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天降银子啦

    “你还是背着我吧,这样飞不舒服。”言柒柒将腰间的大手扳开,转到尹天绝的背后,拍拍他的脊背,示意他蹲下去。

    拦住腰飞行,总感觉有些不好受,相比骑在他上就好受多了。

    尹天绝微微叹了一声,便宠溺地蹲下子,“上来。”

    这辈还没人敢骑在他上,没想到却让她接二连三的当马骑,不过,他也乐得自在。

    言柒柒毫不客气地趴在他上,伸手搂住他的脖子,将双腿夹在他腰间,“好了,可以走了。”

    “趴好,外面有风,最好将脑袋埋在本王的脖间。”尹天绝柔声提醒道。

    随即,双手扳住她的双腿,纵飞了起来。

    夜默寒看着远去的两人,眼眸升起一抹复杂之意,不过,瞬间消失不见,提脚追了过去。

    “阿柒,冷不冷?”现在已经入秋,又是半夜时分,天气有些凉了,尹天绝便开口询问道。

    “还能接受。”言柒柒摇头说道。

    这时,后传来一道邪魅的声音。

    “没想到一向杀人如割草的睿王,如今竟然对一位小丫头言听计从,实在是让人难以想象,若是被你的敌人看见了岂不笑话。”追赶过来的夜默寒连讽带挖地说道。

    语气间,貌似带着一丝的嫉妒。

    尹天绝侧眸看了他一眼,对他说的话也不生气,反倒是乐在其。

    挑了下俊眉:“她是本王的女人,当然要无条件宠,她提出的要求本王也会全部做到。”

    他说的话像是在示威,但却说的那么的自然,没有一丝的赌气。

    言柒柒不由心一动,一抹暖流瞬间滑过。

    看着下宽厚的脊背,心里不觉有了一丝踏实。

    将脑袋慢慢搁在他的肩膀上,他上淡淡的清香扑入鼻间,温的气息从他体上传出来,钻出衣服外。

    “阿柒,是不是困了?”见她的头搁在他上,尹天绝忍不住侧着头问道。

    大晚上跑出去,到现在还没睡,困了很正常。

    言柒柒抱着他的脖子,脸贴着他的肩膀,微微闭上双眼,轻声“嗯。”了下。

    “你再坚持一下,很快就到地方了,那里有本王的休息之处,若是真受不了了,你就闭眼睡吧。”尹天绝说着,脚下的度便加快了不少。

    很快将正沉思的夜默寒甩到后去了。

    没过多久,三人便来到西郊正开采的铁矿。

    到了地方,言柒柒便从尹天绝上跳下来,一点困意都没有。

    尹天绝见她没什么睡意,也没再多问,估计是在路上小睡了一会儿吧。

    他们到了这里,很快有人去通传了。

    由于一些事,檀汐磊今晚没回家睡觉,便住在这里。

    睡的正香的时候,有人来通报说睿王过来了,顿时从|上跳了起来,连忙将衣服穿上。

    这个尹天绝脑子里是不是进水了,大半夜的来这里做什么。

    再折腾他,回头他便劝平儿改嫁!不过,这个貌似有点不可能,圣旨已经下了,他们还没那个抗旨的能力。

    来到一个简易的小木房里,还没踏进去便开口说道:“哟,妹夫,你怎么来了,是不是半夜做噩梦了,怎……”

    正说着,忽见里面还有别人坐在那里,其一位还是他的宝贝妹妹。

    不由眉头皱了起来,先向其他两位见了礼。

    然后,将言柒柒揪到一边,“平儿,你不好好在家里睡着,跑这里做什么,还有你来爹娘知道不知道。”

    他这话问了也是白问,爹爹和娘亲肯定不知道,若是知道了,他这个宝贝妹妹也不会站在这里。

    “呃……”言柒柒咬了下嘴唇,嘻嘻一笑,“我晚上睡不着,然后,睿王有事来找我,于是,就让他带我出去溜达溜达。”

    “哦,这样啊。”檀汐磊也不再怀疑,对于他这个妹夫爬墙的事,他也有所耳闻。

    尹天绝走上前去,拉着言柒柒的手,柔声问道:“阿柒,你还困不困,若是困了里面有间屋子,那里有张,你可以在上面睡会儿。”

    “不困了。”言柒柒立即摇头道,开玩笑,若是想睡觉就不来这里了。

    “那好,你在一边玩吧。”尹天绝抬手揉了揉她顺滑的秀发,然后,看向檀汐磊说道:“大舅子,你去把账本拿过来。”

    言柒柒再次被恶寒到了,不由又翻了个白眼。

    “阿柒,女孩子家少翻白眼,不好。”尹天绝伸手蒙在她的双眼上,勾唇笑道。

    “咳咳……”显然又有人看不下去了,夜默寒凉凉说道,“还是快点把账本拿出来,我可是有很多事要做。”

    尹天绝斜睨了他一眼,“等不急,可以先走。”

    “……”夜默寒顿时被噎住了,若不是现在有事求他,早就不甩他了。

    很快,檀汐磊将一堆的账本拿了过来,三人凑在一起,商讨着有关铁矿事宜。

    言柒柒对这些也不大感兴趣,便走出木屋。

    现在是半夜,开采已经停工了,在一边,扎了不少的帐篷,里面睡的应该是工人,外面还有时不时巡逻的侍卫。

    四周盆火一簇一簇的,映的夜色也没那么黑。

    今晚上,天空没有一颗星辰,有种沉沉的感觉,看况用不了多久会降一场雨。

    言柒柒在这里胡乱逛了一圈,看了下古人开采矿石所用的工具。

    就在这时,天空出现一道闪电,划破整个夜空,接着便是一声巨雷,响彻整个山谷。

    晕!真被她说了,今晚看来要下一场大雨了。

    正要抬脚回去,不经意间朝着前面撇看了一眼,顿时脸露疑色。

    只见那些闪电道道劈的位置都基本在那一片,这边却没有。

    在闪电的照耀下,言柒柒看到那边隐隐约约有些迷雾,不像是雾气,倒像是粉尘之类的。

    连忙进了小木屋,走上前,打断坐的跟大爷似的三位,“哥,你过来,我问你几句话。”

    “做什么。”檀汐磊虽不解,但还是站起,和她出了小木屋。

    当然尹天绝一定会跟过去,夜默寒为了凑闹,也尾随了过去。

    言柒柒指着雷电闪烁的地方,问道:“那里的水是不是带有黑色的东西,很不干净。”

    “咦?平儿,你怎么会知道?”檀汐磊不觉惊疑道,“你以前来过这里?”

    “没有。”言柒柒立即拉着檀汐磊的手臂,兴奋地说道:“若是我没猜错的话,前面不远处必定有露天煤,而且还是优质的露天煤。”

    这可是一座宝库啊,想着有白花花的银子可赚了,她的一双水眸都笑成两弯月牙了。

    不过,貌似她的话让在场的三位听不懂,都疑惑地看着她,表示很费解。

    “阿柒,什么是露天煤,煤是什么东西。”尹天绝上前问道,顺便将言柒柒拉着的手臂给扯下来,扔到一边去。

    即便是她哥哥,也不行。

    言柒柒一听,兴奋的笑容顿时僵在脸上,“你不知道什么是煤?!”

    “不知道。”

    言柒柒有点小郁闷了。

    细细一想,她来这里也有一段时间了,的确没见过这里的人用煤做饭的,看来在这个时空煤还没被人挖掘使用。

    随后,言柒柒便开始和他们讲了起来。

    “煤,这东西可以取代柴火,而且它燃烧的量要比柴火要多的多,……”

    “平儿,什么是量?”遇到不解的地方,檀汐磊立即提了出来。

    言柒柒白了他一眼,“你就当成比干柴耐用好了。”

    随后,又举了几件煤的好处,当然,也将使用煤时的危险说了些。

    夜默寒低眸沉思了下,随后,眸光一亮,“那煤用来打铁是不是也比干柴要好上很多倍。”

    “嗯,聪明。”言柒柒给他一个赞赏的眼神,“用煤打铁最好不过了,又快又好。”

    见言柒柒冲着夜默寒笑,尹天绝心顿时不爽起来,伸手将言柒柒的脸转向自己。

    侧眸看着夜默寒,冷冷说道:“本王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在列天国若是没有父皇的同意,任何人都难开采矿产,这些想必你是知道。”

    夜默寒心虽不爽,但也没办法,幽幽说道:“这个是自然,若是煤真的如阿,檀小姐说的那样好用,我会用钱来买这些煤。”

    说话间,不由撇看了一眼言柒柒,眼闪过别样的异色。

    “自觉点最好。”尹天绝便抬首朝那边看了看,只见那里依旧是条条闪电打个不停。

    低眸凝视着言柒柒,“阿柒,今晚还是算了,等明天晴了,我们再过去看看。”

    他的女人就是与众不同,这种稀奇的东西都知道。

    唔,越来越怀疑这妮子是在深林长大这一说了,她到底经历了什么?

    这些事以后慢慢调查,现在还不能太紧了。

    “嗯。”言柒柒微微应了一声,现在自然不能去,除非他们不想要命了。

    突然,这时,从天上降下雨来,他们立即退回屋。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四人只能待在这个小木屋里,等着天亮了。

    尹天绝他们三个大男人,在一起说着有关铁矿上的事。

    她又不感兴趣,听的哈欠连连,便站起去了里屋睡去。

    躺到|上,由于太困了,竟然不受外面三人的干扰,睡着了。

    她正睡着,突然,感觉到有一张湿润柔软的东西在她脸上蹭着。

    被蹭过的地方,不觉酥酥麻麻的。

    猛的想起来这是什么东西,顿时睁开双眼——

    ------

    ~~~明最少一万五,求月票~~~

重要声明:小说《毒女驯夫,邪王的小野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