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老爷

    “二老爷!二老爷!你做什么!”屋中宁素芳的愤怒突然变成惊恐。

    “做什么?”二老爷*笑起来,“宁先生,你这么漂亮,守着望门寡不觉得太可惜了吗?不如干脆我们就在这生米煮成熟饭……”

    “你、你别过来,再、再过来我就叫了……”宁素芳的声音全然没有方才的字正腔圆,字字抖索,几乎连不成句了。

    “叫啊,你叫啊,叫破嗓子都没用。”

    “……”王婉听着这种完全没营养的对话,咬着嘴唇想了想,便双手提起裙角,踮起脚尖,尽量不让自己发出一丁点声音,迅速地一溜烟跑到二十米远的半月门处。她突然一股坐在地上,对着站在院门外的青环大喊:“青环,我好痛啊!呜呜呜——脚拐了!好痛啊——”

    于是,不一会儿,便见青环冲了进来:“小姐,小姐,你怎么了?”

    “我的脚拐了……”王婉卖力地演出着,哭得要多大声有多大声。

    终于,西厢房的房门打开了,宁素芳急急忙忙地跑了过来。“你怎么回来了?”她与青环一起扶起了王婉。

    王婉看着她。只见她发髻稍乱,衣裳有着一些被撕扯过的痕迹,但如果不注意去瞧的话,并不会看得出来。很明显,她在跑出来之前匆匆忙忙整理了一下。

    宁素芳与青环扶着她朝西厢房过去。

    王婉暗笑,想不到这二老爷跑得还快的,应该是跳窗走的吧。果然,进到屋里,一扇窗子大开,外头斜斜得种着几棵桃树。

    “哪儿拐到了?”青环着急地问。

    王婉随意在脚踝处指了个位置。于是青环便为她揉搓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我觉得好多了。”王婉从凳子上下了地。轻轻地走了几步,“看,不怎么痛了。”然后,在安慰了青环一番后,她拿起落下的书本就准备回去了。却是在出门前,对宁素芳童言童语地抱怨道:“宁先生,我看您还是跟大夫人说一声,这潇湘苑的婆子该换了!我方才进来时一个都没看到,应该跑哪里喝酒偷懒去了。连我摔倒了都没个人过来!”

    宁素芳一愣,看着王婉,若有所思起来。

    王婉在青环的搀扶下,慢慢地走出了潇湘苑。然后,略为迟疑地看向青环:“嗯……青环,你能不能跟我讲讲我姨妈同我姨父感怎么样?”

    青环很吃惊王婉会突然这么问,想了半晌,才小心着措辞回答道:“老爷遇到大事都会同夫人商量的。”

    “哦!”王婉点了点头,表示明白了。也就是说,除了所谓“大事”,两人基本就没什么沟通了,其实也就是相敬如“冰”了。也难怪了,感觉过去,她的姨妈应该是个高傲的人,这从她对李姨娘的态度上就可以看出,只有高傲的女人才会不屑于同一个小妾争宠,而这样的女人,怎么可能把心思放在一个好色成行为不检的男人上呢?

    “……”王婉将目光投向前方厚厚的高墙,沉默了片刻。然后对青环道:“走吧。”

    回到梧桐院的时候果是林氏派人过来了,说是过去一起吃饭。接着便是去了林氏那里,吃过饭后就被林氏拉着坐到了一起,好生一顿细问。什么功课会不会太难,什么宁先生有没太过严厉,什么姐妹们有没有好好相处。王婉一一往好的地方回答。当然,对于她所碰见的那件龌龊的事,她是提也不提。

    而后,林氏也没有让王婉回去。而是差人铺下被,让王婉就在她那小憩了一会儿。待王婉起来后,又是歪在了林氏边玩起了九连环。而林氏,则拿起一本账本细细地翻看了起来。

    时间一分一秒慢慢地流淌。弥漫着淡淡檀香的空气中似乎在轻轻流动着一种叫做“温馨”的东西,可惜,这种东西突然之间被猛地打断了。

    “夫人,老爷来了。”一个丫鬟掀起了门帘,紧接着,一个个头颇高,子略胖,看上去约莫三十来岁的男子走了进来。

    王婉陡然一惊,忙把手中的九连环放在,站了起来,微微低下头来。

    “老爷怎么来了?不是说子尚未大好,尽量不要走动吗?”林氏很意外,看来这二老爷要来这事先也没有与她说过。

    “怎么,我来夫人这还需要事先通报吗?”二老爷的声音听起来有点不大高兴。

    “瞧老爷这话说的。”却是林氏笑起,“妾这不是担心老爷嘛!”说着,为二老爷介绍起王婉,“这就是我那妹子的女儿,先前和老爷说过的。婉儿,还不快见见你姨父。”

    王婉这才把头抬起来。看了看眼前这位不堪的姨父。见他长得不错,那方齐表哥的好相貌多少也是遗传自他,只是他的脸略为虚胖,面色微黄,眼睛无神,明显一副酒色过度的样子。而那二老爷也在细细地打量着王婉。见她不过是一个七岁小童,歪着一张小脸好奇地打量着他。

    王婉对上二老爷的目光,不由得一愣,然后作不好意思状红着脸低下了头。却赫然听见那二老爷的声音在她脑袋上方响起:“你今天早上上学去了?”

    “是。”王婉轻声回答。

    “嗯……那边一切可好?嗯,我的意思是,和姐妹们一起上学有什么困难的话就同你姨妈说。”

    “嗯。婉儿记下了。多谢姨父。”

    然后王婉又感觉那二老爷盯着她好一会儿,似乎要将她看穿似的。或许是没看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那二老爷终于放弃了,只听他对林氏道:“这是个好孩子。只是,听说你把梧桐院给她了?”

    “是啊。”林氏服侍着二老爷坐下,然后道,“妾看那梧桐院空着也久了,这回婉儿住了进来,就干脆给了她。”

    二老爷的眉头皱了起来:“什么空着也久了,之前不就让着你给文棋得了,你偏不,现在却给了这个……”他干咳一声,没再说下去。但很明显,他想说的是“给了这个外人。”

    王婉眉头都没动一下。

    却听林氏笑道:“我也想给文棋啊,可这梧桐院就这么一个,给了文棋,文琴怎么办?两个女儿都是一样的,顾此失彼,叫我这个做母亲的怎么出去做人?”

    “那……”二老爷张了张嘴,却还是把话给吞了回去。估计他是想说“那给了个外人你就可以出去做人了?”

    那林氏又继续道:“这事我禀了老夫人,老夫人应了的。”

    “她、她当然应了的。她最好面子你又不是不知道!”二老爷粗声粗气道,却是无法再在这件事上说上半分了。于是,屋里一时便没了声响,气氛一下子冷了下来。

    林氏打破沉默:“老爷留下吃饭吧?我叫小厨房添些菜。”

    “罢了罢了。”二老爷焦躁起来,“我还是回书房吧!”说着,抬腿就往外走去。这下子王婉才发现,他走起路来有点一瘸一拐的,就是不知道是之前被打还没好,还是今早跳窗摔了引起旧伤复发。王婉顿觉好笑。

    而林氏,见到二老爷离去,脸上竟然浮现出一种鄙视厌恶的表,就好像刚刚赶走了一只臭苍蝇。

    林氏就像谁都没来过似的坐回了原来的位置,招呼王婉继续玩她的,然后翻开账本,从方才被打断的地方,继续看了下来。

    王婉巴眨着眼睛,看着她。

    于是林氏笑了:“你这个聪明的小家伙!”她点了点王婉的鼻子,说道,“没错,我是不喜欢你姨父,不过既然嫁都嫁了,也就得这么过了。与其自怨自艾天天抱怨,不如想办法绝处逢生,让自己过得好点。”

    “可是……”王婉突然觉得特别同,虽然林氏的样子和心态看来都不需要别人同,“姨妈你不会觉得很难过吗?”

    “难过?”林氏放下了账本,“怎么会不难过?不过有了齐哥儿,就都不一样了。现在,”她笑了,抱起了王婉,把她放在了自己的腿上,“又有了你,有了妹妹,有了越儿,就更不一样了。”林氏笑得很自信,“我一定会让婉儿嫁得很好的,富贵与良人,婉儿将来哪样都不会少!”

    “啊……”王婉有点傻了,怎么竟扯到她自己上了。“富贵与良人”原来姨妈就是用这两样成功地引了母亲,让她同意将她放进这忠勇侯府里啊!

    这,这难度系数会不会大了点啊!

重要声明:小说《公侯嫁之表妹王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