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郊游与楚凤歌

    因为梅姨娘有了孕,林氏特地把王婉叫过去,警告她再也不许与那梅姨娘单独来往了,就是梅姨娘去了她那梧桐院,她也得赶快找个理由把梅姨娘给送回去。

    见自个儿的姨妈如临大敌的样子,王婉表示理解,毕竟这梅姨娘被二老爷宠得厉害,而大宅子里龌龊事不少,若是梅姨娘出了什么事,万一被算在了她王婉上,那不是给她的姨妈带来了巨大的麻烦吗?

    不过那梅姨娘也确是个妙人,自打怀孕公布后,就再也没有单独找过王婉,仅仅就是在路上碰到的时候,两个人寒暄一两句罢了。王婉越来越觉得梅姨娘八面玲珑,配那二老爷真是糟蹋了。

    至于那嫁出去的方文琴,除了回门那又在侯府众人的视线里出现,此后便如同被橡皮抹去了一般,再也无人提起了。只有王婉和方文颂,在一个月后的踏青郊游时,见到了她。

    三月下旬,冬霾早已消逝,光明媚。忠勇侯府内,绿树的新芽全已长成,一片葱郁。花绽放,花园里万紫千红。连那墙角也冒出了无数的碎草,放眼皆是绿意。

    天啊!

    王婉趴在窗前看着外边活跃无比的小鸟儿,动也不动。

    在屋里的丫鬟们眼里,王婉这种半死不活的状态已经持续大半年了。只是任谁都不会往楚凤歌上想去。就算去年那王越傻不啦叽地在屋内说起那楚凤歌对王婉有出格的心思,也无人猜得到其实王婉也喜欢着楚凤歌,毕竟,就她们所知道的,王婉与楚凤歌根本没见过几次面。王婉才多大,而且平处事颇有分寸,怎么可能会有那种心思。至于那楚凤歌,只能说男孩子的心思不是她们这些女孩们能理解的了。王婉这样,她们认为还是因为严丽的离去,只是,这种状态持续得也忒久了些吧!忘忧悄悄地对其他人说:“这是困,天到了,人都会变懒的,小姐曾经说过这是‘自然现象’。”于是大家半信半疑地“哦”了一声,也都没去打扰王婉了。

    因此,几乎每,王婉都会这么无人打搅地坐在窗前发呆。她确实是在发呆。脑中一片空白,脑细胞就像死掉一样,这种状态中,整个人都迟缓了起来。其实对她来说,这样也不错,连忙起来都忘不掉楚凤歌,只有这个样子的时候,才能让自己不会难受。时间久了,估计那楚凤歌也就慢慢地从她心里消失掉。“今年十岁,”王婉心中暗叹,“再过个四年就得嫁人!这子说快也快!以前不觉得,现在想着都觉得恐怖!这女人几乎一辈子都要在夫家度过了,也难怪女人们为争个好姻缘什么手段都能使出来。”话说回来,她自己不就为了有个好姻缘才住这侯府里吗?可是,正如宁素芳所说的,这好姻缘也得在可能的范围之内才有资格去争取,若是超过了这个范围……

    “唉!”王婉一声长叹,伸长双臂,又趴在窗前装死了。

    可就在这一,李明敏的信到了,她邀请王婉一齐出城踏青。信中先大谈城外的光是有多么明媚,府院里的*色是有多么无趣,然后力邀王婉务必同她一起前往,最后,添了一句:“楚凤歌届时同去”,这几个字,如她平的风格,字字硕大,一下扑入眼帘,且朱笔一字一圈,恐是怕王婉注意不到似的。王婉都能想象得到,她写这几个字时,那脸上定然满是准备看好戏的笑。

    “……”楚凤歌呀!快速的心跳难以抑制,只是,王婉突然有点头疼了,这半年多不见了,能不能先让她把他彻底忘却,能够将他当成一个普通朋友了,再见面啊!此番相见,太仓促了!王婉突然觉得自己太失败了!半年多了,从未见面,虽然她那个笨蛋哥哥还会时不时说漏嘴巴拉巴拉扯一大堆楚凤歌的事,但是,就算恋的人半年未联系也会淡下来吧,她居然还忘不掉他!一想起他心内还会抽痛不已。搞什么啊!她才多大啊!

    拿着信,盯着被李明敏用朱笔圈起来的这几个字,王婉又发呆了。慢慢回想,她真就无法理解就几次接触而已,她怎就喜欢他到了这种地步!偏他的地位高高在上,她嫁给他的可能根本为零。又想到这,那颗心,瞬间疼得不能自已。

    三月二十。碧云天。光一泄千里,大地一片生机。

    王婉、王越、方斌、方文颂,四人皆在大人的许可下,出府郊游了。

    直到见到了王越,王婉才得知这次踏青郊游竟是贵族阶层的一次小小的“集会”,份高贵者如寿王世子李明炎,安国公嫡长孙楚凤歌,再不济也有那正三品户部右侍郎之嫡孙李正燊。户部右侍郎,李姨娘之父,而李正燊,就是李姨娘的亲外甥了。

    这次郊游,各府男女皆有,已婚的,未婚的,年龄基本在十八岁以下。已婚的,可以说出来踏青透个气,而未婚的,也跟出来就很微妙了。此次出游,十四岁左右的未婚男女颇多,那么这个活动组织者的目的就显而易见了。

    而据说,这次活动的组织者之一居然是嫁入永安伯府现今儿子已经一岁半的方文风。

    出忠勇侯府之前,王越在王婉的耳边喋喋不休:“你这三年来几乎都闷在侯府里,才十岁而已,弄得自己跟个小老太一样。去年我生,你只肯躲在娘亲那里陪我吃碗面,前几天你生,你又是着我陪你吃碗面了事,好好庆个生都不肯。今难得出来,人又多,你好好跟大家认识认识,多交些个朋友也是不错的。”

    王婉无语地看着自己的哥哥,很想一手敲上他的脑袋,不过还是作罢。算了,让他保持这份天真吧,才十三岁而已,人精见多了,边多个单纯的人,洗洗眼睛也好。只是这样单纯的人是她的亲哥哥,多少有点让人头疼。哥哥呀!请用你那单细胞的脑袋好好想想,在这种尊卑分明的时代,届时在场的人不是贵族就是高官之后,有几个人会诚心诚意地和我们这样地位不显的人做朋友!能结交一两个就不错了,怎么可能“多交些个朋友”,你以为每个人都是楚凤歌和李明敏啊!

    王越直到快出了门还在唠叨,不过唠叨的话语已经变成了做哥哥的对妹妹的担心了:“妹妹你今可得紧跟着安康郡主,知道么?你第一次出远门,莫要到处乱跑。把自己弄丢了可就不好了。”

    “……”王婉瞬间有种遇见大话西游里的唐三藏的感觉。

    可是很快的,王越又搔头自语道,满脸不解:“对了,话说回来,自从来这侯府后,妹妹你怎么变得越来越沉闷了?我记得小时候,你明明就活跃得跟只猴子一样!和谁都自来熟!难道因为你长大了?可我看那安康郡主比你还大两岁,她怎么就……”

    “停!打住,打住!”王婉头大地制止他,指了指巷子的那头,道,“快别啰嗦了,斌哥哥和颂姐姐也到了。”

    可不是,前方晃晃悠悠来了两顶轿子,不过一会儿就来到了他们面前,轿子停下,分别下来的就是方斌和方文颂。

    这二人尚未开口说些什么,王越就抱着肚子指着方斌大笑开来:“哈哈哈哈——阿斌你居然像个女人一样坐着轿子从内院出来!”

    “呯!”王越的脑袋上马上挨了方斌一拳,“你说谁像个女人!你就没在内院里坐过轿子啊!”方斌郁闷叫道。这方斌明显是从老夫人那里出来的。自从方文雅死后,他与大夫人的关系就开始恶化,到现在,内院里的人,他基本上只和老夫人亲了。这些男孩子们,到了青期,个个以骑马为荣,坐轿子为耻,也不知这种风气是从哪里开始的。

    出了偏门,王越尤在大笑。方斌一脸便秘样。门口停着两辆马车,四匹马。方文颂先在其丫鬟月牙儿的搀扶下上了其中一辆马车,紧接着王婉在青环的搀扶下也上了同一辆,却是王婉坐好后,青环在外头才要将车帘放下的时候,王越把头探了进来,他看了看王婉,又叮嘱了几句什么到时候不能乱跑之类的话,然后居然冲着方文颂笑了笑,道:“颂妹妹,届时还麻烦你照顾一下我妹妹了。”

    王婉一听,嘴角抽了一下,一阵恶寒顿时上来。

    而那方文颂,竟然也甜甜地笑了一下,回道:“瞧越哥哥说的,婉妹妹年纪最小,我这个做姐姐当然要照顾她咯!”

    王越感谢地退了出去,放下车帘。

    王婉恶寒难耐,鸡皮疙瘩全起。“神经大条的哥哥!没见到我和方文颂在一起时连个眼神交流都没有吗?!根本就是在互相忽视啊!这样你都能把我交给她?!”王婉头疼地腹诽不已。

    却是那方文颂,唇角勾起,斜眼瞧向王婉,一抹诡异的笑:“我自然会……好、好、照顾她的!”

    王婉和方文颂坐在车内,一人坐一边,互不搭理。

    马车缓缓而行,车轮轧在地面“轱辘轱辘”作响。这“轱辘”声缓而有律,伴着马匹的“得得”声阵阵入耳,静默之中,听得人有点昏昏睡。而车前,是方斌和王越各自骑着两匹高头大马,低语轻谈,时不时地笑上一声。车后,跟着青环和月牙儿坐的马车,还有两位骑着马的方斌与王越的侍从。

    一行人就这么穿过一条条的街道,向着城外而去。

    清晨的太阳很温柔,阳光透过淡色的窗帘,浅浅地照在王婉上。今的她,在林氏的特意要求下,打扮得颇为漂亮。一件嫩粉色的菊纹上衣,一条亮黄色的散花百褶裙,腰间系着红色丝带编成的宫绦。头上梳了个垂挂髻,顶上插了根金蝶花钗。整个人较之往来看,简直是焕然一新。

    而那方文颂,就更不用说了。穿玫瑰红的云纹缎裳,下缕金百蝶穿花云缎裙。头梳双螺髻,髻插玉梅花簪,两耳兰花蕾形耳坠,项上镂空嵌玉金项圈。整个人华贵无比。十二岁的她,俨然成熟了许多,青的气息开始在她的上显露无疑。

    王婉规规矩矩地坐着,目光透过那放下了门帘,不知飘向了何处。

    方文颂,也正坐着,面无表,也不知在心想着什么。

    本以为会就这样平平静静地到达目的地了。却不料,半途之中,一阵轻快地马步声自后传来,赶上了他们的队伍,在方斌和王越边停了下来。

    “吁——”马上之人吆喝着让马停了下来。

    于是,王婉的心陡然一震。

    而方文颂更是眼睛一亮,一下就激动了起来:“楚哥哥!”

    居然是楚凤歌!

    王婉的心顿时绞了起来。一时间慌乱了起来,但很快就强迫让自己尽量平静了下来。她低下了头,动也不动。这般对比一下,相对于边上瞬间神采奕奕的方文颂来说,王婉显得颇没精神。

    真没想到楚凤歌竟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原本在脑中浮现的到那郊外后,在众人面前各种可能的见面场景全部被打散,王婉的脑袋里一团浆糊。

    前边传来方斌和王越惊讶的声音:“你怎么来了?”

    楚凤歌的声音已到了变声期,浑厚带着特有的磁,颇为好听。只听他道:“在后头看到你们的车队,就跟上来了。”

    “还以为你会和炎表哥一起呢!”这是方斌的声音。

    “明炎和他妹妹先行一步了。”楚凤歌道。

    “嗯,我妹妹和阿斌的妹妹还在这里慢慢磨蹭。”王越嫌弃大家的速度太慢。

    王婉低着头,脸上一阵烧。她可以想象的到,楚凤歌的目光定然朝这边看来。当然,隔着车帘子,什么都见不到。

    方文颂一脸的兴奋,翘首以盼,就差没掀开窗帘像外看去了。当然,她是不可能这么做的。

    车内的二人各怀心思。马车依旧“轱辘轱辘”地缓慢而行。前方因为多了一人,说话声音渐大,嬉笑之声也渐多了起来。楚凤歌的笑声尤为爽朗,看来他今的心很不错。

    王婉也开始嫌弃大家行进的速度太慢了。从未发觉原来出城的路竟有这么长,真是坐如针毡。

    也不知过了多久,马车终于停了下来。

    “好了,到了!”是王越兴奋的声音。

    接着,是外头男孩们的下马声,侍从们过来的牵马声,再就是有人把下车踩脚的马凳子搬过来了。

    方文颂立即准备起先下车去。

    “妹妹,快下车吧!”却是王越的声音突然在外头响起。

    王婉一怔。方文颂也一愣,但她很快就捂着嘴笑了:“你哥哥还真心急啊!”

    王婉瞥了她一眼,却见她更是一副心急如焚的样子,顿时也笑了。“要不,还是颂姐姐你先下去?”王婉道。

    “妹妹?”王越的声音再次响起。

    “……”

    “呵呵……”方文颂依旧笑,只是笑得言不由衷。

    “这样啊……”王婉轻笑,道,“真是不好意思了,我就先下去了。”说着,王婉就先向车门走去。

    “你!”方文颂蹙眉。形一动,似乎想拦住她,但是再一次听到王越在外边的叫唤:“妹妹,快点啦!”于是只能作罢。就在王婉看不见的时候,方文颂脸上现出一点懊恼之意,但很快的,眼中就闪过了一丝狠色。

    青环为王婉掀开了帘子。王婉探出了去,只一抬头,就见那楚凤歌和王越正一起站在前边三步远的地方。两人皆看着她。王越笑得有点尴尬,他看了一眼王婉,就把目光缩了回去,装腔作势地干咳了几声。而楚凤歌……王婉的目光与楚凤歌的接触上,顿时一愣。半年多未见,楚凤歌一下子成熟了不少,整个人高了许多不说,原本就漂亮不凡的脸上棱角开始出现,五官深刻了不少,更似雕刻一般俊美绝伦。他一大红的黑边云纹锦袍,一阵风过,衣袂飘飘,就像是一朵盛开的罂粟。他的那双眼睛,就这么直勾勾地盯着王婉,双眸如水,一如往昔。千言万语也道不尽那眼中所含的谊。王婉心下一疼,整个世界仿佛消失,仅剩眼前一人。

    王越突然用肘部碰了楚凤歌一下。

    楚凤歌一怔,然后才意识到了什么,脸色通红,却是扭头瞪了王越一眼。王越把头凑近楚凤歌,不知悄悄地说了什么,然后捂着肚子“哈哈哈”笑得疯去了。方斌赶忙跑了过来:“什么事?什么事这么好笑?快说与我听听!”

    就像被梦幻的泡沫包裹着,却突然间泡沫被一下戳破,王婉顿时有种无力感。恍过神来,她手搀扶着青环就要下去,却是突然,那马车前的马匹莫名动了起来,虽不至于抬起前腿仰天长啸,但显然也是惊到了。马甩着尾巴四蹄慌乱地踏了几步,车夫吓得赶忙稳住了它。虽仅这样,这车子还是不稳地左右剧烈地晃了几下。尚在车厢里边的方文颂自然无碍,可才要下车的王婉就惨了。

    扶着王婉的青环先摔在了地上,接着,王婉一个不稳,直直地就这么跌了下来。“不是吧!”王婉顿吓,闭上了眼睛。

    想象中的和硬邦邦的土地来个亲密接触并没有成真。王婉跌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愕然抬起头来。一双深幽如潭让人心动得不能自已的明眸,将她彻底地吸了进去,刹那间,彻底沉沦。

    楚凤歌紧紧抱着王婉,抿着薄唇凝视着她。王婉也一眨不眨地看着他。半年多未见,竟然以这种形式接触到了一起!

    “小丫头,没事吧?”楚凤歌好像很不容易才找到自己的声音,声音有些生涩,但才下一秒,他就笑起,笑得就像今风。“吓傻了?嗯?”又是一个好听的尾声。

    “哇!吓我一跳!你的速度比我快多了!”王越咋咋呼呼的声音在边上突然响起。

    王婉一惊,才恍然误起竟是在如此多人面前被楚凤歌抱着,脸色顿红,一下烧到了耳尖,赶忙推了推楚凤歌。楚凤歌倒是大大方方地笑着放开了她。

    早已爬起的青环一脸后怕地冲到王婉边,护着她远远地离开了马车。

    而那楚凤歌一拳轻轻打在了王越上,戏谑道:“你这个做哥哥的,太差劲了!”

    “哧,”王越瞪了他一眼,“练武多年的人跟我比!等我练好了武……”

    两人竟是当先前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扯皮去了。

    方斌则对着早已探出车门的方文颂关切道:“四妹妹,你没事吧?”

    而那方文颂,先是愕然地看了看根本就把她忽视得彻底的楚凤歌,然后震惊地看向了王婉,继而,那表,就像地狱中的恶犬一般狰狞了起来,盯着王婉像盯着极恨之人,目光如能出刀箭,王婉必被剐成块。

    “四妹妹……你?”方斌大震,不解地看着方文颂。

    方文颂似乎刹那被方斌唤醒,先是愣了一下,但一下子就缓过神来,她低下头去,再抬起来时,已经换上了如常的甜甜的笑容。“没事的,三哥哥,”她对方斌说道,“方才不过是想到了一些不好的事罢,让哥哥担心了。”

    “嗯……是……吗?”方斌半信半疑,随着她方才的视线看向了王婉。只见王婉正也看向这边,对上了他的目光,冲着他笑了笑。方斌便也不再去想些什么了。与他而言,女孩子的世界,是另外一个世界。他很快地就去找楚凤歌和王越嬉闹去了。

    而王婉这边。方文颂那恨不得拔她皮,抽她筋,吃她的表,早已是一一在目。

    “呼——”长嘘了口气,那又怎样,多了一样仇恨的理由罢了。这家伙本就恨不得她死。“只是方才……”王婉凝眉看向此刻安安稳稳低头啃着野草的马匹,暗思道,“怎么就惊了呢?”

    他们一行人到达的地方是个山间小谷。此处山林郁郁,溪水潺潺。山间来晚。风恍然一夜间吹暖了这一带。遥远之处,布谷鸟的鸣叫声隐隐传来,唤醒了一棵棵沉睡的参天巨树。树木带着雪融后留下的水迹,伫立于温暖的阳光之下,晃着浅浅的水光。山野里,小坡上,远望去嫩色青草已然成片,犹如软软的地毯,让人不住想光着脚跑上去踏玩一番。而草色里,赫然已经出现点点金黄,那是漂亮的小野花,它们似同顽童,迫不及待地追随的步伐,一朵朵争先恐后地冒了出来。这里果然是踏青找的好去处。

    “婉妹妹——婉妹妹——”正是大家环顾四周,想着难道他们来迟了,其余各府的公子小姐们早已找寻了去处玩儿去了,李明敏兴奋的声音就在沿溪直下的前方高声响起,“这边,这边,快过来啊!”

    于是大家相视而笑。男孩子们大步而去。而两个女孩,则在丫鬟的陪同下,踩着泥土路,跟在男孩子们的后头慢慢走去。

重要声明:小说《公侯嫁之表妹王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