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泼狗血捉鬼(6000)

    尹天绝低下头,轻轻地含住那双人的樱唇,顿时只觉得一股异样的激流瞬间窜遍全,让他忍不住轻颤了一下。

    本想浅尝辄止,但这双软绵如丝般的唇就好像上面染有罂粟一样,让他不能自拔,深陷其,越陷越深。

    轻轻地在上面辗转缠绵,描绘着那双好看的唇形。

    就在这时,言柒柒嘤咛了一声,小嘴微微张开了条缝,尹天绝不经意间将粗壮的舌头滑了进去。

    才知道里面才是真正天堂般的滋味,温软丝滑,让人罢不能。

    丝丝如过电般的异样,让他想要更多,用他有力的舌头勾起里面的丁香小舌,舞动着,贪婪地|吸里面的美好。

    手也不自的探进被窝里面,将她拦腰抱在怀里,半压在她的上,另一只托着她的脖子让吻更加深入。

    温柔又霸道地吻一直持续着,给这个寂静的夜空增加了些暧昧……

    突然,一道细碎轻微的脚步声传了过来。

    尹天绝华眸一闪,骤然从温柔乡里清醒过来,满是不舍的离开那双樱唇。

    锐利的眸子朝着门口瞥了一眼,翻尚了,随手将帏放下,躺在言柒柒边。

    猛然感觉手下有团软软的东西,摸着很有手感,忍不住又在上面轻轻地捏了两下。

    “嗯……”这时,言柒柒秀眉微皱,小嘴里发出一道怪异的声音来。

    尹天绝慌忙捂住她的小嘴,低头朝着自己的手看去。

    见到自己所按的东西时,俊脸一,瞬间红了起来,子也微微绷了起来。

    难怪会这么软腻又有弹,手感也好的没话说,原来他按的地方是她的一只小白兔!

    这时,脚步声已经到了门边,尹天绝慌忙将大手抽了回来,顺带着将言柒柒侧搂进怀里。

    想到刚刚柔软的触觉,华眸又忍不住朝下看去,正好看到里面人的景色。

    他将她的子侧过来,亵衣的带子本来就松松的系着,一侧正好将里面的you惑露了出来。

    尹天绝内力惊人,双眼看黑夜如白昼,那两团白嫩的浑圆就这么华丽丽的展现在他面前。

    顿时感到口干舌燥,几道流闪电般窜至小腹下面,某个地方肿胀的更加难受。

    看着那团浑圆,嗅着言柒柒上淡淡的少女清香,真想将她就这么正法了。

    慌忙将她的衣襟拉好,再看下去,他非做出禽兽之事不可。

    绿衣先看了看外门,见好好的插着门闩。

    又走到言柒柒住的内,将门轻轻推开,见言柒柒的帏已经放下,并没有什么不妥之处,也没有什么外人进来。

    看来是她太过于小心了,这时,见到里面有轻微的动静,忍不住开口问道:“小姐,你没事吧?”

    她正睡着,突然感到有些不妥之处,总觉得有人进来,这才起过来看看。

    尹天绝华眸一闪,心下升起一抹疑惑。

    不过,还是捏着鼻子学着言柒柒睡觉时的鼻音,说道,“没事……”

    平时阿柒的警惕很高,只要稍有动静就会醒来,若是这个时候不说话,进来的女子必定会觉得有问题。

    “哦,您好好休息,有什么需要可以唤属下。”绿衣又朝里面看了一眼,也没觉得不妥。

    “嗯……”

    绿衣这才退了出去,顺带着将门关上。

    等她走之后,尹天绝立即将言柒柒放开,坐了起来,再继续抱着美人肯定会出问题,他可是个正常的男人。

    只是有点想不明白,檀府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一个武功高强的下人。

    还有她没有自称奴婢而是属下,白来檀府时,听别的丫鬟都是自称奴婢的。

    从她的言谈举止看,也不像卑微的下人。

    她武功不错,警惕又如此高,倒像是江湖儿女。

    这样的女子应该不会委屈自己去做人家的丫鬟才是,她怎么会在檀府当一名小小的丫鬟呢。

    低眸看了眼正呼呼大睡的言柒柒,眉宇间现出一抹温柔。

    反正她对阿柒也没什么害处,等回头问问檀汐磊再说,若真的没什么坏心思,跟着阿柒倒也没什么不好。

    倘若有什么谋,那他帮阿柒处理了便是。

    手指轻轻地摸着红肿软绵的樱唇,想到刚刚的美好,心下又是一

    忍不住低头又在上面轻啄了下,便立刻放开。

    看着她姣好的睡颜,尹天绝华眸微微闪烁了下,附下子在她耳边小声低喃着,“阿柒做我的王妃好不好?”

    “……”回答他的只有轻微的呼吸声。

    “你不说话,代表同意了。”尹天绝勾唇笑道,很无耻的将‘默认’这两个字发挥到极点。

    “……”

    告白之后,尹天绝心大好,抬手在言柒柒的小脸上捏了一把,再次感叹道,手感真好。

    第一次感到其实娶个王妃放在家里也不错。

    “小野猫,我先走了,明天再来看你。”随即在她的额头上落下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

    起跳下,悄无声息的走了出去,又从外面用内力将门闩上好,这才飞走了。

    言柒柒这一觉睡的好饱,竟然睡到了上三竿才醒来。

    平时她从不睡懒觉,到点便起,今天竟然睡的这么沉,还一夜无梦。

    抬手砸了砸还有些懵的脑袋,太奇怪了。

    难不成是在檀府生活的太安逸了,人的警觉就变差了?这个倒有可能。

    突然,言柒柒好看的秀眉紧皱了起来。伸手抚向自己的嘴巴。

    她的嘴是怎么了,好像是被蚊子叮了几下,肿肿的感觉。

    微抿了下双唇,一丝很细微的淡淡清香味萦绕在口,好特别的味道,她的嘴巴里什么时候有这种味道。

    难道是她平时漱口用的竹盐,可以前怎么没有过这种味道,不会是她白天吃的东西的味道和竹盐的味道混合发生化学反应形成的吧。

    这个有可能,不过,她的双唇真的是蚊子叮的?还是化学反应引起的副作用?

    看来以后要好好研究一下漱口用的盐,免得到时食物毒,一命呜呼了。

    “小姐,你终于醒了,今天起的好晚。”这时,绿衣走了进来。

    “天天被这么养着,都快变成猪了。”言柒柒伸伸懒腰,打了个哈欠,漫不经心地说道。

    绿衣抿唇笑道:“小姐,再怎么样警觉也很高,昨天属下刚来你屋子,你便能感觉到了。”

    “昨天晚上你来过我的屋子?”言柒柒忍不住皱起眉头来,她这一夜睡得很死,根本就不知道有人来这里。

    这不像她,平时只要有个风吹草动,她便清醒过来。

    “你不知道?”绿衣也有点疑惑了,“昨天属下还问你有没有事,你当时还说没事,怎么会不知道。”

    言柒柒一听,顿时惊讶道:“什么?你说我回答了?”

    若是她回答了,应该有印象才是,难不成她说梦话了,可她睡眠很浅,几乎是处于半睡半醒的状态,怎么会说梦话。

    不会是因为昨晚睡的太深的原因吧,这倒是有点可能。

    言柒柒微蹙了下眉头,摇摇脑袋,“我昨晚睡得很死,根本就没感到一点动静。”

    “不会吧,小姐是不是你生病了,让奴婢帮你看看。”说话间,人便来到边。

    她和花流风学了点医术,只要不是什么疑难杂症都能看出来。

    言柒柒主动将手伸了出去,“我没感到上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应该不会生病。”

    她的体很好,从小到大感冒的次数都少之又少,怎么会得怪病。

    绿衣把了一会儿脉,然后,摇摇头,“属下没发现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小姐的体很好,咦……”

    她正说着,突然,脸上露出吃惊的表,怔怔地盯着言柒柒的嘴巴。

    “怎么了,绿衣。”言柒柒见她咋呼,不由问道。

    平时一向谨慎的绿衣,什么时候也像红儿一样喜欢咋咋呼呼的了。

    “小姐,你的嘴怎么了,怎么会这么肿?”红肿红肿的就像饱满的玫瑰花瓣,那样人。

    只是看到的人是绿衣,她只发现红肿,至于其他的没感觉。

    若是尹天绝看到她此时的模样,估计又要趴上去蹂躏一番,即便是冒着被揍的风险。

    言柒柒摸了摸红肿的双唇,蹙着眉头说道:“估计是被蚊子叮的吧,不过,我记得屋子里没蚊子,什么时候进来一只。”

    “蚊子?”绿衣绕着屋子四周看了一边,这个时候也看不到蚊子的影。

    低眸看着|上的言柒柒说道:“要不要属下帮你用艾叶醺醺。”

    “不用了。”言柒柒将衣服披在上,下穿鞋子。

    估计是食物毒引起的副作用,待会换些盐来。

    言柒柒穿戴洗漱好之后,便有人来报夫人让她过去,说是睿王过来拜访,带了把稀世罕见的凤尾琴,说是要送给檀大小姐。

    丫的,臭男人又不是不知道她不会弹琴,分明是有什么谋。

    若是以前她才不甩他呢,但现在不同了,她老爹是朝官员,没办法。

    她刚进厅堂,便听见云依汐的惊赞声:“这把凤尾琴出自天墨大师之手,但他人已经过世一百多年了,这把凤尾琴少说也有一百五十年以上,经过这么多年,没想到保存的如此完好。”

    听她说话的声音,显然对此琴不是一般的喜欢。

    今天檀恒不在,云依汐便过来招待尹天绝,这也是他们第一次见面。

    当见言柒柒进来时,云依汐连忙朝她招手,温声道:“平儿快过来,娘亲不是想让你学弹琴吗,本来还想让你哥哥帮忙定制一把,没想到睿王竟然带来这么一把好琴。”

    说话间,眉飞色舞,不过,依旧保持她温婉贤淑的贵妇模样。

    尹天绝淡笑不语,双眸在云依汐和言柒柒上扫看了一眼。

    暗叹道,这母女俩长的可真像,说不是也难,若是以前见过檀夫人,在认识阿柒时肯定会联想到和檀府有关系。

    言柒柒走上前和他们一一见礼,举手投足,俨然就是一位大家闺秀。

    有的时候,是需要装的。

    今天尹天绝又是一个人过来,夏北和商南这两个二货没跟过来。

    尹天绝看着她有些红肿的双唇,不觉又是一,昨晚美妙的滋味又涌上心头,嘴巴有些发干。

    端起旁边的茶杯轻抿了一口,隐去这种不适应的感觉。

    然后,将茶杯放在桌子上,对着言柒柒淡淡说道:“本王和檀少爷是好友,又和檀将军是同僚,如今檀府多了位大小姐,本王怎么也要送上薄利,一表庆贺。”

    云依汐端庄地坐在那儿,淡淡笑道:“睿王客气了,一出手便是这么贵重的礼物,让臣妇都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低眸看了下那把凤尾琴,眼喜欢之意尽显。

    凤尾琴,以前她也只是听说过而已,当时觉得若是能让见上一次,便心满意足了。

    如今尹天绝竟然送了一把完好的凤尾琴过来,怎能让她不心动。

    只是他送这样的厚礼,到底有什么目的,难不成是喜欢上她的女儿了。

    这个,有点不可能,听檀恒说,昨天他们才短短见了一面,如今才第二次见面。

    更何况平儿的姿色虽属上等,但还称不上绝色,没有让人见到便喜欢上的容颜。

    听说睿王又是一个出了名的挑剔,因为找不到合适的女子,如今二十四了还没有王妃。

    和她家的磊儿一样,依旧单一个。

    若是没看上平儿,那他为何要拿这么重的礼物过来,难道是为了拉拢檀恒?

    这也说不通,朝堂上谁不知檀恒的想法,他不会参与皇子间的夺嫡之争。

    不过,不管怎样人家送了这么大的礼,也不能怠慢人家,更何况他还是个王爷,也不是他们将军府能得罪起的。

    便对着站在那里的言柒柒说道:“平儿,还不快点过来谢谢睿王。”

    言柒柒便弯腰说道:“多谢睿王赠琴。”

    “檀小姐不必客气。”尹天绝微微说道,然后,他唇角勾起一抹别样笑意,“像檀小姐这样秀外慧的女子,想必琴技肯定一流,不知檀小姐可否弹上一曲,让本王一饱耳福。”

    ***!明知道她不会弹琴,还在这里装模作样寻她难堪,言柒柒忍不住抬眼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随又恢复了过来。

    言柒柒凉凉说道:“回睿王,平儿生长于市井,对于琴棋书画一窍不通,所以还请睿王见谅。”

    然后,话音一转,“不过,平儿的娘亲看似喜欢这把琴的,反正待在平儿手也只不过是一块没用的木头,若是平儿再转增给娘亲,睿王应该不会反对吧。”

    看美人娘亲的表便知道她很喜欢这把琴,只是若由尹天绝送给娘亲,又不合礼数,那她只好帮帮娘亲了。

    尹天绝抬起素手抵着额心,低眸假装思考了一下。

    这才点头说道,“唔,可以,本王已经送给你了,你想送谁都可以,既然檀大小姐不喜欢琴,以后本王再寻别的东西送给檀小姐便是。”

    他本来就打算将这把琴送给云依汐的,想娶到她女儿必须先从未来丈母娘这里下手。

    一早便向檀汐磊打听了,才知道云依汐喜欢琴,在睿王府正好有这么一把凤尾琴,

    于是,便拿过来讨好云依汐,顺便见见他的小野猫。

    虽然这把琴是他心之物,但为了能博未来丈母娘一笑,送一把琴又算得了什么。

    “多谢睿王。”言柒柒也不和他客气,冲他点点头说道。

    云依汐微皱着眉头,伸手将言柒柒拉到边,小声说道:“平儿,这恐怕不太好吧,若是被你爹爹知道了,可……”

    她对她的这位丈夫相当了解,从不接受人家的馈赠,若是送给平儿,还可以说是慕平儿,可若是送她便不一样了。

    一是有送礼之嫌,二若论辈分她也算是尹天绝的长辈,这晚辈送长辈琴,而且还是男女,有点不符合礼数。

    言柒柒拍拍她说道:“娘啊,你只管手下便是,爹爹问起来,就说是送给我的,我不想要就扔给你,不就行了。”

    这么简单的事,非搞的如此复杂。

    古代人礼数就是多。

    云依汐移眸看了眼那把凤尾琴,心里说不出的喜欢,这才同意,“平儿,你去给睿王敬一杯茶,不要让人家觉得我们檀家失了礼数。”

    “好吧。”言柒柒不不愿的答道。

    为了让她娘收礼物收的心安理得,让她给这个讨厌鬼敬一杯茶也不算什么。

    提着茶壶倒了一杯茶,走到尹天绝面前,将茶杯奉上,“睿王,请喝茶。”

    心里却暗咒道,最好让他拉肚子,将他肚子里的坏水全拉出来。

    若是现在手边有巴豆泻药什么的,她一定会给他加进里面。

    尹天绝低眸看了眼面前的茶杯,忍不住想到那盅掺有鸟粪的燕窝粥,鸟粪的味道现在还记忆犹新,若不是亲眼看着她倒茶,对她敬的茶可不敢喝。

    “好,多谢檀大小姐。”伸手去接茶杯,不经意间摸到言柒柒的手。

    言柒柒立即将茶杯松开,尹天绝一时没防,茶杯便华丽丽的朝下翻去,正好洒在尹天绝的衣服上面。

    看着这一大片的湿印,言柒柒发誓,她真的不是故意的。

    唉,毕竟是她不小心弄翻的,于是,言柒柒便掏出手帕来。

    “不好意思睿王,刚刚不小心弄翻了。”拿着手帕在他上擦着。

    尹天绝微微抽了抽嘴角,在心里叹了一声,他貌似享受不了她的伺候。

    眼眸在上正忙活的小手上面瞄了瞄,眼眸一闪,说道:“无碍,檀大小姐不用擦了。”

    伸手便朝着小手摸去,状似是想阻止她擦水,其实是另有目的。

    大手正好扣在她的小手上,还在上面不经意间捏了捏。

    言柒柒顿时脸色黑了下来,臭男人,竟然当着她老娘的面吃她的豆腐。

    她眸子闪了一下,手银光现出,老娘的豆腐可不是那么好吃的。

    尹天绝手心痛了起来,不动声色的松开言柒柒的手,低眸朝着自己的手上看去,见一根绣花针牢牢地插在上面。

    足足刺入一寸,若不是他及时松开,估计会穿透他的整个手掌。

    抬眸瞪了言柒柒一眼,商南说的没错,恶毒的女人。

    还是睡觉的时候比较可,想着晚上的美好,手上的痛便减轻了不少。

    将手掌上的绣花针拔掉,手上疼痛无比,脸上却没有皱一下眉头。

    今天晚上一定要补回来,多吃点豆腐才行。

    言柒柒冲他挑挑眉,甩给他一个你活该的眼神,便退到她娘亲边。

    云依汐虽没看到言柒柒拿针扎睿王,但也不是傻子,也能看出尹天绝看言柒柒的眼神有些不对劲。

    顿时心有个预感,难不成这位睿王真的喜欢上她的平儿了。

    忍不住又不解地看了看尹天绝,这才说道:“平儿手脚太笨,弄湿了睿王的衣服,还望睿王见谅。”

    尹天绝非常大度地笑道:“夫人,不用自责,茶杯洒了本王也有错。”

    见他如此说了,云依汐也不好再说什么了,总之,只要不怪罪到她女儿头上就行。

    尹天绝又和云依汐说几句官方的话,便起走了。

    毕竟没有男人在场,为了避嫌,还是走的好,在未来丈母娘面前要面面做到。

    接下来的几天,言柒柒发现一个怪事。

    就是这些子她睡觉特别的死,一睡到天亮,还有让她纳闷的便是,她醒来嘴巴便红肿不堪。

    也不像被蚊虫叮咬,她在刷牙用的竹盐里仔细检查了一遍,并没发现有什么不妥之处,应该不是过敏才是。

    真奇怪,难不成这古代还有什么脏东西作怪,比方说,鬼呀之类的。

    虽然,她是个唯物主义者,但她的灵魂穿到了古代,让她不得怀疑世上有这种东西的存在。

    更何况每次醒来,门闩都好好的插着,并没有被人破坏掉的迹象。

    言柒柒微微眯了下眸子,为了弄清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今天晚上她就不睡觉了,等着他到来。

    管它是什么神魔妖怪,该来祸害她,那她一定要将这个东西抓住不可。

    为了安全起见,言柒柒还让人弄了两盆狗血。

    貌似以前看电视的时候,见到过,说妖鬼怕狗血,必须要做的周全些。

    临熄灯前将狗血放在房门的上面,只要一推门,狗血便倾盆而下。

    为了防止走他跳窗进来,还在窗户的下面放了盆狗血。

    一切准备就绪,就等着那头小鬼上钩了。

    ---------

    今天先六千哦,明万更,么么~~~~

重要声明:小说《毒女驯夫,邪王的小野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