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又一个小帅哥

    那少年面如冠玉,剑眉入鬓,鼻若悬胆,唇若涂脂。长得极为俊美。若不是有楚凤歌珠玉在前,王婉必会为他的容貌所震撼。特别是那双眼睛,眼角上扬,似笑非笑,风流勾人,但又目若悬珠,炯炯有神。

    这样的眉眼……若是双眸再深邃一点……

    王婉愣在当场。

    而那少年已经从错愕中醒来,开始迈着大步向王婉走来了。

    “你是谁,”他站在窗外与王婉面对面。

    王婉,“……”

    只那几步走近,便就发觉这个少年浑上下贵不可言的气质。而此刻面面相对,更是在他脸上看到了常人无法模仿的威严。

    “你……”王婉脑中混乱。

    “你是谁?”那少年又问了一遍,开始不耐了,好似若王婉不再即刻回答,他就会立时采取惩罚措施。

    “我是忠勇侯府二夫人娘家的亲戚,现借住在侯府里。”王婉看着他轻声回答道。

    却不料,王婉这话一出,那少年便一怔,紧接着居然细细端详起她来,最后轻哼一声,道:“你就是王婉?”

    “诶?”

    “也不过如此嘛!”

    “啊?”

    “下来!”

    “……”

    王婉乖乖地放下窗帘,脑中的混乱更甚了。这个人认识她?不,应该说是知道她?还有这个人的眉眼看上去竟然很像……

    王婉甩了甩脑袋,还是暂时什么都别想了,乖乖地下去吧!此人,不像是个好相处的!

    下了车,果然那人冷冷一记飞刀从眼里了过来:“你都看到了?”

    “只看到一点点。”王婉低下了头,顿了一下,低眉顺眼地补充道,“就看到你拳打那树干,而且也只看了一眼,你就转过来了。”

    “哼!”却是那人眼睛一眯,一种无形的威压就产生了,他就这么冷冷地瞧着王婉。

    王婉始终低着头,一副乖宝宝样,心中却不停地打鼓,有点害怕。心道:“这个人不会真是个心理暗的,只因被我看到了他绪肆意发泄的一幕,就恼羞成怒,要将我就地解决了吧!”

    两人沉默,山风陡然刮起,卷起落叶碎草无数。

    前方树林沙沙作响。

    王婉打了一个冷战。

    终于,那少年开口了。只听他冷冰冰地说道:“你可以走了!”

    “啊?”王婉一愣,不由地把头抬起。

    “还需我说第二遍吗?”那少年的一张俊脸上露出了不悦。

    “我……我这就走。”王婉咬了咬牙。荒郊野外的,对方是谁是怎样的一个人都不清楚,千万可别惹恼了他,否则后果难说。只是……

    王婉可怜兮兮地看着他:“麻烦公子还请告知回去京城是哪个方向。”

    那少年一愣,好像突然才意识到自己让一个小女孩在荒郊野外独自回城是件多么大不人道的事,脸上露出了一丝“我怎么会这么说话”的尴尬。但很快地就收敛起绪,伸出修长的手指,指向了王婉的左后方。一脸的漠然。

    王婉向他行礼告别,就转朝他所指的方向大步而去了。

    王婉原是想在来时路上找个地方躲起来——至少先躲开这个人再说——然后慢慢地等待救援。之前这位少年如此高调地驾着马车沿着大道一路奔出城门,因此寿王府的人要找到他们必定不会有多困难。王婉相信,过不了多久,就会有人来解救她了。

    却没有料到,她才不过走了十来米,那少年就突然把她叫住了。“喂!”只听他喊道,“你疯了不成?一个女孩子家家的,真想一个人走回城去?”那语气带着不解与焦急,好似真怕王婉就这样走掉了。

    王婉听闻,讶异地转过去:“不是公子你让我走的吗?”

    这回他的脸上可就是完完全全没有掩饰的尴尬了。“我、我让你走你就走啊!”只听他道,“荒郊野岭的,你就没想过一个人就这么走掉遭遇了危险怎么办?!”

    王婉有点郁闷了。“凶得要死叫人走的是你,现在不让走的还是你,居然还怪到我头上来!你有病吧!”当然,此话腹诽罢了,王婉哪敢说出来。

    “喂!你这是什么表啊!”结果王婉郁闷的样子又让那少年不满了。他走到了王婉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我说你这个小丫头片子,遇到这种事,怎么都不会哭啊!”

    “哈?”王婉愣了一下,顿时气得想笑了。原来她只有哭了才会令他满意啊。

    王婉抿着唇,低下头,不语。

    “果然是个与众不同的!”那少年继续道。

    王婉发誓,他那“与众不同”必是加了引号的。

    “一路过来都没发个声响,害我以为车内无人呢!”

    “……”是你眼瞎了吧!抢车的时候没看到车夫都坐定了准备启程了!

    “怎么会有你这样的丫头!”

    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小子!

    “难怪他……”

    他?

    王婉抬起了头。

    “哈!”少年居然笑了。戏谑的眼光扫视着王婉,不放过她的任何一个细微的表。“你知道我说的是谁?”他的口气轻佻了起来。

    王婉只不过看了他一眼,复又低下了头,始终没有言语。

    “怎么不说话?”少年的语气就像上位者,有着不容抗拒的威严。

    “说什么?”王婉的声音低如蚊蝇,却镇定无比。现在的她可以确定,眼前这人不会威胁她的生命了,胆子也就大了起来。

    结果那少年顿时语塞。好半晌,突然摆了摆手,道:“罢了,罢了,不跟你啰嗦了!”

    “谁想跟你啰嗦!”王婉狠狠腹诽。

    “那个……”他想起了什么,有些吞吞吐吐起来,“方才你所见到的,可不许同其他人说!”

    王婉抬眼瞄了他一眼。见他脸上微红。恼羞成怒倒没了,只是一种被人窥视到不为人知一面的尴尬。非常丢脸的样子。

    “嗯,我不说。”王婉还是低眉顺眼的样子。

    “要是说了?”

    “要是说了我就天打五雷轰,被雷劈死下辈子给你做一只垫脚的波斯猫!”

    “……”少年的俊脸似乎抽了一下。

    接下来,事的发展就比王婉最先预想的好多了。

    那位少年站在马车边上拧着眉头纠结了好一会儿,终于说道:“我送你回寿王府吧!”说着,自顾自地叹了口气,似乎是在说,要不是因为王婉,他根本就不会回去。

    王婉有礼地向他道谢,然后在他的许下上了马车。

    待在位置上坐定后,王婉重重地松了口气,整个人一下放松了下来。看来这少年心地并不坏,知道现今最好的解决方法就是把她送回寿王府,竟然也勉为其难地愿意这么去做。等回了寿王府后,目睹这一切的人肯定会被上头用各种方法封口,然后王婉依旧由忠勇侯府派来的车夫送回府去,权当她在寿王府多呆了一些时辰,这件事就当没有发生过。而那少年……既然愿意送她回寿王府,那么他应当是有把握自己不会被怎么样吧,在做了这种事之后……话说,这少年到底是什么来头?

    王婉也拧着眉头纠结了起来。他的那眉眼,她绝对没有弄错!真的越看越像楚凤歌啊!是纯粹长得像而已,还是两人有什么血缘关系?

    王婉的眉头几乎拧成了一条线。

    而正当王婉坐在车厢之内,想着那少年究竟会是什么份的时候,外头突然由远及近响起了急促的马蹄声。听起来有两匹马!

    王婉陡然一惊,起了去,就要掀开窗帘。但是,手在帘子边上停住了。脑筋转了一下,还是放弃了掀帘一看的**,颇有些不安地坐了回去。

    两匹马,两个人,是谁?是来干什么的?虽心想着可能是寿王府派来找他们的,但是凡事还是谨慎点好!

    却听那马蹄声近在咫尺地停了下来。

    接着两个人的下马声。

    然后,是楚凤歌的声音!

    王婉睁大眼睛捂住了嘴巴,震惊无比,怎么会是他!心跳陡然加快,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自心底一下蔓延开去。

    只听楚凤歌的声音低沉郁,显然在压抑着极强的怒意。“王爷非常担心,还请您即刻回府,否则王爷就要进宫面圣了!三皇子下!”

    王婉脑中“轰隆”一响。楚凤歌的后半句话把她震得连思考都不会了。三皇子下!这个少年是三皇子下?那个不久前没了嫡亲兄长与母亲的三皇子!她的脑中反复就是这句话!天哪,怎么可能!

    “表哥……”三皇子的声音听起来就像是个做错事的孩子,方才在王婉面前的高傲威严上位者的口吻全然不见。

    “咳!”另一个声音出现了。原来是李明炎。他的语气就温和多了,但说的话却一针见血:“三下,多事之秋,你擅自出宫已经不对了,现在又搞出这么一幕,有多少双眼睛盯着你,你可知道?”

    李明炎的话音落下,就没有听见三皇子再接口。外头一片沉默。在王婉的耳中听来,唯有山风阵阵。

    正是她凝眉咬唇暗思这时候的自己该如何去做,是要发出点声响引起他们注意,还是直接出去打个招呼,还是默不作声呆在车中等着三皇子大发良心提到她的时候,眼前的门帘突然被掀起。

    恍如时光回转,一张熟悉漂亮的面容就这么出现在她的面前。

    初入京城时的场景仿佛就在眼前。

    “楚凤歌……”王婉喃喃出声。

重要声明:小说《公侯嫁之表妹王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