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架

    “天哪!楚凤歌要见你!他居然要见你!”这是严丽。她在确认了该消息无误后,竟然跑到了王婉面前,从上到下细细地端详起王婉了。“刚才居然把你忽略了,我真是大错特错!”她一拍脑袋,一副“我怎么能犯这样低级错误”的样子。然后,她拉起王婉的双手,认真地看着王婉的脸,说道:“嗯……长得真不错,也难怪楚凤歌能看得上眼。”

    于是,王婉便一副被雷劈了的样子。这、这是一个十岁的女孩对一个七岁的女孩说的话么?

    而那严丽还在喋喋不休:“那小子成的一副对女孩子看不上眼的样子,本以为他这辈子就只能当和尚去,想不到他终究还是动了心啊!”

    “……”王婉已经被雷劈焦了。严、严小姑娘……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却是那严丽眼中没有任何的恶意,只有无比的认真,只见她歪着脑袋想了想,然后自言自语道:“嗯,我得赶紧把这个消息告诉明敏,让明敏也早点知道,省得她整里担心她哥哥终有一天也跟了那小子一起去做了和尚。”

    “……”被雷劈焦了的王婉含泪望天,心道,“谁能告诉我,这小丫头到底在讲什么啊……”

    却是这个时候,几乎被恨意给淹没的方文棋站在严后恨恨地说:“原来是这样啊,还真是看不出来,婉妹妹竟有如此的手段!仍在孝期,却把楚哥哥给勾得神魂颠倒!”

    王婉几乎一口老血吐出来!“把、楚、哥、哥、给、勾、得、神、魂、颠、倒!”——喂,我才七岁!七岁!

    却是她被这两个小朋友的话给劈得里嫩外焦,连话都不会说的时候,那严丽转过去,一脸鄙视地扫了方文棋一眼:“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忠勇侯府的庶女啊!你一个小妾养的,有什么资格说楚凤歌的心上人?”

    “算了,让我死了吧!”王婉彻底被劈得里外全焦了。本以为严丽会说点好听的帮她出头来着,现在她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

    “你说谁是小妾养的!”方文棋的声音陡然变大,一双眼睛已然赤红,恐怕这才是她最恨的吧。那“心上人”三个字已被她自动忽略了。

    “怎么?难道不是吗?”严丽嗤笑。另外两个嫡女也都笑了起来。

    “你!”方文棋上前一步。

    “干吗?”严丽敛了笑,也上前一步。

    “……”不是吧,事态不妙啊!怎么就这样了?王婉看了看严丽,又看了看方文棋。只见两人竟是一下就剑拔弩张,眼看着就要打起来了。于是,王婉缩了缩脑袋,极没义气地,乌龟一般地一点一点挪开,在她二人之间的战火尚未彻底燃起来之前,慢慢地挪到了铃兰边。

    铃兰俨然被眼前这莫名其妙地争吵给吓着了,愣在那里呆呆地看着严丽与方文棋,待到王婉扯了扯她的衣袖,她才一惊,然后瞪大眼睛地看着王婉:“你……”

    “嘘……”王婉把手放在嘴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恰在这时,冲动的方文棋一掌打上了严丽的脸,于是,战争爆发了。

    严丽疯了一般把方文棋扑倒在地上,仗着自己高与体重优势,一拳又一拳往方文棋上打去:“你敢打我脸!你敢打我脸!你知道我是谁吗?你知道我是谁吗?!”

    方文棋被打得还不了手,居然也没哭,只在那一边奋力挣扎,一边恨恨地叫嚷:“就打你了,就打你了,你以为你是谁啊!不就是右相的孙女,骠骑大将军的外孙女!我还是忠勇侯的孙女呢!我大姑妈是淑妃娘娘,二姑妈是寿王妃,三姑妈就是这安国公世子夫人!我怎么就不能打你了!”

    “呸!”严丽骑在她的上,手中不停,嘴里骂道,“你就是一个小妾养的!还有脸跟我叫嚣!看打!”

    王婉站在边上,看得是心惊跳,想不到,这严丽竟是练过的。方文棋这次被打惨了,于是纠结着,要不要过去劝架。去劝吧,实在厌烦那方文棋又恨到她的上,不去劝吧,又觉得一个八岁小丫头被这么骑着打着实可怜。因此左顾右盼,竟见那些个小姐们都是一脸焦急,却无一人上前去阻止,且不知是大家天冷淡,还是人人都怕了那严丽,只那方文颂,嘴角一抹冷笑。

    至于丫鬟们,方朴雨命令跟来的两个丫鬟中已有一个去禀报大人了。而另一个,则围着严丽与方文棋团团转,一副想伸出手去把她们拽开,却又怕把人伤着的样子,急得嘴里不停地劝着:“别打了,小姐们,别打了,求求你们别打了。”而各位小姐的丫鬟呢?因方才为了玩得尽兴,便都叫她们站到二十米开外了。就在严丽把方文棋打了近十下的时候,方文棋的丫鬟桃红冲过来了,她一头把严丽撞开,然后把方文棋扶起,哭道:“小姐,小姐,你没事吧……”

    严丽被桃红的冲劲给撞得倒在地上“哎哟,哎哟”了好几声,然后就是她的丫鬟冲过来了,扶起她:“小姐,你没事吧!”

    “我没事……”严丽站了起来,却是立马愤怒地指着方文棋和桃红,命令道,“梨子,给我上,揍死她们!”

    “好!”那看上去也才十岁的梨子同她家小姐同仇敌忾,一脸愤慨地应了一下,然后捏着拳头就上前去了。

    王婉:“……”

    “小姐!”却是青环那焦急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看到她一脸的担忧,王婉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笑。

    而与此同时,大家的眼前已是四人混战了。

    “别、别打了……”有的小姐都快要哭出来了。而有人则叫她们的丫鬟上前,把那四个人分开。

    有了多些人的帮忙,那急得已经掉泪的方朴雨的丫鬟终于成功地把这一打架事件给制止了。——在方朴雨和几位贵妇到来之前。

    总共来了九位夫人,除去方朴雨,其余的刚好就是在场的八位小姐的母亲。

    “这是怎么回事?!”方朴雨一脸怒容地看着跪在地上浑抖个不停的丫鬟。

    林氏也非常生气:“文棋!怎么回事?”

    倒是那严丽,未待她的母亲开口,她便一头扑向了她的母亲,右相嫡长子的妻子,严大夫人的怀里。只听她先告状:“娘——她先打的我!”然后抬起脸来,让她的母亲看她脸上那清晰的巴掌印。严大夫人的脸色马上就变了。

    却是方文棋终于大哭了起来,哽咽道:“是她、是她说我不过一个小妾养的。”

    于是,脸色骤变的是方朴雨,以及在场的另外几位庶女出的夫人。

    严丽立马大声道:“是她说话太难听!”然后把先前方文棋讽刺王婉的那番话一字不漏地学了出来。

    顿时一片缄默。

    王婉这下可真的想死了。她趴进林茹怀里想着就这么消失算了。

    “噗嗤!”却是有位夫人打破了沉寂,她笑了。

    “呵呵呵——”

    “哈哈哈——”

    笑声接连响起。然后便有人笑得东倒西歪。

    “哎哟,哎哟,可把我笑得,张夫人,你扶我一下。”

    “哈哈——哎哟,我的肚子哦,笑痛了,笑痛了——”

    终于,方朴雨也“噗嗤”一声,笑开了。

    严夫人虽然依旧面色不愉,但也微微地摇了摇头。

    严丽有些不解了,心直口快地问了出来:“笑什么啊?婶子伯母们你们笑什么啊?”

    终于在一片笑声之中,有位夫人笑道:“我就说嘛!看着婉丫头就是个美人胚子,却想不到现在就已经有人为她‘神魂颠倒’了。”

    王婉一听,扭着子还往林茹上钻,且低声说道:“让我回去娘亲的肚子里算了。”

    林茹轻轻地拍了她一下,然后对诸位夫人笑道:“大家可别再打趣了,再打趣下去,我家这丫头可就要钻回我的肚子了。”

    “哈哈哈——”又是一片笑声。

    林氏一副又好气又好笑的样子,看向方文棋:“你知道什么叫‘神魂颠倒’吗?那楚大公子怎么就为婉儿‘神魂颠倒’了?”

    “就是啊,我怎么就为这个小丫头片子‘神魂颠倒’了?”就在林氏的话音刚落,楚凤歌的声音便颇有些不悦地在前边响起,原来不知什么时候,他已经从前方湖的那一头一路沿岸走了过来。他火红耀眼,周遭的郁郁葱葱皆成了背景,一条白脂玉带,一顶金冠,只这简单的装扮,就使他翩翩公子的气质跃然而出。一脸素然,却明艳得让人不敢直视。

    所有的人,无论大人还是小孩,一时间,全部怔住了。

重要声明:小说《公侯嫁之表妹王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