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再见楚凤歌

    这件事好像就这么过了。

    方文雅的丧事在七之后,对外宣称是病死,彩云作为随她而去的忠仆,被赏了一副好棺,赐了二十两银子,让她家人找块好地葬了。

    只那二老爷方朴训在人后愤然地冲着林氏叫嚷,“娘也太向着老大了吧,都出了这样的事了,自己还去暂管中馈,迟早还给他婆娘,她怎么就不把中馈交给你管,,”

    林氏嗤笑着看着他道,“人家老大可是堂堂都察院左副都御使,你呢,不过一个小小的礼部郎中,还是人家看着老侯爷的面子上给你的,你叫老夫人怎么不向着老大?!”

    方朴训被噎得死死的,脸色顿黑,一甩袖子“哼”一声便出了门去。

    而林氏,事后和林茹说起,一脸的讽刺:“愚蠢的家伙!也不看看人家一家子是什么份!就是那陈氏犯了这么大的事,人家背后可是有个户部尚书的爹呢!”

    林茹听罢,一脸戚戚然地看着林氏。林氏淡笑,安慰地拍了拍她的手。

    此后,一切生活照旧。

    忠勇侯府的人原来是怎样的,现在还是怎样的。那死去的二小姐生前被关在闺房里绣嫁妆的时候,就几乎是个隐形人了,那么死了之后,自然没过多久就被人们彻底遗忘了。

    唯有那柳姨娘,大病了一场,让人几乎以为她就要陪那二小姐去了,却在半年之后病渐好,好似也把那二小姐忘了去,再也不去提她,只不过大部分的时候都呆在自己的院子里,哪里也没去。

    大夫人仅仅被关了一个月就放出来了。用老夫人的话来说,她年纪大了,管中馈太过吃力,还是得让大夫人来管才好。

    二老爷方朴训冷哼一声,接连大半个月没去见他母亲一面。

    其他人的反应倒是平平,好像这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

    青环在王婉耳边说道:“大夫人娘家人来过好几趟了。”王婉恍然大悟。

    这就是公侯之家!方文雅的死是她自己想不开没错,可是,造成她想不开的罪魁祸首,却一点事都没有。

    大夫人被放出后,王婉在去上学的路上见着了她。见她依旧是一副冷面孔,趾高气扬。那刚听闻方文雅死讯时的震惊害怕全然不见。怕是除了老夫人那里没拿她怎么样外,章家那边也被她娘家疏通好了吧!

    王婉毕恭毕敬地向大夫人行礼。大夫人的嘴角勾起,居高临下瞥了王婉一眼,淡淡道:“免了吧!”说着扶着丫鬟的手从王婉边傲然走过,再也没看她一眼。

    站在王婉后的青环抬起头来:“小姐……”

    王婉深吸口气,对那大夫人不发表什么意见,只说道:“走吧!”

    却是在课后,王婉去了宁素芳的屋子,气得义愤填膺地大骂!

    “凭什么!凭什么!”多的压抑爆发出来,王婉跺脚狂骂,“明明就是她杀了方文雅!要不是她!方文雅会自尽吗?!结果她却什么事都没有!关闭一个月算什么!好吃好喝地伺候着!至少也要像当初李姨娘一样扔到家庙去,扔进去还不够,必须实打实的冷面清汤,饿上她个一年半载!”

    宁素芳听了倒笑了:“小孩子就是乱说!她是谁?府里的大夫人,方文雅的嫡母!便就是她给方文雅指了一门更糟的婚事,方文雅也只得受着。说起来,怪就怪这孩子托生在了姨娘的肚子里。”

    “……”王婉一脸哀怨地看向宁素芳。一腔怒火被宁素芳这么一说,一下子堵了起来,又发泄不掉了。她没有怪宁素芳与她观点不一。早就料到了宁素芳会扯到“命”这个字上来——一个会为从未谋面的未婚夫守望门寡的女人,还能指望她为受人任意宰割的庶女说句好话?

    果然,宁素芳的下一句话就是:“这都是她的命。偏就碰上了个心狠的嫡母。”说着还摇了摇头,同时一脸凄然,怕是想到了自己吧!曾听她讲过,自己虽是嫡女,却自小丧母,有着一个同样狠心肠的继母。

    “唉!”王婉垂下头,叹了口气,其实她只是想找个地方发泄一番的。虽与宁素芳相处的很好了,但在这种问题上,两人显然不是一国的。

    从宁素芳那里回去后,她的心丝毫得不到好转。始终郁郁寡欢。

    三后,五月二十二,她黯然地来到了书楼。

    而在那里,她竟然再一次见到了楚凤歌!

    楚凤歌还是躲在老地方。只是这一回看起来轻松多了,显然伤是好了,王婉见到他时,他正拿着本书靠坐墙角对着光线认真地看着。

    王婉极其地讶异。

    听王越讲,自从这楚凤歌正月初七那受伤后,这么久以来,他可是连学堂都没去了。学堂里的人几乎都快忘掉了这个横行霸道的“楚霸王”了。

    而今,他就又这么悄无声息地出现在这书楼里。

    他一白衣,外罩一件蓝色的褂子,长发简单地用发冠束着,周围一转的短发直接用一根红绳系着,一根粗亮黑漆的发辫就这么懒懒地自右肩搭在前。

    他专注于手中的书,等到王婉一步步向他走近的时候,他才听到了什么似的,猛地将头抬起。

    王婉乍然撞进了他那深若幽湖的双眸里。她的心陡然一震。

    “你……”两人竟是同时开口。

    王婉有些尴尬了。

    楚凤歌却是笑了。明眸皓齿,好看得不似凡俗之人。

    “你又来打扫了。”楚凤歌说道。

    “是啊。”王婉道,“侯老先生今天又不在。”

    “他去跟方老侯爷喝酒了。”

    “你都知道啊?”

    “嗯!”楚凤歌拍了拍自己的边,示意王婉坐下。却是未待王婉问道他今怎么又出现在这里,楚凤歌自己先说了:“成闷在家里太无趣了,今个儿过来透透气。”说着还嘴角弯起,调皮似地眨了眨眼睛。

    这个答案根本不是王婉想要的,但是王婉没心思去管他了,她不客气地一股在他边坐下,只双手托着腮边,重重地叹了口气。

    楚凤歌把书往边上一放,扭头看向她问道:“为了方文雅的事?”

    “嗯。”

    方文雅的死,对外声称是病死,别的贵族官宦之家就暂且不提,但那与忠勇侯府有联姻关系的几个大家,敢说他们就真不知道事实的真相吗?

    与忠勇侯府关系如此紧密的楚凤歌会知晓这一切也就不足以为怪了。

    “我只是……唉!”王婉还是重重地叹气。

    “心里堵得慌?想哭?”

    “心里确实堵得慌,可是,还没有到想哭的地步。”王婉笑了,只是这笑得比哭还难看,她向楚凤歌问道,“你说,我是不是很冷血?好端端的一个人,虽谈不上朝夕相处,但至少同住一府,一起上学,一起去老夫人那里请安,差不多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如今,她死了,我却连一滴眼泪都没有。”

    “你同她并未交好到如此地步,不用自责。”楚凤歌道,“真正该自责的是那死她的人吧!”

    “可是,人家并不会自责。”王婉抬起了头,目光没有焦距,“她死得太没有意义了!除了得到所谓的自我解脱,对其余人而言,不过是件不痛不痒的事,过个十天半个月就可以全部忘掉了!”王婉闭上了双眼:“该得到惩罚的人得不到一丝惩罚,就因为她是嫡母,就因为她可以随意控制庶女的婚姻!是了,这放到哪里都一样,就如宁先生所言,任何人都只会说,那是‘方文雅的命不好’!”

    “如果这件事放你上,你会同她一样吗?我是说,如果你就是方文雅,你的嫡母给了你这样一个婚姻,你会选择和她一样的路吗?”却听楚凤歌突然这般问起。

    王婉讶然,扭头看向楚凤歌。只见他一双美目无比认真的凝视着她。

    王婉摇了摇头,把自己最真实的一面透露给楚凤歌:“如果把我放在她的位置上,我绝对不会像她那样!解决一件事至少有三个办法,丝毫努力都不去做,你怎就知道结局必然是绝望呢?”

    “哦?”楚凤歌一脸兴致的样子,“你会有什么办法?”

    王婉想了想,道:“第一个办法,求老夫人,求父亲,求老侯爷。如果这第一个办法无效的话,宁可得罪人也要把那章三公子得了羊角风之事传播出去。便是这样也要被着嫁给他的话,那么在嫁过去之前这么长的时间里,总能想到办法逃走吧!”

    “呵呵……”却是楚凤歌握拳嘴边轻轻笑起,接着弹指在王婉的脑门上轻敲了一下,“没见过人间疾苦的千金小姐!这逃跑的想法还是不要拿出来说吧!逃出去绝对死得更惨!”

    王婉抱着脑袋哀怨地看着他。

    而那楚凤歌下一句却道:“是啊,照你这样说来,根本就不是什么‘方文雅的命不好’,而是她自己不懂得去反抗!方爷爷很生气,你也是知道的。”

    王婉点了点头。

    “他生气是因为战场上被称作煞神的他,当年就算被困在沼泽地里,粮草殆尽都没有想过要去自尽,反而拖着一口气等来了战友的救援,最终从阎王那里抢来了一条命。而他的亲生孙女,却连一个小小的麻烦都不会吭一声,直接断了卿卿命。她怎就认定这么一个大家子,没有人会为她说话呢?方爷爷是怒其不争!”

    楚凤歌这一番话,听得王婉是惊讶无比,顿时颠覆了老侯爷给她的冷酷无的印象。但是,王婉仍旧指责道:“便是这样,老侯爷的冷还是无可否认!要不是他对方文雅不管不问,方文雅会走到这一步吗?

    结果,此话一出,楚凤歌就如同看个白痴一样地看着她:“方爷爷儿孙无数,便就是嫡孙阿斌阿齐他们他都没怎么管,一个庶女,他管个啊!”

    这小子,粗话都用上了……但王婉想了想,他说的也对。不说单单这忠勇侯府里有老侯爷如此多的孙辈们,便是那被他踢出侯府的,也多的已经数不过来了,哪里有办法一个个去关心护。

    “可是……”虽知道不该用现代人的想法来看待忠勇侯方铳,但王婉觉得自己还应该说些什么。却是这两个字才出口,那楚凤歌就坏笑了起来,他给了王婉一个“你等着看好戏”的表,说道:“那章家也不是什么好的,章炳才更不必说了,外传是个谦谦公子,其实,京城里常在外头走动的公子哥儿谁人不知他就是个吃喝赌的混货!面上装的好看而已,而且家里肯为他解决麻烦事罢了!这次,倒给了个机会挑拨一下陈家和章家,只是,如果事彻底捅出去,阿斌的面上就有点不好看了。”

    “这……给谁一个机会挑拨陈家和章家?”楚凤歌的一番话,王婉是听明白了,且一下抓住了他语焉不详之处。虽心中隐隐有答案,但她觉得还是该确认一下。

    却见楚凤歌冲着她挑了挑眉,道:“就是你想的那样!”

重要声明:小说《公侯嫁之表妹王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