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楚凤歌的话语让王婉一时心跳骤停,脑中顿时不会思考。**********请到w~w~w.S~i~k~u~s~h~u.C~o~m看最新章节******不过还好她反应够快,瞬间就在面上恢复了自然,否则必让其他人看出什么来不可。疯了!楚凤歌这话是什么意思啊!

    王婉晕晕乎乎的,跟着大家朝前走去。而这走了约莫十来分钟,少男少女们说话嬉笑的声音渐渐传来,只不过一会儿,眼前豁然开朗,原来,在这溪流的下方,竟有一大片颇为宽阔的原野。天空湛蓝,草色青青,且有一弯清水穿流而过。二十来个锦衣华服的少男少女,就在这蓝天绿色里你一群我一伙的嬉笑交谈。

    王婉一行人走了过去。

    李明敏第一时间就扑了过来,抱住王婉又笑又跳的。

    而她边的李明炎,一脸宠与无奈。

    王婉眼前的这么多人来得也并不是很早,有些也不过才到一会儿而已。因此,他们不过是几个男孩一堆,几个女孩一伙儿,三三两两地聚在一块儿说说话而已,当然,颇有些男孩正在高谈阔论,声音极大。但是王婉一行人的到来极快地吸引了所有人注意。那是必然的,因为,楚凤歌在他们当中。

    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楚凤歌的上。男孩子们的目光里,有羡慕的,有漠然的,有厌恶的,有惧怕的,有谄媚的,细看过去,几乎可见人百态。而女孩子们的目光则纯粹了许多,大部分是害羞,或者欢喜,胆小的低下头去不好意思看他,胆大的直勾勾地凝视着他眼中意绵绵。

    李明敏悄悄地凑到了王婉的耳边,轻笑道:“这里除了我哥哥外,楚凤歌的份最显赫,我哥哥已经成亲,那么楚凤歌就是唯一的大肥了!”她戏谑的眼光扫视了在场的女孩子们。“大肥。”这比喻搞笑的,不过倒是很贴切。王婉轻笑了一下,然后看向李明敏,想不到这缺根筋的丫头居然对此也很敏锐。只是李明敏下一句话就让王婉笑不出来了:“婉妹妹,放心好了,除了你,楚凤歌对谁都不搭理的。这么多人里,他只会娶你。”

    “……”被李明敏这么一说,再联系起方才楚凤歌的那句突然冒出来让她心跳骤停的话。说心中没有任何希翼那绝对是假的,只是……王婉暗了暗眼神,宁素芳那的话清晰地在脑中响起:“门当户对是亘古不变的事实……他是谁?他可是一等公家的嫡长孙!御赐丹书铁劵,永不削爵!这样的人家,莫说什么未来要袭爵的嫡长孙,便就是一般的庶子,也不是你能匹配的!”宁素芳说的话才是最正确的吧,嫁给楚凤歌确实可能基本为零,在这个“媒妁之言,父母之命”的年代。

    那么该说什么呢?看着笑得灿烂无比的李明敏,显然非常确定自己方才那句话必会成真的,仅仅因为“楚凤歌喜欢王婉”,她根本就没考虑到“门不当户不对”这个事实,是该说她年纪尚小,还处在一种对什么的充满梦幻般期翼的年龄吗?李明敏这样的暂且不谈,只是那楚凤歌……相信早在半年多以前哥哥王越就肯定将梗在两人之间的巨大鸿沟告知他了,他又不是李明敏那种少根筋的人,怎么可能装作它并不存在?却是在再次见面的今突然说出了那么莫名其妙的一句话……

    王婉不由地偷偷地瞥向了楚凤歌。却发觉这的他竟一改以往人前就当她不存在的态度,竟然冲着她扬眉一笑,笑意尽在眼里。王婉一愣。

    而这边李明敏不合时宜地一把拽过王婉:“走,快走啊,我给你介绍两个人认识!”

    王婉一边被李明敏拖着,一边悄悄地诧异地看向楚凤歌。

    楚凤歌眉眼飞扬,笑得更加夺目了。

    王婉被推到了两个冲着李明敏招手的女孩子们面前。

    而这两个人,王婉是见过的。三年前的安国公府里,与严丽玩在一起的那两个女孩子。年代貌似颇为久远,王婉虽一眼就认出了她们,但她们可能并不认得她了。

    却不料,这两个女孩,皆是看着王婉捂着嘴笑起来了,眼中充满了调皮的戏谑。其中一个矮矮的圆脸呼呼的颇为可,另一个材略高,结结实实的,五官深刻,颇为英。这二人一红一绿,站在一起,极为显眼。

    王婉被她们笑得莫名其妙。

    却听那矮个的女孩说道:“我认的你,怎么可能忘呢?”

    “是啊,是啊,”高个的也笑道,“当年那件事多么轰动啊!”

    王婉一下脸就僵了。是呢!当年方文颂可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要至她于死地,害得她跌落湖中差点淹死,有这种事在,那年在场的人怎么可能把她忘记?

    却不料,那两个女孩皆笑道:“楚大公子英雄救美——”

    “啊?”王婉愣了。

    “丽姐那时说得对,你果然是不一样的。”

    “楚大公子居然会去救你。”

    两人七嘴八舌地说着。原来当年令她们印象深刻的居然是这个!

    李明敏在一边笑着点头:“没错,没错,婉妹妹就是不一样的。可惜当年我没亲眼见到那个大混蛋是怎么救婉妹妹的。”

    “……”王婉看着李明敏无语了。

    李明敏拉着王婉的手为她介绍起这两位。原来这矮个子的是上轻车都尉家的嫡出四小姐,名叫游轻燕。而这高个子的是正治卿家的嫡出二小姐,名叫洪玉娘。今年皆是十二岁。

    都是勋爵家的嫡出小姐啊!

    见这二人这般笑言,可见也是落落大方之人,难怪严丽会同她们玩在一起。

    李明敏对王婉介绍道:“丽跟她们玩得好,所以我也跟她们玩得好。”

    “是啊,是啊,”那两人皆笑,“丽跟郡主玩得好,所以我们也跟郡主玩得好。”说罢,三人开怀大笑。

    王婉也微微笑起。却是李明敏指着王婉道:“丽可喜欢婉妹妹了。所以我带她过来给你们正式认识一下。现今你们仨就是朋友了。”她非常认真地道。俨然大家要是不成为朋友的话,她就会生气的样子。

    好吧,就这样,王婉真就在今天郊游之际,结交到了两位新朋友。看这两人丝毫不会扭扭捏捏的样子,王婉觉得,这朋友还真交对了。

    而正是她们这四人还想再说些什么的时候,有人来找王婉了。一回头,却见那边盈盈款笑,轻轻向她招手的,不是一副高贵贵妇打扮的方文风又是谁。而站在她边的,就是她的妹妹和堂妹:方文颂和方文琴!

    三年来,王婉与方文风也只有在她回娘家的时候才打过几次照面。王婉对她的印象全然停留在了初来忠勇侯府的时候,八面玲珑,落落大方,标准的贵族嫡女风范。这一次,只见她一华服,高挑的元宝髻上金累丝嵌宝牡丹鬓钗在阳光之下闪闪夺目,气派得就像这次郊游群体中唯一的女王。而她边的方文琴与方文颂。方文颂就不必说了,只看着王婉似笑非笑。而那方文琴,不过新婚一个月,竟就出现在了这里,毕竟是新嫁妇,已是妇人装扮,只那通气质就比一个月前起了巨大的变化,少女的青气息已然消失,一种成熟被开发过的魅力焕发而出,她静静地站着,与往大多时候一般,无甚表地看着王婉,便就是对上王婉的目光,也丝毫没有一点触动,表漠然不变,让人根本无法看出其是何种心

    王婉怔了怔。接着低头一笑,对李明敏和游轻燕,洪玉娘道了一声“稍等”,便翩翩然地朝方文风三人轻步走去。

    方文风先向王婉打招呼:“婉妹妹好久不见啊!”她笑眯眯地上下打量着王婉,“长高了不少。”

    王婉落落大方地向方文风行礼问好,然后转向了方文琴与方文颂。方文风笑看着她们,俨然大姐姐的对妹妹们慈的样子。只是方文颂微微撇了撇嘴,却很快地扬起了笑脸。而方文琴,面对着王婉的行礼问候不过点了点头罢了。

    方文风亲地拉着王婉向在场所有的人介绍了起来。是了,方文风是这次活动的组织者之一!至于其他的组织者呢?在方文风把王婉叫过来之后,两个和方文风年纪相仿的少妇就笑盈盈地走向了她们。一个是中山侯之二媳,一个是忠毅伯之大媳,说是与方文风在闺阁时期就是好友了。

    王婉一个地位与在场各位天地之别的小丫头,竟就这样被极为正式地介绍给了这么一群花团锦簇,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少男少女们。

    所有的人先是愕然地看着她,紧接着,大部分的人脸上都露出了不屑的表,特别是在方文风一字一句清晰地说出,王婉是三年前官为同知的父亲亡故之后,上京寻求姨妈的庇护,此后一直借住在忠勇侯府里的,几乎每个人都嗤笑开去,纷纷窃窃私语起来。

    王婉先是手脚冰凉,不可思议地看向了方文风,后就了然了。方文风怎么可能不恨她呢?与那方斌不同,作为忠勇侯府的嫡出大小姐,她可是由亲母手把手教养大的。二夫人林氏告发了她的母亲私吞财物之事,占有了她的母亲的权利,她怎么可能会如三年前那般,对王婉温柔对待呢?

    王婉想通了这些,便淡然一笑,坦然了接受了大家各异的目光。

    此番前来郊游的共有二十六人。其中女孩十五个,男孩十一个。除去已婚的方文风闺蜜三人和方文琴,李明炎,其余的皆是十四岁以下尚未婚配的。这李明炎原本不想来的,但因为妹妹的吵闹,不得不陪同而来。男孩女孩们各站一边,很快地就散开了。

    王婉转向她边的四个女人和一个女孩。那两位明显是看闹的少妇捂着嘴“吃吃”直笑。方文风一派婉约,脸上笑意十足。方文琴冷冷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得意。方文颂则毫不掩饰了,直接鄙笑道:“婉妹妹,这下子,这么多人可都把你记住了,你哥哥怕你走丢了,我看他是白担心了!”

    王婉淡然道:“哦?那倒是谢谢颂姐姐的关心了。”她随即看向方文风道,“不知诸位姐姐还有事吗?我能走了吗?”

    三人皆是一愣。

    王婉没如她们所预料的委屈或者什么的,似乎让她们有些不悦了。方文风笑意敛起,不做戏了,冷冷地道:“听她们说,你这丫头不一般,原本我还不大相信,如今一看,确实不同于一般的小丫头啊!”

    “多谢风姐姐夸奖。”王婉唇角勾起。

    方文颂瞪着她。

    方文琴则冷哼了一声,突然说道:“死丫头,你以为就这么算了吗?方才的好运气可不会再有了!”

    “方才的好运气?”王婉一怔,继而大悟,怒瞪向了方文颂。

    方文颂笑:“要不是你哥哥急着让你先出去,你以为方才你仅是摔个跤那么简单?”

    “你!”

    “我什么?”

    “……”王婉咬了咬牙,“多谢姐姐们赐教!如若无事,我先告退了!”

    王婉抿着嘴,一脸僵硬地回到了李明敏边。游轻燕,洪玉娘二人看向王婉眼里便多了些什么。她们早在三年前就得知王婉的份,只是这一回,方文风竟当众实为介绍明为暗贬地告诉大家,她王婉不过是个寄人篱下寻求忠勇侯府庇护的小丫头罢了,这样一来,明眼人一下就看出,王婉这个“表小姐”,根本就不得忠勇侯府嫡出大小姐的喜,若说三年前方文棋对王婉下手只是因为方文棋格恶劣,莫名善妒罢了,但现今,三位忠勇侯府的正经小姐站在了一起,其中的嫡出大小姐还这般当众点出王婉并不高贵的份和尴尬的处境,这样的形,很容易让多心的人遐想连连,比如这“表小姐”是不是为人不佳,把忠勇侯府的正经小姐全部得罪了之类的。

    王婉见到了游轻燕和洪玉娘眼中多出来的东西。她笑了笑,觉得很正常,毕竟才算刚刚正式认识,哪像当年的严丽和李明敏,信任她的缘由简单而奇怪——“因为楚凤歌喜欢你”,其实严丽和李明敏之所以信任她,最根本在于信任楚凤歌吧!

    游轻燕和洪玉娘接触到了王婉的目光和倘然的笑容,皆是一愣,继而都尴尬了,但很快就恢复如常,眼中的东西消失不见,也对着王婉笑了起来。

    而李明敏,浑然不觉这三人间刚刚一闪而过的异样,却是皱起眉头,看向不远之处正谈笑风生的方文风等人,恼道:“婉妹妹,这大表姐搞什么啊?虽然你第一次出门郊游,第一次见到这么些人,可也不能这么介绍啊!看那些人那副嘴脸!”再迟钝如李明敏,也能清楚看到众人知晓王婉份后的不屑与鄙视。

    见到游轻燕和洪玉娘二人投过来的探究目光,王婉突然觉得自己有必要解释一下了。她说道:“嗯……前两年府中出了点事,中馈被我姨妈接管了。”侯府里出了什么事,王婉没有直言,大夫人私吞侯府财产的事怎么能够与外人道明。只是游轻燕和洪玉娘瞬间恍然大悟了,见她们一副了然的样子,看来皆是想到了两年前方文雅自尽之事。方文雅因大夫人为其定下了患有羊角风的章三公子而愤而自杀,当年此事在全京城可是传得沸沸扬扬。于是,游轻燕,洪玉娘二人皆是望向了那边优雅端庄的方文风,接着同时微微地摇了摇头。做女儿的因为母亲的权利被人抢走,转而愤恨起抢走之人的外甥女,这种事多去了。看来这方文风的心也很狭窄,也难怪了,有个那样的母亲,女儿又会好到哪里去呢?——王婉满意地从她二人的眼中看出了这样的想法。无怪她恶毒,方文风不仁在先。

    人都到齐了,各种活动也就正式展开了。

    这个年代的踏青郊游,除了爬山散步赏花看风景之外,就是放纸鸢拔河或者玩蹴鞠了。

    这次来郊游的大部分是尚未婚配的适龄男女,或许许他们过来的长辈们和他们当中的许多人都把这次郊游当作是变相的男女相亲会,但是,就算这个朝代男女大防不那么严格,可怎能和王婉前世的真正相亲大会相比?无非就是有些男孩女孩偷偷地朝入了自己眼的那一位瞄上一眼罢了,至始至终还不是男孩子们一堆,女孩子们一堆,各玩各的。

    很快的,明媚光下,清澈溪流旁,遍野绿意上,几个男孩占据了大块地盘,兴高采烈地玩起了蹴鞠。而女孩们三三两两的一伙儿,嬉笑着放起了纸鸢。

    王婉、李明敏、游轻燕,洪玉娘这四人一起,找了一块青草浅浅的地方,呼啦啦地就放飞了两只纸鸢。游轻燕和洪玉娘一对,王婉和李明敏一对,笑闹着比起了谁放的纸鸢飞得最高。王婉和李明敏,负责奔跑让纸鸢上天的当然是李明敏了,待到纸鸢一上天,她就把手中的线轴塞到了王婉手里:“上次和你一起放纸鸢还是两年前呢!这次哥哥他们都不在,就不信你还会那么倒霉。”

    “什么那么倒霉啊?”游轻燕和洪玉娘一听,好奇问道。

    李明敏一边笑着一边把那年大年初二放纸鸢时发生的事细说一遍。

    游轻燕和洪玉娘捂嘴笑了起来。这是够倒霉的,放纸鸢本就是为了去晦,结果晦气却全跑自个儿上了。

    王婉手上抓着线轴,一脸无语。这李明敏,不过同是放个纸鸢而已,她就非得把这么遥远的事拿出来说吗?

    因为提到了李明炎与王越,大家不由地环顾四周,这才发现,楚凤歌,方斌,王越以及李明炎这四人早已不见了。

    “啊!”李明敏跺了跺脚,“准是跑去哪儿玩了!也不叫我!”

    “叫你做什么?”游轻燕笑道,“若让你一个女娃子跟在他们男人后,那倒成什么样子了!还是随我们慢慢玩儿吧!”

    结果,这游轻燕的“慢慢玩儿吧”几个字才刚出口,一个红黄相间的东西就像呼啸的火箭一样自左前方飞而来,速度自是不用说了,其准星也很准,正冲着王婉!王婉猝不及防,连个反应都没有,就被这突如其来的东西给砸在了左腹,王婉立时“哎呦”一声,疼得捂着左腹摔在了地上,眼泪一下就出来了。

    “婉妹妹!”李明敏尖叫。

    游轻燕和洪玉娘傻愣住了,下一秒才飞奔过去,随同李明敏把那王婉扶起。

    “你、你没事吧……”洪玉娘简直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相对而言心直口快的游轻燕几乎是脱口而出:“王婉,你、你真的……不适合放纸鸢啊……”

    “……”王婉疼得眼泪都收不回去,嘴角咧了咧,笑的比哭还难看。低头看向脚边的草丛里,一颗红黄相间做工精细的蹴鞠静静地躺在绿色的背景里,三色拼凑在一起,煞似好看,只是,此时此景,对比起这样的王婉,仿佛是在嘲笑她一般。

    李明敏第一时间怒火涌出,一扭头,瞪向左前方腾地一丝声音都没有,各异表看向这边的几个男孩们。她怒骂道:“你们是怎么踢的!那么一大块地方让给你们,居然还给踢到这边!把我的婉妹妹给踢坏了怎么办!”

    “踢坏了……”王婉嘴角抽搐。好容易感觉不那么疼的左腹似乎又疼得厉害了,还是一阵一阵抽疼……

    却是李明敏话音刚落之时,一个瘦瘦高高长得颇为清秀的男孩子站了出来,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不那么像歉意的歉意:“不好意思,是我踢偏了。”

    王婉看向他,竟在那张脸上隐约看出了一个熟悉的轮廓。王婉皱了皱眉头。而那男孩恰好也瞧向了王婉,却是歉意尽失,露出了一抹得意之色,虽仅仅那么一瞬间,却被敏感心细的王婉给捕捉到了。于是,顿觉先前隐隐的猜测必定为真,一股怒意刹时涌上王婉的心头。

    “李正燊!”王婉肯定地叫道。

    李明敏诧异地回头看向王婉。游轻燕和洪玉娘当然也是如此。

    而那男孩,也是一脸讶然,不过很快就笑了,那笑容看上去纯洁无害,配上他清秀的面容倒也显得颇为好看。只见他冲着王婉深深作揖,道:“方才一时踢偏,蹴鞠砸到了姑娘,在下这就给姑娘道歉……”

    却是话未说完,就被王婉打断了。她眉头一挑,漂亮的脸上满是怒容,只听她冷冷对着他道:“踢偏了?早先你们准备踢蹴鞠的时候,我怎么就听你们笑说,‘李正燊踢起蹴鞠来,京城里他若第二,就无人敢认第一?!’”说着,她还狠狠地扫视了一下站在李正燊后的其余六个男孩。果然,有人在王婉怒火滔天的目光中,老老实实地点头了。估计这句话就是他说的。关于这句话,一是因为说话之人实在大声,二是因为“李正燊”恰好就是李姨娘的外甥,王婉难免就记在了耳里,想不到居然这么倒霉就用上了!

    那李正燊皱起了眉头:“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王婉冷笑一声,一步一步地走到了他的面前。每走一步就火冒一丈,及到他面前,火冒三丈一词以不足以描述她的心了。因为,实在是太痛了!这个混蛋根本就是拼尽全力那么一踢啊!王婉估计她的左腹皮上肯定是紫青一片了。站到李正燊面前,仰视着这个大她两岁的男孩,却是眼中丝毫没有任何的怯弱。

    李正燊被她的目光看得一怔,不由地后退一步。

    此时此刻,已是全场二十来号人的目光全部集中在他们的上了。好奇的有之,看闹的更多,至于方文风她们,疑惑中是巴不得王婉出丑出错。偌大的原野上一片寂静。

    “你觉得我很好欺负是不是?”王婉盯着他道,“请问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很好欺负了?”

    “什么……”

    “啪!”尖锐的巴掌声陡然响起,寂静瞬间被打破。

    倒抽气的声音接连响起。

    “你!”李正燊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盯着王婉,而下一秒他就怒气涌了上来,一张脸涨得通红,一手已然扬起。

    “你敢打我?”却是王婉上前一步毫不退缩的样子,“我打你是因为你故意用蹴鞠踢我,一报还一报,平了,你又凭什么打我?”

    “你……”

    “你敢指天发誓你刚才不是故意的而只是不小心踢偏了吗?”王婉咄咄人,却是下一秒用几乎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冷冷地对李正燊说道,“姓李的,你信不信我马上就将你为什么用蹴鞠踢我的原因直接说出去?!想来你也不介意让在场的公子哥儿小姐们都知道,你有一个在我姨妈手下讨生活的小妾姑姑吧?!”

    “你!”这是李正燊的第三个“你”字了,却是这回,他虽然气得不清,部随着剧烈的呼吸一起一伏,但扬起的手却渐渐放下去了。好半晌,只见他咬牙切齿道:“好!死丫头!算你狠!”

    “能告诉我这是发生了什么事吗?”恰在这时,一个充满疑惑,但显然满心不悦的声音在不远之处冷冷地响起。

    是楚凤歌!

    众人皆是寻声望去,其中更有王婉。

    王婉抬头望向他,竟是抑制不住的欣喜。就如同受了委屈需要寻求怀抱的小兽一样,王婉浑然不知自己正在渴望地看着他。

    楚凤歌踏着耀眼的阳光,剑眉微蹙,薄唇紧抿,从潺潺溪流边上一步步走来。l3l4

重要声明:小说《公侯嫁之表妹王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