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凤歌

    这老夫人的话传到了安国公府,才不过第二,安国公世子夫人就带着楚凤歌来道歉了。

    当王婉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她正请了学里的假,坐在前陪着她的哥哥王越呢!

    其时王越正坐在头,百般无聊地捧着一本志怪小说看着,而王婉,倒是同样拿着一本小说,看得是津津有味。她正准备开口叫她哥哥下次偷偷地多弄几本回来,就听见外头丫鬟说到了这事。

    “什么什么?楚凤歌来了?”王越一个激动,掀开被子就要下地。

    “喂喂喂,你要干什么?”王婉一把将他拦住。

    王越说得义正言辞:“通过昨天那件事,我才发现,他是个真好汉,既然他都把我当朋友了,我自然也要把他当作朋友。朋友来了,我当然要去相迎了。”

    王婉用劲想把她哥哥压回上,可是不过七岁的子,实在没这力气,她无奈说道:“大哥,他是被他后娘压过来道歉的!”

    “所以我更应该去为他助威了!”王越道,“阿斌也是这么想的,嗯,一定是!”然后他一把抓住王婉的手:“妹妹,趁着娘去姨妈那里还没回来,我们赶快溜吧!”

    “我们?”王婉睁大了眼睛。

    “对啊。”王越道,“不然等娘回来只有你一人在这,你不就被骂了?”

    “说得好像很有道理啊……”王婉装作沉思样。王越一脸的兴奋:“是吧?是吧?”

    “是吧你个头!”王婉根本就没被他说动,“我们都不出去,不就都不会被娘骂了。”

    “妹妹!”王越郁闷了起来。可是见到王婉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便知道无论如何她都不会同意的。于是,他便决定直接强行突破。

    “哎,哥哥,哥哥,你干什么啊?”只见王越趁王婉不备,突然下地,猛地朝门外跑去。王婉急得大叫。也是了,她一个小丫头,怎么可能拦得住比她大上三岁的哥哥。王婉急忙地追了出去。

    却是才出了内院的大门,就听见外院吵吵嚷嚷的样子。

    是几个丫鬟着急的声音:“哎呀,这位小公子,您找谁啊,您、您怎么就直接往里冲啊?”

    王婉还没来得及奇怪呢,就听见前头的王越大叫了起来:“楚凤歌!怎么是你!你怎么来了!我正要去找你呢!”

    “楚凤歌!”王婉大惊,“天哪!怎么可能!”

    可待她定睛一瞧,那个穿红衣,头戴珠冠,大摇大摆地从前方走过来的漂亮小子,不是楚凤歌,又是谁?

    “咦?玩完?你特地站在这里迎接我啊?”楚凤歌站到了王婉面前,十一岁的他比王婉高了许多,王婉不过到他的肩膀而已。只见他低着头,眯起漂亮的桃花眼,笑得贼兮兮地看着王婉。

    “玩……完……?”这是迄今为止的第三次见到楚凤歌,王婉再一次被气得咬牙切齿。却是她还来不及说什么的时候,王越一拳揍上楚凤歌的肩膀:“喂,虽然我把你当朋友了,但这可不意味着你就能随便欺负我妹妹!”

    楚凤歌“哈哈”笑了两声:“我怎么会去欺负你妹妹呢?”

    “那你刚才叫她什么?”王越也在咬牙切齿。

    楚凤歌急忙作求饶状:“那我今后都不那么叫了,真的。”说着,偏着头眨了眨眼,装作一副思考状,对王婉道,“那该叫你什么呢?婉儿?不要,长辈们都这么叫。婉妹妹?也不行,阿斌那家伙都这么叫,那么……”这下子他可是在认真思考了,终于,一拍掌,一锤定音,“小婉,好,我就叫你小婉了!”

    “小婉……”王婉的子不经意地抖了抖,暗骂,“我还大碗呢!”但是她的脸上却无甚表,冷冷地问道:“楚公子,你怎么在这里?”

    “什么‘楚公子’,你就叫我‘凤歌’吧!”楚凤歌大手一挥,然后就自顾自地朝那内屋走去。

    “……”王婉与王越对看了一眼,皆是一脸的莫名,然后就急急地跟了上去。

    王越三步两步赶上了楚凤歌,走在了他的边,无不奇怪地问道:“我说楚凤歌,你怎么跑到我这来了?我可不记得什么时候告诉过你我住在这西院的。对了,你不是去道歉了吗?”

    却是楚凤歌止住了脚步,一脸的不耐:“哎,能不能让我进去喝口水再说啊,有你这么招待客人的吗?”

    王越愣了愣,然后连连不好意思地点头:“对,对,先进去,先进去。”接着高声叫着小丫头准备茶水。

    王婉在后头翻了个白眼,暗骂:“呸,好意思自称‘客人’!谁请你了!”

    进得屋去,那楚凤歌居然自来熟,简直就把这里当自己家了。只见他随手抓了一张凳子,一股就坐了上去,然后翘起二郎腿,就等着丫鬟上茶了。

    王越在边上是好奇地要死,却不好意思再催他,只是睁大眼睛看着他,等着他自个儿开口。

    王婉则越看他越不顺眼,要不是自小习得的淑女规范不许,她早就一巴掌拍过去了。

    终于,那楚凤歌喝了茶后,清了清嗓子,开始述说他今的遭遇了。

    原来,今天一大早,他就被他那后娘给派人揪了起来,说是要跟他一起来忠勇侯府道歉。他说他昨天打架用力过猛,没法骑马了,于是他的后娘给他备了轿子。而坐着轿子从偏门进了忠勇侯府后,他又说他闹肚子,要如厕,然后,他就从茅房后的窗户爬了出去,溜了。路上逮了个小厮问了王越的住处,就跑过来了。

    “做得对!”却是楚凤歌话音刚落,王越就赞许地大声道,“凭什么要你道歉啊!明明就是那两个混蛋先惹的事!”

    没想到楚凤歌竟然回答:“其实跟这个没什么关系啦!要我道歉也可以。”

    “啊?”王越听了一愣。

    王婉则像看天外来客一样看着楚凤歌。

    楚凤歌的脸上露出一种嘲讽的表:“只是傻子才会跟着方朴雨去道歉呢!让她更好地表现她的一片慈母心肠吗?”

    “啥?‘方朴雨’?”王越一时没反应过来。

    王婉轻轻地推了哥哥一下,在他耳边轻声道:“是他的继母,忠勇侯府的三姑太太啦!”

    谁料,那楚凤歌的耳朵尖得就像小猫一样,他听到了王婉的话,立马就说道:“就是那个女人啦!”说着懒懒地伸了个腰,“哎——,要不是昨晚父亲命我今一定要跟她过来,谁会理她啊!”

    看来楚凤歌和他的继母关系很差啊!

    王越一时之间不知该说什么好。

    倒是王婉,突然间想起了什么,超级不悦地问道:“我说,楚凤歌,你不想和你那继母一起去道歉,遁逃逃走了也就罢了,来我们这儿做什么!”

    于是,王越也不解地看着他。

    王婉觉得根本就不可能:“你不要告诉我,是为了看望我哥哥吧!”

    楚凤歌撇了撇嘴,居然有点躲闪王婉的目光:“那、那个……如果我说就是这样呢?”

    “哦?”王婉偏着头靠近了他。

    “干、干嘛?”因为王婉的靠近,楚凤歌的脸上露出了可疑的红色,长长的睫毛微微颤着,连声音都抖了起来。

    “拿来。”王婉伸出了手。

    “拿、拿什么?”楚凤歌不解地眨了眨眼睛,一张嘴抿了起来,竟好似樱桃一般可

    “慰问品啊!”王婉道,“来看望受伤的人怎么可以什么都不带!”

    “怎么可能!”楚凤歌叫了起来,“刚才不是才和你们说了,我是逃过来的吗?”

    “哦——原来是‘逃过来’的啊!”王婉故意拉长了声音,然后终于忍不住了,一巴掌砸在楚凤歌的头顶上,“不是说是为了看我哥哥才过来的吗?”

    “……”楚凤歌抱住脑袋,估计是被王婉人小鬼大的动作给惊住了,居然没有因为被打而发火。

    “你这个家伙根本就是想我们住得偏僻,你躲在这里一时半伙儿的不会有人找过来!”

    “不是……”

    “不是什么?”

    “不是你说的那样。我、我就是想过来看看……”

    “看什么?”

    “看你……”!楚凤歌猛地意识到了自己说了什么,“啪”地一下就用双手把自己的嘴给堵上了,硬是把那个“你”字给吞了一半回去,那一双眼睛顿时睁得老大。

    “什么?”王婉没听清楚,好像他是说了“看你”,她眨了眨眼睛,怀疑自己出现了幻听。

    “看、看你哥,我、我就是突发奇想,到了忠勇侯府后,就想过来瞧瞧他的伤怎么样了,昨天看他头上好像流了很多血。”楚凤歌先是结巴了两声,然后说话就溜了,一口气把话说完,然后面不红心不跳地看着王婉。

    “是……吗?”王婉眯着眼看他,表示怀疑。

    结果,还未待楚凤歌有何表态,王越先开口了,听他极其得意地道:“一点小伤啦!什么事都没有!你看我现在不是活蹦乱跳的。”

    “嗯,那我就放心了。”楚凤歌点头,一本正经道。

    王婉瞥眼看着他,“哼”了一声,道:“真看不出你有担心过。”

    “妹妹,”王越不满了,“你怎能这样说他呢?再说了,我这就是小伤而已。”

    “对啊,”讲到‘伤’,楚凤歌因为太在行,一时就得意了,“我们这样常打架的,这种小伤算不得什么。我最厉害的一次,头上的伤半个月才好,当时就血流如注,不过,那个敢砸我小子也被我打得一个月下不了!”他洋洋自得,就像一只骄傲的孔雀一样看着王婉,好似在说:“夸我吧,快夸我吧!我很厉害的!”

    “……”王婉眯起了眼睛,“原来,这种‘小伤’根本‘算不得什么’啊!”

    “啊?”楚凤歌一愣。

    “楚凤歌!你到底是来干什么的!”王婉真的怒了,她觉得自己在这边跟这个家伙绕来绕去讲了一堆没有实质的废话实在是太蠢了,“要躲起来的话,请找个更高明的地方!你信不信过不了半个时辰,马上就有人来把你给逮走?!”

    却是楚凤歌没有说话。半晌屋子里一片沉默。而就在她以为楚凤歌会答应她离开这里的时候,突然听到楚凤歌平淡地说了声“哦”,表示自己知道了。

    于是,“楚、凤、歌!”王婉把牙齿咬得“咯咯”响,“你,不觉得你该跑路了吗?”她很生气,非常生气。

    可惜,连她的生气都太迟了。

    王婉对侯府中下人们的工作效率估计太低,不要说半个时辰了,在王婉说完这话连一炷香时间都没到,寻找楚凤歌的人就找来了。

    领头的居然是林茹。

    “哎,说是楚家公子在这里我还不信,想不到是真的!”林茹走了进来,讶异地看着楚凤歌,“楚家公子,你跑到我们这里干什么?”

    然后,一个貌美的妇女*优雅地进来了,一脸的焦急转为了惊喜:“凤歌,你真的在这里,可把我担心死了!”

重要声明:小说《公侯嫁之表妹王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