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院的人事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子。

    七岁的忘忧就像一朵灿烂的太阳花,穿着一鲜黄,出现在梧桐院里。

    “小姐——”可是,再爽朗再活泼的太阳花也有哭泣的时候。只见她扑向王婉,一把将其抱住,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小姐小姐,我以为你不要我了——”

    于是,王婉只能望天了。

    等到忘忧把她那长期积累的眼泪全部发泄掉,已经是一炷香时间过去了。

    青环笑着把打湿的手绢递到忘忧面前:“忘忧妹妹果然和小姐感深厚,也难怪这些子小姐天天念叨着你!”

    “真的吗真的吗?”忘忧没有接过手绢,反而高兴地看着青环直问。

    “真的,真的!”却是王婉回答道,她一掌轻轻拍上她的额头,“我还能把你忘了不成!还不快洗把脸去!”

    等忘忧洗好脸过来,王婉已经端坐在椅子上了。

    忘忧一愣,却也顿时释然了。她低下头,轻轻叫了声:“小姐。”

    王婉笑了起来,点了点头:“看来这一个月来陈家的教了你不少啊!”她对忘忧语重心长地道:“你现在应该明白了这忠勇侯府可不比我们在抚州的家。我是二夫人的侄女,住在这府里,不知道有多少人正盯着我,等着我出错。”她不由得叹了口气,接着道,“而你,作为我的贴丫鬟,差不多就是代表了我,这也就意味着也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你,你一旦出了错,打得可是我的脸,知道吗?”

    忘忧听了,赶忙把头抬起来:“我知道,我知道。夫人和小姐之所以把我留下,没让我一起跟上京,就是怕我不懂事出了错,可我现在明白道理了,做事绝对不会像以前那样没大没小了,我一定不会给小姐丢脸的!小姐,小姐,”忘忧居然抽泣了起来,并且跪了下来,“小姐可千万别不要我……”

    “我什么时候说过不要你了?”王婉愕然,但转瞬就明白过来了,铁定是那陈家的这般吓唬忘忧,怕她不长记,永远一副长不大的样子。

    果然,只听忘忧哽咽说道:“是陈家的……”

    王婉只得站了起来,走到忘忧面前把她扶了起来,严肃地说道:“我不会不要你的,但是在这府里,你可一定要小心谨慎,这不当是为了我,也是为了你。如果你出了什么大错,便是我想要保你,恐怕也会力不从心!”

    “嗯!”忘忧擦了擦眼泪,“我听小姐的,一定会很小心,绝对不犯错,不给小姐添麻烦。”

    “你既是这么想,那就好了。”王婉道,“你长途跋涉几天也累了,先让青环带你去休息吧!以后你就听青环的,先跟着她学,等过几再给你安排事。”

    “是!”忘忧应道,便由青环带下去了。

    而这里王婉之所以说“过几再安排事”,是因为听林氏告诉她说,府里负责采买的已经同牙婆联系了好些个丫头,现在这些丫头正在学习基本的礼仪,过几便会安排她们进府,到时候就由王婉亲自挑选两个丫头进来。这样,包括青环与忘忧,她便共有了四个屋内丫鬟,这种人事份例,是同其他小姐们一样的。

    而令王婉意外的是,新买的丫鬟们还未到,就先来了个教养嬷嬷。

    这一早,林氏将王婉唤到了她的庭芳苑。

    王婉才一进屋,就见到林氏边站了一个年纪约莫四十五六的妇人。只见她额宽眼小,颧骨微高,一张脸略显刻薄。但她双唇紧闭,眼小却灼灼有神,看上去又带着不容忽视的威严。

    王婉看着这个妇人怔了怔,然后才向林氏请了安。

    林氏招手让王婉过来,然后把她抱了起来,笑着问她最近过得怎么样,先生们如何,姐妹们如何。

    王婉都一一作答了。

    林氏这才把她放下,却还是慈地在她头顶上摸了摸,然后才转头对边那个妇人道:“万嬷嬷,这便是我那侄女,你看怎么样?”

    只见那万嬷嬷福了福,字正腔圆道:“表小姐虽然年幼却口齿伶俐,遇人不慌,做派泰然,可见天资聪慧,是个可塑之才。”

    林氏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看向王婉道:“婉儿,这位万嬷嬷是从宫里出来的。她可是我当年那教导嬷嬷亲自推荐的。本想着把我那教导嬷嬷给再请来,无奈人家年事已高,只想安享晚年,实在不愿再回到大宅子里来,还好她为我推荐了这位万嬷嬷。婉儿,来,见过万嬷嬷。”

    于是王婉给那万嬷嬷行了个礼。那万嬷嬷连道“不敢”,也回了礼。

    “今后这万嬷嬷便是你的教养嬷嬷了。”林氏对王婉说道。

    王婉便对万嬷嬷道:“嬷嬷,今后就麻烦你了。”

    万嬷嬷道:“庆姑姑对我有救命之恩,既是她荐我过来,那我必定尽我所能,好好照顾小姐。”说着对林氏道:“所以请二夫人放心吧!”

    林氏笑着点了点头。

    接着,王婉便带着万嬷嬷回去了梧桐院。

    忘忧对王婉突然多出了个教养嬷嬷感到愕然。而青环则面不改色,显然她早就料到了,也是,哪个大家小姐会没个嬷嬷伴呢?何况王婉还如此年幼。

    王婉先向青环和忘忧介绍了万嬷嬷,然后叫青环把梧桐院的人事名册拿过来并叫她去把院中所有的人都召集了起来。王婉将名册交给了万嬷嬷,道:“虽然我这人员不多,但毕竟还是有些个胆大的欺负我年幼,做起些欺上瞒下的勾当。还好,嬷嬷来了,这梧桐院还是教给嬷嬷这样有经验有能耐的人才是妥当。”

    这万嬷嬷倒也不推迟,点了点头,便接过了名册。只听她道:“小姐对老奴一番信任,老奴定不会辜负小姐的。”

    王婉笑道:“那谢过万嬷嬷了。”心中却是庆幸地想,看着万嬷嬷倒不像倚老卖老的人,就是不知今后会如何,但不管怎么说,有了个教养嬷嬷,她在这样的大宅里,至少不会再像只无头的苍蝇了,许多事,在大宅中混迹了多年的嬷嬷才能够给出准确的建议,何况这位万嬷嬷还是从天下最大的“大宅”里出来的呢!

    目前梧桐院内共有四个婆子,四个小丫头,外加青环与忘忧。四个婆子皆是末等。两个婆子是院中本有的打扫婆子,后添了两个过来,负责院中的挑水打杂等一干粗话。而四个小丫鬟,两个末等,两个四等,末等的不得进大屋,专门负责去大厨房拿饭,送衣服去浆洗房浆洗,开门,传话,等等等等一切繁琐杂事。那两个四等的,则能进大屋,负责大屋的清扫之类的。

    方嬷嬷在聚集的众人前,拿着名册念了遍名字,将人都记下了,然后训了些什么“好好干活,干得好升,干得差贬”之类的话,接着便把人解散了。

    而就在当下午,牙婆带着丫头们也到了。林氏派人来让王婉自个儿去挑人。

    骄阳当空,王婉由青环和万嬷嬷陪同,来到了买人的小院中。

    只见院中站着十个女孩,她们从矮到高一字排开。每一个皆是低头垂眉,无比恭顺的样子。

    王婉带着青环和万嬷嬷走了过去。

    一个婆子搬来了一张椅子,青环拿出布巾擦了又擦,然后服侍着王婉坐了下去。

    王婉坐好后,便见到一个穿着不像是府中人的中年婆子满脸堆笑地走了过来,冲着她福了福,道:“小姐,我这十个丫头可都是顶好的。我一直没舍得卖,直到听说是府上要买人,才特地给带了过来……”结果,话还没说完,就被其边上的一个肥婆子给打断了:“刘牙子,你什么废话这么多!表小姐也是你能打近乎的?!”那肥婆子骂完刘牙子后,便谄媚地对王婉道:“表小姐,您看,这些个丫头都是最好的,您随便挑,喜欢哪个说一声就是了。”

    王婉点了点头,然后看向边上的万嬷嬷:“等会儿还请嬷嬷帮我提点意见。”

    万嬷嬷道:“小姐您就先挑,老奴我这帮你看着。”

    于是,王婉便扶着青环站了起来,对着那十个女孩子道:“你们把头抬起来吧!”

    却是她话音刚落,外头响起了一个刺耳的声音:“看来我来得还及时!”——竟是李姨娘!

重要声明:小说《公侯嫁之表妹王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