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大婚2

    尹天齐骑着马悠哉地走了过去。

    到了同是新郎官的尹天绝边,拱了拱手,邪笑道:“四弟喜得佳偶,恭喜恭喜。”

    尹天绝微蹙了下眉头,同样拱手道:“大皇兄,同乐。”

    “本王有什么好乐的,娶的不过是正常人家的女儿。”尹天齐瞥眸饶有深意地看了一眼言柒柒所坐的花轿,勾唇讽刺一笑,“那里有四弟如此有福,娶了一位特殊的女子,想必以后睿王府定会很闹。”

    “这个就不劳大皇兄心,王府里有了阿柒自然会很闹。”尹天绝略有些不耐烦地说道。

    若不是今天是他们大喜之,才懒得和他在这里闲扯。

    尹天齐假装没看到他脸上的不耐烦,继续很有兴趣地问道:“对了四弟,我真的很想知道和一位野,呃由老虎养大的女子行周公之礼是什么滋味。”

    “啧啧,必定很激烈,若不然那天也不会将帐篷都搞塌了,真很好奇和一位野兽做这种事滋味如何。”说话间,脸上带着嘲讽的笑容。

    尹天绝紧紧捏着缰绳,俊脸已经沉了下来,不过,很快便不以为然地笑了笑。

    幽幽说道:“和野兽行周公之礼,至于滋味如何,本王也不知道,若是大皇兄想尝尝,大可以抓一头母老虎试试,想必很合大皇兄的胃口,野兽配野兽多好的搭配。”

    “你……”尹天齐本想埋汰一下他,没想到反了过来。

    尹天绝侧首温柔地看了一眼后的轿子,“在本王心阿柒是最完美的女子,任何人都无法和她相比。”

    转过头对着尹天齐别有深意地说道:“和相的人在一起,大皇兄,你说那种滋味是什么呢。”

    至于阿柒的滋味,他也想知道,不过,应该不远了。

    尹天齐自然听懂他说话的意思,暗讽他和司徒静不是真心相,是为了利益在一起。

    这点尹天绝说的不错,和所之人在|上办事如置天堂,而和不的女子也仅仅是为了满足体的需求,完事之后索然无味。

    他也有喜欢的女子,想着她曾经在他下婉转吟,哭诉哀求,楚楚动人的模样,不由某处又是一紧。

    若是今娶的人是她那该多好,只是份的不同,造就他们只能偷偷摸摸,什么时候他们才能真正的在一起呢。

    为了她,他一定要拿到皇位,到时和她在一起就不会有诸多的阻隔。

    尹天齐如此一想,对皇位的炙之心又增加了不少。

    “大皇兄,你若是不走,那本王可是要先行一步。”尹天绝看了下天色,拧眉催促道。

    他虽不信奉鬼神之说,但还是不希望他和阿柒拜堂误了吉时,为了和阿柒白头偕老,绝不能有半点差错。

    尹天齐收回脸上那点异样,哈哈一笑,调侃道:“怎么四弟等急了,是不是想回家抱着美人啊,毕竟第一次成亲,本王也体谅你,以后多来几次,就习惯了,哈哈哈……”

    尹天绝也不恼,像是在宣誓一样,正色说道:“本王这辈子只拜这一次堂,本王的妻子只能是阿柒。”

    “是吗,看不出四弟还。”尹天齐不由转向后的花轿,轻蔑地笑看了一眼。

    估计花轿里的司徒静应该听的到这话。

    坐在花轿里的司徒静仔细听着他们的讲话,当听到这一句时,小脸顿时变得煞白。

    紧咬着下唇,眼泛出一层水雾。

    她最近才想明白,绝哥哥从来没喜欢过她,甚至连正眼看都没看过她一下,从小到大都是她一厢愿。

    现在她又被尹天齐给玷污了,更加配不上绝哥哥了。

    司徒静微微出了一口气,撩开头上的盖头从轿子的缝隙里看着她仰望依旧的背影,眼的泪水再也控制不住,流了出来。

    今生无缘了,只要他过的好就行,现在她已经想清楚了,有些事是勉强不得。

    随后,司徒静移眸看向尹天齐,眼多了一抹狠厉。

    对于这个皇位,尹天齐是得不到,即便得到了她也会想办法毁了。

    她会帮绝哥哥登上皇位,只希望来生换他多看几眼。

    又望了尹天绝一眼,拿出锦帕将脸上的泪水拭去,把盖头弄好,又像一个木偶人坐在那里。

    尹天绝不想和他继续罗嗦下去,拧眉冷声说道:“大皇兄,你若是不走,请让道,本王还要急着赶回去成亲呢。”

    “呵呵……”尹天齐挑眉笑道,“走,当然走了,本王也要赶吉时拜堂。”

    随朝着尹天绝拱了拱手,邪邪一笑,“多谢四弟让路,哈哈……”随后,打马朝前走去。

    尹天绝看着他离去的背影,也没多想,只是微微蹙了下眉头,便朝着前面走去。

    等他还没走出几步远时,只听后面“嘭——”“啪——”“咚——”几声响过之后。

    “啊哟——”便是某女的痛呼声。

    尹天绝慌忙朝后看去,发现抬轿子的八个人有几个趴在地上,而轿子翻倒在地上。

    立即飞过去,只见轿子一侧的两根棍子断掉了,不用想也知道这是谁干的。

    刚刚只顾着和尹天齐拌嘴,都没注意他什么时候在轿子的抬杠上做了手脚。

    猛的又想到轿子里的言柒柒,慌忙蹲下子正要钻进去。

    不过,言柒柒已经爬了出来,只是头上的盖头依旧盖着。

    等她出来,立即怒声问道:“刚刚怎么回事,怎么会翻轿子了。”

    她睡的正香的时候,突然,轿子翻了,让她整个人从软榻上滚了下来,这到底是那个魂淡干的。

    正要掀盖头去看,不过,还没掀开手便被人握住了,“阿柒,洞房之前,是不能掀盖头。”

    她新娘妆只能他一个人看,外人休想。

    言柒柒撇了撇嘴,不得不妥协,“刚刚到底是怎么回事?轿子好好的怎么会翻了?”

    她太困了,对于外面发生的事完全不知道。

    也不知道怎的,这一觉睡的这么死,估计有尹天绝在,对外面的警觉就不那么强了。

    尹天绝见她真的不知道,便猜出来她刚刚在做什么,无疑肯定是在睡觉。

    稍稍抽搐了下唇角,开口说道:“刚刚尹天齐的迎新队伍从这里经过,想必是他干的。”

    竟然敢在他眼皮底下做手脚,还害得阿柒翻轿子,让他们成亲出丑,这笔账先记着,以后一定要好好算一下。

    “尹天齐?”言柒柒偷偷地掀开一角,朝前看了下,见前面不远处有一队迎亲队伍正缓缓朝前行走,不用想也知道是尹天齐的。

    该死的!竟然敢对她下手,真当她是只病猫啊。

    言柒柒眸光稍稍一闪,朝一边招招手,“红儿,过来。”

    “小姐,什么事?”红儿立即走上前去询问。

    言柒柒勾唇一笑,“他给我送了这么个大礼,我们总要懂礼数还给他一个更大的。”

    她成亲的队伍出了乱子,那尹天齐的也别想好。

    “红儿,你找一串大炮竹,把炮竹栓在马尾巴上,头朝着尹天齐迎亲的队伍。”言柒柒双手抱怀,痞声说道。

    红儿顿时明白她要干什么了,连忙拱手,“是,小姐,属下这就去办。”

    尹天绝自然也明白她的意图,微微叹了一声。

    他的这位小女人还真是睚眦必报,而且立即就报,绝不拖延,以后得罪谁也不能得罪这个小妮子。

    红儿很快从前面放炮竹的人手要来一大串的炮竹,找了一匹马,将炮竹栓在马尾巴上,用打火石将炮竹点燃。

    接着,响起噼里啪啦的鞭炮声,那匹马顿时受了惊吓,抬起前蹄嘶鸣一声,然后,发疯似的朝前跑去。

    直冲着尹天齐的迎亲队伍撞去。

    尹天齐正为自己刚刚动的手脚,而沾沾自喜,突然,后面传来惊呼声,立即朝后面看去。

    只见一匹受惊了的马,疯一样地冲了过来。

    顿时将整个迎亲队伍搞的人仰马翻,惊呼声四起。

    更甚的是,疯马所到之处,随行的马都受到了惊吓,开始跟着发疯起来,整个迎亲队伍顿时变成一锅粥。

    不过,可苦了花轿里的司徒静,她的轿子被轿夫扔了,又被疯马踢翻在地,整个轿子在地上滚了滚。

    只听到里面司徒静的痛呼声。

    尹天齐见疯马又冲着他跑过来,他的坐骑也受到了惊吓,开始不受控制,撒开四蹄乱窜。

    他那里还顾得上别人,慌忙纵从马上飞了起来。

    这才发现刚刚冲他们撞来的马尾巴上系着炮竹,上面的炮竹已经快燃尽,不过,还在不停地“噼里啪啦——”的响着。

    扭头朝着尹天绝的队伍看去,见他们正站在那里看着闹。

    放疯马的人肯定是他们干的,本想让他们丢下人,没想到他更狼狈,顿时心里气恼不已。

    这时,两名丫鬟将司徒静从轿子里扶了出来,只见她头上的盖头已经掉了,整张小脸顿时露了出来。

    由于她刚刚哭了一会儿,脸上的妆容有些花,正好被尹天齐看到。

    不用猜也知道她在刚刚哭过,肯定是为了尹天绝的话哭的。

    本来心里就恼怒不已,自己未来的王妃又为别的男人哭,虽不喜欢她,但做为一个男人怎么能忍受这种事。

    ------

    还有一章~~

重要声明:小说《毒女驯夫,邪王的小野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