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白月光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多塔传奇 书名:微宇天穹
    星河璀璨却掩盖不了紫月的光芒,欣颖仰望着漫天的繁星和那一轮明灿灿的幽阳,心里想着究竟该用怎样的画笔才能够刻画出如诗如幻的美景。

    “大叔,你觉得天上哪个月亮最漂亮?”

    凤羽不假思索回答说:“白月,我一直觉得白色才应该是月亮固有的颜色,白月光,心里某个地方,虽然没有紫月蓝月橙月黄月的绚烂,却多了一抹恬淡!”

    “大叔,我也是呢,每次看到白月总会觉得特别心安,仿佛白月在很久之前已经深深置于内心的某个地方,一抹白光便会激发出潜藏在心中的力量!”

    欣颖为与凤羽看法相同而兴奋不已:“白月光,心里某个地方,那么亮,却那么凄凉,每个人都有一段悲伤,想隐藏却盖弥彰!”

    一丝讶异之色自凤羽淡然的脸上流出,他没想到这个世界上还有人知道这首他以为只有他知道的白月光词。

    “你是在哪里知道这首词的?”凤羽好奇问。

    能够让凤羽好奇的事很少,欣颖瞥了眼依然淡然的凤羽,心说原来大圣者凤羽大叔也有不知道的事

    她吐了吐俏的舌头笑对凤羽说:“大叔,我也不知道呢!这首词是我爸爸过世那晚我独自一人坐在沧溟河畔仰望白月之时突然出现在我心里的,我也不知道究竟有什么意义!”

    凤羽目光飘渺望向无尽星空,眼波不知道聚焦在何处,他上的淡然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一丝莫可名状的默然。

    看着傲然透过舷窗仰望不知何处的凤羽,欣颖内心没来由地刺痛了一下,她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反应。

    “大叔,你怎么了?”欣颖虽不忍打搅凤羽,但是更不忍看到凤羽悲伤。

    此时凤羽的思绪已经不知道飘到何处,他在思索白月光的事,那段和白月光有关的记忆,深埋在他的内心深处,而这段记忆除了他自己没有任何一人知晓,即便是他最敬仰的老师铁木真也从来没有告诉过。

    不是关于人,而是关于一个世界,那个让他朝思暮想的地方,而这也正是他想要遍寻大千世界的原因。

    听到欣颖的话,凤羽回过神来,摇了下头轻笑说:“没什么,只是在想这紫月和白月到底有何不同之处!”

    “那大叔得出了什么结果?”

    “只有紫和白两字不同而已!”

    “呵呵,这算是什么结果,大叔你敷衍我!”

    “紫月和白月本没有什么不同,只是像你这样有想法的人多了,他们的不同之处便越来越多!”

    “大叔难道不是和我一样的人么?你刚刚还在想紫月和白月有何不同呢!”

    凤羽笑摇了下头,不再纠结于欣颖的话题,伸手指着屏幕上轮廓渐显清晰的沧溟河说:“欣颖还想不想去沧溟河坐坐?”

    欣颖想了想摇头说:“不了大叔,沧溟河又没有什么好看的,还是先去寻找秦政吧!”

    “秦政不用找,像他们这种帝国的守护者,只要不遇到梵星台的人,绝不容许别人在他们的地盘放肆,所以他自会来见我们!”

    “呵呵,大叔,不知道秦政会不会加入到你的队伍中呢!”欣颖笑问。

    对于这个问题凤羽也不知道答案,所以他并没有回答欣颖的提问。

    沧溟河,凤羽将零号特工停在数十万公里上空,揽着欣颖小蛮腰飘然降落到在普通人看来浩瀚的河面上。

    欣颖脚踏水面,脸上难掩兴奋之色:“大叔,这是什么真元术?凌波微步么?”

    凤羽微微笑说:“飞行术—踏莎行,等你哪天达到进入修途你老师柳寒烟自会传授你!”

    “哇,好期待呢,大叔!”欣颖更加兴奋。

    突然水面下一阵波动传出,欣颖站立不稳几乎倒到水里,凤羽再次将她揽到怀里,朗声对着水下某处说:“前辈既然来了何不现呢!”

    “哈哈,不愧是铁木真的弟子,果然实力了得!”一道声音自水下传来传入凤羽欣颖耳中,“早有耳闻,你羽圣凤羽在召集掀翻梵星台的义士,不知可否算我一个!”

    “能够处沧溟河中,想必一定是时幽冥前辈!前辈爽朗素有耳闻,今一见果然名不虚传,能得前辈相助,此次讨伐梵星台的大业必然会多出不少把握!”

    还没有开口劝说,时幽冥已经自动同意加入讨伐梵星台的征途,凤羽想不钦佩时幽冥都不可能。

    时幽冥自水下跃出,同样脚踏沧溟河面,目光扫过被凤羽揽在怀里的欣颖哈哈一笑道:“凤羽兄弟果然好眼力,居然能够找到一个九品天脉的姑娘比翼双飞,当真是羡煞我等众人!”

    欣颖俏脸微红连忙开口解释说:“前辈误会了,我们不是那种关系!”

    “那是什么关系?”时幽冥笑意吟吟扫向凤羽欣颖手腰接触处,其意不言自明,这么亲密了还能是什么关系!

    凤羽嘴角上扬带出一丝微笑,“她是花圣柳寒烟的弟子,受花圣所托,带着她见识一下这个世界!”

    “哈哈,凤羽兄弟,这么好的一个小姑娘,可不能被他人抢的先机啊!”

    时幽冥看着木讷的凤羽和紧张兮兮的欣颖,不由取笑说,意思却是模棱两可。

    欣颖无语,心中却是一片甜蜜,凤羽无奈摇了摇头,心说这些老家伙们怎么个个如此,好像他凤羽就不该单似地。

    “幽冥前辈严重了,欣颖的事由她自己决定,我在她边只负责保护她!”

    时幽冥哀叹一声,“俗话说得好,有什么样的师父就有什么样的徒弟,你老师铁木真风流成,怎么偏偏带出你这么个弟子!”

    “老鬼,怎么说话呢!”另一道声音自虚无传出,虽然不大,脚踏水面的三人却是听的清清楚楚,“凤羽兄弟活的端正亮堂,怎么到你这就变味了!”

    “秦政,你鬼鬼祟祟躲躲藏藏干什么?”时幽冥冲着虚无中某处大喝,“还不快现拜见你老哥!”

    “你这老鬼,上次让你侥幸赢了一次,这次我可不会让你!”秦政自虚无中走出,笑意吟吟目光扫过凤羽欣颖,“果然是一对佳人!”

    “好好好!”时幽冥一连吐出三个好字,“刚好凤羽兄弟在此,就让他做个证人,这次谁若输了,便是需要认对方做大哥,见面恭敬三鞠躬,永远不能抵赖!”

    凤羽向着刚刚出现的秦政微鞠一躬叫道:“秦政前辈,正要去拜访你,没想到你就出现了!不知两位前辈要玩什么?我凤羽愿做这个证人!”

    “老鬼,你就让凤羽兄弟和他这位人长得漂亮天资惊人的小女友一直呆在这里?这水面可并不是那么好的地方!”

    时幽冥一拍脑门感叹一声说:“我怎么忘了,走走走,凤羽兄弟,还有……弟妹,老哥我带你去一个地方,保证你会流连忘返!”

重要声明:小说《微宇天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