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第二,天,老天爷很给面子,八月酷,就这一突然来了个天。*******$百*度*搜**小*说*网*看*最*新*章*节******太阳被厚厚的云层遮住,风吹在上也是凉爽爽的,一点也不腻。此出门,真是选对了子。

    王婉很想去逛街,就像前世一样穿行在川流不息的人群中,一路街铺逛过去,一路小吃吃过去。可惜,她是个嫁入高门的贵妇,这种市井女子才会做的事放在她上是绝对不合适的。虽然她或许可以麻烦楚凤歌,来个女扮男装之类的戏码,但是,这种戏文里才会有的东西,实施起来根本就不现实。前世那些影视剧里头,女主们女扮男装逛大街却无人看穿,放到现实里根本就是侮辱群众们的智商,她若真来个女扮男装,拉着楚凤歌的手逛街玩乐,待到楚凤歌被熟人看到的时候,她和楚凤歌的脸都会丢得一干二净。

    于是,这一,楚凤歌说是带王婉出门逛逛,也不过是坐着马车,将她带到了北区高等商铺集中的街市,扶着她下车,进出一个个商铺选购物品罢了。但就是这样,也令王婉高兴万分。不管怎么说,她就是再宅,宅久了也会歪腻的,以往出门,要么郊游要么去各个府邸的后花园参加各种名目的宴会,而此次出门逛逛商铺,也算是给生活增加了一点别样的乐趣吧。

    楚凤歌很大方,只要王婉多看了什么东西几眼,他就令伙计包起来结账,唬得王婉后来直接跟他说:“我不过是纯粹欣赏罢了,你全买下来做什么?弄不好回去摆在屋里多看几次就腻了,没得这样浪费钱的。”

    楚凤歌只“呵呵”笑了笑。

    再后来,楚凤歌便领着王婉逛到了他母亲嫁妆单子上所说的首饰店了。

    店面在最喧哗的地方,门匾大气豪华,看来店铺的生意很不错。

    王婉曾问楚凤歌对他母亲的那些商铺了解有多少。楚凤歌告知说,他基本是一无所知。只有那望江楼,因为掌柜的受恩于他外祖父,才在他母亲去世后,同他多有联系,且与他关系极好。

    既然他对那些铺子一无所知,那么那些铺子的掌柜们应也对他一无所知。除了那望江楼,恐怕其余商铺里的掌柜们连楚凤歌这个真正东家的样子都不知道了。

    大家互不熟悉,那么今王婉和楚凤歌前来对这些商铺观察一番,算不算是一种突击检查?而第一间被检查的就是这个坐落于最好地段最佳位置的首饰铺。

    楚凤歌牵着王婉的手走了进去。

    只见里边宽大亮堂,清楚整洁,三排柜台左中右沿墙整齐排开,有好些个顾客正在柜台前边挑选着物品。

    楚凤歌和王婉才刚一进到里边,一个的伙计就上来打招呼了。楚凤歌表示今他是带他的夫人前来挑选玉镯子。

    那伙计立马把他们领到了柜台边。先询问了他们是想要什么成色的玉镯,接着,便拿出了一个成品为他们介绍起来,见到王婉不甚喜欢的样子,他便换上了一个。

    这铺子的前堂很安静。无论是买东西的,还是卖东西的,都显得很有素质,说话皆是轻声细语,而大部分的时候,都是兜售货物的伙计们在洋溢地介绍着,恭维着。

    “夫人,这款碧玉玉镯非常适合您!”伙计笑着王婉道,“此玉镯润泽动人、晶莹剔透,您带上它……”却是这伙计的恭维话还未说完,突然,后堂有个人掀着门帘,轻叫他的名字,朝着他招了招手。他愣了一下,继而堆着笑,不好意思地对王婉和楚凤歌说道,“这位爷,这位夫人,抱歉了,我去去就来,先让小山服侍二位吧!”说着,把一个年纪较小的伙计给叫了过来,他便离了去,一掀帘子,去了后堂。

    却是那小山,嘟嘟喃喃地走了过来,似是有什么不满,不过一到王婉和楚凤歌面前,就立马换上了一副职业的笑容。

    王婉回了他一个笑。而楚凤歌则皱了皱眉头。

    这个小山明显是个新手,关于玉的鉴别方式只会死背条文,翻来覆去就是说,“夫人,您看这玉镯子连个细小的裂纹都没有,绝对是上品玉石制成。”“夫人,这玉镯子光滑圆润,工艺绝对精湛。”弄到后来,王婉都笑了。当然,最后她和楚凤歌什么都没就出了铺子。而那说“去去就来”的老伙计,直到他们离去了,也没见到他回来过。

    却是出了这首饰铺子,楚凤歌突然道:“得去查查那个老刘头是谁。”

    “诶?”王婉奇怪地看向他。

    楚凤歌道:“我是练武之人,耳力比你好,那个小山说的话我可听的一清二楚。”

    “该死的老刘头,又进了一堆没人要的垃圾货了!还好有个掌柜在,不然这铺子迟早得倒掉!”楚凤歌把那小山嘟嘟喃喃说的话复述了一边。

    “又进了一堆进没人要的垃圾货?”王婉怔了怔,接着就沉思了起来。

    楚凤歌蹙眉:“这个老刘头大有来头啊!”

    王婉看向他,结果从他脸上看到了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王婉不由地轻叹了口气,看来,他心中所想,与她一样啊!

    楚凤歌曾经说起过老夫人的家世,这老夫人姓刘,原不过是个乡下的小地主之女,老太爷在东征西讨的时候曾去她家里借住一宿,两人就因此结缘,后来就成亲了。待到老太爷被封了安国公爵之后,水涨船高,鸡犬升天,老夫人的娘家也就硬气了起来,由一个小小的地主之家变成了公卿家的亲戚。

    楚凤歌亲娘的嫁妆如此丰厚,死物老夫人是动不了的,但是对于活物,这么多年了,既然老夫人会为了将嫁妆交还之事与老太爷吵成那样,那么若说老夫人从中没有拿到半点好处,想过去都无人相信。而老夫人既然会从嫁妆的庄子铺子里捞好处,那么在铺子里安排她自己的人也就不足为怪了。

    楚凤歌苦笑着摇了摇头,便把此事放在脑后,脸上一副云淡风轻了。他笑着牵起王婉的手,又向其它家铺子逛去,仿佛刚才他说的“得去查查那个老刘头是谁”不过是随意讲讲罢了,说过便是了。看来他不愿在今陪着王婉出来玩的时候细谈这件事。王婉也乐得如此,高高兴兴地继续和楚凤歌逛了下去。

    这条街上还有一个布行也是楚凤歌亲娘的嫁妆。两人也进去看了看,眼见着人来人往,生意不错,倒没有发现什么不好的地方。

    最后逛得差不多了,两人上了马车。楚凤歌道:“按照嫁妆单子上的,城东还有家当铺,有家米铺,要去看看吗?”

    王婉点了点头,笑道:“既是出来了,当然要去看看了,话说,我姨妈给我的那间米铺也在城东呢!”她期待了起来,“我还能过去瞧瞧青环,她那儿子也一岁半了。”

    于是,他们的马车便转向城东而去。

    瞧了一下当铺,看了一下米铺,就去找青环了。青环所在的米铺与那楚凤歌娘亲的米铺隔了一条街,两间相比之下,青环所在的那个小上了那么一点,不过生意也不错。

    青环嫁的是林氏的陪房之子,林氏既把这米铺送与了王婉做嫁妆,那么自然连同她那陪房一家也给了王婉。他们一家住在米铺后面的院子里。

    因为事先没有通知,所以青环一家一见王婉和楚凤歌进来,立时唬了一跳,接着才急急忙忙地迎上前来。青环正抱着孩子,忙把孩子交给婆婆,自己则领着王婉和楚凤歌进了屋去,搬来两张椅子,擦拭干净了才请他们坐下,因自家茶叶不好,当然不好拿出来招待他们,还好王婉说只要清水便罢了。

    如今的青环,周一股成熟少妇的魅力,脸上红润有材因为了孩子胖了一点,显然这子过得极好。王婉叫她把孩子抱来看看,青环领命去了。待孩子抱来,王婉顿觉可,一双眼睛笑眯了去,不住就伸手想去抱抱他。可是孩子害羞怕生,只躲在母亲后不敢看她。楚凤歌不免多看了王婉几眼,面露笑意,扑闪的眼眸表面他心里想到了些什么。果然,在青环将孩子抱出去,请她的公公和丈夫进来的时候,楚凤歌凑到了王婉耳边,道:“原想着你年纪还小,过个两年再生孩子对你较好,不过看你这么喜欢,要不我们明年就要一个吧!”王婉顿时闹了个大脸红。天地良心,她见着青环的孩子时,只是觉得孩子可,可真没有自己要尽快生一个的想法。不由地嗔看了楚凤歌一眼,却见他一脸笑得黠悦,王婉便将头撇向一边不好意思去理他了。

    还好青环的公公和丈夫进来了。他们皆是那种一眼看上去便让人觉得很老实的实在人。两人跪地磕头。王婉叫他们免礼。接着便就这米铺的况聊了开去。而听楚凤歌说到那隔街更大一点的米铺是他母亲留下的产业时,青环的公公和丈夫竟然面面相觑起来。

    “怎么了?”看到他们这样的神色,楚凤歌不免奇怪地问道。

    “回大少爷,”青环的公公回答,“说起这隔壁街的米铺子,这附近谁人不知是安国公府上老夫人的产业啊!”

    楚凤歌面色一下就沉了下来:“这附近都是这么说的?”

    “是啊!”青环的公公道,“听说连那铺子的掌柜的都是老夫人的大侄子呢!”

    “……”王婉看向楚凤歌。

    却是楚凤歌抿嘴半晌,后不带什么感*色彩地道:“嗯,我知道了。”

    在青环这里坐了一会儿,王婉和楚凤歌就起离开了。和青环叙旧是一件事,却料不到叙旧之外意外得知了老夫人几乎把那隔壁街的米铺当成了自己的东西,连掌柜的都被她换成了自己娘家人。

    见楚凤歌很快又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王婉本以为他又会像先前从那首饰铺子里出来后一样,不愿在陪她游玩的今过多地提到这件事,谁料刚刚回到了马车之内,楚凤歌就笑问了:“娘子怎么看此事?”

    “啊?”王婉愣住了。

    “我娘的嫁妆不是交给你管了么?”楚凤歌嘴角勾起,冲着她挑了挑眉。

    王婉愣了一下后,“噗嗤”一声笑了,道:“你是在考我吗?那么我要很遗憾地告诉你,我没办法,至少目前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王婉很诚实地表示自己暂时的无能,“我一个高门里的内宅女子,又不是做生意的男人家,总不能冲进铺子里告知每个人,我是他们新上任的管理者,要他们从即起一切听从我的安排吧?对一个女子而言,所谓的管理庄子和铺子,无非就是年底的时候等那些庄头和掌柜的把今年的盈利交上来罢了。”

    楚凤歌笑了:“说的很有道理。”

    王婉道:“是非常有道理!而且冰冻三尺非一之寒,在没摸到账本什么的实际东西之前,你觉得我能做什么?按照惯例,账本这种东西,也只有年底的时候我才能看的到吧!”

    楚凤歌点了点头:“所以,一切就等娘子你年底的时候发威了。”

    “你!”王婉瞪他,“你不觉得你应该在年底还未到来之前,把各个铺子里有什么问题给查清楚,否则你叫我拿什么去‘发威’?”

    楚凤歌“哈哈”大笑起:“我自然会配合娘子去查个一清二楚。娘子有令,为夫岂有不从的?”

    “耍贫嘴!”王婉一手轻轻捏上他的脸颊。一时间,两人在车内轻声嬉闹成一片。

    车子街道上缓缓穿行,快到正午了,他们这便是要去望江楼用膳。

    “这望江楼总不会有问题了吧?”王婉笑问楚凤歌。

    楚凤歌也一手捏上她的脸颊:“你也耍贫嘴了。望江楼的钱掌柜受恩于我祖父,怎会听命与老夫人?老夫人的手伸不到那里去的。”

    果然,去了那望江楼,亲自来迎接的钱掌柜听到楚凤歌说起那其余几个铺子的况,哈哈大笑,道:“这安国公老夫人,手还真长啊!话说回来,她倒几次往我这里塞人,不过全被我赶出去了。她也几次说要辞退我,但是我说要辞退我,请让楚大少爷亲自同我说,偏就大少爷你与我交好,她哪好跟你说这种事。”

    这钱掌柜的,年龄大概五十来岁,瘦高黝黑,一副精明样子。据楚凤歌介绍,这望江楼是在他来后才生意越来越好的,原来的望江楼也不过是个靠江的小小饭馆,在他来了之后,几年下来,望江楼扩建了一倍不止,档次也提高了上去,由一个小饭馆变成了如今的大酒楼。说起来这钱掌柜常年呆在这望江楼确实仅为还罢了,他自己本就是个产业颇多的大商人,一个望江楼掌柜的例钱,他还真不放在眼里。

    望江楼,全京城赫赫有名的大酒楼,临江而立,富丽堂皇。接待的客人非富即贵。

    钱掌柜为王婉和楚凤歌准备了一个雅致的包间,然后趁着饭菜未上,他同他们夫妻俩兴致颇高地聊了起来。

    渐渐地他就对王婉讲起了楚凤歌外公对他的救命之恩。他对楚凤歌的外公是赞不绝口:“作为荥阳郑氏本家的嫡长子,不但在山道上救了遇匪的我,还对我这个商贾之流以礼相待,甚至同我谈诗论赋,丝毫不嫌弃我的出。这样的襟,士族大家里恐怕也仅有他了吧!”说着就夸起了楚凤歌,道:“大少夫人,你可是嫁对人了,楚大少爷确实有他外祖父的风范。”一边说着还一边冲着楚凤歌翘起了大拇指。

    楚凤歌不好意思了:“哪有,比起我外祖父来,我可差得远了。”

    钱掌柜笑道:“别害臊了,我看着你长大的,心里清楚着哪!”

    王婉嘴角弯起微微笑着。一番交谈下来,让她对钱掌柜的印象极好,放开份不谈,其实他与楚凤歌根本就像是长辈与晚辈的关系。

    说了不一会儿,饭菜上来了,钱掌柜也就出了门去,留下他们二人好好享用这美味佳肴。这最先上的就是望江楼的招牌菜——八珍鲈鱼脍。而楚凤歌才要为王婉夹上一筷的时候,突然,门外一个声音响了起来:“怎么,来这望江楼品尝美食,也不把我叫上?”

    楚凤歌和王婉皆是一愣。接着,门就开了,一个俊美少年不请自进地大步踱了进来,他的脸上带笑,灿烂好似骄阳。

    “三皇子!”楚凤歌和王婉大吃一惊。

    只见那三皇子一宝蓝色常服,头戴乌冠,一副休闲自得的样子。他笑道:“表哥和表嫂不请我坐下吗?”

    楚凤歌这才从讶然中醒过来,忙请他坐下。而王婉则站了起来,向他施礼请安。说起来,这是王婉第三次见到三皇子了。上一次还是三年前,在普陀寺的时候,桃花树下,发着高烧的三皇子……

    王婉突然一股冷气从脚底上来。昔三皇子那恶狠狠的威胁赫然耳边响起:“死丫头!你敢去叫人的话,我迟早杀了你!”这句话戾气极重,现今想起都让王婉恶寒连连,一颗心突突地直跳。她不由地瞄了他一眼,却见他脸带微笑,似是第一次见面一样友好地看着她。他友好的目光下,王婉却不由地一个哆嗦,更是恶寒不断了。

    “下怎么来了?”楚凤歌先开口问道。

    三皇子笑道:“怎么,这处地就你们能来吗?”

    “……”这句有够欠扁的。

    楚凤歌却没说什么,拍掌把小二给叫了进来,令其添副碗筷,并加了几个菜。

    “再上一壶好酒。”三皇子道。

    小二得令躬下去了。

    “你怎么来了?”楚凤歌把方才的问题又问了一遍,只是把这“下”改成了“你”,听着并没有添多少亲近感,反而令人觉得那楚凤歌有点不高兴了。

    三皇子肘部撑在桌上,一手扶着脑袋,非常随意:“看见你们进了这望江楼,我就来了呗!怎么,不欢迎?”他的眉头挑了挑。

    “我能说不欢迎吗?”楚凤歌皱了皱眉头。

    三皇子笑:“那就是欢迎了?”

    楚凤歌撇了撇嘴不置可否。

    三皇子便笑容更灿烂了:“是真的,表哥,远远看见你们进来这望江楼,我才想着跟过来同你们叙叙的。”

    三皇子既是这么说,那就是真的了。“只是怎的就他一个人,难道在进望江楼前他一个人在街上闲逛?”王婉这么想着,不由地多看了三皇子几眼。

    三皇子显然是感受到她的目光,也瞧了过去,两人的目光对视上,却是三皇子的眼神明显暗了暗。“什么意思!”王婉的心猛地一跳,赶忙就把视线移了开去,却是余光见那三皇子的唇角微微翘起。王婉顿觉郁闷。估计在三皇子心里,他这个表嫂就是个胆小的兔子吧,被三年前那句威胁的话给吓到了至今!

    开玩笑!怎么可能!王婉一股气涌了上来,一下子坐正了去,目光泰然地又向三皇子看了去。

    王婉的这般作态,被楚凤歌给看在了眼里。却见楚凤歌拧起了眉头,说了一句让王婉郁闷更甚的话:“你怕他?”

    王婉瞪向了楚凤歌:“怎么可能!”

    却是楚凤歌没理会她的否定,直接看向了三皇子,自顾自地道:“那年他把你劫走确实忒可恶了点,不过都过去这么久了,我也在你边,有什么好怕的。”说着,便狠狠地瞪了那三皇子一眼。

    三皇子大笑起:“表哥,表嫂都说了,她怎么可能怕我!当年她可是要自己从郊外走回京城的!我都被吓了一跳,从未见过胆子这么大的女孩子。她若真会怕我……”说着表微妙起来,“怎会连我堂堂一个皇子的话都置之不理?嗯?”却是看向了王婉,双眼眯了起来。

    “……”王婉的十指狠狠捏在一起。他果然是记恨着那次她去喊人救他的事!小气的皇子!问题是她是为了救他诶!又不是对他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楚凤歌怎么会有这么小气的表弟!

    王婉抿了抿嘴,当作没听见三皇子的话,不语。

    而楚凤歌则不解地看了看她,又看了看三皇子,有点不悦了:“到底怎么回事?”

    三皇子懒懒地道:“也没什么啦!就是那时候表嫂硬要自己一个人走回京城,我命她回去车上,她不愿意,我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楚凤歌求证地看向王婉。

    “睁着眼睛说瞎话!”王婉心道,却只能苦着一张脸对楚凤歌点了点头。

    于是楚凤歌目光狠厉了,他盯向三皇子:“你威胁她了?”

    王婉眼睛陡然一亮。“楚凤歌你真是太了解你表弟了!”她几乎是崇拜地看着他了。

    楚凤歌确定了。却是才瞪着三皇子想要说什么。三皇子摆了摆手道:“好啦,表哥,都那么久的事了,就莫要再拿出来说了。那次偷溜出宫,我的下场还不够惨吗?”说着顿了顿,接着道,“不会再有下回了。再说了,表嫂都嫁给你了,我哪有机会再去威胁她啊!”

    楚凤歌没有表态,王婉倒点了点头。正是因为这个,所以虽然她想起他的那句威胁心里还会突突地直跳,但她可没怕他。有什么好怕的,现在她已经是他的表嫂了!

    三皇子见着王婉点头的样子,微笑不语。

    这时候楚凤歌问到正题了:“就你一个人?你的侍从呢?”

    三皇子一听,烦躁地摆了摆手,道:“就我一个人。在府里无趣得很,上街随便走走。”

    楚凤歌有点头疼了:“堂堂皇子出门不带个人!你简直太乱来了!还有,明你就要去工部就职了,不去找几位工部的大人好好了解一下事务,反而‘上街随便走走’,你好歹也表现一下给皇上看啊!”

    三皇子“哼哧”了一声道:“有什么好表现的,反正父皇不看中我是整个朝野都知道的事,我都十八岁了,现今才突然宣布在工部给我安排一个位置,早几年怎的就不见他安排?我那二哥和四弟可是十五岁出宫建府之后就在朝中任职了!”

    不但如此,三皇子的亲事更是到现今都没着落。王婉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楚凤歌。

    便见楚凤歌叹了口气道:“虽是这样,但皇上给你安排的这个位置可是实权之位啊!若皇上真不看中你,早扔你去礼部了!”

    三皇子不置可否,一手托着腮帮子,把头扭向了一边,显然是不想再提这个话题了。

    正是这时,新添的菜肴和美酒上来了。

    但是,令人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正当小二将菜肴美酒摆好,躬准备退下的时候,突然门外响起了惊恐的尖叫声,接着,凌乱的脚步声响起,忽的就听外头有人惊喊:“有贼人杀上楼来了!快逃啊!”

    楚凤歌,三皇子,还有王婉,震惊地一站而起。那尚未退下的小二更是腿一软,一股坐在了地上。

    楚凤歌和三皇子互看了一眼,皆从对方眼中看出了一丝两人都能理解的猜测与特有的绪。而王婉,则:“……”l3l4

重要声明:小说《公侯嫁之表妹王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