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大秀恩爱(红包加更)

    这话让红儿的小脸越发的红起来,可以和她上穿的血红色衣服相媲美了。

    不过,口处的一腔怒火也跟着燃烧了起来。

    “呸!谁稀罕你负责,也不撒泡尿照照你的德行。”红儿哼了一声,满脸的不屑。

    随即朝着后面赶过来的马车飞去,稳稳地落在马背上。

    商南看着飞走的一抹红影,抬手摸了摸自己黝黑的脸,嘀咕道:“我长的怎么了,不就黑了点。”

    看了看刚刚摸到柔软的手,越发觉得手心痒起来,在衣襟上用力蹭了蹭,不但没起到一点作用,反而更加的

    想着刚刚的柔软,黝黑的脸又开始发烫起来。

    “商南,你傻愣在这里做什么。”言柒柒趴在车窗上,见那个黑包子看着自己的手站在路上,像傻了一样。

    刚刚见他和红儿两人打的火朝天,这会儿终于安静下来了,没想到竟然变傻了。

    被她这么一喊,沉浸在回忆当的商南顿时惊醒过来。

    就好像自己刚刚动的歪念被人透视了一般,俊脸不觉又是一红。

    只是脸太黑了,别人也看不出来他的变化。

    “没,没什么。”慌忙结结巴巴地说道。

    随后,飞跃上自己的马背上,拉着缰绳,瞥眸看向依旧怒气冲冲的红儿。

    红儿见他看自己,立即露出凶相,“看什么看,再看就把你的眼珠子挖了,手剁了。”

    “你——”商南本来想主动和拉进关系,毕竟损坏了她的清白就应该娶了人家,谁知这丫头依旧这么泼辣。

    算了,这事还是往后推推,再想办法吧。

    总之,红儿是他的妻子这是认定的事实,虽然她格泼辣和自己心目贤良淑德的梦人完全不符合,但她多少也有点可之处。

    呃,好像可的地方不多,只有一丁点,剩下的全是泼妇行径。

    “剁手?为什么要剁手?”夏北顿时疑惑起来,按道理商南无意看了她,挖眼睛就可以了,怎么连手也不放过。

    商南骑着马,将脸扭过来看向前方,不再说话。

    马车里的两人,一个趴在车窗上,一个悠哉地躺在地上。

    “阿柒,外面有什么好看的?”尹天绝斜眸看着她的背影,问道。

    言柒柒头也没回,将手伸出窗外,感受着外面的清风,“外面再不好看,也比看着里面的某人舒服的多。”

    “……”

    就这样,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拌着嘴,很快便到了檀府。

    云依汐和檀恒夫妇两人早早待在大门口迎接他们的宝贝女儿。

    见到马车两边骑着马的红儿,还有商南和夏北,顿时兴奋起来,“老爷,是平儿,平儿回来了。”

    檀恒见自己的妻子兴奋成这副模样,顿时无奈地叹了一声。

    她的眼神那么差都能看到,他更能看到,不过还是拍着她的手臂,安抚道:“是啊,平儿回来看你了。”

    “嗯嗯,我的平儿终于来看我了,还有你。”云依汐激动的眸光不停地闪烁着,就好像得到失散多年的女儿一样,貌似她们才分开三天。

    若不是要在后辈面前表现出贤淑的仪态,早就冲过去,大叫自己的女儿了。

    到了檀府门口,尹天绝立即从地上跃了起来,稍稍整理了下衣服,便从车内钻了出来。

    然后,很绅士地站在马车边伸手去接即将出来的言柒柒。

    言柒柒看了眼他的手,微微抽了抽唇角,她貌似不是那些走几步就气喘呼呼的千金大小姐。

    不过,还是将手放在那只好看的大手里,从车上跳了下来。

    走到云依汐和檀恒面前,微微点头道:“爹娘,你们可好。”

    “好,好。”云依汐再也顾不得什么仪态,伸手抱住自己的女儿,以表相思之苦。

    终于好说歹说将云依汐哄住了,便一起进了檀府。

    尹天绝一直和檀恒说着话,本来说的家常话但说着说着就说到政治上去了。

    这时,云依汐伸手拉住言柒柒的手,神秘兮兮地说道:“阿柒,他们男人之间的话,我们女人家也没什么好听的,走,和娘说会儿话。”

    看她的表,言柒柒心里便猜了个十之八|九。

    淡淡一笑,点头道:“好的,娘。”

    于是,便跟着云依汐到了另一间屋子里。

    到了那里,便将随的丫鬟指使走,关上门。

    若是外人看到她的行为,还以为有什么天大的秘密。

    将门窗关好之后,立即又折回言柒柒跟前,伸手出手,说道:“阿柒,娘给你的白布呢。”

    言柒柒唇角抽了抽,知道美人娘找她单独聊就是为了这事。

    郁闷地叹了一声,随后将那块染了尹天绝血的白色丝绸交给云依汐。

    云依汐立即接过来,打开一看,见上面一滴滴的血印在上面,犹如一朵朵的血梅花。

    唇角便大幅度上扬,露出一抹好看的弧度。

    不过,猛的又想到了什么,为了再次确认一下,伸手又拉过言柒柒的手臂,将她的袖子捋上去。

    见她的手臂光滑洁白,没有一丝的瑕疵,一直揪起的心也跟着回落了。

    这丫头终于破了完璧之,现在只希望她千万别生个女儿。

    言柒柒将袖子拉好,勾唇一笑,“娘,还要不要继续检查。”

    想要抹掉这颗守宫砂容易的很,虽然她不怎么会易容术,但弄些东西将一颗守宫砂掩盖住还是有把握的。

    不过,还好云依汐没检查她耳后,那里她和别人都看不出有什么,但她的娘亲可以看到。

    上次美人娘就是看了耳后便确定她没有**,所以这里必定有问题。

    “呵呵,不需要了。”云依汐抬手将她脸上的秀发别在耳后,叹道,“现在你已经为人妇,要好好服侍天绝,早为他生个儿子,最好在两年内生两个儿子。”

    言柒柒顿时觉得眼前一片乌鸦嘎嘎地飞过。

    她现在还是女儿之好不好,怎么可能三年抱俩。

    戏谑地笑道:“娘啊,两年抱俩是不是太少了,两年抱个七八个这才行。”

    “竟会胡说。”云依汐瞪了她一眼,“两年内哪能生七八个,你当自己是猪不成。”

    “呵呵……”言柒柒呵呵笑道,“生两次四胞胎就可以了。”

    “臭丫头。”云依汐笑骂道,“好啊,你生生看,若是真生四胞胎,娘给你带几个。”

    “呵呵,和你开个玩笑。”她又不是猪,怎么可能生的了那么多,更何况四胞胎也不是那么好遇的事。

    又和云依汐聊了一会儿,便到了该吃饭的时候。

    “阿柒,来吃块鱼,为夫知道你最吃鱼了。”尹天绝将剔好刺的鱼放进言柒柒的碗里。

    “……”

    “阿柒,想不想吃虾。”尹天绝拿了一只龙虾,仔细将龙虾的皮剥掉。

    然后,将龙虾放到言柒柒嘴边,“阿柒,吃虾。”

    言柒柒抬眼白了他一下,但看到云依汐眼巴巴的水眸一直盯着他们看,双唇微抿露出欣慰的笑容。

    便张口将剥好的部分咬了下来,吞进肚子里。

    看着他们小两口,你侬我侬的,羡煞了云依汐,立即用胳膊肘戳戳边的檀恒,“你看人家多体贴,你呢,只顾着自己吃饭,哼!”

    檀恒:“……”

    他们都老夫老妻了,更何况女儿女婿都在,怎么好意思做这些暧昧的事。

    不过,还是硬着头皮夹了块鸡,放进自己妻的碗里。

    一顿饭下去,言柒柒到了最后也没能将碗里的东西吃光,因为放的比她吃的还快。

    吃饱喝足之后,云依汐有睡午觉的习惯,和她说了一会儿话,便休息去了。

    尹天绝又被檀恒拉去,商讨一些国家大事。

    她对这些大事也不感兴趣,最后,在自己的住处待了一会儿,便换了男装,带着红儿出去逛了。

    在外面逛了一圈,看着周围人来人往的街道。

    她自从嫁给尹天绝之后,就没出去玩过。

    这时,言柒柒猛的看到前面有一道熟悉的影,好像是她的哥哥檀汐磊,“红儿,我们到那边看看。”

    走进一看,果然是他。

    不过,不是他一个人,在他边还站着一位绝美的女子和一位俊俏的小丫头。

    她们便是莫可儿和她的丫鬟青儿。

    难怪她回门都不见檀汐磊的踪影,原来在这里相会美人。

    “少爷,你……”

    “嘘!”言柒柒立即制止红儿,让她别出声。

    趴在墙的拐弯处,勾着头看前面的状况。

    这里距那边不是太远,他们聊天的内容基本能到。

    只见檀汐磊怀里抱着小磊——小白狐,温柔地看着莫可儿,“可儿,这是我特以为你抓来的小狐狸,你就收下吧,你无聊的时候可以和你玩的。”

    然后,用手指逗着白狐,“小磊,乖乖,来给可儿姐姐点点头。”

    那只小狐狸像是听懂人话一样,立即冲莫可儿乖巧地点点头。

    “来伸出你的小爪子,和可儿姐姐问好打招呼。”檀汐磊又在白狐的爪子上点了点。

    他的话音一落,白狐立即伸出它毛茸茸的爪子上下晃动了下。

    一边站着的青儿,立即惊叹道:“哇!小姐,好可的白狐哦。”

    伸手去摸摸白狐弹出来的爪子,喜欢的不得了。

    看着那只可的白狐,莫可儿冷漠的眸子出现一丝的波澜。

    -------

    今的一万八更新完毕,求月票~~

重要声明:小说《毒女驯夫,邪王的小野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