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离别

    方文琴被带下去瞧脚伤了,方文颂跟过去陪她。李明敏一把拽过王婉就把她往自个儿的院子里拖,才在她的闺房内坐定,下人就传严大小姐到了。李明敏跳了起来,“丽来了,”

    不过多时,那严丽就大步地跨了进来。只见她一浅葱的苏绣棉长衣,下穿着一条淡黄的绣花仙长裙,俨然一副成人装扮了,只不过那头上还依旧梳着两个童髻,髻下尾髯垂下,随着她的走动一晃一晃,颇为可。这严丽过了个年,也拔高了不少,算起来人也满十二周岁了,早的话,今年也可说亲了。

    王婉想到了方文琴,因为见到方文琴,倒不觉得她有什么巨大的变化,其实现在想来,如今的方文琴早已经是青少女,玲珑有致了。

    “哇!”李明敏先叫了起来,“丽,过个年,你高了不少啊!”

    严丽点头自得道:“那是我天天练武的缘故。”说着,自己就寻了张凳子坐下了,“我刚给你娘亲请安了,听说你那两个表姐也来了?其中一个还扭伤了脚?”

    李明敏撇了撇嘴:“是我娘硬要叫她们来的!说是叫她们过来陪我。谁稀罕啊!这不,一来就怪罪婉妹妹。”

    严丽拉长了耳朵:“哦?”

    李明敏把方才在她母亲那里方文颂的话说了一遍。

    严丽听罢,睁大眼睛好奇地看向王婉。

    王婉这才把那刚到寿王府时发生的事说了个清楚,只是略过了楚凤歌帮她一事。

    严丽未有何反应。那李明敏先气得跳了起来:“好啊!原来根本就是莫须有的事!她们竟然这般诬陷你!”说着拉起王婉的手:“走!找她们理论去!”

    王婉连连安抚她:“算了,算了,这件事她们两张嘴,我一张嘴,怎么说得清?没在王妃面前直接指责我就已经不错了。”

    “哼!”李明敏气得柳眉倒竖,“那就这样放过那两个小人?”

    王婉摇了摇头:“现在你想的不该是这个,而应该是,她们这样做的最终目的是什么吧?单纯为了诬陷我?没凭没据的,真要闹起来对她们一点好处也没有,就像刚才那样随口说说而已,我又不痛不痒的。”

    严丽点了点头:“对啊,目的是什么?”她滴溜溜的眼睛狡黠地盯着王婉,话锋一转,“你刚才说到了李明炎和楚凤歌?”

    “……”王婉无语。严丽啊严丽,我都特地略过了楚凤歌帮忙的一段了,你怎么还就这么八卦?

    李明敏也来劲了:“对啊!楚凤歌在场啊!他就没帮你?”

    “……”这下子王婉的脸就微微地红了,她抿了抿嘴,没有说话。

    “啊啊,丽,看啊,婉妹妹脸红了!”李明敏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叫了起来,连呼严丽,“以往说到楚凤歌婉妹妹要么没反应要么就很不耐烦!现在她居然脸红了!”

    “是啊是啊,”严丽连连点头,猫一样精的目光向王婉,“小丫头!老实交代!你和楚凤歌之间发生了什么?!”

    王婉顿时有种骑虎难下的感觉,为自己的薄脸皮而懊恼,也不知道自己脸红个什么啊!

    “快说!”眼前那两人有种拷问犯人的感觉。

    王婉深吸了口气,半真半假道:“因为太子下和皇后娘娘的事,我安慰了他几句。”

    却料不到,这话一出,气氛骤冷了。

    李明敏和严丽双双脸色变掉。严丽倒还好,只那李明敏,不过一会儿就抽泣了起来。唬得她的贴丫鬟红儿忙拿帕子去给她拭泪,连连埋怨王婉道:“婉小姐可别再提了,我们郡主这些子不知道哭了多少回,这还是你们来了才高兴起来,可你偏又……唉!”

    王婉顿时懊悔不已。

    却是那李明敏哽咽着道:“不关婉妹妹的事,是我自己……说好不伤心的,呜呜……”

    “唉!”严丽重重地叹了口气,“见你这样,我那话都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了!”

    “什么话?”王婉不解问道。

    连那李明敏都拭去了眼泪,通红着双眼看着严丽。

    “嗯……那个……”严丽很为难的样子,但眼见着王婉和李明敏都巴巴地看着她,终于一咬牙,把含在嘴里的话给吐了出来,“我要离开京城了!”

    “什么!”王婉和李明敏大吃一惊。

    王婉率先开口问道:“离开京城?什么意思?!”

    李明敏一脸恐慌地看着严丽。

    严丽咬唇片刻,终是道:“就是那个意思,大概,不回来了!”

    晴天霹雳!王婉尤好,却是心中顿时挖空,她子晃了晃,有点站不住了。而那李明敏,则一股就坐到了地上,“哇哇”大哭起来:“你骗人!你骗人!哇——”

    李明敏的丫鬟们一阵着急,却无人敢去把她扶起来。倒是那严丽,走至她的面前,伸出双手,一个使劲,就把她给捞了起来,然后,那李明敏直接扑进了严丽的怀里,嚎啕大哭了起来。

    严丽轻拍她的背部安抚她。

    只有王婉站在边上,脑中轰隆隆直响。离开京城?莫不是严丽的家里要出事了?想到严丽的右相祖父,再联系到太子与皇后之死……

    果然,待到李明敏稍稍冷静下来之后,严丽道:“我祖父乞骸骨辞官了,皇上也准了,而我父亲也申请了外调,因此,我们全家都要离开京城了。”

    李明敏抽泣着甩开她的手:“你骗人!你就是骗人!你祖父位及右相,年纪不过五十三,怎么就乞骸骨了?皇上伯伯怎么就准了?”

    严丽一脸无奈:“可这是事实啊……”

    李明敏就是一副不依的样子。

    终于,王婉开口了:“朝中变动了吧……”

    此话一出,屋内顿时安静。

    李明敏愕然地看向王婉。

    严丽则赞许地点了点头:“嗯。虽然我不大懂,不过我祖父说,再不辞官,恐危及命。总之,官可以不做,一家老小可得保住。”

    王婉微微皱起眉头。

    李明敏全然不解,喃喃道:“为什么啊……”

    严丽叹了口气,把她所知道的都说了出来:“好像是我祖父和左相势不两立,而这回太子下一去,左相的势力陡增,我祖父便干脆辞官算了。”

    “左相?”李明敏更是不解了,迷茫地看向王婉。

    王婉做出一个“我更不知道”的表

    “唉!”最后,三人都是重重地叹了口气。

    冷静下来之后,李明敏拉着严丽低低地抽泣。她问道:“你什么时候离开京城?要去往哪里?”

    “大概四月底走吧。”严丽语气中带着浓浓的不舍,“我先随祖父回桐乡老家去,等我父亲外派的调令下来,便同母亲跟着父亲同去。”

    李明敏的眼泪就跟断线的珠子似的,不停地掉。

    王婉与李明敏分坐在严丽边上,就是王婉与严丽没有哭泣,可眼眶也是红红的。

    好半晌,那严丽开始叮嘱了:“明敏,我走了以后你可要自己保护好自己,没得傻傻的被人骗去,不懂的事问问婉妹妹,她的脑筋转得可比你快多了。还有啊,你也要保护好婉妹妹,她人小心软,份又不够,最容易被人欺负,今后她可就靠你了。”

    “……”严丽这番话,充斥着对其二人的分析,王婉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话说,她真的是“人小心软”吗?

    而见那严丽又转向她:“婉妹妹,虽然我们相识子不到两年,远不及我与明敏认识的时长,但是,我很喜欢你,跟你做朋友真的很开心。”说着她就哽咽了,可她很快就抬袖抹去了泪花,一本正经地说道:“以后若有人欺负你,你就去找明敏,她可是皇上最宠的安康郡主,谁不给她三分面子!就算是后那楚凤歌欺负了你,你也别怕!只管找明敏帮忙!我会来信和你们联系的,若明敏这丫头在这帮不了你,你放心,我便是千里骑单骑,也要冲回京城来为你出头!揍死那楚凤歌!”

    “嗯……”王婉不知自己是什么表了。本是“萋萋满别”,结果她就突然扯到楚凤歌上去,还来了这么几句,顿时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话说,这严丽为啥就认定楚凤歌会欺负她啊!

    却是王婉颇为无语之际,门的外头突然响起了非常不悦的怒骂声:“严丽!你这个死丫头!胡扯八道些什么!”

    竟然是楚凤歌!

    王婉吓了一大跳,立时就从严丽的边站了起来。

    他、他、他怎么来了?!而且他还听见了!他还听见了!他听见了……他听见了什么啊?!脑中顿时一片混乱,一时间居然回想不起严丽刚才说了什么了。

    “怎么了?我哪里就胡扯八道了?”严丽跳了起来,扯着脖子冲着门外嚷道,“楚凤歌你这个大混蛋!谁人不知啊!要不是看在你没了婉妹妹就会去做和尚的份上,我才不会让婉妹妹嫁给你呢!”

    “咚!”王婉一个站不稳,摔了。满脸苦笑地爬了起来。严丽,严大姐,这里这么多人,虽说都是自己的丫鬟,但你也不要随随便便这样乱说话好不好!“嫁”,她王婉还真没细想过!确切来说,是根本不敢想!

    “还再胡说!”楚凤歌的怒声更甚,随着这怒声,一个红衣少年大步入内,的金光洒在了他的上,照得他宛如飞仙般耀眼。他的眉眼虽怒,但却极为好看,一张俏脸涨得通红,好似最为香甜的苹果。而跟着他的后随之进来的还有李明炎。李明炎咧着嘴,一脸笑意,却没有笑出声来,无声无息的,要不是李明敏突然大喊了一声:“哥哥!”,王婉还真就没有发觉他也进来了。

    李明炎走至李明敏面前,“啪!”地一声抬手敲了一下她的脑袋:“叫什么啊!你太破坏气氛了!没见那婉丫头盯着凤歌小子眼睛都直了吗?偏偏被你打搅了!”

    王婉的脸“唰”地一下飞红,臊得几乎想变成空气飞走算了。她低下了头,楚凤歌是何表,也不敢去看了。

    而这个时候,那一说话就会吓死人的严丽突然一拍掌,道:“啊!我就说方才忘了什么嘛!婉妹妹,我们先前不是讨论那两个小人的最终目的是什么吗?我早就想到了!”她的长指一指李明炎:“最终目的就是你!”说着得意地勾起了嘴角,“恨嫁的女人使手段住进男人家里,趁机把男人勾得神魂颠倒的故事,我听多了!世子爷,你可要小心了!”

    “……”一片寂然。

    唯有屋外枝头鸟儿跳来跳去地清脆鸣叫:“啾!啾!”

重要声明:小说《公侯嫁之表妹王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