嚣张的李姨娘

    “本来是不想麻烦你姨妈的,但你姨妈说她就齐哥儿一个儿子,连个贴心的闺女都没有,在那么大的府里实在是孤单,而且娘想啊,最重要的是,以后你住你姨妈那里,遇见王公贵族的机会就多了,虽不奢望什么一飞冲天,但起码找个殷实的人家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听了母亲的一席话,王婉呆了好半晌,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

    天哪!她才七岁好不好!她的母亲就为她的终大事做准备了!

    “可、可是娘……”王婉结结巴巴把她的想法说了出来,“你不觉得现在讲到‘找个人家’,未免太早了吗?”

    可惜王婉的想法被直接无视了。至始至终,林茹都在极为耐心地给王婉做思想工作。从姨妈对她的疼讲起,讲到了住进去有那么多姐妹会有多么得闹,讲到和众多姐妹一起去公侯之家赏花作诗,讲到被哪一位夫人看上眼……得,说着说着,最终目的还是“嫁个好人家”!总之,在这件事上,林茹无比坚决,王婉是无论如何都得住进忠勇侯府里了。

    与王婉的极度郁闷相比,王越对这件事的态度倒是无所谓的。“反正又不是见不到妹妹了。”他这么说着。对他而言,听说那楚凤歌竟然也在方家族学里读书,这一消息可比什么都重要。知道自己也将被安排去方家族学的王越,摩拳擦掌,兴奋得好似第二天就可以把那楚凤歌给打得跪地求饶。

    对于这样的哥哥,王婉很生气。“打吧,去打吧,最好打破脸回来再被娘一顿揍!”王婉咬着他的耳朵狠狠道。

    王越这才嬉笑着捏捏妹妹的小脸:“好妹妹,你就且去园子里住着,反正姨妈那么喜欢你,决不至于让人把你欺负了去。再说了,以后有谁来欺负你,你不是还有我这个哥哥嘛!”说着把膛拍得“啪啪”响。

    王婉这才放他一码,但就是一整个晚上都心事重重,翻来覆去地睡不着。于是一大早顶着双熊猫眼爬起,整个人恹恹的,显得没什么精神。

    而后听到林氏派人来说,因姨夫的事,让王婉过几再住进园子去。于是王婉很没有同心地感慨,这姨夫被打得真是时候。但是,该来的终究会来的,不管王婉是多么得不愿,七之后,她还是被一顶小轿接到了林氏那里。

    “王婉给姨妈请安。”再次见到姨妈,却发现她比起那憔悴了不少。也是,毕竟听说姨夫被打得惨,腿都差点断了,而且据王越摸来的小道消息,这姨夫竟是因为跟顺郡王抢个戏子而被打的!听说被抬回来后,那忠勇侯不但不心疼,竟然抡起棍子又狠揍了几下,要不是那老夫人拦着,估计人就这么被打没了。“唉!”王婉暗自叹气,心道,“姨妈真可怜!嫁了一个这样的男人!表面上看着风光,其实在这府里过得也步步艰辛吧!所以才想着要让我住过来给她做个伴?”

    正是这样想着,却是那林氏一把把她抱起,慈地看着她问道:“婉儿这些子住得可好?”

    “嗯。”王婉乖巧地点了点头。

    林氏摸了摸她的头,道:“你娘该跟你说了,今后就住这园子里给姨妈做个伴?”

    “嗯。”还是一副很乖巧的样子。

    林氏笑了:“你可不怕见不着你娘,你娘随时可以过来的,而你也随时可以过去,不过隔着个巷子,拐几个弯就到了。”说着,边上的几个丫鬟都笑了,附和道:“是啊,表小姐,想娘亲了说一声就行了,派个轿子就过去了。”

    王婉抱着林氏,抬头看着她,轻轻地说道:“知道的。不过有姨妈疼也是一样的,是不是啊,姨妈?”

    “呵呵——”林氏听了这话高兴,抱着王婉亲了又亲。然后便将离她最近的梧桐院给了王婉,并将边得力的大丫鬟青环指给了她:“青环,以后你就服侍表小姐吧!”

    “是。奴婢一定尽心尽力服侍好表小姐。”

    这青环今年十二岁了。长得眉清目秀。虽然在林氏的丫鬟中年岁并不算大,但却为人温和,做事细心,很有分寸,因此,在年前林氏的一个大丫鬟配人后,她就被提了上来做了一等大丫鬟。

    “婉儿,这青环做事我是放心的,在这园子里,你若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问问她。”

    “好的。姨妈。”王婉应下了。

    这时候,本该是一派融融的景象,却被一个尖刻的声音给打破了。

    “李兰来给夫人请安了!哎哟,这难道就是那位要住进我们园子的表小姐?”

    林氏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王婉寻声看去。只见一个材丰满,一华丽的女子自顾自地掀开帘子走了进来。

    只瞧她上穿艳黄的如意云纹衫,下着拖地的银纹绣蝶度花裙,腰挂一金线苏绣锦缎香囊,手戴一对白玉八仙纹手镯,该女三十岁上下,鹅蛋圆脸,眉眼上挑,肌白唇红,头上挽着高挑凌云髻,髻上一支宝石串珠镂空蝴蝶钗随着她的一步步走动而飘飘飞。

    王婉正想着这如此高调的妇人是谁,林氏的一声称呼顿时让她大吃一惊。

    “李姨娘不在老爷那伺候着,过来我这儿做什么?”林氏的话虽是淡淡的,但明显压抑着不悦。

    居然只是个姨娘!

    “瞧夫人这话说的。”但见这李姨娘扭着腰肢笑了两声,“伺候老爷这么些子,都快忘了要过来给夫人请个安的,你瞧我这不是看着老爷子好些了,便抽空过来了么?”

    “老爷体不适,请安就免了,你好生伺候老爷便是了。”林氏在主位上坐定,“不过既然来了,那便坐一伙儿吧。青苗,看座。”

    就见那李姨娘的脸色变了变,但很快又恢复了笑容,她坐在了林氏的下方,貌似随意地提起:“哎,话说回来,那顺郡王也着实可恶!不过是个不得宠的郡王罢了,宗室又如何,怎能与我们侯府相比,要我说啊,真该叫上门去讨个理,非得让他给我们老爷好好道个歉才行……”

    “李姨娘!”林氏将端起的茶杯往桌上那么一放,打断了李姨娘的话,“这种话要是传到老太爷耳里,怕是老爷也保不了你。现在在我这说说也就罢了,出了这屋,可不能再胡言乱语了。”

    李姨娘的脸顿时是红了又白,白了又红,但很快就轻轻地打了自己一嘴:“瞧我这张嘴啊!夫人说的是,我记下了。”接着却伸出手来,将那白玉八仙纹手镯展示给林氏看:“夫人,老爷说我这些时伺候他辛苦了,特地赏了我这个镯子,你瞧着镯子好不好看?”

    “嗯。”林氏点了点头,却没有流露出任何表,“既是老爷赏你的,就好好收着,今后可更要认真伺候,不要辜负了老爷的一番心意。”

    “是。”李姨娘见没有达到自己想要的效果,不免有些沮丧,不过很快就找到了新的她认为可以刺激林氏的话题,“哎呀,夫人,老爷谈到了文棋啊!他说要文棋好好养病,还把屋里那对的汉白玉观音瓶给文棋送了去。”

    “是吗?那文棋可得好好谢谢老爷了。等她病好了,叫她给老爷抄份金刚经祈福吧。”

    李姨娘顿时语塞,有种偷鸡不成却蚀把米的样子。但立马又活跃了起来。简直是越挫越勇。

    王婉坐在边上,目瞪口呆地看着两人你一言我一句的你来我往。这表面上妻妾有,可实际上刀来枪去的真实场面,让王婉第一次切实感受到了大宅子里的真正生活。现在的她对自己的姨妈可是佩服得五体投地,无论那李姨娘如何刺激她,她都是一副雷打不动的样子,同时还能把李姨娘的话给一句句驳了回去,至始至终正妻的范儿十足。而那李姨娘,没把李氏气着,一番口舌较量下来,倒把自己气得半死。

    终于,李姨娘站起来了,笑得很是僵硬:“我出来久了,怕是老爷那见我不着,急了起来,我就先告退了。”

    “嗯,去吧。”林氏坐在椅子上连动都没动。

    李姨娘笑不出来了,她硬着子给林氏行了礼,然后扭着子朝门口走去,却是一脚快要跨出去的时候,转对王婉说道:“表小姐既是要住进我们园子,那什么时候还请表小姐到我那儿坐坐,文棋与表小姐可是岁数相当,大家一块儿玩玩也是好的。”说着,便扭出了门去。

    待她出去后,只见那青苗狠狠地“呸”了一口:“夫人,何必理待她!根本就是过来给夫人脸色看的嘛!”

    却是林氏淡淡道:“不过一个姨娘而已,再怎么蹦跶,也成不了主母。只要不要太过,就随她去了。”

    王婉看着林氏,眼睛一眨不眨。

    林氏抱起王婉:“在想什么?”

    “在想姨妈正在等她太过的时候教训她。”

    “哈哈哈——”林氏顿时大笑,勾起手指刮了一下王婉的鼻梁,“果然好聪明!姨妈真是越来越喜欢你了!”

重要声明:小说《公侯嫁之表妹王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