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某人吃瘪了(求月票)

    言柒柒听到声音,不知道为什么顿时觉得心有点虚,慌忙松开莫成禹,抬眸看向门口一脸怒容的尹天绝。

    “你怎么来了?”她今天才和他分开好不好,这才多大会儿,又跑过来。

    丫的,又没人来通报,不会和莫成禹一样翻墙过来的吧。

    尹天绝没理会她,扭头吩咐后的商南,“把他给扔出去,还有将军府守卫太松,王妃不安全,你从王府里调派一些人来。”

    “是,主子。”商南大步流星走向正坐着的莫成禹,先向他拱拱手,“莫少爷,得罪了。”

    说完,伸手提住莫成禹背上的衣襟,将他从椅子上提了起来。

    “喂,喂,你干什么,放开我。”莫成禹四肢弹腾着,就这么被商南给提着走了。

    莫林低垂着脑袋,一溜烟的跑了出去。

    对于这种无赖的手段,言柒柒再次无语。

    抬眸瞪了尹天绝一眼,“你没事来这里做什么。”

    尹天绝现在醋意正浓,自然没什么好脸色,他凉凉道:“本王的王妃正和别的男人拉拉扯扯纠缠不清,本王那里还能坐得住。”

    到了这里,才知道莫成禹也在,至于真实的目的,当然是想见见他的亲亲娘子了。

    言柒柒一听,心里顿时有些火,“谁和男人拉拉扯扯了,阿禹他的问题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只是把他当成小孩子看待。”

    此话一出,便后悔了,她为什么要和他解释,她想和谁打勾勾也不管他什么事。

    “即便这样也不许,他的体可是成年人。”不过,尹天绝听了这话,心醋火顿时消了一大半。

    抬手挥了挥示意红儿和绿衣出去,她们并没理会他,而是看向言柒柒。

    言柒柒淡淡地说道:“你们先出去吧,他不会把我怎么样。”红儿和绿衣这才走了出去。

    看着走出去的两名女子,尹天绝眼露出一抹疑惑,“阿柒,她们好像只听你的话。”

    他可是堂堂的睿王爷,竟然甩都不甩他一下,有点问题。

    言柒柒一挑眉,得瑟无比,“那是,我的人当然要听我的话了。”

    随后,为了打消尹天绝的疑心,便继续显摆道:“她们是江湖儿女,对你们这些权贵当然不会放在眼里。”

    “唉……”尹天绝微微叹了一声,没想到他不仅仅在阿柒面前碰壁,在她的婢女面前同样碰壁。

    “对了。”尹天绝突然想起一件事来,立即拿出来一张纸,递给言柒柒,“阿柒,给你。”

    “什么。”言柒柒在那张纸上扫了一眼,“银票?”

    尹天绝无语,抬手在她脑门上敲了一下,“你怎么这么财迷。”

    想起那天晚上她和一位杀手谈自己脑袋的价格,还嫌弃人家出的太少了,便忍不住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言柒柒白了他一眼说道。

    尹天绝随意坐到一张椅子上,端起桌上的茶杯,淡笑道:“没什么,就是觉得你好笑,若是真喜欢银子,等你嫁给本王之后,就把账本都给你。”

    “给我账本?”言柒柒马上否决掉,“我不要账本,你若是钱多了烧手,可以把银票和藏宝库房的钥匙给我就行了。”

    对于账本这种东西她还是少碰,天天处理天煞门的账务已经够烦了,再加上睿王府的,真当她是个会计啊。

    “好吧,给你银票和钥匙。”尹天绝微微说道,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言柒柒双眼盯着他手端的茶杯,抽了抽唇角,说道:“尹天绝,你喝的是阿禹刚刚用过的茶杯。”

    她的话一出,尹天绝脸色瞬间黑了下来,接着,“噗……”的一声,将嘴里的茶水全吐了出来。

    生生的想把苦胆给吐出来,太恶心了,他竟然喝了沾有莫成禹口水的茶,本来还以为是阿柒的茶杯,这才端起来喝。

    “哈哈哈……”看着他吃瘪的样子,言柒柒顿时痛快地笑了起来。

    然后,将那张纸打开,在上面看了一下。

    原来是聘礼的礼单,上面写的是什么慧海珍珠五斗,夜明珠两箱,丝绸两千匹等等之类的,几串。

    言柒柒看着纸上的数字,忍不住啧啧称赞道:“尹天绝,没想到你还有钱的,一出手这么多。”

    “那是,你也不想想本王是谁。”尹天绝擦擦嘴角的水渍,又将不远处的茶杯拿过来,自己添上茶水。

    那个是莫成禹的茶杯,这个一定是阿柒的了。

    然后,很自然地端起来喝了一口,顿觉得茶香留齿。

    看他正端着自己的茶杯喝茶,言柒柒鄙视了他一眼,没想到这人竟然喜欢有用别人喝过的茶杯,还真是怪癖。

    尹天绝将茶杯放在桌子上,淡笑道“阿柒,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可以和本王讲,到时再弄别的过来。”

    “这个你是不是给错人了。”言柒柒将那张纸扔给他,“你应该给我爹娘才是。”

    貌似古人下聘的礼单都是交给女方父母。

    “嗯,这个本王知道。”尹天绝点头道,“本王先让你看看,若是有不满意的地方再改,等成亲前三,本王会将这些东西,连同嫁衣一起送过来。”

    他的女人一定要风风光光的嫁给他,要让她做最幸福的新娘。

    不经意间扫了一眼桌子上纸砚笔,扯了扯唇角说道:“阿柒,你这里怎么会有纸砚笔,难不成你还练字。”

    言柒柒眸光一闪,呵呵笑道:“是呀,闲着无事,本想练练字,才将这些东西拿出来,莫成禹便过来了。”

    “你在上面写几个字,让本王看看你的水平。”尹天绝也没怀疑,毕竟无聊练字也是很常见的事。

    言柒柒本不想甩他,不过,为了不让他进一步怀疑,便捏起毛笔在纸上龙飞凤舞的写了几个大字。

    “不错,没想到你一个女孩子竟然能写出这样遒劲有力的字来。”尹天绝毫不掩饰的夸赞道。

    “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谁。”言柒柒又小小的得意了一把。

    这时,院内传来一阵的脚步声,很快云依汐和檀恒夫妇二人走了进来。

    檀恒拱手道:“不知睿王在此,微臣怠慢了。”

    他刚刚听人说梅苑里来了男人,慌忙朝着边赶来,见到正站在大门口走来走去的商南时,便知道这个男人是谁了。

    不用想他们几人肯定是翻墙过来的,若是走大门,肯定会有人来通传,但却没人来报。

    心里虽对尹天绝的做法有些不满,但碍于脸面关系也不好说。

    尹天绝俊脸略略露出一抹尴尬,立即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拱手说道:“岳父客气了,喊小婿天绝便是。”

    然后,又说道:“小婿有点事想和阿柒商量下,想必岳父大人比较忙,不便打扰。”

    到底是谁通报的,他进来时没人发现。

    应该不会是阿柒的两位婢女,她们一直都没离开这个院子,虽然看不到外面的事,但能感应到她们两人正站在外面。

    那到底是谁干的?心下不觉有些疑惑起来。

    “是吗,不知,不知天绝找平儿有什么事,你以后是我的女婿,那我就这么喊你了。”云依汐上前走到言柒柒边,淡笑道。

    对于这位人之龙的女婿,她还是相当满意,喜欢他以后对阿柒一直好下去。

    “这个自然,小婿是您二老的女婿,自然要喊名字。”尹天绝说话间带着尊敬,“小婿,这次来是想让阿柒先看看礼单,看看有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等弄妥当之后,再让您二老过目。”

    他让言柒柒检查礼单只不过是个借口,其目的是为了看看心念之人。

    “原来这样啊。”云依汐幽幽说道,也不好继续问下去。

    随手将言柒柒手的礼单要了过来,上下看了几眼,笑道:“天绝,弄的东西可真不少,比别的皇子娶妻要多上好些倍,这样的礼单我们家还有什么不满意的,相当满意。”

    “呵呵,岳母大人满意就好。”尹天绝微微笑道。

    檀恒看了他一眼,开口说道:“天绝,我们还是到前面喝酒聊天的好,这里还是留给她们女人家谈心吧。”

    虽然外界已经传出他们有了肌肤之亲,但也不能在未出阁之前如此亲密,毕竟平儿和他之间是清白的。

    “好,岳父大人请。”尹天绝心里苦的要命,但脸上却是淡笑如风。

    这个该死的告状者,回头一定要将其揪出来,非揍一顿不可。

    于是,檀恒和尹天绝走了,云依汐又和她聊了会儿天也出去了。

    直到夜里尹天绝也没再出现过,等到了夜深人静时,两道影飞了进来。

    “参见门主。”水流殇和花流风两人弯腰行礼。

    言柒柒摆摆手,“不用多礼,阿殇你那边最近如何?”

    记得那天晚上,林晓峰和尹天齐两人之间的交易,当时,尹天齐可是许给林晓峰三十万两黄金,也不知道这些黄金到帐没有。

    当然,她说的不是到总账里,而是有没有进了林晓峰的腰包里。

    水流殇上前,说道:“前些天林晓峰接了尹天齐的单子,不过,在昨天晚上出行任务时,没让属下过去,这是相关的消息。”

    随后,拿出一个折子递给言柒柒。

    言柒柒接过来,打开看了下,唇角便流露出一抹算计人的笑意。

    终于有办法将这个林晓峰给解决掉了,而且还会让他众叛亲离。

    -------

    ~~求月票~~

重要声明:小说《毒女驯夫,邪王的小野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