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章:真正相见2

    檀汐磊眉头紧紧拧了起来,最后还是妥协道:“我可以不告诉她,但你不能伤害她。”

    “这个自然,本王怎么会去迫|害一个小姑娘,只是想满足一下好奇心罢了。”尹天绝幽幽说道。

    檀汐磊双眸在他脸上看了一番,并没发现什么异常,他估计真的只想满足一下好奇心罢了,应该不会对平儿怎样。

    也是,睿王这个人虽然狡猾如狐狸,但也是个有原则的人,不会去为难一位小姑娘,更何况他们还不认识。

    于是,便对着尹天绝说道:“好,等我回去处理完家事,再让你过去。”

    “还有,睿王要说话算话,把西郊的铁矿开采权让给我,还有我七成。”随后又加上几句话,反正都要见,还不如捞点好处。

    “行。”尹天绝很痛快地点头同意,“不过,明天本王便会到檀府去,到时你想办法让你妹妹去会客厅堂,就行了。”

    檀汐磊微皱了下眉头,拱了拱手,说道:“行,睿王,我先行告辞。”

    转便出去了。

    等檀汐磊走后,商南疑惑地看着自家主子,询问道:“主子,您为什么要见那个吃生的暴虐女子?”

    若是他肯定会对这种女人见而避之,吃生喝鲜血想想就恐怖。

    “商南,本王不是说了,没有亲眼见到就不要胡扯。”尹天绝瞪了他一眼,便站起来,拂袖走人。

    商南:“……”

    什么胡扯,人人都是这样说的好不好。

    ·········

    檀汐磊匆匆忙忙跑到家里,立即将他的老娘还有言柒柒全喊了出来,檀恒一早出了,不在家。

    “磊儿,什么事啊,这么大的人了都不能稳重点。”云依汐走了进来,轻声训斥道。

    言柒柒听到喊她到厅堂去,便猜到了什么,肯定是家人也听说了此事。

    便让绿衣和红儿待在院内,自己走了过去。

    檀汐磊将下人们全赶了出去,只剩下他们一家四口。

    然后,将今天听到的所见所闻讲了出来。

    听的云依汐怒火冲天,手时不时的在桌子上拍一下,言柒柒立即拿了一个垫子,放在她的手下。

    自己可懂事的女儿竟然被人说成那样,让她怎能不气,以后平儿还怎么嫁人。

    “到底是谁说出来的,我一定要她好看。”云依汐怒道。

    “娘,消消气,别气坏子。”言柒柒立即在背上轻轻地拍着,替她顺着气。

    檀汐磊拧眉说道:“娘,当时平儿说的时候,我记得只有我们一家人,没有外人,不对,还有红儿和绿衣。”

    他的话音未落,言柒柒立即上前打断道:“不会是她们,这个我可以保证。”

    红儿和绿衣她们二人不是那种嚼舌根之人,更何况她们说出去,对她们也没什么好处。

    檀汐磊仔细想了一下,有些困惑了,“那是谁说的,要不我们把红儿和绿衣喊来问问。”

    “不是她们,不用问。”言柒柒一口否决,问了也白费力气,做的都是无用功。

    这时,她突然想起一个人来,勾唇说道:“你们当时记不记得有个人在门外偷听,说不定被她听了去。”

    “你说是凤儿。”檀汐磊脱口说道。

    “嗯。”言柒柒点点头,“当时,我见她在门上趴了一段时间,我们谈话的声音又不小,听到很自然。”

    云依汐的脸色顿时黑沉了下来,冲着门外喊道:“来人,去将凤儿喊来。”

    “是。”门外便有一串的脚步声远去。

    不多时,檀凤儿便走了过来,朝着在坐的三人一一行了礼,面上带着敬畏之色。

    她规规矩矩的站在云依汐面前,不像从前那样见了她便上去抱住她的手臂,俨然一副低人一等的姿态。

    云依汐看着她,眸滑过一抹疼惜之意,让自己的声音尽量冷一点。

    “凤儿,在平儿进府那一天,你趴在门上有没有听到什么。”

    檀凤儿小脸一慌,立即跪了下来,弱弱地说道:“当时凤儿隐隐约约听到老虎之类的话语,婶娘你们谈话的具体内容并不知晓。”

    “真的?”云依汐眉头拧了起来,显然有点不相信。

    檀凤儿立即举起一只右手,脸上说不出的严肃,“婶娘若是不信,凤儿可以发誓,若是听到你们讲的内容,那便让凤儿被雷劈,不得好死。”

    反正发个誓,又不是真的,难不成还会真的遭雷劈,若是老天真的有眼,怎么会将所有的好处都给檀汐平这个野女人。

    云依汐在她脸上仔细看了一番,微蹙着秀眉,还是有点不相信,“若你没听到,外人怎么会传平儿是老虎养的,还乱编平儿是吃生喝鲜血。”

    她的话刚落,檀凤儿立即惊呼道:“婶娘,你说,你说平姐姐是老虎养大的。”

    脸上满是震惊和不可思议。

    言柒柒微微撇了撇嘴,没想到檀凤儿演戏的功夫还不错嘛,竟然表上做的如此完美。

    “不是,那都是外人胡说八道。”云依汐立即皱眉冷声道。

    檀凤儿立即点头同意她的说法,“婶娘说的对,像平姐姐如此美的女子怎么可能是老虎养大的,肯定是别人瞎说。”

    这时,她眸子一亮,脸上现出一抹恍然大悟的表,“婶娘,凤儿刚想起一件事来。”

    “什么事?”云依汐现在正为言柒柒的事烦着呢,语气自然有些不耐烦。

    檀凤儿用食指抵着下巴,像是在想事,“记得前几天凤儿和平姐姐在荷花池边的凉亭里聊天,当时平姐姐和凤儿开玩笑说她喜欢吃生喝鲜血,那时梅儿和花儿,还有平姐姐的红儿都在场。”

    她微顿了下,继续说道:“我们回到住处以后,梅儿曾问过凤儿,说平姐姐是不是真的吃生喝鲜血,当时凤儿便告诉她不要瞎说,这根本就没的事。”

    “那为什么会说平儿是老虎养大的,这又怎么解释。”檀汐磊插话问道。

    檀凤儿微低敛了下眉眼,仔细想了一下,立即说道:“凤儿记得,在磊哥哥送平姐姐雪云缎子时,平姐姐曾说过她以前穿惯了树叶和兽皮,会不会在此事上做了章。”

    言柒柒轻笑了一声,略带着讽刺的口味说道:“没想到你的记这么好,这些事我都忘了,你还记着。”

    “呃……”檀凤儿微微愣怔了一下,随即便恢复了以往的柔顺。

    她低眉顺眼地说道:“主要是凤儿平时细心惯了,记得这些事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

    云依汐在她上扫看了一眼,微叹了一声,“起来吧,估计这些传闻是梅儿做的,我把她赶走,她肯定怀恨在心,才做出这样的事。”

    “多谢婶娘。”檀凤儿低敛的眉眼下滑过一丝得意。

    檀汐磊伸出拳头在桌子上砸了一下,怒道:“这个该死的梅儿,我一定不会放过她,娘,我去把她抓过来。”

    说完,不等云依汐同意,便跑了出去。

    檀凤儿眸的光芒微微闪了闪,她到不担心磊哥哥找到梅儿会牵连到她,因为死人的嘴巴最严实。

    今天早上她请梅儿吃了顿饭,在她的饭里加了毒药,吃了这种毒药会在三个时辰内毒发亡。

    算算时间,现在梅儿已经毙命,到时磊哥哥找到的也只是一具死尸。

    言柒柒见她没有一丝的慌张,便知道她的这位哥哥去了也会白忙活了。

    呃,没想到这个檀凤儿还有两把刷子,考虑的还很周全。

    现在先放过她一马,以后等她的美人娘亲知道她是什么人,对她升起厌恶之意时,再将她处理掉。

    ········

    夜晚——

    云依汐替刚下朝不久的檀恒捏着肩,眼眸含着担忧之色:“老爷,现在平儿已经被人知晓,在那些人找来之前,我们还是快点给她找户人家嫁掉吧。”

    “夫人说的是。”檀恒握住肩膀上的手,说道,“等明,我在朝留意一下谁家公子尚未娶妻,派人打听一下,若是合适的话,便找个媒婆过去说说。”

    白天,下朝之后,便听到各处流传着平儿的事,有关平儿的事他们都多加隐瞒,最后还是被人传了出去。

    “都是那个坏心的梅儿,若不是她以平儿的长相,还有我们的家世,找一户好人家肯定是件很容易的事。”云依汐咬牙怒道。

    心气愤不已,但也没办法,磊儿找到那个梅儿时,她已经变成一具死尸,好像是被人下毒毒死的。

    檀恒侧首看着她,安慰道:“夫人别担心,我们未来的女婿肯定不会差到哪去,太差了我也不会同意。”

    “嗯,我知道,我们的平儿这么好,肯定会有大把男人喜欢她。”云依汐微撅着红唇,满脸的自豪。

    这时,她突然想到什么,弯腰看着檀恒说道:“老爷,平儿的子比较刚烈,若是我们替她找户人家,到时她不愿意怎么办。”

    “这倒是,怎么也要给平儿找一个喜欢的夫婿。”檀恒低敛了下眉眼,说道,“要不这样吧,到时让他们互相见见面,若是双方都有眼缘,再替他们张罗婚事也不迟。”

重要声明:小说《毒女驯夫,邪王的小野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