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她迷路了(求月票)

    “臭丫头,你今天从皇宫里挖了多少了,还嫌少。”尹向隆顿时瞪眼说道。

    檀家这女娃,虽财了些,也捣蛋了些,但她精灵古怪、聪慧过人,若是不动什么歪念的话,到和绝儿很配。

    对这女娃子,他倒也很喜欢。

    “没多少,没多少,加起来也不过万两银子。”言柒柒立即嘿嘿笑道。

    “……”这叫万两银子?貌似连尹天绝的,加起来应该有三四十万两了,外加一万两的黄金,这些银子足够普通百姓吃喝几辈子了。

    言柒柒猛的又想到了什么,立即开口问道:“那平儿是不是也有奉银?不会比这更少吧。”

    尹向隆唇角微微抽了抽,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嗯,王妃每年的奉银一万两,不过,这一万两应该够你一年的花销了吧,你为什么要这么多银子呢。”

    对此,他十分好奇,一位刚出嫁的女子要这么多银子做什么。

    还有据所知,绝儿这些年经管列天国的商业,从可是没少捞到油水。

    睿王府里的银子估计可以买下几座城池了,如今为睿王妃居然还这么的财,实在令人费解。

    “呃……”言柒柒眼珠子微微转了转,她自然不能像和别人说话那样,钱多了不烧手。

    这可是九五至尊,他人虽平和了些,但还是不能触动他的龙威的。

    偶尔说些搞笑的逗逗尹向隆,和他拉近些关系还不错,不过,也要懂的分寸才行,俗话说伴君如伴虎嘛。

    言柒柒沉思了下,稍稍清了下嗓子,豪言道:“平儿要这么多银子自然花销不完,是为了给我相公以后不时之需用的,正所谓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平儿自然要为相公的以后做打算,要做一个贤内助才是。”

    听了她这贤良淑德的话语,尹天绝只觉得眼前一片乌鸦飞过。

    明明是她财,偏偏将自己说成一副为君着想的嘴脸。

    尹向隆对她说这话严重怀疑,不过还是要鼓励一下,“嗯,不错,知道为自己的夫君着想最好。”

    这时,又想到一件事来,不由问道:“刚刚朕来这里时,好像听到是平丫头在喊刺客,平丫头哪里有刺客。”

    “这个……”言柒柒眼珠子微微一动,瞥向一边的皇后,别有深意地说道,“回皇上,在皇后娘娘拿出飘香炉让平儿跪的时候,平儿看到门外有人影闪过,就以为是刺客,所以才大喊起来。”

    虽然,她可以拉上司徒静,在前不久她说门外有人看,的确是在帮她,但是否真心想帮她,就不能确定了。

    为了不闹笑话,还是不拉她司徒静的好,对于她眼的厌恶之意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不过,她的这个想法才出现,一边的司徒静便开口说话了,“是啊,皇上,静儿当时也看到门外有人影出现,这才出声说了出来。”

    言柒柒慌忙顺着她的话说道:“对啊对啊,当时我听到晋王妃说有人在门外看,我才看到外面有人的,随后门开了,我看到有人跑了进来,所以我便认为是刺客。”

    说完,还冲着司徒静笑了下,谁知,司徒静冷哼了一声,瞥首不理会她。

    言柒柒碰了一鼻子的灰,无趣地摸摸鼻子。

    “平儿,说有人倒可以理解,但你是怎么想到刺客的。”尹向隆依旧揪住不放,看她做何解释。

    “呵呵……”言柒柒呵呵一笑,应对的话随口便来,“那时看到针刷子和飘香炉,一下子被吓坏了,眼睛和脑子也跟着不好使了,所以就认为是刺客了。”

    “……”

    这话也太牵强了,不过,也罢,没闹出什么人命来。

    尹天绝听了针刷子和飘香炉这两个词,俊脸又沉了下来。

    “好了,朕还有事要处理,你们这两对新婚夫妇没事就回府吧。”尹向隆站起来,又看了下满地的狼藉,不觉叹了一声,抬脚走了。

    等尹向隆走后,尹天绝微低敛了下眸子,正好看到落在不远处的针刷子,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微微运功将那针刷子吸了过来,拿在手里来回看了下,眼顿时厉色尽显。

    抬眸看了一眼正要走的皇后,捏着刷柄的手慢慢收紧。

    突然,他手的针刷子快朝着皇后去……

    皇后看着飞过来的针刷子,顿时傻了眼,脸色都变成惨白。

    那刷子经过她的耳际飞了过去,皇后只觉得耳朵一痛,本能地伸手摸向耳朵,手上出现一滴的血来。

    不用看,也知道刷子蹭破了耳朵的一块皮

    一直待在旁边不语的尹天齐立即闪窜到皇后面前,怒视着尹天绝,“尹天绝,你到底在做什么,她可是皇后,虽不是你亲生母亲,但也是你的嫡母,这可是大不敬。”

    尹天绝不以为然地冷声道:“本王,没有母亲,这是给她一个警告,若是再敢动阿柒,下次可不是从她耳边飞过了。”

    说完,便不理会众人的眼光,直接拉着言柒柒走了。

    “太可恶了,竟然如此对本宫!!”皇后从惊吓反应过来,顿时气的咬牙切齿。

    她绝不会放过他们!

    一甩袖子,抬脚便走,这时,脚突然痛了起来,朝着地上扑去。

    尹天齐慌忙伸手拉住她,这才没摔个狗吃屎,“母后,你没事吧。”

    “都是那个该死的檀汐平,用飘香炉砸母后。”皇后想到刚才言柒柒发疯的那段,心里就愤恨不已。

    “一会儿,还是让太医看看,看是不是伤到骨头了,以后母后还是少惹她的好。”尹天齐微微蹙了下眉,又抬头对着宫女喝道,“去将母后的凤鸾带过来。”

    他也恨不得檀汐平死,只是那女人太精了,母后她们哪里是她的对手,必须想个万全之策才行。

    皇后坐在椅子上,狠声道:“说的倒轻巧,此仇不报,难消心头之恨。”

    又瞥向正帮着婉贵妃整理仪容的司徒静,尖酸刻薄道:“别人怎么对本宫也就罢了,没想到娶了个媳妇,不但不帮忙,反倒胳膊肘往外扭,要这个媳妇干什么用。”

    司徒静知道是在说她,但没有出言反驳,直接无视掉,继续为婉贵妃弄头饰。

    “呵,姐姐说这是什么话,静儿她只不过是个诚实的孩子,实话实说罢了,什么胳膊肘往外扭,说话也不嫌嘴巴酸。”婉贵妃冷嘲讽道。

    虽然对静儿刚刚帮檀汐平的事,很不满意,但总归是她亲侄女,还容不得别人欺负。

    “你……”皇后顿时气急,指着她怒道,“本宫,说的是儿媳妇,管你什么事。”

    婉贵妃冷冷一笑,“静儿可是妹妹的亲侄女,妹妹不向着她说几句,难不成让别人欺负死。”

    “走了,静儿,这里太脏了,不适合聊天。”随后,拉着司徒静站起,便朝着门口走去。

    等婉贵妃走出去之后,皇后气的直骂道:“该死的司徒婉儿,都和本宫作对,早晚让你们一个个死在本宫手里。”

    尹天齐微微蹙了下眉,“好了,母后,这些人都不是省油的灯,以后还是少惹她们的好。”

    “嗯,齐儿说的也没道理。”皇后咬牙道,“我们明的不行,用暗的。”

    “好。”尹天齐敷衍地应了一声。

    ··········

    尹天绝和言柒柒出了太和,便朝着皇宫外走去。

    这时,尹天绝突然想起一件事还没办,便让言柒柒在一座凉亭等候,自己又折了回去。

    言柒柒无聊地坐在那里,拿着石子打着花园里的蜜蜂,飞虫之类的。

    抬头猛的看到不远处走来一个人,顿时站了起来,朝她走了过去。

    “嗨!”言柒柒主动上前和司徒静打招呼,一脸和气地笑道,“今天多谢你的帮忙。”

    虽然,人家一直没甩过好脸色给她,但毕竟受人之恩。

    呃,貌似没有帮忙,对付皇后这些跳梁小丑,也是游刃有余。

    司徒静冷冷地瞥了她一眼,略有不耐烦地皱了下秀眉,“别太自恋,我只是不希望被连累,才不是要帮你。”

    说完,看也不看言柒柒,快步朝前走去。

    知道绝哥哥喜欢这个女人,若是她受伤了肯定会伤心,自己现在也只能做这么多了,希望绝哥哥能快乐就好。

    她现在也明白了,喜欢一个人并不是非要得到他,只要他快乐就好。

    言柒柒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唇角微微抽了抽。

    好吧,既然别人不要她的感谢,那她也没必要继续将脸贴冷股。

    过了没多久,尹天绝就回来了,直接带着言柒柒回了睿王府。

    到了王府之后,听下人说司徒鸿天找尹天绝,于是,他便走了。

    言柒柒没让红儿和绿衣跟着,自己无聊地在王府里兜圈子,探查一下王府的环境。

    还别说,睿王府比檀府要大的多,而且构造也优雅别致,虽豪华,但却不生硬。

    对于这里布局,她还是蛮喜欢的。

    顺着一条鹅卵石小道,一直朝前走。

    见四周竟然出现茂密的树林子,一时好奇,便朝里面走去。

    走着走着,顿时发现有些不对劲。

    她竟然迷路,找不到出口了!

    四处打看了一番,才发现这里设有阵法——

    -------

    ~~求月票~~

重要声明:小说《毒女驯夫,邪王的小野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