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皇帝被嫌弃了

    “呵呵,小姐你现在已成人妇,不能再梳以前的发型了。”绿衣微抿着唇,暧昧地冲着言柒柒笑了笑。

    昨天睿王将她们赶出去,在里面待了很长时间,才出来。

    虽然间让送了一盆水,还有最后无缘无故掉进来一个男人,但这么长的时间足够他们办事了。

    更何况,在睿王走出来时,还特意吩咐她们没有需要就不要进去打扰,一切都昭示着门主和睿王之间发生了那种关系。

    言柒柒看她笑的满脸暧昧,便知道她想歪了。

    微微撇了下嘴,也没做任何解释,想歪就歪着吧,反正对她也没什么坏处。

    弄好之后,便和尹天绝出去了。

    趁着马车朝着皇宫走去……

    “你为什么不骑马?”在马车内闲的无聊,便和尹天绝聊起天来。

    尹天绝枕着手臂,倚在软榻后面,戏谑一笑:“坐马车多好,还能躺着休息,又有美人陪伴。”

    “切!”言柒柒白了他一眼,学着他的姿势躺在软榻上,脚不停地踢着,显示她现在很无聊。

    尹天绝在她的两条来回晃的小腿上扫看了一眼,“阿柒,注意点形象。”

    “这里有人吗。”言柒柒装作四处查看,“人呢,没人注意什么形象。”

    尹天绝额头上顿时出现无数条黑线,伸手捏住她的小嘴,咬牙道:“难道我不是人吗,嗯。”

    “呜……放开,呜,魂淡……”言柒柒用力拉着脸上的手,不清不楚地叫着。

    这时,突然马车咯噔一声,动静很大地晃动了下。

    尹天绝的子正好朝前趴去,和那双垂涎已久的红唇紧紧贴在一起,顺势将她压在软榻上。

    柔软的触觉让他舍不得离开,虽然车夫将马车没架好,但他不怪罪他,反倒还要感谢他。

    既然有了这么好的机会,尹天绝也不再客气,开始在她的樱唇上蠕动起来。

    单手锢着她的脑袋,让这个吻加深。

    就在他的粗舌即将探进去的时候,车帘突然被拉开了。

    “王爷,外面……”车夫说到这里嘎然停止了,因为他看见了不该看的,幸好他反应快,慌忙将车帘从新合上。

    整颗心还在不停地乱跳着,完了完了,这下估计要被踢出睿王府了。

    被他这么一打扰,言柒柒便用力推开上的重量,坐了起来,擦了下嘴,瞪着边意犹未尽的男人。

    该死的臭男人,无时无刻都想着占她的便宜。

    尹天绝心里虽很不爽,但还是伸手将她额前的碎发整理好,顺带着在她的脸颊上捏了一把,沾点小便宜。

    “阿柒,你先在这里等着,我出去看看。”随后,便跳下马车。

    见前面有很多的石块,挡着道路,每一块石头足有两个成年人的怀抱那么粗,大概有二三十块。

    言柒柒也跳了下来,看到这条小路上竟然出现这么多的石块,不由心下起了疑惑。

    从睿王府到皇宫要经过一条小路,也就是这条,一边是树林,另一边是条小河。

    若想马车过去,必须将这些石块搬离不可,当然若是舍弃马车就不用了。

    “这是怎么回事,以前有吗?”言柒柒脱口问道。

    话说出来,便觉得问了一个无聊的问题,以前若是有石头,路径此地的尹天绝和尹天齐还有别的大臣们,肯定将它们搬走了。

    如此说来,这些石头多半是人故意放到这里的,而且还没多长时间。

    尹天绝微微蹙着眉头,摇头道:“没有,这些石头是人故意弄到这里来的,昨天还没有。”

    到底是谁将这些石头放到这里的,脑海里顿时出现一个人来,莫非是尹天齐做的?

    估计是想让他们迟到,故意想让他和阿柒出丑吧,不过,这是不是有点无聊了。

    这时,从不远处走来十来个扛着锄头的农民。

    言柒柒顿时有了主意,这些人来的太巧了,正好可以帮上忙。

    等他们来到这里,立即上前拦住他们,“朋友,可不可以帮忙将这些石块挪开,事成之后,我们会付给你们报酬。”

    那些人想了一下,又朝着石头那边看了看,便点头答应了下来。

    随后,他们便开始搬运了起来,不消片刻,便将这些石头处理完毕。

    尹天绝给车夫一张一千两的银票,让他交到这些人手。

    那车夫立即拿着银票,走到搬石头的农民跟前,将银票递上。

    其一位农民伸手去接银票,突然,尹天绝黑沉着俊脸,出声喝道:“别给他。”

    只是晚了一步,那人的手已经触到银票上面。

    车夫松开银票,转疑惑地看着尹天绝,“王爷,怎么了?”

    他话音刚落,只听见后,“扑通——”“扑通——”几声响。车夫立即转过,只见那些刚搬过石头的人全部倒在地上,口吐白沫,脸色变得黑如墨汁,动弹了几下,便死了过去。

    车夫“啊——”的叫了一声,接着他也倒在地上,症状和那些人一样,死了。

    不用想,多半是有人在石头上下毒了,而且是致命毒药,只要碰一下,不消片刻便会死亡。

    这估计又是冲着尹天绝来的,看来想杀他的人太多了。

    “这些人怎么办,他们都是一些无辜的百姓。”言柒柒看着这些正要去田里干活的淳朴百姓,心里顿时像打翻了五味瓶一样。

    她虽杀人无数,但都是些该死的人,可这些无辜的人只不过想挣点小钱贴补下家用,却因他们惨死。

    尹天绝见她眼圈有些发红,微微叹了一声,抬手拍拍她的脊背,“放心,回来我会派人去附近村子里调查一下,给他们家人一些银两,做补偿。”

    平时心狠手辣的阿柒,也有慈悲缅怀之心,她的本还很善良。

    又在这些尸体上扫看了一眼,眸光一凛,微微运功朝着这些尸体打去。

    被打到的尸体瞬间燃着了起来,十几具尸体很快便燃尽,就连那张银票一并烧了。

    言柒柒看着已经化为灰烬的尸体,只是蠕动了下唇角,也没说什么。

    这些尸体若是被人沾上,肯定还会有人毒死亡。

    给他们的家人补偿银两,虽无法弥补他们的伤痛,但也只能这样了。

    接下来,尹天绝弃掉马车,直接背着言柒柒朝着皇宫飞奔过去,这一路上再也没有遇到意外。

    尹天绝飞到了皇宫的太和,便落了下来,不顾众人异样的眼光,将言柒柒从上放下来。

    这时,尹天齐和司徒静已经到了,正坐在那里和皇上皇后还有婉贵妃聊天,显然已经敬过茶了。

    他们飞到内,顿时引起众人的注意,齐齐将眸光放在他们上。

    “没想到睿王夫妇来的晚也就罢了,来这里的方式也别出心裁。”皇后横眉冷眼地挖苦道。

    尹天绝对于皇后暗讽的话语也不做理会,带着言柒柒走上前,先和皇上见了礼,又象征地和皇后还有婉贵妃见了礼。

    “绝儿,今天怎么来这么晚,还有你怎么背着自己的王妃过来,这也太不成体统了。”尹向隆微微蹙了下眉头,表达了下自己的不满。

    尹天绝低着头,拱手道:“回父皇,儿臣和阿柒昨晚睡的太晚,所以今天起的有点晚,害怕耽搁了父皇的事,才出此下策背着阿柒过来,这样比较快些。”

    “哦,是吗。”尹向隆抬眸看了眼下面站着的一对新婚夫妻。

    顿时脸露暧昧的笑容,呵呵笑了起来,别有深意地说道:“嗯,这个朕理解,理解,念你们是新婚第一天,就不说你们什么了,不过,下次可不许这样了。”

    言柒柒听了这话,顿时在心里暗暗翻白眼。

    分明是误会了,还以为他们昨晚上大干了一场,看来这位还真是为老不尊,竟然和下辈开起玩笑来。

    尹天绝稍稍挑了下眉,斜眸看向言柒柒说道:“是父皇,儿臣遵旨,以后不会再起晚,只是保证不了阿柒。”

    他的话很明显,那意思是说,以后会将她那个下不来……

    言柒柒鼓着小嘴,抬眸瞪了一眼边的男人,小手悄悄地来到他的后,在他后面发狠地拧了一下。

    不过,貌似捏的手疼,这家伙的皮太紧实了。

    尹向隆顿时满意地点头道:“嗯,好,这样才是朕的好儿子,哈哈……”

    说着,便爽朗地笑了起来。

    言柒柒再次翻白眼,老顽童一枚!

    见尹天绝他们来晚,皇帝不但没出言责罚,反倒和他们开起玩笑来,尹天齐顿时心里妒火冲天。

    于是,没好气地说道:“父皇,今天为了我们敬茶之礼,连早朝都取消了,快点吧,别再耽搁父皇的时间了。”

    尹向隆也点头同意他的话,收起脸上的笑容,说道:“齐儿说的对,快点敬茶吧,敬完之后,朕还要见一下苏侍郎。”

    “是,父皇。”尹天绝伸手拉住言柒柒,开始敬茶。

    第一杯所敬之人,自然是当今圣上。

    言柒柒和尹天绝跪在地上,将手的茶奉上。

    尹向隆喝了他们的茶水,又拿出两个红包来,交到他们手。

    “怎么这么薄?这也太抠了。”言柒柒摸着手的红包,拧眉嘀咕了一句。

    正喝茶的尹向隆听到她这一句,“噗——”的一下,全喷了出来。

    幸好尹天绝手快,及时将言柒柒拉离危险地带,这才没被喷到。

    ------

    ~~~~求月票~~~

重要声明:小说《毒女驯夫,邪王的小野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