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有娘真好

    “哦,是娘的疏忽,都忘了这件事了。”云依汐连忙让下人进来,“你们去把玉心苑仔细打扫收拾下,在将里面的帐还有窗帘以及屏风全部换成新的。”

    檀凤儿一听,脸色大变,急忙道:“婶娘,你不是说等磊哥哥以后娶妻时,要当做新房来用的吗。”

    玉心苑本是将军府里的主宅,也是这里最大最好的住处,由于云依汐喜欢清雅的云依阁,因此才没住在玉心苑。

    而且玉心苑的地理位置比较好,常年阳光普照,又在府间,一直都是她想要的地方。

    如今竟然给了这个新来的女人,太不甘心了。

    云依汐微微笑道:“我是曾这么说过,但那是以前的事,如今平儿来了,就要另当别论了,再说磊儿不是还没娶妻吗,即便以后娶了妻,将军府里这么多的宅院,还不够他住吗。”

    现在只想把最好的东西都给她可怜的平儿,不能再让她受半点委屈。

    言柒柒眸光微微闪了闪,随笑道:“我比较喜欢清静,还是给我安排一所偏僻幽静一点的地方吧,玉心苑还是留给哥哥娶妻用吧。”

    不等云依汐说话,檀凤儿立即说道:“原来平姐姐喜欢清静,凤儿倒是知道在将军府有一处最清净的地方。婶娘,落院是整个将军最清净的地方,收拾一下,让平姐姐住吧,正好也合了她的意。”

    “凤儿你怎么能让平儿住落院,那里破旧不堪,还不如下人住的地方,她可是我的亲生女儿。”云依汐拧起秀眉,说话的声音也变得硬下来。

    檀凤儿小脸微微一赫,有些不知所措起来,“我,凤儿只是为平姐姐着想,她不是喜欢清静的地方吗,再说落院虽破,但院子很大,修葺一下,肯定能合平姐姐的意。”

    “算了,下次别乱出主意。”云依汐瞥了下嘴说道。

    然后,对着言柒柒说道:“平儿,你若是想住清净的地方,以后就住在梅苑吧,那里比较清静幽雅。”

    檀凤儿一听,顿时不满起来:“婶娘,梅苑可是我们逢年过节所待的地方,也是冬天赏梅的场所,若是给了平姐姐以后到了节时,到那里聚会呀。”

    “将军府的院子多的是,聚会干什么随便找一间不就行了,至于赏梅,即便给了平儿也能到那里欣赏。”云依汐语气略带着点不耐烦。

    檀凤儿微微动了动唇角,还想说什么,但看到云依汐脸上有些不快,便住嘴了。

    慌忙上前拉住云依汐的手臂,撒道:“婶娘莫怪,都是凤儿一时考虑不周,才说这些浑话。”

    云依汐看着她,伸手拍拍她的手臂,叹了一声,“唉,婶娘不怪你,这事先到这里,以后平儿就住在梅苑。”

    “就知道婶娘待凤儿最好了,才舍不得怪凤儿。”檀凤儿甜甜笑道。

    “你呀你,以后要和平儿好好相处,成为相亲相的好姐妹。”云依汐抬手在她额间点点,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说道。

    当年平儿丢失以后,她悲伤过度,在十年内也未曾怀上孩子,檀恒为了消除她心郁结,便从远房亲戚家带了一位十岁的小女孩。

    也就是凤儿,凤儿这丫头嘴巴甜,又贴心,六年的相处下早就将她视为亲闺女。

    如今平儿来了,见众人将目光都转移到平儿上,觉得有些受冷落了,才会说这些话。

    “嗯,凤儿记住了。”檀凤儿很乖巧地点头说道。

    “对了,婶娘,梅苑地方比较大,应该给她多派些下人才是,平姐姐又刚从外面回来,怕别的下人看不起平姐姐,怠慢了她,一定要给她弄几个手脚伶俐,又懂事听话的丫鬟伺候才行,不如把我边的兰花和梅花给平姐姐吧,她们做活都比较勤快利落,人又好。”

    她说话的口气,俨然就是这府里的女主人姿态。

    而且这话里有话,暗含有讽刺的意味。

    言柒柒微微皱了皱眉头,眼底不耐烦之意尽显。

    她子比较懒散,不想和人勾心斗角,那样太费脑子。

    但也不能代表脑子有问题,檀凤儿先是挑拨她和云依汐的关系,又在住处多加阻挠,还让她住破房。

    当然住不住破房也不是檀凤儿说了算,这些就算了,懒得和这种人计较,对于不喜欢的人,她往往懒得理会。

    没想到如今又是讽刺又想在她边安置人,来监视她,或者还有别的目的。

    看着她一直不说话,真当她是好惹的吗。

    言柒柒唇角微微一勾,幽幽说道:“这个就不劳你心了,府里的下人对你这个外人还如此照顾,更何况我还是将军府里面的正牌大小姐,自当会细心服侍了。”

    在说‘外人’和‘正牌’两个字时,声音加重了些。

    呃,虽然她也是外来的,毕竟不是这具体的正牌主人,不过,现在是她的了,借用一下她的份也不为过。

    云依汐一拍桌子,气愤地说道:“平儿说的对,你可是将军府真正的大小姐,敢骑到主子头上的下人,我们还要他做什么。”

    她本意说的是言柒柒是府里的大小姐,但听到檀凤儿耳里便变了味。

    檀凤儿小脸一白,重重咬了下嘴唇。

    檀汐平是真正的大小姐,那意思是说她不是了。

    现在云依汐有了女儿,是不是以后会将她送走,送到她原来的家里。

    她不要走,她爹爹只是一个小小的县官,哪能和一位大将军相比。

    而且爹爹又妻妾众多,儿女成群,她又是庶出的,长相什么又不突出,根本得不到重视。

    平时和她娘亲都是战战兢兢的过子,地位还不如长房里的大丫鬟。

    自从到了将军府以后,她才知道原来人也可以这么活着,有成群的丫鬟伺候,有豪华住宅,还有锦衣玉食。

    最重要的是能让她遇到磊哥哥这样优秀的男子。

    她才不要回那种下等人过的生活,她一定要嫁给磊哥哥,成为这里的女主人。

    檀凤儿暗暗吸了一口气,隐下心的诸多不满和嫉妒,随让自己脸上露出甜甜的笑容来,“婶娘说的对,若是有那个下人敢欺负平姐姐,直接赶出去,永世不用。”

    “嗯。”云依汐应了一声,然后,拉住言柒柒的手,说道,“平儿,走,娘亲带你去梅苑看看,那里不但有很多稀有品种的梅花,还有一个荷花池,现在里面的荷花还开着呢,我们去看看。”

    言柒柒冲她淡淡一笑,“好。”

    “等到了冬天,那里的梅花便争相开放起来,到时在梅花下煮茶,弹琴别是一番滋味。”云依汐拉住她的手,边走边和她说着话。

    “是吗。”言柒柒都是轻声应一下,没想到她的这位老娘还是位闲雅致之人。

    檀凤儿盯着远去的母子背影,心里嫉妒之火瞬间燃烧了起来。

    以前云依汐无论到那里都是拉着她的手,没想到今不但没来拉她的手,就连喊她一声都没有。

    想着,檀凤儿眼底流露出一抹狠。

    随后,快步追了过去。

    到了梅苑言柒柒才知道,为什么檀凤儿会有那么大的反应。

    梅苑的院子很大,在院落里种满梅花,现在是夏季没有开放,若是到了冬季梅花怒放时,倒别有一番滋味。

    这里不仅仅只有梅花,在走道边还种着一些花草,虽是比较常见普通,但却有一番雅致。

    院落边挨着一个人工池塘,里面开满了很多种荷花,宽大的荷叶下面有许多漂亮的小鱼在那里游着。

    进了正屋,屋子虽不大,但里面装饰的却雅致美观,总体来说这里不错。

    “平儿,怎么样,喜欢吗?”云依汐满含温柔的笑意,说道。

    “看着她脸上慈的笑容,言柒柒心滑过一丝的暖意。

    “嗯,喜欢。”点点头,冲她轻轻笑了笑。

    云依汐顿时笑容满面,“喜欢就好,有什么需要就和娘亲说,娘亲一定会满足你。”

    抬手将言柒柒脸上的一缕碎发别在耳后。

    “平儿,这里正在打扫,我们到荷花池边的凉亭里聊天。”云依汐握着她的手,走出屋外。

    言柒柒和云依汐在荷花池边聊了整整一下午,便到了吃晚饭的时间。

    应该说是云依汐说着,言柒柒时不时的答一声,有的时候被云依汐问的没办法了,便给她变一些有趣的事来。

    虽不好笑,但都能逗的云依汐开怀大笑,兴奋不已。

    由于平时檀恒经常在外应酬,檀汐磊回家更是没个定数。

    将军府里也不像别的大户人家规矩多,到了吃饭的时候,云依汐便和檀凤儿自行先吃。

    今自然也不会等他们,让人直接将饭菜带到梅苑,在这里吃起来。

    在饭桌上,云依汐一直给言柒柒夹菜。

    “平儿,来尝尝这个水煮鱼豆腐,这可是刘师傅最拿手的好菜。”说着,言柒柒如山一样高的碗上面又堆了一块肥美的鱼

    云依汐自然也看到她碗里成山的饭菜,忍不住皱起眉头,“平儿,你怎么吃这么少,是不是不合你的口味,若是这样回头再请几个厨子来。”

    言柒柒顿时无语,不是她吃的少好不好,是因为她吃一块碗里便会多出三块,这样下去她能吃完吗。

    不过,貌似这种被人重视的感觉真好,第一次感到有娘真幸福。

    虽然唠叨了些,但这种唠叨让她心里暖暖的,很舒服。

    言柒柒立即打了碗红枣莲子粥,放到云依汐跟前,笑道:“娘啊,多喝点红枣莲子粥,到时养的肌肤白嫩又有光泽,把爹爹迷的神魂颠倒哦。”

    云依汐听到她喊了一声娘,心激动万分。

    白了她一眼,嗔道:“死丫头,竟然开起爹娘的玩笑了。”

    嘴上是这么说,不过,还是拿着勺子喝了起来,还嘀咕着,“不喝粥也能把他迷的神魂颠倒,不知东西。”

    言柒柒笑了一声,说道:“嗯,娘亲可是魅力四的大美人,爹爹能不着迷。”

    “是啊,是个男人都难抵挡婶娘的魅力,即便婶娘和一位年轻优秀男子在一起,也看不出有什么不妥。”一直倍受冷落,憋着气吃饭的檀凤儿立即讨好说道。

    看着云依汐只顾着替檀汐平夹菜,都忘了她的存在,心里嫉妒的要命,但也没办法,谁让她不是亲生的呢。

    “嘘!”云依汐放下手勺子,微绷着脸,说道,“这话可不能乱说,若是被老爷听去了,就不好了。”

    那个醋坛子,听不得人说这些话,即便是开玩笑也不行。

    檀凤儿小脸微微一怔,紧捏了下手筷子,随即笑道:“是是,凤儿说错话了,婶娘莫怪。”

    同样打趣的话,对于檀汐平说的话眉开眼笑,而她的却冷眼相斥,太不公平了。

    想着,对言柒柒的怨恨又增加几分。

    这时,外面传来一道清朗磁的男子声音。

    “原来你们真在这里,让我好找啊。”檀汐磊拿着一个大半人高的长方形纸盒子走了进来。

    刚到府里便去了厅堂,见没人,又到云依阁去还是没有,想着娘亲会将平儿安排到玉心苑,又去了那里还是没有。

    没办法只好拉了一位下人问了一下,才知道她们在这里就餐。

    云依汐瞪眼说道:“你还知道回来,吃饭了没,若是没吃就让人再加一副碗筷来。”

    “呵呵,吃过了,娘。”檀汐磊呵呵笑道。

    随后对着言柒柒说道:“平儿,你看哥哥给你带什么了。”

    说着,将纸盒子打开,从里面拿出一匹黄色丝绸缎子来。

    “这是雪云缎子,是雪凤蚕吐的丝织成的,雪凤蚕只有风尚国才有,而且非常稀有,我好不容易才弄到一匹。”

    檀凤儿眸光一闪,立即扑了过来,从檀汐磊手将丝绸夺过来,兴奋地说道:“好漂亮的丝绸,摸着好舒服,若是做一衣裙穿上肯定很美。”

    伸手扯扯檀汐磊的袖子,撒撒痴,“磊哥哥,我好喜欢这匹丝绸,可不可以送给我,到时做了衣服,我第一个穿给你看。”

    檀汐磊微微蹙了蹙眉头,耐着子说道:“凤儿,这布是给平儿的,回头我再给你弄几匹好的丝绸,给你做衣服。”

    然后,不动声色移了下子,将衣袖从她手解救出来。

重要声明:小说《毒女驯夫,邪王的小野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