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被抓包了(求月票)

    “婉儿想说什么,本王听着便是。”

    不甘心地在她的一团上重重地捏了下,顿时引来婉贵妃的吟。

    婉贵妃在他上轻柔地拍了一下,嗔道,“齐,先别闹,听我说好不好。”

    随后,轻启红唇,缓缓说道,“齐,要不这样吧,我们想办法让我们的铭儿做上皇位,到时你做列天国的摄政王,国家大权依旧掌握在你的手里,而我当皇太后垂帘听政,到时你进出后宫,只要我不说什么,也不会有人说,这样我们就可以经常在一起了。”

    “齐,你说呢,这样做对我们都有力,即便当不成皇上你依旧大权在手,又能和我无拘地红浪翻滚,多好。”

    说着,抬腿用膝盖在他的下蹭了蹭,顿时让尹天齐倒抽一口气。

    双眸灼地看着下的女子,咬牙道:“你这个小妖精,看来是想榨干本王。”

    伸手拉住她的双腿,就要来个合二为一。

    “齐,先别急。”婉贵妃立即侧了侧,躲过他的攻击,用手顶着他的腹部,甜道,“你说我这主意好不好。”

    尹天齐顿时低敛下眉眼,俊脸上的神色也跟着有所变化,沉思起来。

    让铭儿成为皇上,那他这些年来的精心布局岂不是泡汤了,他最大的愿望就是成为皇上,和婉儿在一起。

    不过,倘若他做了皇上之后,的确对婉儿和铭儿有诸多不利,铭儿的份恐怕也不会世人所容忍。

    若是铭儿成为皇上,自己当上摄政王,铭儿年龄小,到时列天国的大权还会是他的,而且和婉儿亲起来也不会有太大阻碍。

    这样想想,后者对自己虽没多大好处,但却让他的婉儿如了心愿,貌似这个主意还可以接受。

    见尹天齐一直沉思不语,婉贵妃眸光微闪,抬起自己的脯轻柔地蹭着上面的膛,媚眼如此,“齐,想好没,我这里可是正等着你。”

    说着,拉着尹天齐的大手朝着自己隐蔽的地方探去。

    尹天齐本来就箭在弦上,那里受的了她这样撩拨,将她的手拉开,腰间用力一沉,两人不觉同时轻哦了一声。

    破旧的大又开始咯吱起来,粗喘的声音也渐渐扩大。

    “齐,嗯,你慢点,我刚说的你同意了没。”婉贵妃强忍着体的异样,询问道。

    尹天齐低头在她的樱唇上亲了下,喘气说道:“当然同意了,婉儿说的,本王一定会做到,宝贝,我们还是不要谈这种无聊的事,办正事才是要紧。”

    说着,又加足马力开始了一番激战,两人已经到了忘我的境界。

    看着又合在一起的两人,言柒柒觉得有点无聊,本想就这么走人。

    突然,她脑子里升起一抹恶作剧来。

    对于此事,她自然不会去讲,毕竟还有关铭儿,若是曝光了之后,铭儿恐怕也会跟着遭殃。

    但就这样走了岂不是太便宜他们了,怎么也要让这一对野鸳鸯害怕一阵子。

    弯腰从地上捡起一粒石子,在石子上瞄了瞄,又看了一眼里面正做活塞运动的尹天齐,唇角便勾了起来。

    不知道在这个时候打断尹天齐的好事,会不会让他造成早泄,不举等一系列症状呢,很期待哦。

    言柒柒手腕一弯,朝着里面快去,那粒石子正好不偏不倚打在尹天齐白花花的股上。

    没等他们反应过来,言柒柒便抽离去,隐进草丛里。

    正强冲着的尹天齐顿时怔住,整个子也跟着绷紧,某个地方真如言柒柒所想软了。

    在他下的婉贵妃不解地看着他,眼满是探寻,“齐,你怎么了?”

    “我们被发现了,外面有人。”说话间,已经抽离去,快将衣服胡乱穿在上。

    跳下去,立即推开窗户,朝外紧张地张望。

    那里还有半丝人影,除了连天的荒草,什么都没有。

    “齐,怎么了?”婉贵妃将衣服披在上,从|上下来,走到窗边看着无人的外面,“哪里有人,是不是你太过谨慎,产生幻觉了?”

    “不是。”尹天齐一口否决掉,因为他现在被砸的地方还痛着呢,怎么会幻觉。

    低眸在边扫看了一眼,见一粒石子稳稳地待在腿边,这就是最好的证明。

    见他不像是在开玩笑,婉贵妃顿时也慌张了起来,慌忙勾着头,朝外看了看,“没人啊,莫非她跑了?”

    若是真有人看到,那岂不是糟糕了。

    这样一想,小脸上的红晕瞬间变白,急道:“这可怎么办,若是被皇上知道了,我们俩全完了。”

    顿时跟锅上的蚂蚁一样,开始无措起来。

    “婉儿,别急让本王想想。”尹天齐伸手拍拍她安抚道。

    瞥眸看了眼地上的石子,心里的紧张便消失了不少。

    随后,指着地上的石子,对着正焦急难耐的婉贵妃说道:“婉儿,你放心,那人不会告诉父皇,若是她想举报我们,根本不用拿石子砸本王,直接去叫人过来便可。”

    “石子?”婉贵妃顺着他指的方向,见那边的确有一粒鹌鹑蛋大小的石头,心里的惊慌也消失了不少。

    他说的对,若真想捉歼,大可不用提醒他们,丢石子只是给他们个警告。

    但心的顾虑还是没少,也不知道那人偷听了多少,若是以后拿此事来要挟他们,就不好了。

    这样一想,不由又皱起眉头来,“齐,估计我们刚刚所说的话被那人听去不少,此人不能留,一定要除根。”

    说着,美眸露出一丝的狠毒。

    “嗯。”尹天齐沉着脸,冷声说道,“婉儿说的不错,一定要尽快将此人杀掉。”

    若是不将这人杀了,睡觉都不安心。

    “咦?那是什么?”这时,婉贵妃双眼直盯着窗外地上的一块布料,开口说道。

    尹天齐纵从窗户跃了出来,捡起地上一小条紫色丝绸缎子,紧蹙着眉头看着手的布条。

    “这条布应该是那人不小心留下的。”婉贵妃从门便边走了出来。

    尹天齐拿在手里,翻看了一下,眉头骤然收紧,“这是锦绣山庄出产的丝绸锻料,而且还是上等的灵玉蚕丝,这种蚕丝制出来的布匹仅供皇家人所用。”

    到底是谁用灵玉蚕丝制成的紫色绸缎?

    这时,他脑突然蹦出来一个人来。

    “是尹天绝!”

    “绝儿?”

    两人几乎异口同声说了出来,接着脸上的变化万千。

    “难道真的是绝儿?”婉贵妃低眸疑惑地说道。

    若真是他的话,拿石子来提醒他们也能说的过去,毕竟他和铭儿的关系很好,为了铭儿也不会将此事透漏出去的。

    只是这样一来,她在他心里的形象会更加糟糕。

    “八成是他。”尹天齐手捏着的布条渐渐捏紧,眼杀意顿出。

    婉贵妃拿过布条,眸子微微动了动,“也不一定就是绝儿,也有可能是别人。”毕竟宫穿紫色衣服的也不少。

    但这个想法立即被她给否决掉了,宫内只有皇上皇后,还有她才有资格穿这种丝绸。

    在宫外只有绝儿,齐,还有逸儿他们三兄弟才可以。

    若是皇上和皇后他们两人,根本就不用提醒他们,直接破门抓歼了。

    那只剩下绝儿和逸儿了,逸儿常年不在皇城,也要将他排除掉,目标又定在绝儿上了。

    这时,婉贵妃眸光一亮,慌忙说道:“对了,我想起来了,上次敬茶时,见檀汐平穿的衣料和绝儿的一样,该不会是她吧。”

    “嗯,婉儿说的也有道理。”尹天齐皱眉担忧地说道。

    那天尹天绝夫妇穿的可是同种颜色布料做的衣服,若真是那个女人,可就麻烦了。

    这个女人怪里怪气,满脑子的坏主意,根本猜不到她想的什么。

    婉贵妃咬牙狠道:“要不找杀手将她给杀了吧,省得提心吊胆的。”

    不管是不是她,她都要死!

    檀汐平这个女人早就该死了,一定要尽快将此人除掉,多留她一天,自己吃饭都香。

    “她的确要死,只是也要弄清楚到底是谁投的石头,毕竟她们夫妇都有可能。”尹天齐低眸又看了眼手布料,狠地说道。

    万一不是她,而是尹天绝呢,这就不好办了。

    毕竟杀女的要比杀男的容易,心里很不希望是尹天绝。

    随后,对着边的婉贵妃说道:“婉儿,我们现在各自回去,看看到底是他们的谁。”

    婉贵妃微微点头,“好,那我先回去了。”

    她现在只想回去好好洗个澡,将上这些脏东西洗掉,顺便想想办法,看能不能将那女人给处理掉。

    两人分别从不同的方向走了。

    等他们走后,言柒柒才从不远处的草丛里爬出来,重重呼出一口气,将上的杂草除掉。

    提着自己的裙摆看了看,见下面挂掉一块布,微叹了一声。

    刚刚她太不小心了,竟然留下犯罪证据。

    古人的衣服还真麻烦,这里到处都是杂草,很容易就会被挂掉一块布。

    不过,对于刚刚这对野鸳鸯说的话,也无所谓,即便没被发现,这两位也不会和她成为好朋友。

    现在还是去议和吧,毕竟出来的时间也有段时间了,正好看看尹天齐是怎样来破案的。

    ~~求月票~~~

重要声明:小说《毒女驯夫,邪王的小野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