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方齐离去

    原来这方齐居然先斩后奏,当然,这“奏”指的是奏请他的母亲林氏。他在同林氏说起的时候,已经拜入了学儒李山的门下,做好了要去长年游学的准备,并且越过他的父母,直接向爷爷忠勇侯方铳请求同意。忠勇侯方铳是什么人,巴不得自己的儿孙全部自力更生去,一听他的打算,就连连夸他有志气,直接批准了。而等林氏知道的时候,方齐已经准备好五后就出发了。

    林氏一边哭一边骂:“有这样不孝的孩子吗?!父母健在不远行!他居然就这样把我丢下,一个人跑出去!他才多大,十三岁啊!我还准备给他说门好亲事呢!你说,他这一去游学,可要什么时候才回来啊!”

    林茹也不知该说什么,只是陪着掉泪。

    林氏骂归骂,可是事已至此,老侯爷批准的事无人能改,就是求到老夫人那也无济于事。最终林氏也只得忧心忡忡地为她唯一的儿子上下忙点起来。

    第二一早,王婉在林氏那见到了方齐。

    方齐低着头默不作声地挨着母亲的哭骂,终于等母亲稍停了,他才抬起头来安慰道:“娘,男人志在四方,读万卷书行千里路,我这又不是不回来了。”

    “呸呸呸!”林氏又骂了,“什么‘不回来了’?你马上把这句话给我吞回去!臭小子,你从小到大都是个乖孩子,向来不需要让人心,我也就放心地没怎么去管你!想不到你居然给我来了这么一出!你存心想把你娘我给气死不成!”

    方齐又低头了,又是一副乖儿子的样子。

    林氏又骂了好一会儿方才罢休,然后一副疲惫的样子,挥了挥手手道:“罢了,去吧,去吧,顺便送你表妹回梧桐院去!我自歇息去。”

    王婉忙向林氏告辞,劝慰她好好休息,接着和方齐一同出了屋去。

    外头初升的太阳遥挂天际,清晨的清风与红的光辉融合在一起,一个非常舒服的初夏之晨。

    方齐就像脱了牢笼一样,深深一个呼吸,然后一个懒腰。

    王婉瞧着他,忍不住问道:“表哥,你突然弄了这么一出,是蓄谋已久的吧,为什么?”

    方齐笑了,清浅的笑容就像此时轻轻拂过的微风。“哪有什么蓄谋已久,”他说道,“是两个月前我母亲打算为我找门亲事,我才开始准备的。”

    “……”是因为这个原因啊!确实这么早就准备说亲有点难以接受。方齐才不过十三岁而已。当然,十三岁就成亲的在这个时代其实也多的。只是想不到方齐居然会这么有主见,这样敢于反抗!不过话说回来,他真够厉害的!竟然就让他想出了这么个法子,而且还能瞒着林氏两个多月,一点风声都未透出,就神不知鬼不觉地把这事搞定了。待到林氏知道,都已木已成舟,事已定局。这方齐,十三岁而已,不简单啊!

    “唉!”只听方齐感慨,“真不知这人哪,为何要成亲,一个人过着多好,瞧那侯老先生,多逍遥自在。要是我能像大哥那样,拖个两三年,我也不用这么急着就出门啊!”

    方齐突然说起的方斐,今年都十六岁了,却还未成亲。王婉曾经私下问过青环,才知这方斐早在王婉一家进京之前就定下了,可是女方也同王婉一样,同年丧父,因此这婚事就缓了下来,要待到女方孝期满三年才能成婚。

    方斐的未婚妻,不过是个从四品官家的小小庶女。这般说起来,这林氏也够狠的,竟为方斐定下了这么一门亲事。据闻,李姨娘曾经大闹过。但毕竟庶子,且自不上进,根本不讨侯府上层喜欢,李姨娘再找二老爷去闹也无济于事。就算二老爷曾找林氏质问过,林氏一句“此女温柔婉约,是老夫人同意的。”就把他给堵得死死的。而后来方斐未来的岳丈去世,这女方家就更是一落千丈更配不上侯府了,但哪有退婚的道理,李姨娘再愤恨再不满也无用了,此后竟绝口不提方斐的婚事,好似不去提它,它就不复存在一般。

    这样算来,明年方文琴出嫁后,很快就轮到方斐成婚了。

    当然,这一切与王婉无关,只那方齐突然提到了方斐,王婉才想起了这些。

    “表哥打算和侯老先生一样终不婚?”王婉不可置信地问道。

    方齐摇头:“怎么可能!好歹我也是二房这边唯一的嫡子,终不婚无后岂不是太不孝了吗?”

    王婉默然,心道:“你如今这样一走了之难道就有孝了吗?”“那表哥要什么时候回来?”王婉问道。

    “这个……”方齐沉思起来,后道,“起码也要等到十七八岁吧!”说着笑了起来,轻轻拍了拍王婉的脑袋,“等我回来,表妹你也出嫁了吧!”

    王婉偏着头想躲开他的魔爪,却不料他的下一句话把王婉给震得心都差点飞出来。

    “楚大公子不错。”方齐道,“他会来娶你的,你就安心等着做他的新娘吧!”

    “你、你、你!”王婉瞪大眼睛看着他,连表哥都忘了称呼,见着了鬼一般,她使劲才把话说完整,“你胡说八道些什么!”

    “我没有胡说啊!”方齐很无辜,“我看出来了啊!楚大公子喜欢你。”他说起话来永远是那么慢条斯理,“依照楚大公子的为人和子,相信他一定会来娶你的。”

    “……”王婉张着嘴半晌说不出一个字来。好一会儿,她才找着了自己的声音:“你……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

    “我看出来了啊!”方齐依然是这句话。

    “……”王婉顿觉无力,“表哥你不要开玩笑了。”

    方齐慢悠悠地摆了摆手:“我没有开玩笑,你不信也罢。楚大公子的子就是这样,认定的东西死都拉不回来。”

    王婉如看外星人一般看着他:“表哥,你跟楚大公子并不交好吧!”

    方齐点了点头:“是啊!他嫌我是‘书呆子’。”

    “……”

    “你是质疑我的看法?”方齐好似后知后觉,但他立马申辩道,“表妹,你可别不信,我看人很准的,就说你吧,很聪明,基本上大事不犯错,小事不含糊,但就是因为太聪明了,在为人处事上有时会因耍小聪明而显得很蠢。也因为聪明,想法太多,容易钻到牛角尖里。”

    王婉听罢,先是一愣,继而陷入了沉思,半晌不语。

    而方齐继续道,“因为你是我的表妹,我才把这个事实直接告诉你的。这种得罪人的事,我可向来不做。”本是该话到此为止,却不料方齐顿了顿,又继续道:“嗯,《孙子兵法》有云:‘知己知彼,百战百胜。’这句话运用到为人处事上也是一样的。这就是我会在短时间内绕开母亲,成功取得游学机会的最根本原因!”

    这最后的话一出,王婉看向他,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表了。

    而方齐却突然道:“好了,回去吧!”

    王婉朝前一看,原来他们二人边走边说,不知什么时候居然就到了梧桐院。

    “我就不进去坐了。阿斌和表弟那里还需要解释呢!”方齐伸出手来又拍了拍王婉的脑袋,“或许我回来的时候,还来得及吃上你的喜酒。”

    “……”王婉已经无力说话了。

    回到梧桐院,坐在边发呆。

    把方齐对她的评价一遍又一遍地在脑中回放。似乎好像大概也许,他说得非常正确啊!

    顿觉自己好失败。一头扎进被子里不想出来了。

    方齐这家伙,未免也太厉害了吧!真是十三岁的少年吗?

    ……这个世界太可怕!显得她才是最笨蛋的那一个!

    ……好吧,联想起王越,有个比她还笨的,没错,就是比她还笨!心理稍稍平衡了……唉!

    四之后,为方齐送行。

    林氏、林茹含泪。

    王越、方斌艳羡。

    王婉发呆。

    方齐临走前冲着王婉眨了眨眼睛,王婉一愣。

    方齐走过来在王婉耳边轻声说道:“我出门游学的真正原因可只告知了你一人。”

    “啊?”

    “别跟其他人说哦,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

    王婉点了点头,但继而——“……哄小孩呢!这说话的口气!”哀怨地看了方齐一眼。

    方齐笑,然后才直起子朝着众人挥了挥手,上了车去。

    车子渐行渐远,慢慢消失在人们的视野里。

    又一次离别。

    几年后再见吧!

    方齐走后,林氏痛哭好些子,但也渐渐从思念中走出了。因为每隔一个月,方齐就会来信,告知他的母亲他去了哪里,生活得如何。信中言语间充满了对现下生活的喜。什么山河是多么壮美,唯有出来一遭才发现天地是如此广阔。什么老师带他去拜访了当地有名的鸿儒,见识过了这些人,才发现自己是多么得渺小。

    看过信后的林茹安慰林氏,道:“看来老侯爷同意齐儿出门游学是正确的,待到齐儿回来,必有一番作为啊!”

    林氏这才破涕为笑。

重要声明:小说《公侯嫁之表妹王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