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落乌啼霜满天(四)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嚟轩公子 书名:极品俏皇妃
    也不知道这只玉瓶是什么材质做的,当我手上的温度传上去的时候,竟然会微微发红。我想将这条链子从脖子上取下,却怎么都找不到接口处,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戴上的去的。

    摆弄了一会儿之后,渐渐觉得沒了意思。我唤來了疏禾,洗漱完毕之后便去上了早朝。

    最近他们议论的焦点总是在我的婚事上打转,就算我有心把话題扯开,但不久之后又会回到这上面來。我真不懂这些人脑袋里是怎么想的,我不成亲怎么就会乱了朝纲!后來他们争吵的越來越激烈,我干脆颁了一道旨意,倘若以后再有人敢提及此事,我定不轻饶。

    这招果然有效,从那以后的子里,再也沒有人敢再提及此话題,也让我落了个轻松自在。

    我记得父皇曾经说过,治国就像放风筝一样,若是管的太紧,则会激起大臣们的不满,但若是管的太松,那么我这个皇帝的威严又会让他们觉得无所顾忌,所以我一向都是按照父皇教我的东西來的,成效自然也很不错。

    不过有一件便是让我感到很困惑,那便是白雪的改变。自从我那晚做了那个梦之后,白雪每次见到我又惊又怕的,而且它总是会消失几天,然后又会带着一的伤出现在我面前。

    我曾让御医替它看过,御医告诉我白雪上的伤口并不是跟其他猫打架打的,而是被一种极为厉害的兵刃所伤。我实在想不出是什么人敢如此残忍的对待小动物,于是我下令在宫里彻查,但查來查去却查不到任何踪迹,只好暂时将此事搁浅。

    西凝国自上次兵败之后,又不断以各种借口在边境作乱。为了这件事,朝中的大臣分为了两派,一派主战,一派主和。主战的认为我朝已经忍让西凝多年,既然他们如此不知好歹,那还跟他们客气什么!

    而主和的却认为若是触发战争必然会引起动乱,受苦的无非百姓和士兵,更何况这些年西凝国勤加练兵,又让周围几个小国归顺于他,想必势力不容小觑,必须从长计议。

    两派各有理由又各有利弊,一时吵得不可开交。我也觉得他们两派说的都有理,但如果我再任由着西凝这么胡闹下去的话,后的局势必将一发不可收拾。

    我该怎么办呢?我敲着桌子歪着头,脑海中一个人出现在我面前。我记得她曾跟我保证过,要做我歧月的守护神,难道我真的要求助于她?

    我不知道,但令我惊奇的是,脖子上的项链突然有些微微发,等我再回过神來的时候,我已经不在烟波里,而是处于一座村庄。

    这座村庄位于大山之中,群山环绕,站在村口便能一眼望到头。这个村子虽然不大,但闹程度不亚于京城。当我迈步走进去的时候,就看到一个人已然向我迎了过來。

    “小姐已经恭候您多时了,请跟我來。”那人也不问我姓名,而是直接把我领向了一处二层楼高的小木屋里。

    等我被他带到厢房的时候,她早已经坐在屋子里等我。

    “坐吧。”她伸手指了指旁边的木椅,我看到桌上只有一只茶杯,而她已经在那只茶杯里倒满了淡色的茶水,递到我面前。

    “你知道朕会來?”我沒有接,也沒有依言坐下,只是站在她面前问道。

    她轻轻点头,说道:“那人已经将所有事都告之于我,我会尽全力帮你。”

    “那人是谁?”我问道。

    她沒有立刻回答,而是微垂眼眸。过了很久才继续道:“怜儿,倘若…你喜欢的那人有一天会被你亲手所杀,你还会不会后悔与他相识?”

    “你什么意思?”不知为何,我脑海中闪过一幕恐怖的梦境,心脏也顿时紧紧的一缩。

    “我只是打个比方,你若是不想回答就算了。”她勾了勾嘴角,然后抬头看我:“你现在抽还來的及。”

    我终于知道她所指的那个人是谁,难怪这几他都沒有來找我,原來是到了这里。

    “说!他现在在哪里?”我一下子急了,听她的口气很显然知道流澈到底出了什么事。

    “我不能说,也不能告诉你他在哪里。不过你放心,他现在至少是安全的。”她摇头,但眼中的神色却让我更加慌张了。

    “其实你是知道流澈的份,对不对?那你告诉我,他现在到底在哪里?过的怎么样?”我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的绪,向她哀求道。

    可她却始终不肯透露一字,她只是告诉我,流澈其实一直就在我边,只不过我们是不可能在一起的。

    我根本不相信她的话,从她当年欺骗父皇的那一刹那开始我就不相信她的话,尽管她的每一句话到最后都应验了。

    有时候我时常在想,若是当初我真的听信她一言半句的话,或许我与流澈的结局也许会不一样。

    她最终也沒有将流澈的下落告诉我,不过好在她信守了承诺。不知她用了什么办法,竟然让我头疼已久的作乱平息下來。

    回到皇宫后我一直都在想着她说的话。她说,流澈就在我边,但我翻遍了整个皇宫都不见他的踪影,而且宫里的人也沒有见过他。就在此时,白雪一下子从窗外跳了进來,它每次出现的时候都悄无声息,就像流澈一样,总是会突然出现在我面前,又会突然消失。

    它又受伤了!看着那一处不知被什么东西烧焦的毛发,我心疼的叹了口气。白雪窝在我怀里眯着眼睛,它对我喵喵叫了两声后,又开始哼哼唧唧,好像是发泄对我的不满。

    我本來就很烦,现在被它再这么一吵更郁闷,随手就把它扔在了地上。大概是我扔的力道过大,白雪嗷呜的叫了一声,幽怨的看了我一眼之后跑开了。

    此后,流澈便再也沒有在我面前出现过,倒是白雪对我越來越依赖,有的时候我醒來甚至就看到它睡在我旁边,而且它看着我的眼神也不像是一只宠物该有的眼神,倒很像是一个人看自己慕女子的样子,每次被它这么一望,我的心就要抖三抖,我想它不会是要成精了吧。

    生活依旧枯燥无味,沒有了流澈的陪伴,我的精神也越发不好起來,每做什么都沒什么动力。我想自己大概是彻底陷进去了吧,否则又怎么会无时无刻不在想他呢。

    最近几,脖子上的玉瓶越发起來,就算我不把手放在上面,它有时候也会无端的发红。我不知道这是预示着什么,但惶惶不安的感觉还是搅得我心神不宁。

    这种不安的感觉终于在十之后得到了应验。我记得那狂风大作,本应该是初冬的天气居然无端打起了响雷。天空沉沉的,沒有一丝光线。

    我站在屋檐下抬头看着天际,就见一片接着一片的乌云从天边飘过來,伴随着明亮的雷电,好像是老天爷的怒火。

    白雪早已经跳到了我怀里,瑟瑟发抖。我从來沒想过一只猫竟然会怕打雷怕成这样,嘲笑了它几句后,才发现事的不对劲。

    我发现那雷声不仅大,而且竟然追着我打。就算我跑回了屋子里,那雷还是顺着地面向我追來,若不是我躲的快,估计早被劈成了黑炭了。

    这雷真是奇怪,我边躲边暗暗想着。怀里的白雪也抖的更厉害了,它不断把头往里缩着,全的毛都炸开了,让我只能边躲雷边安慰它。

    这雷一直打了一个多时辰才渐渐停止。当所有雷声消失时,白雪终是安静了下來,它对我喵呜的叫了几声后,像是在对我的感谢。我想自己到底还是心软了,只是责备的揪了揪它的耳朵便放它回去了。

    我以为只是今天这样,哪知一连几天,那个雷仿佛注定要把我劈伤似的,直到我终于躲避不过,一下子被劈倒在地时,剧烈的疼痛感让我挣扎了一下便失去了意识。

    我只记得在自己失去意识之前,白雪似乎产生了些变化,那惊慌的眼神像极了一个人。

    我不知道自己究竟睡了多久,在昏迷的时候,我只感觉到上忽冷忽的,全就像被钢针刺得疼。

    我总感觉到自己耳边有一个人在不停的与我说着话,每当我想听清楚的时候,那声音总是恰到好处的消失,气得我真想下旨把那个说话的人暴打一顿。

    再后來,等我彻底清醒的时候,我看到在我的榻边趴着一个男人,那男人大半部分的容貌都被墨发所遮掩,长长的睫毛粘在一起,微微上翘着。

    我侧过子,抬起手把他脸上的头发一一拨开,等我完全看清楚他的容貌时,泪水已经流了出來。

    眼前这人正是多不见的流澈,只是他比之前更瘦了些,脸色也更加苍白了许多。我不知道在他消失的这段时间里究竟经历过了什么,但那惨白的脸色却显示着他过的并不好。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俏皇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