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被怨恨了

    王婉指天发誓她根本与那楚凤歌丝毫关系都没有。“不熟,我们一点都不熟!”王婉连声说道,就差没哭着说他们俩根本就是生的了。

    但是那李明敏仍是不信的样子,只听她道:“若是光凭丽口头上说,我还不信,但是,那楚凤歌居然跳下水救你诶!这可是我哥哥亲口告诉我的啊!”李明敏说到这个的时候,好像说到了什么天下奇闻似的。

    王婉瞪大眼睛地看着她:“我那时落水了,他刚好经过,他一大男人若不来救我这个即将淹死的小女孩,也太说不过去了吧,可你一脸天塌了的样子怎么回事?”

    李明敏的眼睛瞪得比王婉还大:“你在说什么啊!假若落水的不是你,他肯定当作没看见,你知不知道!”

    王婉与李明敏大眼瞪小眼,最后李明敏用一句话结束了对楚凤歌救王婉这一事件的探讨:“楚凤歌就是一个大混蛋,话说一个大混蛋要不是喜欢你,怎么可能去救你呢?”

    “……”

    与李明敏的对话没有任何的意义。无论王婉如何极力辩白,她就是认定了楚凤歌喜欢王婉。王婉很悲愤地想,这些个十岁以下的小丫头是精神生活太过贫瘠了还是怎么的?她要是生理年龄也是十一岁,她倒会相信那楚凤歌可能是真的喜欢她,问题是,她现在才七岁,七岁啊——放在前世也就是一个一年级的小朋友!而楚凤歌,大概五六年级吧,有见过五六年级的男生跟一个一年级的小女孩谈恋的吗!

    最终,李明敏从王婉这问不出什么,还是放弃了,只见她偏着头一脸疑惑地自言自语:“照你这么说,在安国公府之前,你们才见过两次面啊,那楚凤歌怎么就喜欢你了?”

    王婉已经彻底对“楚凤歌喜欢王婉”免疫了。她就当没听见这句话。直接换了一个话题,问出了她一直很疑惑的事:“我对你和丽姐姐才感到奇怪呢!你们也才刚认识我,怎么就把我当成好朋友了?还要义结金兰?”

    结果,那李明敏的话差点又让她一口老血喷出来。“因为你以后是要嫁给楚凤歌的,楚凤歌那么坏,你肯定会被他欺负去的!我们作为女侠,是一定要帮你的!”李明敏说着,“唰唰”地挥了几个像模像样的招式,接着拍着向王婉保证道,“以后楚凤歌欺负你了,可一定要跟我们说,我们为你做主!”

    “呵,呵呵……”王婉嘴角抽得不能再抽了。她一定是穿错地方了。这哪里是高门大户的后宅之地,分明就是江湖世家嘛!

    王婉与李明敏“交心”完毕。两人手拉着手出了房门。结果一出去,就看到青环一脸无奈地站在边上,而那忘忧边则是笑得无比灿烂恍如千阳的李明炎。

    “来,小妹妹,”他手中拿着几颗糖,“把你家小姐自小的趣事告诉我,我就把这些糖给你吃。”

    “……”王婉的嘴角又抽了。

    而那李明敏一见她的哥哥这样,就叉着腰,义愤填膺地呵斥道:“哥哥,不许欺负婉妹妹的丫鬟!”

    那李明炎抬起了头,看到她们二人,笑得更灿烂了。只见他走了过来,站到了王婉面前,低下头来看着王婉,只那温润的样子全然不见,一脸的狡黠,他竟然伸出手来,捏了捏王婉的小脸蛋,说道:“想不到你这小丫头病了一场,竟是楚楚可怜了起来。”

    “啊!”未待王婉做出什么反应,李明敏先叫了起来,“哥哥,你居然连婉妹妹都欺负!”

    却是那李明炎拍了一下李明敏的脑袋:“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在欺负她了?做哥哥的不都是这么疼妹妹的?”说着也捏了捏李明敏的脸蛋。

    李明敏一掌拍掉她哥哥的手,问道:“你不是死要跟过来说是要找阿斌表哥的吗?怎么到现在还混在这里?”

    李明炎摇头笑道:“我这不准备走了吗?特地过来瞧瞧婉妹妹,好歹她也病了这么久,至少我也得慰问一下。”

    “谢谢,我的病已经好了,不用慰问了,你好走不送。”王婉心道,当然没敢直接说出来。只是那微微撇嘴的样子多少暴露了她心里的想法。

    “怎么?婉妹妹不希望看到我?”李明炎的声音柔柔的,却带着笑。

    王婉低下头,不语,只一副害羞的样子。

    李明敏推她哥哥离开:“好啦,你快走啦,没见到婉妹妹都不好意思了。”

    “噗嗤。”也不知道李明敏这句话有什么好笑的,李明炎居然就笑出声来。“好,好,我走。”他说着迈开大步就要离去,却是在经过王婉的边时候,俯下道,“那么下次见了,看到我会不好意思的婉妹妹。”他特别加重了“不好意思”四个字,仿佛这几个字多么可笑一样。

    王婉眉头一皱。顿时心中又是一阵悲愤。坏小子!果然是一个两面三刀的坏小子!

    而这李明炎一走,王婉就赫然觉得有一股怨恨的眼光正投在她的上。于是一个哆嗦。天哪,她又招谁惹谁了?抬眼望去,竟见那本该在大厅之内奉承寿王妃,此刻却站在门边咬着牙绞着帕子的,不是方文琴又是谁!

    她怨恨的目光毫不掩饰。但就在王婉看过来的时候,眼神一暗,丹唇勾起了一个淡淡的冷笑,接着,一甩帕子,转就回去了。

    王婉倒抽了口冷气,继而无力地揉了揉眉心。好吧,又被怨恨了!

    在大宅子中被人怨恨其实是件很正常的事,不是吗?王婉心中自嘲。

    但是她没想到这个怨恨这么快就发泄到了她的丫鬟上。

    李明炎的离去在一堆妇人当中并未产生什么特别的影响。花团锦簇的女人堆里,还是该干嘛就干嘛,毕竟像方文棋那样大胆地“追求”的女孩在这里是极为少见的。正常的女孩子们就算有什么心思,也是内敛地藏在心中。所以就算李明炎至始至终都待在这里,也没有哪个人敢不停地往他脸上瞅去,只要他不说话,他顶多就是一个人形背景罢了。

    现在他离开了,众女孩们最多也比刚才更放开了一点。嬉笑打趣多了一些而已。

    而那寿王妃,一直都是那个样子,严肃端庄,好像在她上从来就不会出现“乐趣”两个字。

    所以,想要取悦寿王妃似乎是件很困难的事。

    正当大伙儿闲聊到衣着首饰的时候,那大夫人突然提起了她前些子得到了一盏稀有的翅小人琉璃灯。据说这琉璃灯是从遥远的西边弄过来的。

    于是那寿王妃兴趣就来了,提出要看上一看。

    大夫人高兴了,叫来丫鬟就命她把屋中挂着的琉璃灯拿过来。

    过了一些时候,那丫鬟捧着一个盒子回来了。

    只见盒中一盏晶莹剔透的琉璃灯,小巧精致,特别是那灯座上,雕着两个长着翅的卷发小人,此奇特模样,颇吸引人。

    那丫鬟一步一步地走上前来,大家皆是好奇地盯着她手里的那盏灯。

    却是这个时候,站在王婉后的忘忧突然就一个趔趄,子朝前一摔,竟是摔在了王婉上。王婉只觉得背上一重,脚下无力支撑,“啪”地一下就跌在了地上。

    而那拿着东西的丫鬟顿时吓了一大跳,手上抖了一下,还好她动作够快,及时稳住了,否则真的是后果不堪设想。

    但是王婉这边却不好了。王婉一边冷汗连连心惊跳,一边庆幸还好琉璃灯没事,而那趴在王婉上的忘忧则彻底吓傻了,苍白着小脸,抖着双唇,一副愣愣的样子,居然没想到要赶紧爬起来。还是青环急急地过来,把她给硬拽起来。

    爬起来后的忘忧腿一软,立马就跪趴了下来,额头贴着地,浑颤抖个不停。

    寿王妃的脸上出现了隐隐的不悦。老夫人皱起了眉头。大夫人怒瞪着忘忧。而林氏则蹙眉担忧地看着王婉。

    “怎么回事?”大夫人的声音响了起来。

    忘忧的子抖得更厉害了。

    王婉被青环扶起,却又立即自行跪下了:“小女丫鬟年幼,手脚笨拙,方才急于看那琉璃灯,一时不注意,才摔着了,还请王妃娘娘责罚。”

    忘忧这个时候才把头抬起,抖抖索索地想要说些什么,却被王婉一个眼神止了。

    寿王妃皱着眉头没有说话。

    老夫人眼神一凛,但很快又柔和下来,淡淡地说道:“既是亲戚,我也不好说什么了,就是小小丫鬟笨手笨脚的,今后还应带个大点的照应才是。”

    二夫人林氏一听,连声应道:“老夫人说的对。”接着,给王婉使了一个眼色。

    王婉垂眉咬唇,手心里冷汗不断,后来还是痛苦地下了决心,道:“我定会责罚这个丫鬟,让她长个记。”说着,咬着牙不去看那忘忧,却是对她道:“忘忧,你自去领十个板子吧!”

    “是!”忘忧颤抖着,带着哭腔应下了。

    接下来,这件事就好像一个无关紧要的小插曲,很快就被人遗忘了。琉璃灯被呈到了寿王妃面前,寿王妃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显然很喜欢这盏奇特的灯。大家伙儿都围绕在寿王妃和老夫人边,对她们曲意逢迎。

    只有李明敏,走过来拉起王婉的手,对她投来一个同的目光,却半点也没敢安慰她。

    王婉看着李明敏摇头微笑,表示她没事。但是,微微侧目,果然发现方文琴唇角挂着得意的冷笑,对上她的目光,只见她笑意更甚,丹唇微启,一张一翕无声地告诉她一句话:“这只是个小小的教训!”

重要声明:小说《公侯嫁之表妹王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