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方朴雨命人将楚巧巧架回去了,李明敏觉得自己窥视到了别人府上不好的东西,不好意思地告辞走了,虽然在王婉送她到二门口的时候,她充满八卦的眼神期盼又纠结地望着王婉,显然是希望王婉某一能将此事来龙去脉告诉她,以满足她的好奇心,但又知道这样不好,因此才一副这个样子。

    王婉好笑地将她送走,但要说实话,其实她自己也很好奇的。因此,傍晚楚凤歌回来之后,她立马就向楚凤歌问到了“楚巧巧遇鬼”这一事。

    楚凤歌奇怪地看向了她:“怎么就突然问到这个了?”

    王婉便将午后发生的事同他说了一遍。

    于是楚凤歌就沉默了,半晌他才说道:“巧巧三岁多的时候被‘鬼’给吓到,就在碧波湖畔。”

    原来楚巧巧三岁那年,大概也是金秋时节,来到这碧波湖畔玩耍,而看护她的丫鬟一时没注意,竟让她自己跑远不见了。待到那丫鬟找着她的时候,她已经脸色苍白地晕倒在一棵柳树之下。之后她就发起高烧,嘴里一直嚷嚷“有鬼”,这一病就是大半个月,大家皆认为她是被什么不干净的东西给撞了,又是烧纸又是拜神的,好容易她病好了,却是某一又被吓着,直呼“有鬼进来了”,接着又是一阵大病。此后,她的胆子就变得极小。

    “那巧巧说‘鬼’是夫人害死的,因此才来纠缠她……”王婉瞧着楚凤歌。

    楚凤歌蹙起了眉头,道:“这倒是从未听闻过。不过我不在的几年间,府里又发生什么也不一定。”

    王婉点了点头,但又问道:“难道巧巧三岁时‘遇鬼’一事就没有人去调查吗?”

    楚凤歌想了想,道:“谁知道呢?或许有吧!”

    楚凤歌知道的也就这些了。这个话题他们就此放下。却在第二,传来了消息,昨负责碧波湖畔花草修剪的一个婆子被打得半死,说是她装神弄鬼,接着人便被丢出了府外。

    “大少,”忘忧对王婉说道,“那个婆子直呼冤枉,说她昨根本没去那碧波湖畔呢!”

    王婉点了点头,问道:“关于这小姐‘遇鬼’之事,你还打听到了什么?”

    忘忧道:“听说五年前小姐又遇了一次鬼,闹得大的,据说小姐院里的丫鬟全部被拷问一遍,但就是没人知道怎么回事,那些丫鬟们因为此事全部被夫人撤掉。现在小姐院里的丫鬟全部是五年前新换上的。”

    “怎么闹鬼?具体你打听出来了吗?”

    忘忧摇了摇头。

    王婉道:“嗯,打听不出来很正常,想来夫人定是封了口的。”王婉思索了一下,“鬼”告诉楚巧巧说自己是被方朴雨害死的,定是在五年之前吧,如果楚巧巧几次遇“鬼”,遇到的都是同一个的话,三岁那年,她太小了,“鬼”就是告诉她什么她也记不住的。所以“鬼”等她长大一点再去吓她以此报复方朴雨?可为什么要选择五年前呢?五年前,楚巧巧五岁……

    王婉的眉头纠成一团。这个问题太复杂,根本理不出任何头绪。估计只有方朴雨自己知道怎么回事了,当然,如果她害死的人太多的话……她可能也无法知道到底是谁在搞鬼了。

    楚巧巧真可怜,因为自己的娘摊上了这样的事!小小年纪被“鬼”吓了几次,心理上不出什么问题才怪。王婉终于明白楚巧巧的胆子为什么会那么小了,再见她昨对母亲的那个态度,必是怨极了她的母亲,想来她与方朴雨的关系并不会亲厚。一个摒弃母,活在恐惧之中的孩子……

    王婉同地摇了摇头。

    却是王婉在听忘忧报告楚巧巧遇鬼这件事的时候,万嬷嬷脸色难看地进来了。

    “大少。”她向王婉行礼。

    王婉让忘忧给她搬了张凳子坐在下方。却是万嬷嬷不愿坐下,只说有要紧事禀报,接着道出了让王婉和在场的人都震怒无比的事

    刚刚给王婉送来的糯米红豆糕是用掺了水银的水蒸煮而成的!

    “老奴瞧着这红豆糕就觉得不对劲,果然细看之下,这糕点上竟然吸附着一滴滴细得像蚜虫一样的银白色小水粒。老奴就想,坏了,这糕点肯定是附着了水银的!”

    王婉双拳捏了起来,深吸了口气,说道:“把那糕点拿上来吧!”

    万嬷嬷命人把糕点端了上来。王婉抓起一块细细看了起来,果见那四四方方小小的糕点之上,吸附着一些细小的晶莹的银白珠子,这些珠子,若不是极为心细的人,根本就不会察觉的。这种容易蒸发容易吸附的液态物,不是水银又是什么!

    王婉怒极反笑:“我才嫁入不到半年就想弄死我么?”

    却是万嬷嬷道:“弄死大少怕是不敢的,这水银,我相信,弄在这里为了让大少不能生育的!”

    王婉倒抽口气。

    万嬷嬷道:“用水银让女子不孕,这在市井里是常见的,大宅院里出现这种手段也就不足为奇。”

    王婉不由地摸了摸自己的小腹,心想:“这还是没影的事呢,有人就如此之过急了?”她神色一狠,咬了咬唇,突然对忘忧和露葵道:“你们两个,带上这盘点心,随我走一趟!”

    “去哪儿?”忘忧惊道。

    “夫人那里!”王婉恨恨道。

    昨午后消失的太阳到今也没有出现,从早到现在都是满天厚厚的云层。气温也降了,秋风萧瑟,卷起一地的黄叶。

    这样的天气,王婉却顶着突然到来的冷风,带着忘忧和露葵来到了方朴雨的院子。

    方朴雨惊讶于王婉的到来。

    王婉看她的神色,虽面带笑容,但是有点憔悴,显然昨夜并未睡好,想来定是为那楚巧巧之事而烦恼。

    王婉在方朴雨惊异的目光中含泪跪了下来。

    “婉儿!你这是怎么了?!”方朴雨大震,赶忙上来就要把王婉给扶起来。

    却是王婉规规矩地给她磕了个头,然后抽泣道:“母亲,婉儿自认为嫁进这安国公府后遵规守矩,敬上小,从未有过什么不孝不敬等越矩之举,当然,婉儿年轻不懂事,若有做错什么事却不自知的话,母亲就是打骂责罚,婉儿也绝无怨言。可是,如今这府内竟有人想不声不响弄死婉儿……”王婉泣不成声。

    “什么?!”方朴雨大震,“你说什么?!”

    王婉痛哭,头又磕了下来:“还请母亲为婉儿做主啊!”

    方朴雨面色难看到了极点,却还是亲自把王婉扶起,道:“好孩子莫哭,你先把事与我说清楚。”

    王婉便把在糯米红豆糕上发现水银之事详细告知,并让露葵将那盘糕点呈了上来。

    方朴雨拿起一块糕点,细细查看,看着看着她的脸色就暗得宛如乌云密布,骤雨即要横来了。

    “啪!”方朴雨一掌拍上桌子,“是哪个混蛋竟敢如此大胆!来人!去厨房!”

    方朴雨叫王婉先回去梨花院里歇息,她肯定会给她一个交代的,接着便怒气冲天地带着人去了厨房。

    王婉嘴角浮现一抹含义不明的笑。见到王婉露出了这样的笑,忘忧和露葵对看了一眼,便把头低了下来,一言不发地跟在王婉后回去了梨花院。

    却是回到了梨花院,王婉把几个屋里伺候的都叫了进来。忘忧、露葵、采苹、惠香和夏荷是她带过来的,而小水和小草则是楚凤歌从边关后回来买的。这七个人在王婉面前站成了一排。

    王婉自嫁进来后第一次对屋里的丫鬟们进行集体训斥。只听王婉严厉地道:“今发生这样的事,可见这安国公府里牛鬼蛇神的什么都是有的,所以,我需要的是你们对我的绝对忠心!我也不说什么不切实际的大话,我只讲一句,你们对我好了,我自然也会对你们好,实打实的好处会给你们,包括你们将来的婚嫁我都会给你们挑你们乐意的,但你们中若有人敢背叛我,我可绝不如面上的那么软脾气,定会叫她后悔做下那种蠢事!”王婉恩威并施,七个人皆浑一抖,在她话音刚落下,立即应下:“是!”

    王婉这边教训完丫鬟们,便叫她们下去各做各事了,但把忘忧给留了下来,问道:“我叫你通过我们院里人员所查的府里的关系网,你这些子来查清楚了没有?”忘忧点了点头。王婉满意地道:“很好,你替我磨墨,你边说我边记下。”

    于是,王婉就开始在忘忧的帮忙下,梳理起这府中之人的关系网来。

    除去她带来的六个人和小水、小草,这院中剩余的统共就八个人。但就这八个人,引申出来的关系网却在一张偌大的纸上写画得密密麻麻。几乎整个安国公府人员的名字全部都标在上面了。

    比如说,这负责打扫屋子的小丫鬟红琴,原是在浆洗房做事的,她的干娘是浆洗房的管事嬷嬷,而这浆洗房的管事嬷嬷又同厨房的廖大婶交好,这廖大婶又有个闺女在老夫人院里做事。

    见着密密麻麻一纸的名字和表示两个名字有关联的连线,王婉有点佩服地看向忘忧,这丫头还真是越来越厉害了,不单说能在这三个多月的时间里通过跟别人随意聊天什么的挖出这么多,单说她的脑袋里能记下这么多名字和关系就很了不得了!王婉顿时有种昔特别哭的小丫头一长成的感觉。

    王婉满意地将这张人物关系图叠起收好,记在纸上的目的就是为了让自己也把这些复杂的人员关系给记到脑子里,毕竟不是自己打探来的,忘忧光讲一遍她根本记不住,用笔梳理了一下,顿时脑袋里就清楚了很多,现在随便说出个人来,她也能把其所拥有的各种关系给讲出来。

    这些工作做完后,王婉便抽了本书出来,懒洋洋地侧躺在边一边翻看,一边等待方朴雨的调查结果了。

    很快的傍晚即将到来。方朴雨派人过来了,说是投毒之人已经抓到!

    王婉立即起朝那厨房而去。

    过去一瞧,就见那方朴雨正坐在椅子之上,面显怒容,狠狠地瞪着一个跪在她的面前瑟瑟发抖之人。

    那是一个十六七岁的丫鬟,脸圆圆的,本该很喜气的面相此时却满脸的恐惧。

    “婉儿,你来了!”方朴雨见着王婉,疲惫地朝她露出了一个笑容。

    王婉走至她的边对她福了福,道:“辛苦母亲了。”

    方朴雨拍了拍王婉的手。

    王婉站到了她的后。

    “说吧,”方朴雨的语气冷得就像冬里的寒冰,“为什么要下毒害大少?!”

    那丫鬟浑抖得如同筛糠,她的上牙打着下牙,半天没有说上一句话,只那泪水如泉一般不断涌出。

    “说!”方朴雨狠狠一拍扶手,凶神恶煞。

    丫鬟的头慢慢地磕到了地上,整个人就像一只没有了硬壳的乌龟,弓着脊背在那颤抖着。

    “还不说吗?”方朴雨的声音充满狠戾,“还是说要你老娘弟妹帮你说?!”

    终于,那丫鬟抬头了,眼中没有任何生的光芒:“回夫人,奴婢是为了铃兰姐。”

    王婉的眉头皱了皱。

    “铃兰姐那么喜欢大少爷,大少却妒忌成,一个人霸占着少爷,把铃兰姐赶回了老夫人那里,奴婢同铃兰姐交好,气愤不过,才做下这等傻事。奴婢……奴婢……”她颤不成声,哽咽中道出,“甘愿以死顶罪。”

    她的话音刚落,方朴雨便看向了王婉,问道:“婉儿,你怎么看?”

    王婉道:“一切听凭母亲做主。”

    于是,方朴雨面色一狠,说道:“丫鬟柳儿妄图谋害大少,在糕点里下水银,即刻拖出去乱棍打死!”

    那丫鬟目光无神地瘫倒在地,被领命的两个婆子拖了出去。

    很快的,“啪啪”的杖罚声响起,直打了有那么五十来下,婆子进来了,说柳儿已被打死。

    方朴雨点了点头,道:“尸体扔到乱坟岗去!”说着就起表示要回去了。

    王婉跟在她后头出了去。她又安抚了王婉好一阵,还添了一句“那丫鬟的话莫要放在心上,铃兰已经被老夫人领了回去,再也不会给你们小夫妻俩添堵”,说着才看上去心神颇为憔悴地回去了。

    王婉站在后头,看着她的影消失在眼前,才转朝自己的院子走去,心中一阵冷笑。

    柳儿,刚好忘忧给的人员关系图里有她,她的妹妹,是方朴雨屋里的一个小丫鬟。

    王婉回到屋中后不久,楚凤歌就回来了。王婉也不客气,直接将这件事一五一十地告知了楚凤歌,从发现糕点中有水银开始,到她拿着糕点去方朴雨的院子,到最后方朴雨当着她的面命人打死了那个叫做柳儿的丫鬟。

    楚凤歌勃然大怒。“找个替死鬼就可以了?这个恶毒的女人!竟然连你都敢碰!我定要将她……”

    王婉一把捂住楚凤歌的嘴巴:“心里想想就行了,犯不着嚷嚷得这么大声,好歹,她也是你明面上的‘母亲’。”

    楚凤歌拉下王婉的手,眉头纠了起来。

    “在想什么?”王婉问道。

    “在想怎么神不知鬼不觉地弄死她!”

    “……”王婉无语片刻,后笑了起来,“神不知鬼不觉地弄死她太便宜她了,至少也要让她败名裂才行。不过话说回来,今天我过去告知她这件事的时候,她那震惊和愤怒倒不像是作假的。”

    楚凤歌听着就笑了:“你是说这件事不是她所为?怎么可能?最想你生不出孩子的就是她了!”

    王婉一边回想一边道:“我可没说这件事不是她所为,只是觉得她可能是没有想到她的人这么快就动手了吧!毕竟昨天巧巧才出了那样的事,她还在焦头烂额之际的,我想啊,她的怒气定是因为她的人没告知她就擅自行动了吧!”王婉说着就笑起来了:“当然,估计她和她的人谁都没想到,这件事才一开始,就暴露了。”

    楚凤歌也庆幸地笑了:“还好有万嬷嬷在。”

    王婉笑道:“是啊,不过那么一点点水银,吃了一次不会有大碍的。想来她们是想积少成多,慢慢毁掉我。”

    楚凤歌对王婉的态度不满了,他说道:“别这么漫不经心的样子。什么叫‘吃一次不会有大碍’!”

    “本来就是嘛!”王婉在阐述一个事实,说着嗔道,“行啦,你也别老皱着眉头,她的谋不是一开场就被戳破了吗?她根本就没得逞。”

    楚凤歌却想了想:“不行!下一回她又想在吃食里弄出什么名堂怎么办!天天防着也不是办法!”这说着,他就向门外走去,“我得去爷爷那里一趟。”

    王婉真没想到楚凤歌居然对此事紧张成了这个样子,竟然当晚就去了老太爷那边,把这件事给讲了。

    老太爷震怒。先去了老夫人那里大骂了一顿,第二就同老夫人一起,把方朴雨给叫了去,对她好一顿训斥,训斥她管理不力,眼皮底下竟会出现这样的事,若不是看她多年管理中馈兢兢业业,从未出错,定让她去闭门思过什么的,总之是把方朴雨训得面红耳赤,一股怒气积压在心里却不得发泄,脸上还得唯唯诺诺一副受教的样子。最后,老太爷宣布了:“给梨花院单独开个小厨房,省得万一又出这种事,把我的孙媳妇给害了!”

    方朴雨领命下去了。却是回到自个儿的院里后,气得几乎发疯,差点把屋里的东西全砸了。

    当然,方朴雨怎么气是她自己的事,与王婉和楚凤歌是一点干系都没有。王婉高兴得半死,真没有想到居然因此因祸得福,让老太爷直接下令给他们开设个小厨房。一想到今后自己想煮什么就煮什么,再也不要怕大厨房那边又搞什么幺蛾子,王婉简直是兴奋地快睡不着觉了。

    王婉前世的时候就会自己做饭做菜,虽然因为忙碌自己只有偶尔做一下,而且菜的样式往往也就那么几样,但是,常常面对着各色美食流口水的她,有一项直到前世结束都没派上用场的好:收集菜谱,为她自己收集的美味菜谱,为她父母收集的养生菜谱,直到现在,脑袋里还存着一些。王婉觉得,应该可以派上用场了。现在她可有大把的时间慢慢学习做菜。

    在小厨房搭建起来的那,王婉对楚凤歌表示,他可以有幸尝尝她做的菜了。

    楚凤歌哈哈大笑。

    王婉轻轻捏上他的耳朵,道:“你不相信我?”

    楚凤歌一把搂过她,笑:“你哥哥说你琴棋书画颇为精通,可没说过你会做菜啊!什么时候大家闺秀还学做菜了?”

    王婉一听“大家闺秀”这四个字,顿时瘪了:“算了,你不喜欢就算了。”

    “我哪有说不喜欢啊?”楚凤歌见她这样,赶忙道,“我巴不得尝尝你亲手做的菜呢!只是,真不知你何时学过做菜?”

    王婉道:“何时?现在!”

    王婉“学习”的速度很快。“新手”做出来的菜就味道颇佳。

    楚凤歌赞不绝口,当然,赞的是王婉这个人:“不愧是我的小婉,就是聪明厉害,什么东西都一学就会。”

    王婉脸皮极厚地把他的赞扬全部收下。她做出来的只是前世常做的香菇炒片而已。

    看着楚凤歌津津有味地把她炒的这一盘菜全部吃光,王婉表示,她要好好努力,用功做出色香味俱全的美味来,时不时地犒劳一下辛苦工作的楚凤歌。

    于是,常常的,楚凤歌总会尝到王婉特地为他精心做出的菜肴糕点什么的。味道比不上顶尖大厨,但放在这个时代也胜在新颖。

    见楚凤歌高兴,王婉也越来越起劲。毕竟她呆在这后院里,基本没有什么事可做,现今能找到一项不被人诟病的活计来,她当然是兴趣满满了。王婉差不多每隔个三五就去厨房里弄一两样菜来,楚凤歌若在屋里,两人便一起享用,若楚凤歌去了那书房,她便亲自带着丫鬟送过去。

    说起这楚凤歌的书房,就在那藏有地道的书楼右方二十来米左右的地方。书楼是向府内主人们开放的,但是,目前常去书楼找书的也只有楚凤歌和他的父亲而已。老太爷就是个纯粹的武将,识字并不多,而楚凤阳则完全向他的爷爷看齐,对读书什么的一点兴趣也没有,志向就是做个大将军。楚凤歌的父亲楚青河是个读书人,二十来岁就中了进士,天子门生,常常去那书楼里翻书,而楚凤歌除了去那里找些书自己看外,还顺便帮王婉带一些出来。王婉偶去那书楼,但自从某次进去,碰见了她的公公后,就觉得不太好意思了,此后就托楚凤歌带书,自己则不再去了。至于那书楼里的暗道,据说当年出入口被老太爷堵上后,就再也没开启过了,用楚凤歌的话来讲:“现在打开毫无意义,也许我们这辈子都不会用上吧!”

    这一,楚凤歌休沐,王婉做了两样小菜,放在菜盒里,令露葵拎上,就朝楚凤歌的书房而去。楚凤歌说他在书房有事要忙,并且自己笑言等着王婉的新菜式。既然楚凤歌都这么说了,王婉今不弄点什么好吃的出来,也太对不起楚凤歌对她的信任了。

    其时已是十月底,天气大冷,不过幸而头高照,并未像冬真正到来那样天寒地冻,否则楚凤歌是无论如何也不许她特地跑来书房的。

    王婉到了书房,楚凤歌正站在案前拧着眉头看着一封信,见王婉进来,他把信折起来收好便笑着迎了上去。王婉瞥了那信一眼,见纸质发黄微湿,明显刚刚浸过药水,那么定是极为秘密的信件,需要用药水浸湿才能显现字样的。见楚凤歌不想对她言及,她便也不去询问,只笑着令露葵把菜摆上。

    楚凤歌当然是对她大为赞扬了一番。赞扬得王婉的尾巴都要翘起来了。

    楚凤歌见王婉眉眼都要飞起来的样子,笑道:“瞧你得意的,这一个月过得快乐得都要飞上天了!”

    王婉笑着轻捏了他一把:“还不是相公的功劳,去爷爷那里告了一状,让我们多了个小厨房。听说夫人可气得够呛。”

    “她还忙得够呛。巧巧又病了,不但大夫请了好几回,神婆也叫来了。”

    “她心里有鬼吧!”王婉想到了楚巧巧的病,不由地叹了口气。这孩子,真是可怜。被那“鬼”吓得够呛,听说这一个月来几乎夜夜噩梦,一下子就病倒了。而那方朴雨因着女儿的病焦头烂额,可女儿见着她反而更加害怕,她连女儿的屋子都进不得,一进去女儿就哭天喊地着要她走开,几乎就是把她当鬼了。

    楚凤歌嗤笑道:“这府里头这么多年来,死在方朴雨手下的人还不够多吗?所谓犯事的丫鬟就不提了,当年老夫人送到我父亲屋里的女人,就死了两个。一个是因为在她怀孕的时候往她饭菜里下毒,另一个是因为谋害凤阳未遂。唯剩下的一个这么多年来躲在自己院里深居简出,几乎快被人给忘记了。”楚凤歌说着看向王婉:“你可别因为心疼什么的跑去看巧巧,万一巧巧出了什么事,怪到你头上来可就不好了。”

    王婉道:“我哪那么傻啊,就是为了巧巧好,我也不可能去看她。她见着我不就更想起了那碧波湖畔有鬼吗?话说回来……”王婉想了想,“如果明敏真瞧见了人影的话……会是谁呢?”

    楚凤歌打断了她:“想那么多做什么?这种事,就让方朴雨去烦恼吧!让她烦着也好,总不会再有精力来找你的麻烦。”

    王婉笑着点了点头。

    两人这一边说着,也一边坐了下来,拿起了筷子准备开动了。恰在这时,有人来通报了:“大少爷,三皇子下来了!”

重要声明:小说《公侯嫁之表妹王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