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命恩人

    就在王婉的子一个劲的往下沉的时候,一个强有力的手臂将她从后头抱住了,她被拖出了水面,一点一点地朝湖岸而去。

    到了岸边,王婉脚踝被抓住,整个人被倒立起来,像个麻袋一样被用力地抖了三抖,于是,“哇”的一声,王婉吐出了一大口水,终于恢复了意识。

    她被轻轻地平放到了地上。

    “咳!咳!”觉得自己的鼻腔喉咙里好像还有积水,王婉死命地咳了几下,昏昏沉沉的脑袋开始运作了起来,她迫自己努力睁开眼睛,想要看一看这个救命恩人是谁。

    眼皮很重,但是一点一点睁开后,再次触碰到的光明却让她不想将眼再闭上。光很刺眼,但是更加刺眼的光却被眼前的子给挡住了。

    这个子尚未成年,可是湿漉漉的衣服所勾勒出来的线条却表明了其人天生骨骼匀称,肌体健壮。抬眼上看,只见这个人脸上尤在淌着水,显然他根本就没顾得上擦上一擦。他剑眉入鬓,眉下一双如水明眸此刻露出了浓浓的担忧,而那左眼角下的泪痣,却将这种担忧化成了丝丝柔

    王婉的那颗生理上才七岁的心脏,好像重重地跳了起来,然后狠狠地砸在了心房,几乎砸了个洞出来,嗓子眼一痒,几个字飘了出来:“楚凤歌……”

    “你醒了!”看到王婉睁开了眼睛,并叫唤了他,楚凤歌眉眼便飞了起来,笑意涌了上来。

    “你可不可以别用那样的眼神看我……”王婉虽然无力,却觉得死也要先把这句话给讲出来,不然她极其无法心安。小少年,你才十一岁,现在这么一个眼神就差点把我砸死,以后该怎么办哦!

    听了王婉的话,楚凤歌盯着她半晌不语。

    王婉眨了眨眼睛。

    这时才听楚凤歌道:“你不觉得你应该说‘谢谢你的救命之恩吗?’”

    “……”

    王婉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明明落水后害怕得要死,以为自己会死的时候绝望的要命,但是,获救之后睁开眼见到了楚凤歌,见到了他那双几乎可以让人沉溺进去的眼睛,竟然,竟然把所有的绪都忘了,好似那些不好的绪瞬间烟消云散。

    接下来,大人们赶来了。母亲林茹抱着她嚎啕大哭。她却也愣愣的,先是任由母亲抱着,接下来才也抱住母亲,大哭了起来。

    王婉被抱进了客房。大夫赶来,为她做了检查,然后开了几副药。或许是之前发生的事实在太刺激,绪起伏过大,王婉吃过药后便沉沉睡去了。

    睁开眼睛的时候,天竟然已经快暗了。

    “青环。”王婉习惯地唤起青环。

    青环走了过来,一脸的欣喜:“小姐,你醒了。”

    王婉坐了起来,环顾四周:“我娘呢?”

    “夫人受了惊吓,喝了药,到隔壁屋歇息去了。”

    “哦。”王婉瞬间就自责了,要是她再警惕一点,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母亲也就不受惊了。

    青环见她那样子,连声安慰道:“小姐不必担心,夫人睡上一觉就没事了,倒是你,自己可要顾好体。”

    王婉点了点头,然后问道:“那方文棋呢?”

    青环一顿,却是在她还未开口回答之际,楚凤歌的声音突然在门外响起:“那疯子被送回忠勇侯府了,下场绝不会好的,你放心罢。”

    “楚凤歌?”王婉大吃一惊。

    青环则一愣,然后赶忙迎了上去。

    只见那楚凤歌换了一件宝蓝色的常服,腰间仅是随意绑了一条绳带,披着头,头发尤湿,几个大步就走到了王婉前。

    青环为他搬来了一张凳子。

    “现在感觉可好?”他关切地问道,脸上的表不似作假,一边说着,一边坐了下来。

    王婉怔了怔,倒也老实地回答道:“嗓子有点涩涩的,头有一点重,其它倒没什么。”

    却是话音刚落,青环就叫了起来:“小姐,你怎么不早说!”接着一叠声就要去禀报夫人,说是要再去把大夫请来。但被王婉给一把抓住:“青环,我娘还在休息呢!怎的就好叫她呢?再说了这又不是我们梧桐院,哪里好再劳烦人家。”

    结果楚凤歌不悦了:“喂,小婉,你把我当死人哪!”

    王婉不解地看着他。

    “我难道就不能为你找大夫?”他说道。

    王婉一副这又不是大事的样子:“没必要啦,今天休息一下,明天就好了。我的体很好的,从来很少生病,再说,马上就回忠勇侯府了,要请大夫也得回去请啊,难不成在这看了大夫,还要在这吃药吃到好不成。”

    这话说得青环也只得点头。只是那楚凤歌撇了撇嘴,嘴角喃喃地说了些什么没人听到。

    “话说回来,”王婉上下打量起楚凤歌,“你跑来干嘛啊?”

    “你竟然真的忘了!”楚凤歌瞪着王婉。

    “忘了什么?”被楚凤歌这么一瞪,王婉心里不由一颤,然后赶紧思索起自己是不是曾经答应过他什么。

    楚凤歌跳了起来:“我是你的救命恩人呀!你、你竟然一副、一副、什么反应都没有!”

    “啊!”王婉捂住嘴巴,顿时惊道,“是啊,你是我的救命恩人啊!我、我怎么一点特别的感觉都没有!”是的,没有特别的感觉,比如要对楚凤歌心中充满感激,见到他就要想起他的救命之恩,对他不停地说什么来生结草衔环也无以为报之类的话。

    “你!”楚凤歌显然是被王婉如此直白的心里话给气到了,一手指着王婉,抖着唇,半晌都说不出话来。

    于是王婉不好意思了,赶忙向他道歉,同时终于开始感谢他的救命之恩了:“对不起啊,我、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的,总觉的,好像、好像就该是这样的,啊,不是,我在说什么啊,我是说,其实我真的非常非常感谢你,谢谢你救了我,真的。”王婉说得磕磕巴巴,她觉得自己太不像话了,没错,就是太不像话了。在她此世的七年间,她做事虽不是说绝对没有错误,但至少该做的会做,不该做的绝不会做,她努力地使自己符合此间的行为规范,做一个大部分人眼中同时也是自己眼中的好女孩。可是,面对楚凤歌,她竟然连救命大恩都没有道谢!竟然无比常态地同他聊天说话!她怎么能这样啊!

    她为自己的反应感到不解,皱着眉头暗自思索。

    却是这副样子被楚凤歌看在眼里,他就又恼了:“小婉,你面对救命恩人的时候,就这样发呆吗?”

    “啊?不是不是,”王婉慌忙摆手。因为被楚凤歌提醒了他是她的救命恩人,她顿时觉得在他面前自己矮了半截,像以前那样,见到他就烦躁,就想跟他抬杠的绪没有了,反而有点小心翼翼了起来。“嗯……那个……”王婉看着他,问了一个突然想问的问题,“你怎么刚好就出现在那里,刚好就救了我啊?”

    只见楚凤歌的表猛地就恶劣了起来,一副“回想起来就恶心”的样子,他咬着牙道:“还不是那个疯子!突然就跑到我面前,说什么,”他顿了一下,脸上的表像吃了苍蝇,“乱七八糟的话,我把她痛骂了一顿,然后她就边哭边跑了,一边跑还一边说,‘都是她的错,我要杀了她’。我担心,”他说着,偷偷地瞄了王婉一眼,长长的睫毛颤了颤,“所以就一路跟着她了,然后就看她上了画舫,再后来,就见她挥刀要刺你,你跌下了湖,于是我就跳下去,把你给救了。”

    楚凤歌很简短地讲述了事的过程,然后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王婉。

    屋里头顿时静了下来,什么声音都没有。

    楚凤歌看着王婉的表转为奇怪。却未见,王婉在他的话音还未落下时,双拳就已经捏了起来。

    王婉用力地吸了口气。冷静,冷静,冷静……

    我冷静个

    她气极,终究还是一拳砸上了楚凤歌的脑袋。

    “哎哟!”楚凤歌疼得一叫。

    青环吓了一跳:“小姐你……”然后赶紧朝楚凤歌走去。结果却被王婉一手拉住。

    楚凤歌抱着脑袋,生气了:“小婉你这是第二次打我了!莫名其妙!总该有个理由吧!”

    “原来我落水的罪魁祸首还是你!”王婉火大,“我怎么这么倒霉跟你扯上了关系!”

    “我干嘛了?”王婉这么一说,楚凤歌可真的气大了,“你跟我扯上关系哪里就倒霉了?!”

    “你还敢说!”王婉指着他的鼻子,“要不是你把方文棋给骂了,方文棋会突然发疯要杀我?”

    “乱讲,这哪来的联系?”

    “没联系她怎么会一边跑还一边说,‘都是她的错,我要杀了她’?!你有没有跟她提到我?”

    “没有!”

    “真没有?”

    “废话!我跟她提到你干嘛?”楚凤歌急了,“所以她喊那话的时候,我才莫名其妙了,才偷偷跟上去确定她嘴里的那个‘她’是谁。”

    听他这么一说,王婉沉思了片刻,接着点了点头,道:“没错,我跟你又不熟,你确实也不可能跟别人提到我。”“啊——”接着,她就抓狂了,“我怎么这么倒霉啊,莫名其妙就被恨上了,凭什么她认为你讨厌她就是因为我啊!”

    却是楚凤歌不说话了,只坐在那里用一种颇为不悦的眼光看着王婉,显然是气得大了。

    “我走了。”他说着站起来了。

    “咦?”

    “自己好生休息。”楚凤歌一改方才活蹦乱跳的子,淡淡地对王婉说道。

    “哦。”王婉对楚凤歌这突然凉下来的样子不适应了,心里直嘀咕他这是怎么了,就算是因为被她骂成“罪魁祸首”而生气,也该挥着拳头跟她吵才对啊。

    却是这时楚凤歌突然从袖袋里掏出了一串小铃铛,捏在了手中“叮叮当当”地晃了几下。

    “哎?”王婉和青环都愣住了。

    青环先叫了起来:“小姐,这不是……”

    王婉下意识地摸了一下腰间,然后冲着他叫道:“还我!”

    楚凤歌终于又笑了,但是这笑容却不是开心的笑,而是生气中带着惩罚的笑,只见他的那张俊脸一下变得坏坏了起来:“想要回去?没门!这是我救你的谢礼!”说着,就“哈哈哈”地大摇大摆出了门去。

    “你!”王婉咬着唇,最终却只能重重地“哼!”一声,然后一脸委屈地看向青环:“青环……再帮我做一个嘛……”

    青环:“……”

重要声明:小说《公侯嫁之表妹王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