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夫人

    王婉一行人才在林氏的外厅内坐了没多久,便又坐进了轿子,晃晃悠悠地朝老夫人所在的荣善堂而去。

    其时阳正艳,金色的阳光自天上播散而下,照得一切都明晃晃得闪眼。

    王婉这一回是独自坐的轿子。其母亲林茹和亲姐姐林氏坐到一块去了。温暖的阳光自灰白色的帘子透了进来,照在王婉的眉眼上,使她显得更是精神了几分。她侧过脸去,努力想透过帘子,看清外头的模样,但也只模模糊糊地瞧见一排排的高墙,显然他们正通过一条条的巷子。虽看不清什么,但王婉也能想象出这忠勇侯府的格局。想来是大房与二房之间用窄巷给隔开了。而这老侯爷和他的夫人,与大房住在一块儿。早就听闻这忠勇侯妻妾无数,儿女无数,但魄力却十足。听说十几年前,待他的两个嫡子都娶妻后,他便大手一挥,写下分家二字,直接把一群庶子们给踢出了忠勇侯府。要不是这老夫人哭述自己人未百年,却要子女分离,怕是连这第二个嫡子都要被扫出忠勇侯府。现如今,由于这老夫人的坚持,两个嫡子便只分府不分家,吃穿住行全部官中,两边往来,只就这么坐着轿子,出个门,拐几个弯便可以了。

    王婉估算着时间,这约莫过了十几分钟,轿子才停了下来。接着帘子被掀开,一个婆子把手递了过来。王婉搭着她的手,下了轿子。这颇有些庄严肃穆的荣善堂便就在眼前了。

    几个靓丽清秀的丫鬟迈着小步迎了上来,为首的笑着冲着林氏福了福,道:“可来了,老夫人正等着呢!说是整里闷得慌,难得有亲戚上门来,说什么也得让她闹,不能把便宜全让二夫人您给占了去。”这一席话说得大家伙儿全笑了。

    林氏拍手道:“柳姑娘还真是老夫人的心尖上人,瞧这话说的。快走快走,可赶紧得把我这妹妹带进去,不然老夫人还真以为我占了什么天大的便宜呢!”这话音刚落,又是一阵笑。

    柳赶忙带路,领了一行人朝里走去。

    王婉目不斜视,在林氏与林茹后头,迈着小碎步一路跟紧。很快,过了外厅,便就见到两个丫鬟打起了卷帘:“二夫人到了。”然后,在柳的带领下,他们进了内厅。

    却见厅内一派富丽堂皇。地上铺的是从遥远西方运来的十色如意栽绒毯,墙上挂的是不知哪个名家留下的巨幅山居图,家具是全崭新的檀香木镂空雕花组合几椅,而最贵重的,则是那张奢华优雅的紫檀镶白玉石贵妃美人榻。只见那榻上,一位雍容华贵,富态十足,看上去甚至年岁尚未半百的年轻老太正一脸慈笑地看着他们。

    “儿媳给老夫人请安。”林氏率先说道。接着,林茹、王婉、王越,分别请了安。

    老夫人看起来非常高兴。“好好,”她说,“家里可是很久没闹了,这下子来了亲戚,就先住下吧,咱们府里孩子多,刚好留下来一起也有个伴。”说着,便使唤边的丫鬟道,“去,叫她们姐妹几个今天不用上学了,说今儿有亲戚上门,叫她们过来认识认识。”

    这丫鬟应了一声便去了。

    老夫人则是拉着林茹的手,细细询问了起来。待说到林茹新丧夫,老夫人竟也落下了眼泪:“可怜见的,你年纪轻轻的就做了寡妇,还带着两个孩子……老二媳妇,”她对林氏说道,“你可得好好待你妹妹,若欺负了她,我可不许!”

    林氏掏着帕子抹了抹泪,红着眼对林茹笑道:“看吧,我就说你们和我们府上有缘,现在连老夫人都为你和孩子们出头,怕是在她眼里,我这做媳妇的都排到你后头去了,今后我要是有什么做不好的地方,你可千万别来告状,说不准老夫人还给我一顿板子吃呢!”说着自己却先是“噗嗤”一笑。

    众人顿时笑倒。

    老夫人笑骂林氏:“好啊,你倒来编排我!我什么给你们吃过板子了?”

    林氏赶忙轻轻打嘴:“哎哟,您瞧我这张嘴,老夫人可是活菩萨心肠,怎会给人板子,该打,该打!妹妹啊,以后你就大胆找老夫人告状,姐姐不怕,反正没有板子吃。”

    于是又是一阵大笑。老夫人依旧笑骂:“你这张嘴啊!该打,真是该打。”

    正是说笑间,有人通报,说是小姐们到了。于是,王婉终于有机会见到和她年岁差不多的小姑娘了。而王越则很不好意思地躲到了林茹的后。

    卷帘打开,却是未见其人先闻其声。一个很清脆的声音甜甜的响起:“祖母,说是有妹妹到了,那我们园子里可不就更闹了?”

    王婉一看,只见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女孩迈着轻快的步子率先进来了。她一粉红,头上扎着两个蓝色花苞,花苞上还用绢带绑出两只蝴蝶,随着走动就像跳舞一样,煞是可

    她的后面是两个大点的女孩,形已经开始发育,但尚未成熟,其中一个稍微矮胖一点,面似圆月,眉眼下弯,看起来颇为亲切可人,而另一个,则瘦瘦高高,五官清秀,但面色淡然,看起来似乎不易亲近。

    三个女孩站在老夫人面前,一起给她请了安,然后便转过来,好奇地盯着王婉直瞧。也有胆大的,比如那个活泼的粉衣女孩,直勾勾地就朝王越望去,臊得他差点没找地缝钻进去。

    “呵呵呵——”老夫人笑了起来,“来来来,先介绍一下我的孙女们。”她把这三个女孩子拉到边去,指着圆脸的那一个,说道:“这是我二孙女,方文雅。”然后指着个子高的那个,“这是三孙女,就是你姐姐家的,叫方文琴。这个呢,”她搂过那个最小的,“是四孙女,叫方文颂。”她随即又补充道,“还有大孙女文风,今年十五,已经定亲了,现在在忙着绣嫁妆呢!”大家伙儿听了一阵笑。“对了,文棋呢?”老夫人问道。

    “哦,”林氏赶忙回答,“今儿早上她就没上我那,说是生病了。”

    “这丫头,怎么好端端的又病了!”老夫人皱起了眉头,“老二媳妇,你可得多点心思。”

    “是。我会的。”林氏低头应道。

    “五妹妹病了啊,”却是那方文颂惊道,“那我们可得去瞧瞧她。”

    “胡闹!”老夫人拍了一下她的脑袋,“哪有病中去打扰人的道理,好歹等五丫头好得差不多了再去。到时候带上你婉妹妹,一起去看看她。”

    “婉妹妹?”三个女孩的目光齐刷刷又转移回了她的上。

    “这是你二婶子的亲侄女——王婉。”老夫人介绍说,“那是她的哥哥——王越。”

    三个女孩子的目光又不约而同地转到了王越上。本想当隐形人的王越躲不过了,脸红地站了出来,有些僵硬地作了个揖,打了个招呼。

    王婉暗笑:“小样,不过面对三个女孩子而已,就不好意思成这样,那要放在二十一世纪,不被吓死。”

    却想不到,恰恰在这个时候,一叠声的男孩子声音在外头风一样地响起:“新来的表妹在哪里?让我看看?”“你急什么急,要看也是我先看。”“你不是早看过了吗?”

    其中两个是如此熟悉的声音!王婉的脸色顿时骤变。可还未待她想些什么,就见三个男孩风风火火地闯了进来。

    “啊!”王越慢半拍地叫了起来。王婉一把抓住了他的手。

    其中两个果然是路上碰见的那两个公子哥!

    “给祖母/外祖母/方老夫人请安。”三人齐齐请安。然后便同时看向王婉。

    眼见三道目光都朝自己投来,王婉顿感压力倍大。“我人气有这么高吗?”她无力暗暗自嘲。

    最左边的那位王婉见过,自然是那个乱掀帘子漂亮得无法形容的混帐小流氓。中间那个,听声音便是自称“忠勇侯是我外祖父”的那位。而最右边,既然称“祖母”,又见姨妈林氏没有什么动作,那必然是大房那边的儿子了。三人中,论相貌那个混小子绝对是无人可比的。但另外两位也不差。中间那位看起来最年长,个头最高,浓眉大眼,五官深刻,举手投足间浑然天成的贵族之气。而右边那位则看来和左边的混小子年岁差不多,只是脸型稍圆,五官柔和了许多,却也英姿勃勃,浑透着难以忽略的蓬勃朝气。王婉奇怪的是,另两人的份很明显了,而那个漂亮混小子却仅称老夫人为“方老夫人”,标准的非亲属间的称呼,但却被那年长的叫为“表弟”,那么,他到底是什么份?

重要声明:小说《公侯嫁之表妹王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