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转折

    王婉进得屋去,便见那梅姨娘坐于外屋的客座上手捧着茶有一口没一口地啜着。她穿淡绿印花棉袄,下着青色百褶宽裙,头上也没有什么过分华丽的装饰,只一支白玉梅花簪斜斜地插入发髻,整个人显得朴素又大方。

    梅姨娘一见到王婉进来,便忙不迭地站了起来,双手交叠放于前垂下,毕恭毕敬,“见过表小姐。”

    王婉“嗯”地点头应了一声,然后笑道,“真过意不去,让梅姨娘好等。”

    那梅姨娘也笑,“哪儿的话,是我打扰了表小姐,才是过意不去呢!”

    “不打扰,不打扰。”王婉一边说着,一边让忘忧为她解了披风,请梅姨娘坐下,自个儿则坐在了正座上。

    梅姨娘果然是个会处事的人。这话一开始就是夸耀起王婉,特别强调了听说王婉是个好读书的,说什么若为男子,必定了得。把忘忧几个小丫鬟说的是轻笑点头不已。然后便说她今特地带了两本书过来,又特特等了王婉回来,若是王婉不喜的话,她也好问明记下,下次送些王婉喜欢的书过来。

    这可把王婉的兴趣激起来了:“哦?梅姨娘你也读过书?”早前只听说这梅姨娘仅是小户人家的女儿罢了。

    却是那梅姨娘不好意思道:“哪里就读过书,不过认的些字罢!”说着感慨道,“我那祖母也曾是官宦之女,后来乱世之中,家道中落,才嫁给了我的祖父。便是祖母教了我识些字的。”

    “原来是这样……那你所说的书?”

    “那些书是祖母留下的,家中无人考取功名,我便带了过来,想是大家之中,总有会读书的人,没的埋没了去。”说着,梅姨娘命她的将带过来的包裹打开,两本有些年头的书就露了出来。

    《贞观政要》、《竹书纪年》。

    王婉眼珠子立马瞪大了。

    看了看书,又看了看梅姨娘。只见梅姨娘眉若山,眼似秋水,口颊间怡然带笑。“表小姐何不翻翻看?”只听她道。

    王婉这才拿起书来翻了翻。没错,确实是这两本史书。

    “你……祖母的书?”王婉不确定地又问了一次。

    “是的,”梅姨娘答道,“难道这书有什么问题吗?”

    “不……”王婉笑了,“你的祖母若为男子,也必定了得啊!可很少听闻女子珍藏着史书的。”

    “史书?”梅姨娘一愣,继而笑了,本就弯弯的眉毛更弯了,“这我可不知,祖母的书我可从未翻过。看表小姐的样子感兴趣的啊,那么这两本书就留在这里了。”

    王婉点了点头:“那可真是谢谢梅姨娘了。不过放心好了,我绝对不会在上头乱涂乱画的。”

    梅姨娘一怔,然后捂嘴笑了起来。

    王婉也“呵呵”笑了。

    大家都是聪明人,多余的话也不必说了。

    后来梅姨娘又与王婉扯东扯西地说了好一会儿,便就起告辞回去了。而关于那李姨娘或者府里其他人或事什么的,她是提都没提。

    待到梅姨娘走后,忘忧不解了:“小姐,这梅姨娘是来讨好你的吧!只是你既然很喜欢这两本书,怎么还特地告诉她,你绝对不会在上头乱涂乱画的。显得你多有小孩子气!”

    却是那采苹说道:“小姐是在告诉她,她为了讨好小姐而花的那些心思小姐都知道了。”

    “讨好小姐花的心思?”

    “她要是没有特地去打听,怎会知道小姐喜欢书,又怎会知道小姐喜欢什么书?而这特地一打听,当初小姐在侯老先生书上乱涂乱画的事不就知道了嘛!”

    “啊……”忘忧还是一知半解的样子。

    而露葵先反应过来了:“也就是说,她那两本书根本就不是她那什么祖母留下的?而是她为了讨好小姐特地找来的?”

    采苹点了点头:“没错,就是这样。”

    “啊!不会吧!”后知后觉的忘忧叫了起来。

    王婉坐在一边,听着她们说着这事,嘴角微微弯起,却是不由地把目光集中到了采苹上。采苹这丫头,平时大部分时候跟个闷葫芦一样,却想不到,竟是个心思缜密的啊!

    后来,王婉命采苹将梅姨娘送来的书放到了架子上,然后严厉地对她们说道:“虽然我,且喜好什么书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但也难保就是从我们这梧桐院里传出去的。青环在这府里是老人,万嬷嬷是有经验的教养嬷嬷,我相信她们俩,而除了她们,就只有你们是我贴的人了,希望你们能过做到守口如瓶,无论大事小事,无论有用没用,只要是关于我的,只要是关于这屋子里的,什么都不许传出去,明白吗?!”

    “是!小姐!”三人坚定无比地齐声应下。

    于是,梅姨娘过来送书的事就这么过去了。

    此后,在路上王婉时常会碰见梅姨娘,每逢遇见,梅姨娘都会与她寒暄上几句。王婉也就笑眯眯地配合她去。说实话,要不是两人的份挡在那里,她们会成为明面上的好朋友也不定。毕竟,梅姨娘为人圆滑,玲珑有趣,相信没有与之有巨大利益冲突的人,都会乐意与其交往的。

    至此,王婉的生活暂时又平静了下来。

    整个忠勇侯府也暂时平静了下来。

    大夫人突然极少出现在人们的视线里了。大部分的时候都呆在她的念禧院中吃斋念佛。竟隐隐有种要皈依我佛的趋势。她的永久失势已经成了铁一般的事实,侯府里的人都认清了这一点。大房那里,人们赶着去巴结秦姨娘,秦姨娘在府里的势力顿时水涨船高了起来,因此,方文颂便趾高气扬了,虽在长辈面前依旧乖巧讨好,但是在其它人面前则不然了。尤其在王婉面前,永远是抬着下巴看人。有一次下学的时候,直接在一群丫鬟婆子面前对王婉说道:“一个寄人篱下的小丫头,真当自个儿是正经小姐了?麻雀就是麻雀,便是飞上了枝头也成不了凤凰!”“嗯!”王婉点了点头,“你的五妹妹去年也说过这话呢!只是今年她在哪里呢?”“你!”方文颂一下子就被噎得半句话都说不出来。王婉施施然地向她行礼告别,“姐姐忙吧,我今个儿还要去我娘那里呢!”说着抬腿便走,留下方文颂站在院里气得横眉怒目。

    方文颂是得意了,而那方文琴,则无比焦虑了起来。

    年底到了,过了年方文琴就十四岁了,再不给她定亲,真就太晚了。

    这一整年,林氏都在给她相看。林氏问过钱姨娘,是要给方文琴找个大世家的庶子呢,还是要找个中等人家的嫡子。钱姨娘没什么大追求,自觉大世家必定复杂,还不如找个中等人家的,看着忠勇侯府的门面,肯定会对方文琴好的。

    可是方文棋去年在安国公府之事影响实在太大了,一时之间,疼儿子的都不会要那忠勇侯府家的闺女,特别还是方文棋的亲姐姐。不疼儿子的呢,一般看上的也就是忠勇侯府的势力,可这样的儿子,基本都是爹不亲娘不的庶子,便就是家世再好,嫁过去也委屈了方文琴。

    一整年下来,林氏是挑挑拣拣,家世太差的不要,人品不好的不要,长相不端的也不要,总之,为这方文琴的婚事,她真的是一改平里对庶子女的漠视,积极认真地心了起来。林氏这般,一是因为年初方文雅之死,大夫人干的事摆在前头,多少双眼睛都盯着她,她再随意定门亲事,这对自个儿的名声来说影响也太大了,二是为了那钱姨娘,钱姨娘也着实可怜,一片慈母之心,为了方文琴,拖着病体来奉承林氏,无一间断,林氏再怎么说也不是个铁石心肠的人,面对着这样的钱姨娘,她怎么可能随意给方文琴弄门亲事?

    现今挑拣到了年底,林氏和钱姨娘都急了。

    “我看那卢大人家的二公子还不错。相貌人品俱佳,据说还拜在了大学士李德名的名下,前途不可限量。家里也简单,上头一个大哥,在顺天府做通判,娶个媳妇是卢大人同窗方大人家的嫡长女,下头一个庶妹,今年和婉儿一般大。文琴若是嫁过去,这家中庶务不用管,应对的人事也就只有那么几个,只要夫妻琴瑟和调,她这一辈子就幸福圆满了。”林氏如此说道,问向钱姨娘,“你看如何,觉得好的话我就下了帖子,请那卢夫人过来一叙?这卢夫人对文琴那文静的子倒也喜欢的。”

    钱姨娘回答道:“全凭夫人了。多谢夫人如此费心。我也知那三小姐亲事是不能再拖了,若这卢二公子真好,便定下吧!”

    “瞧你说的,”林氏笑道,“这不都是为了文琴好嘛。说起来这孩子毕竟也是你肚里出来的,这样吧,到时卢夫人带那卢二公子来了,你偷偷躲在屏风后瞧上一眼,可好?”

    钱姨娘一听,大喜,顿时感激地“扑通”一声就跪了下来,嗑起头来:“多谢夫人!多谢夫人!”

    林氏忙把她扶起。

    这件事本就这样说定了,却是方文琴不乐意了。

    她多来的焦虑终于爆发了,冲进钱姨娘的屋里大骂特骂,听说甚至连屋内的东西都被她砸去了不少。

    也不知她和钱姨娘说了什么。那次之后,钱姨娘病倒了,倒在了上滴水未进,甚至连后来林氏安排的与卢家相看都没能过去偷瞧上一眼。

    钱姨娘的病较之上次过年之时更为凶猛。除了不时高烧外,还吃不进东西,吃什么吐什么。一下子整个人干瘪了下来,好似垂死之人一般!

    林氏去看望钱姨娘。

    却见到昏暗的屋子弥漫着难闻的药味,仅有那个叫做叶儿的小丫鬟一人在忙前忙后。

    “芳草呢?”林氏皱起了眉头,不悦道,“她不是你的贴丫鬟吗?去哪儿了?”

    钱姨娘咳了两声,想要坐起,被林氏给按住了。“你就躺着吧!”林氏对她柔声道,但复又怒起,“芳草呢?去把她叫来!”

    却是那叶儿告状道:“人家攀上了老爷,都快当姨娘了!她……”

    “叶儿!”钱姨娘制止了她。

    “什么?”林氏横眉倒竖,一下子一股气就堵了上来,“这个不要脸的婢!”

    “夫人……”却是钱姨娘伸出骨瘦如柴的枯手,抓住了林氏的衣角,哀求着,“夫人……夫人……”她虚弱地道,滚滚泪涌了出来,“文琴……文琴她……”

    林氏知道她想说什么,沉默了许久,道:“文琴的心思,我是猜的出一二的。”

    “夫人……”钱姨娘颤抖了起来,眼泪落得更凶了,“文琴她还小,不懂事……她、她会知道夫人的好……”

    “嗯……你好好养病吧,莫想太多。”林氏安慰她,不再多言。

    无论方文琴是如何作想,她终究还是要出嫁的。这是林氏的想法,也是所有人的想法。

    十一月十五,林氏在林茹那里谈起了这件事,她无比坚定地说了一句:“下个月就与卢家定下,明年趁早将她嫁出去!”

    林茹一脸的担忧:“她、她的心思……不会到头来和二小姐一个样吧。”

    林氏嗤笑道:“放心,她还没那种勇气。再说了,文雅是定了一门坏亲,被死的,她呢?卢家的条件难道不好吗?我可是尽心了,就算她再不满真要作死,也怨不得我什么!哼!好好的正妻不想做,难道真巴望着做妾吗?李明炎,真是她能妄想的?”

    王婉坐在一边,嘴里吃着,耳里听着,微微地点了点头。姨妈说得太对了。再怎么着,也没听过把公侯家的小姐送去给人做妾的道理,便就是这人是个未来的郡王。方文琴,明年还是乖乖等着嫁人吧!再说了,听说这李明炎似乎也要定下了,女方还是个世族大家之女呢!

    而就在当,林氏她们还在王婉面前议论方文琴之事的时候,一件影响了整个王朝的惊天大事发生了——太子下因听闻原来只不过有些伤寒小感的母后突然病重,连夜从城外的普陀山上的普陀寺御马赶回。结果雪天路滑,竟然直接跌入山谷,重伤而亡!其时,距离他的大婚不过一十八天而已!

重要声明:小说《公侯嫁之表妹王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