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陪你一起玩

    尹天绝眼略有些复杂,“是她,醉红颜只对完璧之的少女有毒,而对别人是无毒的。”

    “原来真是她!”言柒柒顿时银牙紧咬,眼一抹狠意流露出来,“我一定不会放过她。”

    尹天绝见她露出杀意,知道她想要做什么,眼不免现出异样的神色。

    伸手揽住她的双肩,淡淡说道:“阿柒,这件事交给我处理,我会让她得到应有的惩罚。”

    “不用,我自己来。”言柒柒狠声道,“我会让她知道得罪我,比得罪阎王老子还可怕。”

    娘的!活了两世,第一次栽了这么大的跟头,怎么也要报复回来。

    “尹天绝,你说我是把那女人生煎了,还是活剥了好呢,还是直接将她扔进大海里喂鱼。”言柒柒托着下巴,自言自语道。

    尹天绝顿时头疼了,这丫头简直是恶魔投胎的,睚眦必报的子还真不是盖的。

    若是别人的话,他肯定会放她去玩,即便她肯放过,他也不会善罢甘休,只是婉贵妃不行。

    小心翼翼地和她商量着:“阿柒,这件事你可不可以不要插手,由我来行不行。”

    “为什么不让我插手,我可是受害者啊。”言柒柒立即不满起来。

    尹天绝纠结了下,这才说道:“阿柒,婉贵妃对我有救命之恩,所以可不可以留她一条命。”

    “她对你有救命之恩?”言柒柒八卦之心顿起,立即凑了过去,眨巴着大眼很是感兴趣的样子,“快,说来讲讲,没想到婉贵妃这种女人还会救人。”

    尹天绝:“……”

    这丫头刚刚还信誓旦旦要报仇雪恨,现在又对他的过往感兴趣起来。

    微叹了一声,开始说了起来。

    “其实婉贵妃在未进宫之前是位善良温婉的女子,进了宫之后,才开始变成这样的。”

    “你说她以前善良?温婉?”言柒柒有些不淡定了。

    婉贵妃还有善良温婉的时候?很费解。

    连着和她打了几次交道,已经总结出来,此女险歹毒,放**,外表倒是装的温婉的。

    若是尹天绝见了婉贵妃和尹天齐通歼时银的模样,只怕温婉这两个字再也不会用到婉贵妃头上。

    “嗯,在我七岁那年,婉贵妃和舅舅他们来皇宫参加我母后的生辰。”尹天绝开始慢慢说了起来。

    尹天绝七岁那年,婉贵妃十五岁。

    当年尹天绝的母后司徒惜儿过生辰,司徒婉儿也就是婉贵妃也跟了过来。

    由于司徒惜儿平时经常回自己娘家去,有的时候会带上尹天绝和尹天逸。

    当时尹天绝和大自己八岁的姨母司徒婉儿关系很好。

    在席宴期间,尹天绝为了让自己的好友司徒婉儿看自己的秘密花园,便拉着她偷偷溜了出去。

    两人来到尹天绝所谓的秘密花园,也就是在一座宫后面挖了洞,里面养了两头小猪。

    因为皇宫不让养猪,所以尹天绝才偷偷将小猪养在一个很隐蔽的角落。

    他们两人正在逗弄小猪的时候,突然,钻进来一条毒蛇,直冲着尹天绝咬去。

    刚好被司徒婉儿看到,不顾自安危挡在尹天绝前面,最后被那条毒蛇咬了一口。

    因为这事,司徒婉儿差点死掉,所以尹天绝欠她一条命。

    司徒婉儿被蛇咬了之后,由于抢救的时间晚了些,一时子很虚弱,就在皇宫里住下养病。

    为了方便照顾,司徒惜儿便让她住在自己的宫里。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有一尹向隆将司徒婉儿当成司徒惜儿和她发生了关系,最后成了尹向隆的一名妃子。

    一开始,司徒婉儿消沉了一阵子,后来慢慢好转接受了这个现实,外表依旧优雅贤淑,只是内心就像变了一个人。

    听了这么多,言柒柒眉头忍不住微蹙了起来。

    原来尹天绝和婉贵妃之间还有这层关系,如此一来,她若杀了婉贵妃,就陷尹天绝于不义。

    现在他是她的丈夫,怎么也要为他着想一下。

    可是婉贵妃差点要了她的命,这可是血海深仇,若是不给她点颜色看看,心头之恨难消。

    该怎么做呢,毁容?将婉贵妃制成人彘?貌似这样比杀了她还残忍。

    言柒柒小手按在尹天绝的一条腿上,在另一条腿上一点一点的,想着怎样报复婉贵妃的办法。

    “阿柒……”

    “嘘!别吵!”

    几分钟过去——

    “阿柒,你……”

    “闭嘴!”言柒柒微微皱了皱眉头,怎么他的腿变了?

    又过了几分钟——

    “阿柒,你可不可……”

    “你再说话打扰我,我现在就去把婉贵妃给杀了。”言柒柒呲牙威胁道。

    “……”

    几分钟又过去了,尹天绝终于受不了了,“阿柒,你看看你按到我的什么地方了。”

    再让她继续点下去,他估计会血管爆裂不可。

    “什么地方?”言柒柒便低下头看去,小脸顿时抽搐了起来。

    她的小手按在尹天绝的大腿根处,而自己的食指正按在尹天绝两条腿之间的棍子上,尹天绝还穿着短裤,自己又点的比较轻,所以没有辨别出来。

    难怪会越来越,原来点错地方了。

    言柒柒顿时像触电一样,慌忙将手抽了回来,小脸也瞬间飞上一抹粉红。

    她眸光微闪,慌忙转移话题,“尹天绝我想到报复婉贵妃的办法了,你放心,我不会杀她。”

    想着自己的法子,不由沾沾自喜。

    见她神气活现的,小脸上满是算计,便知道婉贵妃要倒霉了。

    “什么办法?”

    “秘密。”言柒柒挑了下眉梢,很得瑟地勾唇笑道:“不过,需要你帮个忙。”

    “让我帮忙?帮什么?”尹天绝很感兴趣地说道。

    婉贵妃做这种事,不杀她可以,但多少也要给她点惩罚,不然即便阿柒肯,他也不会就这么放过她。

    言柒柒嘻嘻一笑,“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突然,想到了什么,立即问道:“对了,你父皇有没有派人过来查看,还有今ri你上朝了没?”

    “没有。”尹天绝摇摇头,“今天父皇给了特许,我不用去早朝,现在还早,父皇派的人还没过来。”

    “是吗,这就好办了。”言柒柒神秘笑道,“你让人放出话就说我生病了,然后将睿王府的大门关上,拒绝任何人来访,即便你父皇派来的人也要拒之门外,最好你再请个两三天假不去早朝,这样就可以了。”

    尹天绝微微思量了下,点头同意,“好吧,我陪你玩就是。”

    反正最近也朝也没什么事,不去就不去,在家陪娘子,看看这丫头到底要耍什么花招。

    这时,言柒柒又想到了什么,仰脸看着尹天绝问道:“对了,昨天你见到我的背后时,那只蝴蝶画成什么样了?”

    “只差半只翅膀就完成了。”

    “半只翅膀?那最后达到什么程度了?”言柒柒忽闪着大眼,异常感兴趣地问道。

    尹天绝虽不解她问这个做什么,但还是如实回答,“差一点就完成了。”

    想想就觉得后怕,若是再晚一会儿,现在抱着的恐怕就是一具尸体。

    如此一想,心里更加怨恨婉贵妃。

    “差一点,那就是说我现在背上有一只血蝴蝶了。”言柒柒顿时兴奋起来,“那只蝴蝶好不好看,快点帮我找两面镜子,我要看看。”

    老天保佑一定要好看,不管好不好看,也没办法,只能自我安慰一下,当它是个蝴蝶纹就是了。

    尹天绝大手在她的脊背上摸了摸,抬眸白了她一眼,“什么纹,解毒之后,我已经帮你将余毒了出来,现在你的背上光滑洁白。”

    又在心里加上一句,摸着让人不释手,想要在上面种几朵唇印。

    “血蝴蝶没了?”言柒柒微叹了一声,“我还想见识一下,看看到底是个什么东西,竟然消失了。”

    随后,趴在尹天绝的腿上,双手托着下巴,在那里唉声叹气。

    尹天绝:“……”

    那只蝴蝶不消也不会威胁她的生命,只是待在上面看着不舒服,还是光洁的脊背看着惹人心动,所以才趁打铁直接将余毒了出来。

    这个臭丫头竟然还大叹可惜,什么人嘛。

    这时,言柒柒突然来了一句话,“要不我让人在背上纹一只蝴蝶,或者一只凤凰之类的,应该很……”

    她话还没说完,头上便挨了一记爆栗。

    尹天绝咬牙道:“想都不要想,想在上纹纹下辈子,不,以后不管哪辈子都不要想,下辈子,下下辈子,等等你都是我的人,所以都不能想。”

    这么漂亮的后背,若是被弄上个什么鸟,那岂不是被糟蹋了。

    现在她是他的人,这后背也是他的,绝对不许在上面乱写乱画。

    “……”

    就在这时,外面有人敲门,“王爷,您要的药熬好了。”

    尹天绝用被子将两人盖住,然后,凉凉说道:“进来。”

    随后,一名侍女端着木盘走了进来。

    尹天绝接过药碗便挥手让那侍女出去了,“来,阿柒吃药。”

    “吃药?我没病,为什么要吃药。”言柒柒看着那碗黑乎乎的药汁,胃里就开始翻腾起来。

    难道她上的余毒没清理,要用药物清理吗。

    尹天绝伸手将她抱起来,将药碗放在她嘴边,淡淡地说道:“这是避孕药。”

    ~~~绝绝说:快点将月票投给焰焰吧,不然我会饿死滴~~

重要声明:小说《毒女驯夫,邪王的小野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