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催事件

    画舫开动了。因为画舫不大,所以各位夫人和小姐们都没有带上自己的丫鬟们,舫上伺候的是几个安国公府的丫鬟和婆子。撑船的婆子慢悠悠地摇晃着船桨,画舫在无暇的碧湖上划开了长长的水纹,悠然地缓缓前进。湖边是杨柳围岸,两三步一株,枝条交错,郁郁葱葱,且多有那垂绦弯悬于湖面,一眼望去,竟似绿帘屏障,好似拨开那帘,就能见到一个全新的世界。

    夫人们都在画舫二层,对着周遭的景致是赞不绝口,然后就有人提议要写诗作画了。而在这种场合下写首诗或作幅画露一手的,自然是被相看的那些女孩子们了。

    小朋友们就觉得无聊了。

    严丽第一时间就抓着她母亲的手左摇右晃:“娘亲,让我下去玩吧,这里又是写诗又是作画的,好生无趣啊!”

    严夫人先是不:“你如今也十岁了,成里的跟小孩家家一样蹦跳玩闹怎么使得?还不乖乖坐在这里看诸位姐姐们写诗作画?人家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已经学了不少了。”但很快的,她就拗不过被宠坏的女儿了:“罢了罢了,你下去玩儿吧,但不许瞎闹,不许去船头船尾!”她连声嘱咐。

    然后便听到那方朴雨笑道:“既是这样,那就让这几个都下去玩儿吧,在这上头这么久也把她们闷坏了。”说着便嘱咐几个婆子丫鬟,叫她们好生看着诸位小姐,绝对不能让她们走到船头船尾去。那几个婆子和丫鬟们都应下了。

    严丽一叠声的“下去玩咯”冲到了王婉面前,就要把她拖下楼去。

    王婉连连摆手拒绝。开玩笑!一看那方文颂和方文棋也要下去,她就断了下去透透气的念头,现在她宁可自己憋死在这变相的相亲会中,也不要跟方文棋那定时炸弹同时处在没有大人在的地方。方文棋之前的眼神她可是记得很清楚,就算后来她始终安安分分,没有再朝她看来一眼,犹如她是透明人一般,但谁知道到了下边,大人们不在的地方,她又会突然发疯做出什么。

    可是严丽却不依不饶,死拽着王婉的手非得把她拖下去不可。

    王婉坚决不去,正是想着是否要装肚子痛的时候,林茹开口了:“好了,婉儿,进京这四个月来难得交上了一个朋友,就跟她下去玩玩吧,成的一个人闷着也不好。”

    “……”王婉回头看着她的母亲,顿时一种有苦说不出的感觉。她总不能告诉她娘,她之前看到了方文棋恶毒的眼神,对她有种难以言喻的警惕吧。

    于是王婉一手捂上了肚子,准备装肚子疼了。却是嘴都没来得及张开,就被严丽狠狠地瞪了一眼,只听她一字一句在她耳边说道:“你要是敢装肚子痛,我就跟你绝交!”

    王婉一愣,接着嘴角抽了一下。好,严丽小朋友,算你狠!

    王婉无奈地被严丽给拖到了下边。

    很快地,她就为自己方才为什么不再坚决一点而后悔了。

    小女孩们的很高,红绳拿了出来,十几颗小石子拿了出来,三三两两地便凑在了一起玩了起来。翻红绳,耍石子。玩得是不亦乐乎。

    船尾是那一脸笑意的婆子悠悠摇着船桨,几个婆子丫鬟们站在窗格边上静静地看着她们。

    王婉正和一个女孩一起趴在那里看严丽和另外一个小女孩耍石子。一颗石子被抛了起来,尚未落下,桌上的一堆石子就被严丽的一只小手迅速地抓走了几颗,然后这只手顺当地接住了半空中的那一个。“好厉害!”和王婉一起观看的女孩拍起手来。而正当王婉也想叫好的时候,背上被人轻轻拍了一下,回头一看,竟是方文棋。

    王婉的心陡然一颤。

    只见那方文棋面无表:“过来一下,我有话要对你说。”

    “有话这儿不能说吗?”王婉不想跟她单独在一起。

    “不能。”方文棋直接拒绝。

    王婉看了看玩得正欢的严丽她们,她们竟是丝毫都没察觉方文棋过来了,全都一心扑在了那石子上。

    “这样啊……”王婉环顾四周,只见那一堆女孩也凑着玩哪,根本也没注意到方文棋不见了。不过,她看了看全部将视线投过来的婆子丫鬟们,顿时心安了不少。于是低头思索了一下。看方文棋这架势,若是不予理会她,怕是她会就此吵起来吧。

    “好吧!”思量片刻,王婉终于还是点头同意了,心道,“这么多人看着,她总不会直接就给我一巴掌吧!”但是,事的发展完全非她所料,她彻底低估方文棋了!她根本就不该把方文棋当作一个正常人看待!

    只见那方文棋把王婉领到了船头的门边。

    而在站定之后,王婉突然觉得不对劲了起来,虽是在门里,并未走到船头去,她的心还是“扑通扑通”跳得厉害了起来。

    “你……”王婉先开口了,却是一个“你”字才出口,她便震骇地见到方文棋突然面露凶光,一脸狰狞。

    只见她咬牙切齿,恨声道:“去死吧!”接着竟伸手重重一推。王婉猝不及防,整个人一下就被推倒在了门外。

    “咚!”王婉的脚后跟被台阶绊住,后脑重重地砸在了船板上,顿时眼冒金星,差点就昏死过去。她震惊大于骇然,挣扎着想要爬起来朝方文棋看去。

    疯了!方文疯了!

    王婉想过方文棋可能会找她麻烦,但却全然没有料到她竟然会在众目睽睽之下向她动手!而且是这么直接地将她推倒在地。

    但是,王婉还是把方文棋想得太善良了。她倒地后想得是方文棋要痛揍她一顿,却不料抬眼看去,那方文棋竟然从袖中抽出了一把削水果的小刀!

    王婉心下大骇,一颗心跳得厉害,几乎要从口撞出,她的瞳孔顿时变大,尖叫了起来:“方文棋你疯了!”同时动作麻利了起来,翻了一个,手脚并用地爬了出去。却是方文棋一脚也跨了出来,挥刀就刺了过来。

    而里边的婆子丫鬟们,一见方文棋竟然把王婉推倒,惊得才要冲过来,就赫然看到方文棋抽出了刀子。至于那些个小姐们,先是被王婉那“咚”的摔倒声给惊到,再接着,看到了方文棋手中那明晃晃的小刀,于是顿时“啊——啊——”地尖叫了起来,跳着脚挤到了一团。只有那严丽,先是震惊地倒抽口气,然后就跟着那些婆子丫鬟们一起冲了过来。

    这边王婉已经爬到了船头,滚了一下躲过了方文棋的攻击。方文棋继续举刀刺来。王婉,再一个侧滚,然后,然后就悲催地“扑通”一声,摔进水里去了……

    方文棋被随后冲出来的两个力大的婆子给制住了,嘴里尤在叫喊:“我杀了你!我杀了你!……”

    掉进水里的王婉“哗啦哗啦”挥着j□j爬了几下,然后便悲哀地迅速下沉了……

    上辈子和这辈子两辈子加起来,她都不会水呀!

    张着嘴想喊救命,可这冷冷的湖水一下子就灌了进来。耳里全是轰隆轰隆的声音。眼里看到的是水面上船头上那好些个焦急的影,然后,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我不会就这么死了吧……王婉悲哀地心想,这叫什么事啊,怎么会这样……千防万防,却没想到自己要防的其实是个神经病,否则,她宁可直接吵起来也不会跟她走。

    眼泪涌了出来,但是和周围的水融为一体了。

    “扑通!”似乎有什么东西也掉下来了。一个黑影渐渐放大,渐渐放大,但是,已经看不见了……

    心,好痛,好痛……

    娘,哥哥,还有,姨妈……

    我不要死啊……

重要声明:小说《公侯嫁之表妹王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