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名节不保

    那位叫梅儿的丫鬟立即压低声音说道:“在前两天奴婢经过南边的竹林,发现大,檀汐平和她的红儿丫鬟进了竹林,奴婢当时很好奇,便找了个隐蔽地方等着她们,谁知等了两个时辰都不见她们回来,奴婢怀疑……”

    下面的话不用说,相信檀凤儿也会明白,那两主仆肯定是跳墙出去,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了。

    檀凤儿低眸想了片刻,眼一抹别样的光芒一闪而过,仰头问道:“梅儿,你确定是她们两个?”

    “嗯。”梅儿立即点头,“当时和她们相距的比较远,但那个红儿丫头一血红的衣服很明显,在府除了她整天一红衣,谁还会穿成那副德行。”

    檀凤儿握了握双手,眼精光闪烁了下,“若真是她们,那檀汐平为什么要出府呢,出府去做什么?”

    “那还用说,肯定去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若是真有事要出去,大可和夫人说一声,夫人又比较随和,必定会同意,根本用不着翻墙走人。”梅儿立即将此事分析了一下。

    檀凤儿想了一下,便说道:“梅儿,这些天的事你就不要做了,专心看着梅苑里的动静,若是有什么异常就过来报告给我。”

    “是,奴婢遵命。”梅儿微微弯了下双膝,面上恭敬地说道。

    ————————

    晚上,梅苑——

    “门主,这是最近几天的账务。”花流风将账本递言柒柒。

    言柒柒接过账本自翻看着,看着看着眉头忍不住拧起来。

    “好像我当了门主以后,进账便少了许多。”言柒柒淡淡地说道。

    花流风微微叹了一声。“主要是因为门主新定的规矩,只杀大歼大恶,心思邪恶,背信弃义,卖主求荣,抛妻弃子之类的人,这些人不多,所以最近生意很不好。”

    “哦,知道了。”言柒柒微敛着眉眼,用账本轻轻地敲打着自己的手。

    少顷,她眸光闪过一抹异彩,“我们可以卖消息,天煞门人遍布整个璇玑大陆,想弄到买主需要得到的信息应该不难。,到时按照获取消息的难以程度标价。”

    做为一名优秀的杀手跟踪术什么都是一流,神不知鬼不觉的弄到想要得到的有用信息不难,就当是天煞门的副业好了。

    “消息?”红儿疑惑地问道,“有人会买吗。”

    “当然有人买,只要放出去就会有人过来买。”言柒柒很自信地说道。

    在古代暗争斗的可不仅仅只有皇家才是,那些大户人家为了家财继承资格争斗起来不必皇家差。

    随后,言柒柒又和他们仔细说了一下其的细节,顿时都举双手赞同。

    这种没有成本的生意很符合天煞门来做,花流风忍不住赞道:“门主,这样一来我们的进账又多出不少,……”

    他正说着,突然,眸光一闪,斜眸朝着后面看了一眼。

    这时,言柒柒和红儿的脸色也跟着变了。

    因为外面有人偷听,刚过来便跑了。

    花流风小声说道:“门主,属下过去将她杀了。”

    说着抬脚就要出去。

    “不用,才刚刚过来,不会听到什么。”言柒柒开口阻止他,摸着下巴别有深意地说道,“让她去告密吧,不给这女人点颜色看看都不知道什么叫收敛。”

    说着,她眼流露出一抹算计的意味。

    然后,对着花流风说道:“你先走吧,我不会有事。”

    “好,属下告辞。”花流风微微拱手飞不见了踪影。

    ——————

    梅花一路小跑,也不顾什么礼节,直接冲进檀凤儿住的屋子。

    “小姐,小姐,重大消息,重大消息。”

    檀凤儿眉头皱了皱,脸上不悦之意闪过,凉凉问道:“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如此惊慌。”

    “关于檀汐平的。”梅儿朝着外面看了看,连忙将屋门关上。

    走到檀凤儿跟前,压低声音说道:“奴婢刚刚竟然发现梅苑里面有男人。”

    “男人?”檀凤儿低头想了想,“是不是小厮?”

    “不是小厮,奴婢在将军府里也待了三年时间了,府里每一个小厮声音都很清楚,而且那人的声音比较好听,是奴婢从没听过的声音。”梅儿急忙说道。

    檀凤儿心一喜,又问道:“那你有没有听到他们之间讲话的内容。”

    “没有。”梅儿摇摇头说道,“奴婢害怕被他们发现了,便赶快跑了过来。”

    “哦,没事,走,我们去找婶娘。”檀凤儿眼露出一抹狠意。

    檀汐平今天定要让你败名裂,然后,再让婶娘直接将你嫁掉。

    ————————

    这时,一队人走了过来。

    “快走,平儿肯定有危险。”云依汐急匆匆地朝前快跑着,竟然比那些下人跑的还快。

    她才不相信她的平儿会带一个野男人回家,肯定有什么人想要伤害平儿。

    不管是不是真的,都不能让平儿受到一丝的伤害。

    想着现在平儿有危险,心里就急得不行,又催促道:“你们能不能走快点。”

    真是的,这个时候那两个家里的顶梁柱都不在家里,若是他们在就不用这么担心了。

    檀凤儿大口喘着气,追上云依汐,劝道:“婶娘,你别跑这么快,体要紧,让这些下人先过去就行了。”

    当她去找云依汐说梅苑有可疑男人存在,云依汐便一口咬定是有人要来伤害檀汐平的,还不让她说出来。

    哼!到时众人见了,依旧还会让那个女人清白尽毁。

    终于到了梅苑,云依汐先让小厮待在院外等候,只有自己进了梅苑。

    推开门进去,见言柒柒正半倚在软榻上悠哉地喝着茶。

    红儿在那里雕刻着一个木偶,绿衣正铺着,根本就没有什么男人。

    云依汐揪起的心顿时放了下来,也松了一口气。

    “娘,你怎么来了。”言柒柒立即将茶杯放在桌上,站起来,笑着说道。

    云依汐一股坐在软榻上,大口喘着气,用手扇着风,“凤儿说在你这里听到有男人说话,娘亲担心怕有人来害你,便跑了过来。”

    “男人说话?”言柒柒一副茫然,“娘,你不是规定所有小厮在天黑之后不许进梅苑嘛,怎么可能有男人说话。”

    顺手给她倒了一杯茶,递给她。

    她这个娘害怕影响她的清誉,便规定在天黑之前所有小厮不得进梅苑半步,就连她洗澡用的水也是丫鬟们弄过来的。

    为此她还郁闷了好一会儿。

    这时,一堆人钻了进来,领头的人是檀凤儿。

    檀凤儿见里面只有四个女人,顿时傻眼了,围着整个屋子看了一遍,那里有野男人的影。

    不死心的走到里面,还看了主和侧,别说野男人了,连只公的活物都没有。

    言柒柒朝着门口扫了一眼,什么话也没说,懒懒地半倚在云依汐边,淡然看着门口的众人。

    云依汐看着门口的人,脸色顿时黑沉了下来,冷声道:“谁准你们进来了,林管家我不是告诉你们先在院外等候,没我的命令不准进来。”

    这时,被称作林管家的年男子走上前,低着头吞吞吐吐的说道:“是,是小姐,说怕您有危险,才领着众人进来的。”

    “小姐?”云依汐看向站在一边的檀凤儿,心下顿时明了,冷冷道,“将军府只有平儿才能称小姐,要称凤儿是凤儿小姐,不要再弄混了。”

    “是,夫人。”林管家慌忙说道。

    云依汐将茶杯重重放在桌上,严厉地说道,“还有你们要认清楚在将军府里谁才是主子,若是脑子再犯糊涂,分不清谁是主次,就给我立刻走人,我们花银子请你们来不是给我们添麻烦的。”

    是她平时太宠凤儿了,竟然做出无赖平儿的事,若是被传了出去,平儿以后还怎么做人,一个女人清誉若是毁了,那她这辈子就完了。

    这些下人从没见过如此严厉的云依汐,顿时吓得低着头,不敢说话。

    檀凤儿被她的话说的脸一阵白一阵青,听她的话意就是说她根本就不算是主子。

    心里怨恨至极,但不敢表现出来,只能强忍着压下去。

    云依汐训斥完下人,又转向檀凤儿。

    凉凉道:“凤儿,我自认为对你不薄,可你为什么要污蔑我的女儿呢,你知不知道一个女人的清誉被毁是件多么可怕的事。”

    她平生最讨厌的就是那种为了争宠不择手段的人,看着在她边待了六年的女孩,如今竟然为了争宠做出这种事来,心里便很不是滋味。

    轻叹了一声,“算了,明天我便派人将你送走,我女儿好不容易回来了,不能再让她出意外。”

    檀凤儿心一慌,“噗通——”跪在她面前,上前抱住她的腿。

    哭道:“婶娘,不要将凤儿送走,都是凤儿的错,都是凤儿太粗心,当时梅儿说梅苑有男人,凤儿担心平姐姐的安危,便立即向您禀报了。”

    若是被送回去,她过的子肯定还不如没来将军府之前呢,她的那些兄弟姐妹肯定会嘲笑她,被人赶出去。

    最后被沦落到嫁给人家做小妾,她不要像她娘一样,做人家小妾,一辈子过着不如下人的生活。

    云依汐看着哭成泪人的檀凤儿,心升起不忍。

重要声明:小说《毒女驯夫,邪王的小野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