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章:侍妾风波

    话都说到这份上,皇后也不便多说,心不甘不愿的瞥首冷看着。

    婉贵妃看着下面跪着的两人,眼角露出一抹异色来,只是很快便消失不见。

    很好,是处子就行了,为了以防万一,还是提前下手。

    随后,柔柔对着边的尹向隆说道,“看来绝儿他们不是有意要欺瞒皇上,绝儿平里洁自好,又将全部心思放在国事上,无暇顾及此事,不会也在常理之中,回头找个教习嬷嬷教教他们两人便是。”

    “妃说的对,他们的确不是有意隐瞒。”尹向隆得了个台阶,立即点头同意。

    这时,皇后眸光微闪,发话道:“皇上,婉贵妃说的也有理,只是臣妾有一事不明,可否让睿王解答一下。”

    就这么放了,岂不是太便宜了他们。

    “皇后,你还有什么事?”尹向隆略有一丝不耐。

    本来此事有关绝儿的名誉,不用如此大张声势,都是这个皇后非要嚷着严办,都这么一大把年纪了,还不懂得分寸。

    皇后看出他眼中的不耐烦,但为了打压尹天绝不能放过任何一次机会。

    看向尹天绝凉凉问道:“如果本宫没记错的话,年满十六岁的皇子都要需要由教习嬷嬷来讲解此事,别的皇子都是听一次便知晓了,怎么到了睿王这里却不会。”

    然后,话音一转,别有深意地说道:“还是睿王的智商有问题,听不懂呢,若是连此事都不知道怎么做,以后还怎么委以重任。”

    她的话很明确,那就是从此事上说明尹天绝办事不行,不能承担大任。

    尹向隆顿时脸色有些黑沉了下来,“皇后,有些事不要妄加非议,绝儿的能力朕还是知晓。”

    他又不是昏君,这几个儿子的能力如何,他最清楚不过。

    只是说的也不是没一点道理,绝儿在别的方面的确聪慧过人,一点就通,怎么在这方面却一窍不通呢。

    不由问道:“绝儿,在你十六岁时,不是让人教习过你这种事吗,怎么还不会……”

    说到这里,有些说不下去了,他一个老子竟然问儿子这些事

    “哦,回父皇,是这样的。”尹天绝略想了下,说词随口就来,“儿臣当时年少,有些骄傲自大,觉得这种事不用别人教习,自己就会,所以就没听。”

    此话却是千真万确,当年他的确没听,不过,经常在官场和商场上混的人,怎么可能连这点事都不懂,没吃过猪总见过猪跑。

    平时在酒桌上,多多少少也听过和他同龄人提起过。

    更何况,在成亲前些天,自己还特意了解了些关于此事的书籍,怎么也能将阿柒搞定。

    尹向隆无奈地在龙椅上拍了下,抬眸瞪了他一眼,“算了,等一会儿朕会让人来教你们,什么时候学会什么回王府。”

    以绝儿少年时傲然的格,不屑学这种事,的确很有可能。

    不过,为了以后能早抱上孙子,今一定要让他们学会。

    “啊,我们可不可以回去学。”一直不语的言柒柒立即开口说道。

    为一名二十一世纪的新青年怎么能让人教这种东西,在现代估计不到十岁的小孩都知道这些事,说出去以后还怎么见人。

    “不行。”尹向隆沉声一口拒绝,“今必须学会,不然以后你们就不要出去了。”

    这两个不省心的家伙,竟然搞出这么个笑话来,成亲这么久了,竟然还没同房。

    言柒柒正想说什么,被尹天绝一把拉住,朝她使了个眼色,然后,对着尹向隆说道:“父皇,儿臣遵旨,儿臣会和阿柒好好学。”

    学了对他们也没什么坏处,多学点兴许今晚还能用上。

    想着,唇角不由勾了起来。

    言柒柒知道他心中所想,鄙视地看了他一眼。

    大色狼,满脑子都是这种东西。

    “好了,此事就此打住,以后不许再议论。”尹向隆出声说道。

    然后,炬眸扫看着他们,忽地恍然过来。

    刚刚一时气糊涂了,都没好好想想。

    现在静下心仔细想一下,绝儿再不懂也不会笨到这种地步,面对自己喜欢的人,怎么可能做不来这种事。

    只要看一眼,就知道绝儿对这丫头甚为喜欢,不亚于当年自己喜欢惜儿的程度。

    抱着自己喜欢的人睡觉没一点反应,怎么可能,这种事是男人与生俱来的本能。

    如此一想,两人没同房的原因不是绝儿的错,而是为了照顾平丫头。

    他们之间出了什么事,他这个做长辈的也不好过问,但绝对不能放任他们,他还等着抱孙子呢。

    怎么也要给他们点压力,随后,说道:“明朕会派人到睿王府检查,若是再没同房,明朕会赏赐给绝儿两个有经验的侍妾,让她们好好教一下绝儿。”

    言柒柒一听小手骤然收紧,脸色变了不少,心里很不是滋味。

    才成亲几,竟然给她的男人找侍妾,即便今回去和尹天绝发生关系,也难保以后不会出现此类事

    以后,万一她怀不上孩子等等事,会不会也要往睿王府塞女人,那以后还得了。

    若是自己不喜欢尹天绝也就罢了,可现在发现自己的心正一点点的沦陷,已经确定自己喜欢上他了。

    到时该怎么办,难道真要她和别的女人争风吃醋,斗心斗角。

    只要一想到将来是这种况,要么走人,要么变成皇后这种人,心里就难受的要命。

    尹天绝见她脸色不好,慌忙拉住她的小手以示安慰。

    用隔空传音的方法说道:“阿柒,放心好了,我这辈子不会再娶别的女人,有你一个已经够麻烦了,再多几个我非头疼死。”

    安慰的同时,还不忘戏弄她一两句。

    对于这个皇位他也不想要,只所以一直握着权利不放,主要是为了二哥。

    在他没醒来之前,绝对不能落入其他人手中。

    二哥和自己不一样,他野心很大,但隐藏的很深,除了自己和舅舅知道他心中想法之外,甚至包括父皇都认为二哥无心皇位,喜欢游玩。

    殊不知,无心皇位的人是他,而不是二哥。

    不管是为了列天国还是二哥,现在手中权势绝不能放。

    等二哥醒来稳住根基之后,他就和阿柒出去游山玩水,这种子才是他想要的。

    言柒柒一听他的话,心中郁结顿时消散不少,甚至有股喜悦涌上心头。

    瞥了下嘴,用口型说道:“嫌我烦,还娶,你怎么不去做和尚。”

    只要自己的老公不娶别的女人,那就好办了,夫妻同心,难道还怕这个管闲事的公公不成。

    随便他送,送多少要多少,只不过她不会让她们在王府里待不了一

    想着,小脸顿时又恢复了光彩,斗志满满。

    尹天绝嘻嘻一笑,又传音道:“我本来打算去做和尚,只是遇到了让我心动的阿柒,落发做和尚这个念头也就自动消失不见了,所以阿柒你可要好好补偿我一下,为了你我可是把梦想都放弃了。”

    做和尚是他的梦想,言柒柒眼角微抽,当她是小孩啊。

    不过,这话听着心里怎么这么爽呢,抬眸白了他一眼,“麻,那你还是去做和尚好了。”

    “好啊,我当和尚,顺便在旁边盖个尼姑庵,你过来当尼姑,以后我们生一大堆的小和尚小尼姑。”尹天绝坏坏的声音又穿了过来。

    丫的,这男人越说越不正经了,言柒柒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小手悄悄地按在他的腰间拧了一把,顿时让尹天绝直起子来。

    侧眸看着这个咬牙发狠地拧着他的小女人,“阿柒,你手不疼吗。”他疼啊,下这么大的力能不疼吗。

    “不疼。”言柒柒用嘴唇说了两个字,还很得瑟地冲他呲呲一嘴小白牙。

    “我疼。”

    “咳咳……”终于尹向隆看不下去了,这两人的小动作全看在眼里,看来两人的关系很好,就是对言柒柒还是完璧之想不通。

    随后,略有些不耐烦地说道:“好了,你们下去好好学,再出什么状况就按朕刚刚说的办。”

    只是他这话一出,尹天绝和言柒柒都没有答话,仿佛没听到。

    尹向隆看着气鼓鼓的儿媳妇,略有些尴尬,不用想这丫头多半正在心里骂他。

    他们还真不愧是一对,一个比一个目空一切。

    也没再多说什么,站起来,走了。

    皇后和婉贵妃随即站起来,尾随在尹向隆后。

    在经过言柒柒边时,婉贵妃侧眸看了她一眼,唇角勾起一抹狠毒。

    在他们出宫之前,一定要让这个女人将药吃了,不然以后就没机会了。

    等人走完之后,言柒柒便站起来,只是腿跪的太久了,脚一麻,又跌坐回去。

    “下跪是那个魂淡发明的,没事净会折腾人。”言柒柒揉着自己酸麻的腿,咒骂道。

    “呵呵……”尹天绝宠溺笑道,“不晓得,若是知道了,为夫替你出气去。”

    说着,站起来,弯腰将她打横抱了起来。

    言柒柒立即抱住他的脖子,双眼左顾右盼,有点难为,“那个,你还是把我放下来吧,若是被人发现了不好。”

    这里毕竟是皇宫,说不定一会儿又有人拿此说事了。

    尹天绝低眸看着她,不以为然地说道:“怕什么,他们不是怀疑我们之间的恩吗,就当秀秀给他们看好了。”

    ------

    ~~求月票,不给月票把绝绝给饿死,嘻嘻~~

重要声明:小说《毒女驯夫,邪王的小野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