王的小野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