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她是淑女吗

    第二天,言柒柒一早起来便将昨天云依汐送过来的衣服首饰穿了穿在上,又画了个淡妆,从外表看俨然是位秀外慧的大家闺秀。

    穿戴完之后,便带着绿衣和红儿两人去了会客的厅堂,由于衣服太拖沓,为了防止绊倒,只能迈着小碎步往前挪。

    挪了将近一盏茶的时间,终于将不到五百米的路走完,到达了会客厅。

    进了厅堂,便见到云依汐正陪着一位穿着华丽的贵妇人,下首坐着一位穿青衣的青年男子。

    那男子容貌英俊,有种书生的气质,从坐姿和喝茶的姿势能看出他是很有教养之人。

    不过,他脸上的笑容好勉强,眼光芒时不时的闪烁着,带着一丝的恐惧。

    言柒柒眸光一闪,微微勾唇,露出别样的笑容来。

    她的到来,立即引起厅堂人的侧首。

    云依汐见她穿上昨晚送的衣服和首饰,脸上还化了淡淡的妆容,看着美丽端庄,委婉贤淑,对她今的穿着非常的满意。

    这样的女儿还有谁敢挑刺的,看样子这丫头是同意相亲了。

    立即朝她招手,“平儿,过来,娘亲给你引见两个人。”

    “是,娘。”又言柒柒柔柔说道,然后,迈着她的小碎步朝前挪。

    娘的!这衣服是谁设计的,弄这么拖沓,想走快都不能。

    心里已经将做衣服之人的宗族十八代问候了个遍,但面上依旧挂着柔似水的笑容。

    抿唇轻笑,牙藏红唇后,一双秋水般的眸子带着腻死人的笑意,真可谓回眸一笑盛星华。

    费劲千辛万苦终于挪到云依汐的面前,微微屈膝,低头含羞,柔柔地唤了一句,“平儿,给娘亲请安。”

    声音婉转,如清晨的黄莺啼鸣。

    云依汐伸出的手顿时停在半空,满眼的疑惑。

    这是她的女儿吗,她的平儿貌似不是这么笑,这么说话的吧。

    这样的平儿看着温婉可人,可怎么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她现在手臂上都起鸡皮疙瘩了。

    还是以前那个大大咧咧的平儿看着顺眼。

    伸手拉着言柒柒的手臂,温柔地笑道:“平儿不用如此紧张,来见过柳夫人。”

    “是,娘。”言柒柒强忍住笑,低头朝着一边坐着的贵夫人微微屈膝,见礼,“平儿,给柳夫人请安。”

    那位柳夫人一时还没反应过来,还陷于震惊当,指着言柒柒惊道:“檀夫人,这位真的是你最近找的女儿?!”

    大街小巷不是流传说檀家大小姐样貌丑陋,狂躁暴虐,已经虐死了好几个下人,还吃了这些下人的,喝了他们的血,搞得整个檀府人心惶惶的。(这就是舆|论的力量,越穿越糟糕。)

    如今见到怎么会是这般优雅美丽,害羞少女的姿态,和那种养在闺的女子一般无二。

    云依汐见她如此问,有点不高兴,但还是很有礼貌地说道:“嗯,这便是我的好女儿,你看她的样貌还能怀疑吗。”

    柳夫人见她们母子二人容颜有七八分相像,若说不是母女谁信,当下也不再怀疑。

    当下心也十分的高兴,本来还想着怎样推脱掉这门亲事,现在看来不用了。

    这么好的姑娘,往哪找,更何况还是檀大将军的宝贝女儿,以后对儿子的仕途必定有很大的帮助。

    昨天檀恒亲自登门说想和他们结亲,她们妇人没事的时候都喜欢在一起讨论是非,自然也听到一些有关檀恒刚找到的女儿的事。

    当时碍于面子才口头上同意见见,到时再想办法推了就是。

    谁知,今相见哪有和传说完全两样,怎让她不高兴呢。

    忍不住看向自己一直眉头紧锁的儿子,见他正用欣赏和吃惊的眼神看着檀家小姐,想必肯定对人家很满意才是。

    云依汐看向一边坐着的青年男子,立即对着言柒柒说道:“平儿,这位是柳家二公子,今年刚刚二十岁,年少有为,年纪轻轻便高探花,很不错的青年,你去给他见个礼。”

    “是,娘。”言柒柒挪着小碎步,走到柳家二公子面前微微屈膝,婉转道:“平儿见过公子。”

    柳家二公子立即站起,双手作揖,弯腰九十度,“檀小姐有礼了。”

    随后抬起,略带羞涩地看着言柒柒,满心喜欢。

    言柒柒冲他莞尔一笑,脸颊上现出两弯酒窝,晶莹剔透的眸子不觉让人神魂一,顿时将柳家二公子迷的不知东西,傻傻地盯着她。

    见自己儿子有失礼之处,柳夫人拿起手帕放在嘴边轻咳了一下,来提醒他。

    唉,在家明明是死也不要过来的儿子,现在却被人家迷的神魂颠倒,看来这桩婚事定成了。

    柳家公子立即清醒了过来,顿觉自己太无礼了,慌忙向言柒柒道歉,“檀小姐,刚刚小生太过冒昧,还请见谅。”

    小生?言柒柒微微抖动了下唇角,慌忙低下头,捏着手帕,做出一副羞女儿态。

    见言柒柒依旧这样,云依汐更加的不淡定了,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因为她知道这一切都是假象,她的女儿肯定不会这么温顺点头同意嫁人的。

    这时,柳夫人拉着她的手臂,抿唇笑道:“檀夫人,我有个提议,让这两个孩子单独到外面走走,我们在场他们肯定放不开,你行不行?”

    云依汐微微蹙了下美,看着低头含羞的言柒柒,担忧地点点头,“好吧。”

    她还是觉得平儿有问题,因为她这样太假了,若是不知道她以前的德行,肯定被这种假像所迷惑。

    柳夫人见她脸上露出担忧之色,还以为她担心她的女儿呢,连忙安慰道:“檀夫人放心,我儿子是个守规矩之人,绝对不会不尊重檀小姐。”

    随后,看向自家儿子,说道:“你们可以到花园里的凉亭坐坐,多多照顾一下檀小姐。”

    柳家二公子顿时喜形于色,连声道:“母亲尽管放心,孩儿一定不负所托。”

    又和云依汐行了个礼,便带着言柒柒走了出去,当然,知书达理的言柒柒也和两位贵夫人一一行礼告别。

    “小生可否冒昧的问一句,檀小姐平时喜欢做什么。”

    柳家二公子走两步,停下来等着蜗牛般往前挪的言柒柒,温声询问道。

    言柒柒挪着小碎步,低眉含羞,小声道:“喜欢拿针。”

    “拿针?”柳公子微微拧了下眉,一时没弄明白。

    不过,下一秒,便恍然大悟道:“原来檀小姐喜欢刺绣,看来檀小姐是位心灵手巧的女子。”

    言柒柒微微抽了抽唇角,依旧不动声色地跟在他后。

    “檀小姐,平时喜欢吃什么。”柳家公子又询问道。

    “吃。”

    柳家公子不觉子一颤,吃生喝鲜血这几个字闪进脑子里,额头上立即冒出一层薄薄的冷汗来。

    朝着她看了一眼,见她羞若花,这样的可人,怎么会吃生,肯定只是喜欢吃罢了。

    喜欢吃也没什么,于是又放松了下来。

    “看檀小姐的谈吐不凡,必定学识过人,吟诗作对,应该是不在话下,想必檀小姐看过很多书才是。”

    “呃,肚子里装了很多书。”

    吃书?柳家公子立即顿住了,不过,很快便认为她说的话的意思,肯定是说她看了不少书,肚子装了很多学问。

    “听闻檀夫人琴艺惊人,想必檀小姐的琴艺定会惊采绝艳,檀小姐应该很喜欢琴吧。”

    “是的,平儿很喜欢用琴。”

    用琴?为什么不是弹琴,肯定是说错话了。

    柳家公子四处看了一眼,发现不远处有座凉亭,便指着那里说道:“檀小姐,那边有座凉亭,我们坐下喝茶聊天。”

    “是。”

    走到凉亭里,言柒柒随意坐在椅子上,一只腿敲在另一只腿上,还不停地晃着。

    柳公子见她这副坐相,正倒茶的手顿住了,眉头也跟着拧了起来。

    “哦,我,不平儿忘了。”言柒柒立即将腿放下,双腿并在一起,含羞低眉,继续装。

    柳公子微微出了口气,想必是太紧张了,才会有刚刚不雅的动作。

    连忙将茶递到言柒柒眼前,温声道:“檀小姐,别太紧张,请喝茶。”

    “好。”言柒柒立即接过茶,端起来一口喝干,然后,用袖子在嘴上一抹,动作粗鲁无比。

    顿时让柳家公子看直了眼,微微抿了下唇。

    看着言柒柒如此漂亮的女子,真心不愿相信刚刚喝茶的人是她,肯定是太渴了,才会这样。

    见他眼露出疑惑,言柒柒立即拿出手帕,慢慢地揩着早就没了水渍的嘴。

    然后,小声嘀咕着,“茶水太淡了,还是人血……”

    说到这,立即双手捂住自己的嘴巴,双眼来回动着,不安地看着对面的柳公子。

    那样子,就好像是说错话一样。

    柳公子听到‘人血’两个字,手不觉颤抖了一下,差点将茶杯给扔了,茶水溅了一手。

    他肯定是听错了,听错了,对,一定是听错了。

    打死他也不会相信眼前的女子会吃生喝人血。

    于是,柳公子将茶杯放下,拱手说道:“檀小姐,抱歉,小生刚刚太过粗心了。”

    “公子,不必谨慎。”言柒柒说着,张着大嘴打了个哈欠,样子不雅极了。

    柳公子再次皱眉,再一次为言柒柒的不雅动作找各种理由。

    见他还能坐在这里,言柒柒微微勾了勾唇,看来是要下重头戏了。

重要声明:小说《毒女驯夫,邪王的小野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